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岚

读作Asa,低产透明,感谢喜欢(///∇///)

【叶蓝】<Phospherus•启明星> [03]

△人工智能AU,全员帅气向。

△涉及CP:叶蓝,喻黄,周江。


前文指路:

[01-02]


03

      蓝河用了三秒钟思考对方这句话想表达什么,然后用了一秒钟转身走人,心想:这个人大概真觉得我傻。

      身后跟着对方的一连串“哎哎哎”,蓝河置若罔闻,又生气又好笑:天底下这么多人你不装,偏偏要装我最见不得作假的那一个。

      先不说联盟官方盖棺定论的通报,九大星系人尽皆知的新闻岂容你一句话随随便便就反驳。且说叶秋这个人,原本在蓝河心里,就一直非同一般。

      人类在经历了亿万年进化之后,终于在几百年前有了质的发展。巨型数据交互网络上线,新型的人工智能逐渐取代传统的劳动力。人类以更高的效率、更低的投入、更少的消耗换来更多的产出。底层人类无法跟上时代发展,被优胜劣汰的法则无情抛弃;优秀的基因则得以延续,并与人工智能一起,开创了全新的格局。人类联合九大星系而结盟,共同抵抗异种人的攻击,这就是联盟的初端。

      ——时至今日,蓝河还记得小学班主任讲的这段话。彼时天蓝风轻,小小的少年们被轻描淡写的百年历史撞得茫然而不知所措,却也隐隐生出一些向往与好奇。当年的班主任是个高级人工智能,外表漂亮谈吐得当态度温和,小蓝河一直很喜欢她。有一天放学了他偷偷跑去办公室想邀请老师一起参加他们的义卖活动,听见隔壁班的班主任打趣:“下班了还不走吗,你那么认真做什么,反正这批人类小孩长大了也就那个样子。”

      那年的小蓝河并不明白“那个样子”究竟是什么样子,但他透过门缝被夕阳拉长的影子,推断出年轻貌美的女老师似乎抬手指了指额角。女子的语气温婉且平和,小蓝河听见她淡淡地说:

      “我的芯片输入了既定的工作流程,我只是照做而已。”

      无关关切与希冀,无关爱与期许,他们不过是一堆高级的数据,日复一日地完成最初设定好了的程序。一直到很多年以后,蓝河再次回到过当年的小学。十年的风霜完全没有抹去女子身上一丝一毫的光华,她的芯片瞬间调出十年间的记录,女子恰到好处地微笑:“蓝河,你长大了。”

      刚从第四星系训练营毕业的年轻执行人眉眼一弯,微微俯身同对方拥抱,他说:“您还是如此美丽。”

      她说:“谢谢。”

      十年中,蓝河遇见过很多人,他终于明白当年隔壁班主任口中的“那个样子”是什么样子。无论自诩基因多么优秀,人类总是会或多或少表现出一些与人工智能不一样的地方。不止是体力、反应能力、工作效率被后者全面碾压,他们上学时耍小聪明逃课骗小姑娘考试作弊,工作后偷懒不干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过且过。他们当中的一些在虚拟世界里清高得如同救世主,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动辄将人批判得体无完肤,甚至以最大的恶意揣摩他人的善良,却又在现实中畏手畏脚,生怕惹上一点麻烦,生怕自己干得活比别人多一分。

      曾经因为女班主任一句话偷偷伤心了好久的少年茫然过好长一段时间,直到后来有一天,听到人随口说:“我靠,听说了没,那个第一星系从不露面的叶秋,一个人干翻了一片区域的异种人,我靠我靠,历史上最年轻的最高执行人,还是个人类,不得了。”

      也许就是那一句不经意的话,也许就是那个与他毫无交集的人,支撑了这个迷茫的少年摸爬滚打过最初的年岁。如今的蓝河背脊笔直,腰身瘦削,他虽然本事不大,但也勉强算第四星系执行人中的一员。他知道他这一辈子大概也无法跻身高级执行人的行列,但那又怎么样呢?不该做的事情我一样不做,该做的事情我努力争取,也没什么不好。

      随着阅历的增长,那些少年时掖着藏着的憧憬与情怀淡了许多。蓝河承认在他坐着飞行器从主星飞回γ星,听到叶秋战死的消息时心情很复杂。只是下一秒他就发现了落在流星群里防护罩被炸得七零八落的飞行器,年轻的执行人并无太多时间伤春悲秋,他二话不说改了主控,直接冲进流星群救人。

      “哎哎哎,你别走啊。”

      重伤患中气十足地在身后嚷嚷,蓝河听得头都要炸了,下定决心不理人。可还没等他走出几步,就听后面的“哎哎哎”变成了“哎哟,嘶——”,一股血腥气蓦地冲向鼻尖,闷着头往前走的年轻人好像踩了急刹车,拧着眉头转了个身。

