Asa岚

读作Asa,低产透明,感谢喜欢(///∇///)

【叶蓝】<Phospherus•启明星> [04]

△人工智能AU,全员帅气向。

△涉及CP:叶蓝,喻黄,周江。

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前文指路:

[第一章] [上一章]


04


       蓝河手腕上的银色金属环“咔哒”一声弹开,但没来得及变形就被主人一把按了回去。小餐厅的墙上挂着老式时钟,正老气横秋地挪着尊步,跑两天就慢上几拍。屋子里骤然静下来,对方虽然伤得不轻,可呼吸一直不算重,蓝河按着自己的手腕,一时间只听到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

       隔了大概几十秒,男人慢吞吞开口:“小朋友挺沉得住气啊,我还以为免不了挨你一刀。”

       蓝河没回话,因为他正一门心思分析局面。

       在这个科技发展异常迅速的时代里,能独立思考的人型生物大概分为三种:人类、高级人工智能、异种人。人类自古至今一代代繁衍,虽然时至今日从数量上来说已经大大减少,但归根到底还是这个时代里基数最大的。作为思维最活跃的一个种群,他们之中有崇尚科技,愿意与人工智能合作的,当然,也有固守自封,一辈子将自己锁在附属星球的。数百年前,人类第一次将思维赋予机械,他们以高集成芯片为大脑,能量晶体为心脏,生物金属为骨骼,仿生皮肉为外表。但由于技术有限,当年的晶体大概只能支撑十年。一旦能量耗尽,人工智能就会陷入休眠,他们的集成芯片由专业人员收集归纳,更换能量晶体后,重新启用,成为一个新的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的数据处理能力远非普通人类可比,爆炸式的数据增长让当年的科学家们萌发出一个全新的念头:如果我们把所有数据连成一个网络,让一部分人工智能参与到数据的整合中,那么人类的发展将会达到空前的高度。

       于是一张网络跨越国界。种族、地域、贫富差距不再是人们获取信息的屏障,这张网络星罗棋布地扩张到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人们给它起了一个名字——星图。

       之后的几百年,人类确实如预期中一样飞速发展,他们第一次将视野头像浩渺无垠的星际,他们赋予了人工智能更多的权力与思维。但也就是这个时候,异变突生。

       一旦一个生物体对于“寿命”有了明晰的概念,那么无论它是什么物种,“想要活下去”都是共同的本能。十年的时间于人类而言不过眨眼,更何况对于信息获取量远远超过人类的人工智能。当第一个人工智能夺走另一个同伴的能量晶体,安插在自己心脏中时,它并没有成功,也没有引发人类的重视。直到有一天,一个喝醉了酒的年轻人在酒吧后街吐得昏天黑地时,被突然冲出来的机械生命体一手捅进心脏,人类哗然。

       亲手创造出来的傀儡在不知何时成了新的造物主。那些毫无理智、单纯为了“活下去”而不择手段的机械生命体被人类称为“异种人”。低级异种人并不能区分人类与人工智能,他们的思维简单而粗暴:管他是什么,挖开心脏看看就知道了。九大星系惶惶不可终日,唯独从来不与人工智能接触的守旧派人类大笑其他同类作茧自缚。

       于是一批新的人工智能应运而生。他们拥有更长的寿命,更顶尖的反应能力,更坚韧的“第二类生物金属”骨骼。人类为了不重蹈覆辙,在他们的原生代码里加了一条永远无法违抗第一星系命令的“最高指令”。这就是最初的“执行人”。

       当年第四星系训练营里,新一批执行人的第一堂课上,年轻的第四星系总指挥作为特邀专家,戴着一副平光镜。他站在讲台中央,没有讲稿,只是语气淡淡地讲述着这段历史。

       夏日的光线炽热而浓烈,几百人的教室只回荡着喻文州不轻不重的声音。蓝河与同伴一起,遥遥望着这个与人类并无区别的高级人工智能。他摘下眼镜,浓密的睫毛下,瞳仁是暖暖的棕。

       男人最后一句话依旧平静,和当年的小学老师如出一辙。

      “九大星系于此结盟,共同抵抗异种人的攻击。这就是联盟的初端。”

