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岚

读作Asa,低产透明,感谢喜欢(///∇///)

<Phospherus•启明星> [01-02]

赶在老叶生日前开个新坑w


阅读说明:


1. 伪星际+人工智能AU,全员帅气向

2. 一本正经胡说八道,HE保证

3. 主CP:叶蓝

    副CP:喻黄,周江。第一更都有出场蹭个tag

4. 如果我不坑,大概会很长,先比心,爱你们♡

 


01


       蓝河一脚将救生舱踹开,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靠坐在角落里。

       他的额头受了伤,头发混合着干涸的血液贴在脸上,衣服破破烂烂地挂在似乎脱了臼的肩膀。狭窄的紧急救生舱里氧气微弱得早已不足人体最低的消耗,男人背靠着不知被什么砸碎了一半的主控台,屏幕早就黑了,只剩下冷冰冰的系统提示:救生舱受损程度已达到80%。男人的睫毛动了动,骤然亮起来的光线让他微微睁开眼睛,停了片刻才抬起唯一一条还能活动的胳膊,在乱草一样的头发里扒拉出一张尚且可以见人的脸。

       蓝河皱着眉,犹豫一下,还是朝他伸出手。

       救生舱昏暗且闪烁不定的光擦着年轻人的肩膀,打在因为微微扯动衣服而露出的一截白皙手腕上。坐在破铜烂铁似的救生舱里的男人,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毫不迟疑回握上去。

       蓝河耳朵上别着的微型无线接收器里依旧重复着突发事件的新闻报道,联盟的“星图”系统似乎是嫌声势不够大,直接让九大星系所有自动巡航飞行器里的外置广播也加入了一同嚎叫的队伍。只是这外置广播不知多少年没用过,一句话嚎得七零八落。


       “……第一星系……叶秋在刚刚的……遭遇异种人伏击……飞行器破损严重……无生命体征……这位优秀的人类作为……十多年来……功勋卓越……”


      断断续续的系统广播里,蓝河压低了肩膀撑起对方身体的大部分重量,将这个陌生的男人从救生舱里拖出来。男人低低道了声谢。他的声音很好听,一句话的振动频率好像恰巧合着心脏跳动的一拍,让蓝河不由得下意识侧头看他一眼。

       一阵流星跨越数万光年于这个最普通不过的公共飞行器旁擦过,纵身跳入数百公里的大气层,再化作这颗星球上人们眼底的一粒粒光点。

       浩瀚无边的宇宙中,满脸血污的陌生男人抬起头冲他一笑。

       “哥们问一句,这是什么地方?”

 

       黄少天一阵风似的穿过指挥部两栋主楼之间的空中回廊,皮鞋在大理石地面上踩出阵阵回声,他侧身从一路看见他就立正敬礼的人们身边挤过,嘴里不住嚷嚷“借过借过借过”。郑轩抱着一摞文件,远远瞧见了,特别有眼色地止步、侧身、让开,再满怀钦佩地目送他一溜烟冲向所有人看一眼都恨不得瑟瑟发抖的总指挥办公室。

      喻文州刚关掉办公桌上升起的可视终端,江波涛的虚拟形象还剩半个肩膀没有消失。黄少天一巴掌拍在他办公桌上,直接把人按没了,凑过脑袋压紧张兮兮地说:

       “听说了吗,那家伙挂了。”

       喻文州难得没打领带,衬衣的扣子也没系全,他不慌不忙看对方一眼,眉梢眼尾弯出个淡淡的笑。比郑轩更有眼色的奶白色迷你智能机器人胸口闪着能量晶体需要更换的指示灯,捧着一杯咖啡味的能量冲剂,四平八稳地放到了喻文州面前。男人尝了一口,侧过头轻声说:

       “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甜味素。”

       小机器人咯吱咯吱抬起机械轴承连接的脑袋,又咯吱咯吱低下去,胸口显示屏的指示灯蹦跶地愈发欢乐,末了还显示出一行字:您的指令未能及时传达,请及时更换能量晶体。

       只是这行字蹦了半天,没得到任何答复。小机器气鼓鼓灭了指示灯,又端了一杯不加甜味素的过来,扔在了黄少天的眼皮子底下。黄少天想都没想,直接将对方喝过的那杯拎过来灌一大口下去。

       喻文州问:“你信吗?”