      对方不知道扯到哪里的伤口,胸口红了一片,胳膊还在往外渗血。蓝河炸了半天的毛好像被一个片鲜红映得蔫了下去,他张张嘴,半晌说:“你真没地方去啊……”

      对方理直气壮:“是啊。”

      年轻人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下去,他心里叹气,为即将破产的小金库默默哀悼两秒钟,自我剖析“我可能真的是傻”之后,还是憋出一句话:“先说好,最多收留你两个礼拜。”

      演了半天苦肉计的重伤患赶忙点头,快走两步追上对方。

    “没问题。”

 

      顶着鸟窝一样时尚发型的小警员叼着啃了一半的包子,一路小跑,慌慌张张打开被敲了半天的大门。第四星系白天的光线十分充沛,刚过上班时间就已经晒得人昏昏欲睡。小警员拉开门,下意识眯起眼,嚼着包子一句“谁啊”还没问出来,就被一个身影侧了肩膀挤进来。年轻的警员哪儿见过这架势,当场就要拦,却不料对方身形一晃,也不知怎么就闪了过去。人类小警员尚有些茫然的眼睛里大概只捕捉到了一点金色,就见一枚身份徽章拍在自己面前。

      星际联盟第四星系总指挥部 最高执行人 郑轩

      小警员啃了一半的包子“啪叽”掉在地上,打了两个滚。郑轩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不好意思啊,我们发现昨天有一架飞行器于主星上空莫名失踪,想来调查一下,这事比较急,还没走程序申请,麻烦配合一下。”

      小警员的大脑俨然还在短路,他这辈子大概还没见到活的最高执行人,可刚窜进去的副指挥官已经等不及开始嚷嚷了:“快快快,再耽误一会儿那个老狐狸就又跑没影了。我昨天跟周泽楷磨了一个晚上才拿到这么点信息,我的天呐,他真的不讲话,真的,不!讲!话!他以为他皱个眉所有人都能猜得到他在想什么吗,他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跟他一样有个不同寻常的大脑吗。坐标678,945,就是从这个点消失的,飞行器轨道的监控,当初在现场的飞行器内置监控都给我调出来。你们怎么还站在那里!”

      黄少天一句话说下来不带喘气的,让没见过世面的小警员顿时生出一种“原来高级人工智能的信息处理、表达速度是如此惊人”的错觉。他原本就不怎么清醒的大脑这些彻底被搅成了浆糊,条件反射就要往隔壁领导办公室迈步,当即又被黄少天叫住:

    “小同志你干嘛去。”

      金发的副指挥官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气场,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放在哪儿都是人群的焦点,尤其是笑起来露出一颗小虎牙,谁见着都讨喜。只是小警员这辈子见过的人工智能大多都是刻板且认真的,再加上身份等级太过悬殊,紧张之下一句话恨不得拐八个弯:

    “我、我……不、不是……就是……那个,批、示……走流程……”

      在小警员有限的工作经历中,他大多时候就是盯着“星图”系统星罗密布的监控图,最常说的一句话是“等审批,走流程”。他觉得自己这会儿的心跳要飙升到150,但唯独这句话说得清清楚楚。不过等他话音刚落,就见黄少天神色复杂地看着他,帅气的副指挥想了半天措辞,最终选择了个最平易近人的版本。

    “嗯,其实吧,我们就是借你们系统用一下。我家领导这几天挺忙的,要不然我们也不用跑一趟了。”

      小警员说实话并没有听懂这句话的因果联系,但还是敬职敬业地小声说:“我的权限只能看这片区域的,您、您如果想调出星际监控,得、得、得走流程……”

      郑轩看着小孩都快结巴了,有些不忍心地看了黄少天一眼,特别自觉地走到了一整面墙的巨大监视屏幕前。金发年轻人笑起来,拍了拍小警员的肩膀。

    “别紧张嘛小同志,大家都是为联盟办事的不是?你们领导叫什么来着?回来我跟他打声招呼就行了,至于权限够不够你就不用担心了。”黄少天随意揽过小警员的肩,后者直接吓得杵成了一棵笔直的柱子。不过柱子警员并没有丧失观察能力,他眼瞧着那个名叫郑轩的男人伸出手,随意摸上了一个外接端口。

      下一秒屏幕唰地变了。

      主机集体轰鸣,屏幕陡然变幻。原本平和的街景倏然缩小,街道、区域、附属星、主星、星系,景物飞速变换,视角骤然更迭。小警员彻底看呆,原本好像还打算说什么,如今只剩下个张开的口型。向来平和的男人严肃起来,深褐色的眼睛里金色光环逐渐显现,瞳膜上无数代码消失又不断重组。

      小警员愣在当场,但金发年轻人并没有给他多几秒时间,他伸手指了指郑轩:“别打扰他,干这个挺费脑的,也耗时间。来来来,带我去跟你们领导打声招呼。”