       再往后百年过去,执行人代代更迭,他们的队伍中多了人类的身影。这些先天条件不足的人类配有高尖端武器,用来挑开异种人的心脏。他们的武器多由第一类生物金属铸成,强度和构成早期异种人以及人工智能的骨骼金属一样。

       但蓝河左手腕上的这只金属环则不同。第二类生物金属的韧性与执行人的骨骼相当,对于低级异种人来说,破坏力无比惊人。然而由于这类金属产量稀少,不易获取,以及可以改变形状这一得天独厚的优势,造价自然也就高得离谱。像蓝河这种级别的执行人基本与这类武器绝缘,故而那个出现在小诊所的倒霉蛋才会没有提防,一命呜呼。

       不过造价高并不意味着无人知晓,黑市上每每有人亮出来,都会引发不小的骚动。可问题在于:那场小小的争斗中,蓝河的匕首从化形到收回只花了不到十秒钟的时间。

       一个理应昏迷不醒的人类,在不到十秒钟的时间里,看出了自己手腕上的二类金属。他没有当场问出口,却在死皮赖脸跟自己回了家之后,云淡风轻地提了一句。

       如果这个人最开始盯的就是二类金属,蓝河不觉得他现在还能坐在餐桌前,与对方心平气和地聊天。可如果这个人不是,一个被挖走身份芯片且如此有眼力的人,为什么会盯上要钱没钱,能力一般的自己。

       墙上的老式钟表依旧心平气和地向前爬,蓝河手腕的金属齿轮彼此咬合再相互分开。

       填饱了肚子的男人看眼前的年轻人好像浑身写满了“警觉”两个字,心情莫名愉悦。

       他隔了一张桌子向他伸出手。

      “我叫叶修,是个走投无路的执行人。”

 

       孙翔将一双长腿架在会客室半透明的桌上,懒洋洋斜躺着。光线透过自动调节进光量的玻璃在他英挺的眉目间划出一道泾渭分明的线。他手边摆了一只高脚杯,杯中盛了刚没过杯底的暗红色液体,空气中弥漫着红酒醉人的香。

       桌子的另一边,年轻的第五星系总指挥与他遥遥相对。男人有种天生的气场,不强势,却绝对让人难以忽略。面容精致到近乎完美的男人背脊笔挺,衣领袖口整理得一丝不苟。他的手边同样放着一只高脚杯,只是半天过去了,两个人谁也没动。

       空气似乎变得黏着,恒星开始偏西,一束光打在透明的高脚杯上,将红酒气味的能量冲剂映得色泽愈发艳丽。片刻后会客室的感应门“嘀”一声打开,传来急匆匆的脚步。陶轩一脸歉意走进来:“不好意思久等了,临时处理了点事情。”

       孙翔抬起眼皮扫了来人一眼,“周泽楷”微微点头,刚准备起身就被陶轩一抬手按回去。

      “快坐快坐,周指挥官千万别跟我客气。本意我是真不想麻烦你过来,只是出了这事吧,大家心里都不是滋味,”一身西装革履的男人脱了外套,智能机器人立刻滑过来叠好放在一边,顺便递过来一杯盛了真正红酒的高脚杯,陶轩神态自若,反正江波涛是没从他脸上看出丁点不是滋味,“高层这几天一直在开会,我一个打杂的也得全程跟着。咱们虽然平日里直接见面的机会不多,但也共事那么久了,有些话我也不想藏着掖着。”

       陶轩端着红酒杯在“周泽楷”对面坐下。玻璃瞬间覆盖上一层膜,光线被彻底挡在外面,屋子暗下来,四角的监控同一时间灭掉,取而代之的是头顶上一盏明晃晃的灯。男人晃着高脚杯,有些心不在焉地开口:“不知周指挥官对‘联盟第一人’的称号怎么看。”

       骤然暗下去的光线里,孙翔蓦地眯起眼睛。陶轩手中的高脚杯里,酒红色液体轻微晃动,他意味深长地望了“周泽楷”一眼,然而对面的男人只是淡淡回了一句:“叶秋很厉害。”

      “周指挥官太谦虚了,”陶轩摆摆手,补充,“是叶秋曾经很厉害。”

      “这时代不一样了,”男人似乎知道对方不打算接话,继续说,“十年前,他确实很厉害。一个人从一片区域的异种人手里活着走出来,啧啧,放眼九大星系,也找不出来第二个。”

       陶轩晃着酒杯,颇有些无奈地指了指自己:“但是,人类会变老,五感会变得迟钝,体力会跟不上。叶秋天赋很好,也很聪明,可身为人类这一点限制了他全部的可能。他坚持了十年的飞行器没有再次将他从异种人的领域带回来,真是令人惋惜。不过话又说回来,有些东西,既然过去了,不如就真的让它过去。周指挥官你觉得呢?”