       黄少天苦得直摇头。

       喻文州双手交叠放在办公桌上,圆润的指甲,分明的骨节。第四星系年轻的总指挥在这一日最后的冷金色的夕阳里伸手点了点桌面。

       “小江刚联系我,他们在第五星系附近追踪到了爆炸之后紧急救生舱脱离的痕迹,不过即便是他们,也只能还原当时零星的片段。”

       黄少天一边听着,一边勒令小机器人再加三块甜味素。小东西吱呀吱呀转了个圈,胸口又跳起能量不足的指示灯,用屁股对着他,不动了。金发年轻人特别没有形象地卷起袖子,眼看就要跟一个最低级的机器人干上一架,却被喻文州有些无奈地拦下。

       他在他杯子里丢了几块方形调味剂,换来后者一句颇为满意地哼哼:

       “他干嘛和你说这些?”

       窗外的冷金色的光线被一团水汽凝结成的高空可见聚合物遮去,世界霍得暗下来。日夜交迭的瞬间,举着杯子的年轻人眼睛里跳出一线金色,而后顺着瞳孔边缘勾出一轮金色光泽的边。喻文州没说话,抬手将他手里的杯子移开,低头亲过去。

       小机器人更加有眼色地直接黑了屏幕,进入自我休眠模式。黄少天特别不老实地在对方腰间摸一把,笑嘻嘻地一屁股坐上总指挥室的办公桌。喻文州的眼睛里同样有一圈淡淡的鎏金色,只是他的睫毛太长,垂下目光时基本被遮得看不到多少。黄少天将杯子随手扔在桌上,眼见着就要伸手解扣子,不料灭了半天的可视终端突然亮起来。

       刚酝酿好情绪的副指挥没忍住一个“我靠”叫了起来。

       虚拟的江波涛眉目间带着点尴尬,然而还是老老实实说正事:

       “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但我们刚才又校对了救生舱的运行轨道,如果它在爆炸的瞬间就脱离飞行器,粗略估计,他很快就应该在第四星系着陆。”

       喻文州还没回话,就见终端那边换了个人。男人眉目英挺,一张脸长得着实让人挑不出毛病。黄少天指着虚拟屏幕跳脚,周泽楷丝毫不为所动,一字一句地说。     

       “不是很快,是已经到了。”



       蓝河拖着被他丢过去一件外套的男人穿过第四星系γ星0165地区并不怎么热闹的街道,手指敲了敲微型无线接收器的外壳。

       “我这边真临时有点事,不和你讲了,回聊。”

       γ星是一颗并不起眼的小行星,放眼九大星系,能找到不少类似的。这里有并不丰富的自然资源,保证人类生存的最基本条件,离主星不算太远的距离,勉强足够联盟的“星图”系统将他的巨型网络覆盖到大多数地区。这里是高级智慧与传统文明的交接点,人类与人工智能各占五成。你可以在街道上看到驾驶着传统代步工具的人类,也能看到布满城市所有角落的监视定位器。

       花白了头发的老巡警冲下一班的机械巡警挥手,后者回一个善意的微笑,只是嘴角的线条并不怎么柔和。三两淘气的学生在晚自习前偷偷将班主任的能量冲剂换成普通茶叶水,再一哄而散跑回座位,绷直了脊梁骨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街角的面包店,青涩的少年从店员小姑娘手里接过连续买了两个星期的面包,最终还是鼓起勇气递给她一张纸条,接着飞一般逃离现场。少女低下头,她眼睛里的接收器瞬间将文字转换成信息传入大脑芯片。

       ——虽然我们不太一样。

       ——但是……我明天可以请你喝一杯咖啡味的能量冲剂吗?