      小警员被扯着往外走,屋外骤然大亮的天光烤得他的反射神经跟着慢了几拍。他茫然地抬起头,却见黄少天难得收了笑脸。

    “听说前几天东街那起异种人伤人案子里搜到的东西也交到了你们这里。”

    “我很好奇啊,不如,也带我去看看。”

 

      蓝河在γ星0172区域的房子不大,一个客厅,一个卧室,一个小餐厅。单身汉住着还凑合,两个大男人就显得拥挤了。重伤患拖着还在渗血的胳膊,四处打量这个不算大的住所。房间里东西不多,算得上干净但绝对称不上整齐,沙发上铺着大堆的书,餐桌上摆着拆开的机械零件。男人似乎很好奇,一双浅墨色的眼睛到处张望,瞅得蓝河没由来一阵尴尬。

    “老房子了,图便宜,什么都没有,你要是觉得不满意就趁早走。”

      对方用剩下的一只手在沙发里扒拉出一片地方,坐下去,语气异常诚恳:“不嫌弃。”

      蓝河撇嘴,又说:“我家的智能机器人坏了,这几天都在凑合,大概还剩几包基础餐,你要是饿了我就去扔锅里煮一煮。”

      蓝河本想着先把苛刻条件抛出来,对方没准就被吓跑了,毕竟想骗钱的大多不愿意受这个委屈。不过对方一听这话,有些诧异地回望他:“还管饭呢,那好啊,我不挑,来两包。”

      于是蓝河下一句话就被生生噎在嗓子里。年轻的执行人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一口气不上不下卡了半天,还是从储物柜里拿出三包大概快过期的基础餐转身进了小厨房。

      就在年轻人转身的瞬间,坐在沙发上的重伤患不动声色抬起头,仔仔细细盯着房间各个角落看了一遍。男人右手食指上挂了一枚戒指,没什么花纹,最普通的那种。他懒洋洋地站起来,走到全息屏幕后面的光电控制总开关前,抬手将戒指贴上去,只听“啪”的一声,断电了。

      小厨房里登时传出一句中气十足的“我靠”。

      恢复力惊人的重伤患三两步闪到餐桌前,正好赶上房子的主人一脸怒气地推开厨房门。男人表情无辜,声音还带着点茫然:“你家这是什么基础设施,这年代怎么还能停电呢。”

      蓝河异常憋屈,但一肚子的火也不能朝无关人士发,他将手里端着的两盘惨不忍睹的食物往桌上一扔,一句话说得心情不甚愉悦:“吃饭吧。”

      所谓基础餐,就是可以提供人体最低能耗的食材包。营养谈不上,外观根本没有,味道更不用说,唯一的作用大概就是不让你饿死,而且处理起来方便快捷,扔锅里煮三分钟就能吃。不过鉴于这次特殊的停电停得十分不是时候,原本就长得朴实无华的食物还不到火候,看起来更是一言难尽。

      好在蓝河的小房子采光不错,屋外天色大亮,两个人吃饭倒也不觉得暗。餐桌对面的男人似乎真的不挑食,面对一坨糊状食物也吃得津津有味。蓝河低头看着相同的食物,用勺子扒拉着自己的盘子,搅和了半天也没吃一口。

    “你不吃啊?”

    “不饿。”

    “哦,那你不吃给我吧。”

    “……啊?”

      年轻人一时没反应过来,眼睁睁看着对方将自己盘子里的食物倒过去。他还没来得及拦下,就见对方挖起一勺吞下去。这下反而是蓝河有些不自在了:“……你几天没吃饭了?”

      对方低头塞食物:“大概三天吧。”

      几个字如同一枚细小的刺,噗的一声戳中了气鼓鼓的执行人。一个人能吃基础餐吃到这个程度,恐怕真的饿了几天,生死关头走一圈,好不容易撑下来却只能靠这个垫肚子。似乎……也挺可怜……

      重伤患三下五除二填饱了肚子,一抬头就被蓝河的表情逗笑了。

      清爽干净的年轻人一脸同情看着自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男人没什么顾忌,当面挑破他的那点心思:“怎么,觉得我可怜?想给我减房租啊。”

      蓝河还在纠结要不要顾及对方的自尊心,可没想明白,就见他将餐盘推了推。

    “不用,这东西我吃习惯了。就是如果方便的话,不如替我找个身份芯片。”

      蓝河一瞬间明白他在指什么,张嘴就是一个“不好意思,我跟黑市的人不熟”。

      可对方好像料到了他的答复,一撑手臂靠在椅背上。

    “不用熟,就找那个……”

      蓝河有些疑惑,男人浅墨色的眼睛对上来,似笑非笑的。

    “帮你搞到手腕上‘第二类生物金属’的人。”


-Tbc.-


    老叶找上河河是有原因的,而且这个原因大概会贯穿全文w

评论(17)
热度(261)
©Asa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