       江波涛还没来得及回话,就见陶轩手腕上的终端突然弹出一个浅绿色的屏幕。男人一挑眉,叹气:“看来我又得失陪一下。周指挥官既然来了,不如就在第一星系待几天。孙翔即日起正式接替叶秋成为第一星系的总指挥,没什么经验,很多事情也想和周指挥官请教。”

       男人将一口没动的红酒放回桌上,又是一脸歉意地离开。昏黄灯光下,江波涛不动声色地看向孙翔。飞扬跋扈的公子哥这才换了个姿势,皱起眉:“我艹,等他半天就来说了一堆屁话。”

       江波涛心如明镜,陶轩这几句话,其实透漏了很多信息。第一星系第一时间三重加急将周泽楷喊来,自然不可能只是为了向他传递这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如果只是通话,星际全息通信就足够了,何必那么远跑一趟。而且周泽楷怎么也算不上孙翔的熟人,找人请教,这话说得未免太冠冕堂皇。江波涛在接到加急通知时就知道,这次指明要找自家领导,为的就是不给他们时间插手这件事。毕竟周泽楷的大脑芯片确实有点特殊。

       人工智能的大脑芯片在储存信息的同时,会产生特定频率的波动,这种波动刺激仿生神经系统,控制思维与情绪。一般来说,这种频率是固定的,虽然每人不尽相同,但也大概在某个范围内。可是周泽楷不一样,他的频率可以根据对象的不同而改变,进而达到同调。同调也就意味着信息获取。

       这听起来并不可怕,但有些时候,这种获取可以是强制性的。

       放在普通电器面前是数据解析,而放在人工智能面前,就是思维读取。

       陶轩大概没有料到,叶秋飞行器发生爆炸的时候,第五星系的正副指挥官刚好在星系外围。周泽楷在第一时间追踪到了救生舱的轨迹,江波涛果断联系了喻文州。

       杜明接到三重加急通知时,周泽楷的飞行器刚刚离开第五星系。

       这是一个时间差,微乎其微的时间差。

       那么刚才陶轩这一番话就说得很有意思了。叶秋其实没有死,这件事第一星系一直知道,他们不愿意让周泽楷插手,还摆出“如果你配合,‘联盟第一人’的称号归给你”的姿态,只能说明一个事实:他们不想再看到叶秋活过来。

       可这又是为什么?

       江波涛还没来得及往深了想,坐了半天的孙翔突然开口。

      “高层究竟一天到晚开什么会我不懂,也不想懂。反正事实就是,叶秋挂了,我取代他了,现在第一星系的执行人听我的,”他将翘了半天的长腿放下来,伸手拿起杯子,年轻人喉结滚动,红酒的香味一时浓郁起来,“我也没什么要和你请教的,你想待就待几天,不想待就回去。”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江波涛心里无奈:还真是没什么心眼的新指挥。

       孙翔几口喝干了高脚杯中的酒:“人类势必被我们取代,这是不争的事实,但‘联盟第一人’的称号究竟落在谁头上,还不好说。”

       孙翔不知做了什么,只见窗子上的涂层迅速消退,屋子四角的监控重新开始工作。外面的光线照进来,已是橙黄暮色。小机器人滑过来又给年轻人添了一杯酒,年轻人坐直了身子,伸长胳膊,在“周泽楷”手边的高脚杯上轻轻一碰。

      “叶秋成为历史。”

      “让我们为新时代干杯。”


-Tbc.-


       高层是原创的,其实也没什么反派啦,大家立场不一样而已。

       陶轩有自己的想法,孙翔翔也有。

       感情线慢慢爬,谈恋爱很重要,并肩作战也很重要呀不是嘛w       

       

评论(16)
热度(245)
©Asa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