       蓝河尽量选择偏僻的小巷,小心翼翼地躲过无处不在的摄像头。他身上只带了最简单的医疗针剂,为了省钱从不记得定时更新,大概也就能止个疼了。不过这个男人完全超出他的预想,被他拖了一路,却一声疼也没喊过。

       蓝河微微偏过头,路灯昏黄的光线打在对方棱角分明的侧脸,勾出一道并不锋利的线条。他的眉心自然而然地舒展,瞳色是浅一些的黑色,眼尾天生弯出个不怎么张扬的细微弧度,看谁都似乎带着点漫不经心。他手臂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连带着个人身份识别芯片被一块挖走了。蓝河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好像自己的胳膊也要跟着一起疼起来。

       这个身份不明的人一定不简单,一个普通人不可能随随便便被人盯上识别芯片。不过不管他有什么背景,是什么身份,既然自己看见了,就没理由眼睁睁看他死在几乎报废的救生舱里。蓝河转了个弯,拐进另一条更荒凉的小路,顺便回过头递给对方一个关切的眼神:“哥们还撑得住吗?就快到了。”

       脸色似乎好一些了的男人闻声看他,想了不到一秒钟,果断摇了摇头。

 

       “我的祖宗,谢谢你大半夜又给我找私活。”

       劣质消毒水的气味弥漫在这个时代几乎绝迹的私人诊所,落了灰的柜子里摆着标签掉了大半的瓶瓶罐罐。一个年轻的医生戴着口罩,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蓝河。后者揉着被某个重伤患压酸了的肩膀,没敢接话。

       男人躺在简陋的病床上,被人简单粗暴地连上一个这年代很少见的老式点滴瓶。不明液体顺着塑料软管一点点输入静脉,他闭着眼睛,半天没动静,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闭目养神。年轻的医生显然心情并不怎么愉悦,皱着眉问蓝河:“这人是谁?”

       蓝河正捧着一杯白水,听到这话一愣。他随即看了看当事人,却发现人家压根没睁开眼,只得讪讪开口:“不认识……”

       医生手里动作一顿,眉毛眼看着就要往上挑。年轻人赶忙补充:“我今天从主星回来的路上看到了个老式救生舱,基本报废了,没想到还有个人,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医生没好气瞪他:“那你自己救啊。”

       蓝河不说话了。

       医生又唠叨了几句风凉话,但手里动作没停。他在这个根本谈不上细菌隔离的环境里,戴上同样卫生条件堪忧的手套。蓝河伸长了脖子观望,不忘善意提醒:“你下手轻点。”

       年轻医生戴好了口罩瞥他一眼,眼神锋利且意思直白:闲人闭嘴。

       沉寂的街道,偏僻的诊所,抱着白水的年轻人再次不说话了。在他看不到的角度,医生眼睛里一圈金色的金属光轮突然扩散开来,如浅海细密的浪花,一层一层直到覆盖整个瞳膜。

       血压、心率、脉搏……各项指标在他触碰到对方身体的顷刻开始飞速计算,而后在他瞳孔前的虚拟屏幕上依次浮现,脾气不怎么好的医生看了看数据,原本准备放轻柔点的动作又顿时大刀阔斧起来。

       这个人,怎么看都死不了啊。

 

       蓝河一手托着下巴,仔细打量这个似乎睡过去的男人。他额头上的伤口被压了块并不美观的纱布,鼻梁很高,睫毛甚至有点长。不过脸颊上的细碎的伤口被涂了存在感十足的药水,脑袋上裹了几层绷带,下巴一圈青色的胡茬跟着刷存在感,原本挺英俊的人此时不得不躺在小诊所唯一一张病床上,怎么看怎么有碍观瞻。

       年轻医生这会儿心情倒是很是不错,哼着小曲收拾着他那落了灰的药品柜:“我还没见过上了我的手术台,全程一声不吭的。”

       听得蓝河简直哭笑不得。

       他刚想说“你这毛病什么时候改一改”,却听见有人“嘭嘭”敲起门来。医生喊了声“稍等”,扭头对蓝河说“过了帮我把这几瓶药放好”,就走过去开门。

        蓝河不得不扔下这个一时半会儿看起来也醒不了的重伤患,起身帮忙。

       然而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躺在病床上的男人突然悄无声息地睁开眼睛。

       年久失修的大门吱啦一声打开,夜里骤然冷下去的温度让穿白大褂的年轻男人一哆嗦,他还没看清门口站的什么人,就见一道森然寒光,直冲胸口袭来!

 

       医生条件反射向后一退。

       冷风在开门的瞬间灌进整个房间,同样扑面而来的还有一阵浓到令人作呕的血腥气。一个男人穿着不知哪里捡来的旧衣服,乍一看还以为是街角酗酒的流浪汉。他的肩膀一高一低,一条血肉模糊的胳膊露在外面,即使偏僻的小诊所门口的路灯年久失修到只能断断续续闪着昏黄的光线,也足够看清楚他那皮肉下面露出的并不是白骨,而是泛着冷光的纯金属。

       男人咧着嘴,歪着头,他的一只眼睛是彻底的灰色,另一只泛着暗红色的光,只在最中间的位置留下一圈浑浊的深褐色晶体。

       年轻的医生下意识用手臂护住心脏,不过对方的速度比他更快。

       金属与金属的撞击声在死寂的夜里骤然响起,惊动了不远处垃圾箱里的野猫,嘶哑的猫叫让人不由觉得汗毛倒竖。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从旁边闪了出来,一只纯银色的匕首猝不及防劈下。

       唯一的视觉追踪器在捕捉到对方动作后,迅速在大脑中模拟出对方的速度以及力量。浑身血腥气的男人在接收到大脑芯片传来的“危险等级低”的提示后,并没有将这个人类放在眼里。然而没等他将手指捅入医生的心脏,就觉得手臂猛地一轻。

       金属手臂从手肘的位置干脆利落地断开,无数精密的接线瞬间爆出细小的火花,血肉与金属骨骼一起重重地砸在地上。医生的胸口鲜红色的血液不断渗出,蓝河拉着他的肩膀,将人猛地向后推去。

       大脑芯片危险指数暴涨,男人登时大吼一声,他的另一只手臂以人眼很难捕捉到的速度冲来人挥去,带出仿佛化了形的风,刺得皮肤生疼。

       蓝河早在匕首切断对方胳膊的时候就算好了闪身去躲,却也没能完全避开,还是被抓住了衣角,然后狠狠向后一拽。

       年轻的人类被失控了的机械生命体一把抓住,直接冲一旁的药品柜摔了过去。玻璃瓶碎裂,木质架子倾倒,狭小的诊所弥漫起药水混合的呛人气味。男人一把扼住蓝河握着匕首的手腕,他的手心里,脆弱的人类骨骼不堪一击。匕首从指间滑落,滚进碎了一地的玻璃片里。

       然而就在下一秒。

       只听“咔嚓”一声轻响,蓝河一直垂在身旁的左手腕上,一条银色的金属细环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换着形态,那白色流光的金属仿佛活了一样,生出一环扣一环的精密结构,细小的齿轮不停旋转,相互分离再与不同的部位咬合。失去理智的机械生命体的视觉传感器在瞬间爆出高亮度的血红色预警,然而那金属变化实在太快,瞬息之间就化出锋利的刃角。

       年轻的人类将全身重量压在手腕上,狠狠撞向对方胸口。回转流动的金属挑开对方胸口的血脉,仿生皮肉顷刻爆裂,金属相撞,尚且温热的血液中,机械心脏骤然停止跳动。

       浑身血腥气的男人瞬间僵住,唯一的眼睛飞速褪成无机质的金属死灰。

        一片死寂中,年轻人缓缓收回手,手心里握着一枚淌着血的绿色晶体。

       空气好像被无限拉长,直到此刻才重新流动起来。医生二话不说,不顾胸口的血尚未止住,上前两步一把拉过蓝河的右手。他的瞳膜上各项指标迅速分析,直到看到没什么大碍,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不过并无大碍并不意味着不刺激痛觉神经,蓝河作为一个正常且痛觉神经比较敏锐的普通人类,刚被拽过去就疼得倒吸凉气,方才那点潇洒帅气也被一连串变了调子的“卧槽”瞬时打回原形。

       他一边骂一边抽回自己的手。

       可一抬头,就发现躺了半天的重伤患不知什么时候醒了,正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

 

02


       郑轩被连夜叫到了总指挥办公室,觉得压力大得快要把自己压死了。

       第四星系主星的昼夜温差非常大,白天的光线充沛且明媚,但到了晚上恨不得在玻璃上结一层霜。喻文州戴了副平光镜,在视野里唯一一点暖黄色的灯光里,将一份材料推到郑轩面前。小机器人尽职尽责,给客人倒了杯碳酸味能量冲剂,可服务对象显然没什么心情喝。

       郑轩低头读了几遍内容,一张脸几乎要苦成茄子:“我真不行。况且,要是能被我发现踪迹,人家‘联盟第一人’的称号能一叫就是这么多年吗?”

       “你这个同志,怎么就没有一点上进心呢。你身为高级干部,就应该严格要求自己,不断寻求自我突破。”黄少天学着喻文州的语气一脸正儿八经,他见郑轩半天没动杯子,索性明目张胆把他面前的杯子端过来灌自己一口。小机器人滑到他脚边,抬起圆滚滚的脑袋,急得就差吱吱乱叫了。毕竟主人三令五申,不能让黄副指挥摄入过多的碳酸饮料。

       喻文州似乎没怎么注意这边,任由黄少天一口接一口喝得挺豪迈。他摘了平光镜,揉了揉额角:“可这个‘联盟第一人’是个人类,按理说,他各项能力都比不过你们。”

       郑轩无语,是啊,您都把前提说了,“按理说”。

       黄少天咕咚咕咚灌完了一杯,有些意犹未尽。他伸手在小机器人光滑的脑袋上摸了一把,大大方方地在自家上司脸上亲一口,在他耳朵边说了句“我去接那个谁”之后就大摇大摆向门口走。

       喻文州说:“第一星系刚才叫走了周泽楷,我总有一种预感,要有什么事情发生。”

       郑轩心想,这已经发生大事了啊,联盟第一人被异种人偷袭而且官方报道直接定论炸死了。可还没等他想好措辞继续和领导据理力争,就被人从背后拍了拍肩膀,郑轩扭头,尚未破晓的天色里,黄少天琥珀色的眼睛里一道金色光纹亮得惊人。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这事我们躲不了。”

       “不只是作为他的朋友。”         

       金发年轻人眯起眼睛一笑,露出颗小小的虎牙。

       “而是作为联盟的‘最高执行人’ 。” 

 

       蓝河帮着收拾完被他自己祸害地满地狼藉的小诊所,东方的恒星已然在地平线上投下不甚明朗的光。

       他轻轻敲了敲耳朵里的卫星接收器,曙光懒洋洋的声音传来“知道了知道了,一会儿我带人过去,你赶紧撤”。蓝河心里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一大早就把人家喊起来干活,不过他心里那点愧疚还没酝酿起来,就听对方打了个哈欠继续说:“要是大春知道你私自修改飞行器的主控,估计下个月奖金就别想了,哎哎,要不你把你那‘镯子’借我玩两天,我保证——”

       蓝河面无表情,直接掐断了通讯。

       “一会儿我朋友就带人来收拾,能量晶体你直接交给他就行。受损程度也有专人来鉴定,不过赔偿得走流程,不知道几天能批下来。”

       医生点点头,轻声说了句“谢谢”。

       昨晚的重伤患似乎恢复能力惊人,这会儿已经能自己杵在门口看外面的街景了。只是天色还未大亮,这地方又偏,路上基本没有什么人。蓝河又和医生交代了两句,这才走到男人身边,说:“这地方不能待了,一会儿有人过来。”

       重伤患刚准备点头,就见年轻人摸了摸口袋,从钱包里掏出几张钞票放在他手里。

       “我身上的钱不多,况且你也没身份芯片,正规途径的星际飞行不用想了,黑市那边可以去问问,也许能载你一程。虽然咱们俩不认识,但碰上了就是缘分,”蓝河低头瞟了眼他缠了几层纱布的胳膊,“回去以后多小心,别再被人盯上。”

       男人这回是真的诧异看他,蓝河特别有自知之明,心知对方可能在想:

       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的。

       不过傻习惯了的年轻人并不认为直接把人留在流星群里炸死是更好的选择,虽然他冒着被处罚的风险,忙活了一整夜,还赔了顿开小灶的钱,可此时心情莫名不错,觉得挺值。

       蓝河刚想和医生道别,就见后者揉着胸口在那堆金属尸体边蹲下来。医生皱着眉特别嫌弃地打量尸体,嘴里嘀咕:“我这边一直挺安稳的,最近是怎么了,一个二个的,这么晦气。”

       蓝河正准备苦笑着安慰,却被自打进了诊所的门就没说过一句话的重伤患打断:

       “能打听一下吗?”

       医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蓝河闻言回头看他。

       男人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一双点了墨的眼睛意味深长。

       “这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杜明将一份文件放在办公桌上,推给江波涛。

       第五星系的副指挥这时也只剩下苦笑了,他看着文件抬头上刻意印上的三重加急符号,颇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在文件末尾签了个字。办公桌在他笔尖离开纸面的顷刻开始发生变化,普通纸张的周围泛起一圈淡蓝色的光,全息显示屏“唰”地铺开,文件上的字随即消失不见,数据眨眼间传输过星系与星系的距离。

       江波涛把空了的白纸抽开,随手放在一边。尽职尽责的企鹅型智能机器人吱呀呀滑过来,将纸张放进肚子里的循环系统,吃掉了。

       杜明道:“咱们头儿什么时候人气这么高。”

       江波涛继续苦笑:“一直没低过,只不过最近高得异常。”

       第五星系此时正值中午,恒星光线十足,烤得人昏昏欲睡。江波涛看了眼时间,对仍在惊讶的男人说:“别感叹了,赶紧帮我准备一下飞行器,坐标直接定在第一星系α星联盟指挥总部。”

       杜明应了一声出去准备。小企鹅机器人端了份刚热好的能量餐,恰到其时地放在了副指挥手边。江波涛原本没打算吃饭,他想说“主星催得太急,我路上随便吃点就行”,小企鹅却仰起头,将能量餐又往前推了推,声线模拟地与这里的老大如出一辙。

       小企鹅:“吃。”

       江波涛:“……”

       于是等杜明一路小跑安排妥当了,推开门就见自家副指挥被一只最低级的智能机器人盯着吃饭。江波涛两口将能量餐扒拉到嘴里,顺手戳了戳小企鹅的脑袋。

       正午的光线透过总指挥部硕大的窗户照进来,给还准备说什么话的小企鹅勾了层暖融融的边。第五星系年轻的副指挥匆忙站起来,随手拿起外套。

       就在他迈开第一步的时候,他的周身开始发生变化。

       机械骨骼发出轻微的声响,仿生皮肉组织结构再重新组合,茶色的头发从发梢逐渐变黑,平日里温和的气质霎时冷下去,靴子踩在铺满光线的地板,影子骤然拉长。

       杜明靠在感应门上,似乎还在通过手腕的终端和谁说话,一抬眼,没忍住吹了声口哨。他晃了晃手腕:“坐标定好了。”

       乌眸黑发的男人系上制服外套的最后一粒扣子。

       宽敞到有些空旷的办公室里,只听见周泽楷的声音淡淡说:

       “那就出发吧。”

 

       蓝河一直走了三个街区,发现某个重伤患竟然一路明目张胆地跟踪自己。

       曙光的速度比他预料中快多了,医生刚才只说了句“大概两个月前”,不远处就传来脚步声。于是他二话不说,拉起重伤患就从后门开溜。他才不管这个人方才是随口一问还是意有所指,反正出了这个门就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

       联盟明文规定,普通人类在乘坐飞行器进行星际旅途时,只得启用全自动巡航模式,毕竟飞行器组构异常复杂,人类的反射神经永远比不上精密的信号传输。虽然蓝河是这个时代里为数不多的人类“执行人”,可规定就是规定,管你是什么理由。

       况且他这次不仅改了飞行器的主控,还把一个不知身份的人带到了γ星。

       救人无可厚非,但罚钱绝对不行。

       作为一个活了二十多年的单身汉,蓝河将“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优良传统美德发扬得淋漓尽致。年轻的执行人本事虽然不大,奈何心眼太好,时不时救济个饿扁了的小猫小狗,那点原本就不怎么高的工资无论如何也存不起来。当然,这期间他也遇到过人形生物,不过从没见过像身后这个如此难缠的。

       天色眼看着就要全亮,蓝河耳朵里的微型接收器又开始重复起昨天播了几百遍的新闻。街上逐渐有两三行人,不管是什么种类的,都对这两个站在街口的人满心好奇。

       蓝河摸了摸口袋,忍痛拿出最后两张钞票,塞到男人手里:“我真没钱了,你快走吧。”

       男人低头看了看钞票,没接:“你觉得我想骗你钱啊?”

       蓝河无语,这看起来很明显了好吗。

       重伤患摇头:“我受伤了,第四星系也不熟,真没地方去。”

       蓝河哭笑不得,心想,那也不能跟着我啊。不过他还没想好怎么换个说辞拒绝对方,那人又说:“要不这样,你先收留我几天,我可以付你房租。”

       说完就从口袋里掏出几张钞票,蓝河看着特别眼熟。

       蓝河:“……”

       橘色与亮白交织在东方的地平线,机械巡警与下一波的年轻巡警敬礼交班。早起的学生叼着吐司片睡眼惺忪地穿过马路,心里背着一会儿老师要检查的课文。蓝河特别无奈地看着额头裹了半卷纱布的重伤患,想了想,还是说:“可我又不认识你。”

       年轻人原本就不低沉的音色,这会儿听起来甚至带点委屈。

       男人抬起眼皮看他:“谁说的。”

 

       “……第一星系‘最高执行人’叶秋在日前于第七星系执行任务时,遭遇异种人伏击……”

 

       一架最高等级的武装飞行器冲破第五星系浩瀚的云层,宛如一道流星,向着第一星系飞掠而去。

 

       “……据现场分析人士报道,叶秋所驾驶的飞行器破损严重,身份芯片于爆炸瞬间被毁,截止到第一星系时间上午六时,并无新的求救信号传来,根据现场环境推测,作为人类的叶秋基本没有生还可能……”

 

       一架通体漆黑的飞行器与另一架飞行器在第四星系主星数万米的高空对接,气压转换,机械轰鸣。黄少天打着哈欠醒过来,将两条交叠放在主控台上的长腿放下。一身笔挺的制服皱得不成样子,不过他没管那么多,带着重重的鼻音:“你也太慢了吧,第五星系离这边有这么远吗,我都睡了三觉了,你这效率不行啊,你们平时工作也是这个态度吗。”

       来人的脚步不算重,但每一步与每一步之间步幅、频率都精确到近乎相同。

       黄少天伸了个懒腰,眼睛里的金色光环若隐若现,他眼角挂了颗打哈欠打出来的泪珠,一指旁边的副主控台。

       “来干活了,周指挥官。”

 

       “……这位优秀的战士作为‘执行人’队伍中为数不多的人类,十多年来,为联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功勋卓越,在此对其身故,表示沉痛的哀悼……”

 

       蓝河的微型接收器里,系统音依旧四平八稳毫无情绪地念着寥寥数字的新闻。

       他有些茫然地抬起头,只见对方在稀薄的晨光中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东方的恒星卡着这个瞬间一跃跳出地平线。

 

       “我的名字,你不是应该至少听了一整天吗?”



        -Tbc.-


       基本设定大家肯定能看得懂啦。

       河河是人类,一帮帅气的都是高级人工智能,老叶不能细说,后面会慢慢讲。

       这次玩得有点大,希望不要玩脱!

       HE可以保证,更新速度不能…


评论(46)
热度(475)
©Asa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