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岚

读作Asa,低产透明,感谢喜欢(///∇///)

【叶蓝】 荣耀 · 十三区 (日常篇) [原作向|HE]

※cp:叶修X蓝河

※一颗也许有点感动的糖


正文指路:

[这里]


++


蓝河站在上林苑门口,不停暗示自己不要紧张。


他用一年的时间思考荣耀与蓝溪阁之于他的意义,用一晚上的时间扒拉出自己尘封已久的简历,用三个小时纠结要不要买张票去找某个人算账,用两个小时从白云机场飞到了萧山机场,用三十秒说了两句特别霸气的话。

他似乎又找到了当初从蓝溪阁训练室摔门而出时的气魄,不就是见个对象么,又不是没见过,有什么大不了。

然而等他跟着叶修走进兴欣的训练室,一抬头看见一排齐刷刷的目光。

他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怂了。

 

兴欣战队全体成员一个不少,在这个蝉都懒得叫的夏天缩在空调制冷系统轰隆作响的训练室。蓝河吓得张嘴就是一个“卧——”。显然,后一个字是被自己憋回去的。

“那什么,这个是蓝河,蓝溪阁的,之前在第十区也跟咱们有过接触。这次来找我讨论一下咱们两个公会的事情,我先和他聊聊,你们给我好好训练啊,不准偷懒。”

陈果刚切了一盘水果端进来,就见叶修拽着无比尴尬的蓝河往外走。老板娘有些没反应过来,冲两个人招手:“哎哎,怎么刚进门就走了啊,这大热天的,都不让人家歇一会儿。”

苏沐橙福至心灵,方锐一脸茫然,魏琛讳莫如深。

包子看着两个人明显加快脚步的背影愣了愣,后知后觉地问:“刚才老大不是还说明年必须要让黄少天哭着唱征服吗?”

老魏学着之前叶修的样子,敲了他的脑袋。

“别那么好奇,练你的板砖。”

 

蓝河面无表情,大神,原来你们战队的夏休是写作夏休,读作集体训练。

叶修一脸严肃,是啊,我之前用火腿肠那号不跟你说过吗,我们老板特别苛刻,我都退役了,还让我每天加班,简直惨绝人寰。

 

7月的H市,柏油马路都恨不得被晒脱了一层皮,软趴趴地摊在地上。偶尔有三两结伴的年轻人骑着单车从视野里掠过,叼着冰棍举着汽水,给这个快被烤焦了的城市带去一丁点朝气与清凉。

蓝河低着头,一边吐槽“为什么这个人还能如此理直气壮地提起火腿肠”一边往前走,可没走出多远就被对方一抬胳膊拦了下来。

几步之外的机动车在绿灯放行的顷刻卯足了劲冲出去,蓝河站在红绿灯底下,赶忙缩回迈出去的脚。叶修没说话,只是似笑非笑地看他。蓝河别过脑袋,佯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红绿交叠,人流涌动。蓝河第一次被这个陌生城市的陌生人群推着往前走,却也第一次被人特别理所当然地抓住手腕。

躺在树叶底下的蝉有气无力地扇着翅膀,唱着不成曲调的歌。

结果一不留神,就唱出了这一年似乎与以往不太一样的夏天。

 

++


两个人如霜打的茄子,赶在太阳落山前回来了,老板娘十分好客:“晚上一起吃饭呀。” 结果两个宅男不同程度摇头,纷纷表示拒绝。

蓝河跟在叶修屁股后面,顶着更加好客的太阳逛了难得没多少人的西湖。小宅男本来就缺乏锻炼,这会儿俨然成为一只缺了水的河豚。于是他继续习惯性地跟着某个人,一直到进了对方的房间,关上门,才发现,好像事情的发展有哪里不对。

叶修一指浴室,去洗澡吧。

蓝河咽了口唾沫,承认自己那点其实并不怎么纯洁的思想开始跑偏。

 

处对象这事吧,许博远同志在二十多年的人生里确实没经历过。高中的时候,似乎有小姑娘觉得他长得好看笑嘻嘻跑过来搭话。但当年的小蓝河一门心思扑在荣耀上,根本没有考虑那么多。后来一过经年,少年不再稚气,然而小姑娘早已有了新的梦中情人。于是这事就搁下了,一直到很后来的有一天,他发了十八个好友申请。

蓝河坐在飞机上,看G市最熟悉不过的建筑渐次变成了小火柴盒,恍然觉得,自己好像正在在向一段过往告别。他心里并不抵触这种转变,只是眼瞧着同样一身汗的男人当着自己的面大大方方脱了T恤,才意识到,这种转变似乎有点快。

 

叶修比电视上看着瘦点,八块腹肌那是不可能有的,但也能隐隐看出点肌肉线条。每天宅得不晒太阳,皮肤自然黑不到哪儿去。男人脱衣服的动作也自己不太一样,蓝河总是习惯先交叉双手,然后拉着两边的衣服角向上提,但叶修直接拉过领口往上拽。蓝河的一句“你等等”还没说出来,对方的T恤已然扔在了一旁。

小宅男觉得血压一下子飙得有点高,却听对方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悠悠开口:“换洗衣服带了吧,没带穿我的,你背后那个柜子里。我浴室的热水有点问题,一会儿热一会儿凉的,凑合用吧。”

叶修一边说话一边往蓝河跟前凑,吓得小宅男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可结果对方径直从自己身边走过去,拉开柜子拿了条底裤,又从浴室顺了条毛巾,大摇大摆往外走,还特别贴心地关上门。

蓝河隔了房门,听见叶修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老魏,你浴室借我用一下,赶紧的。”

 

++


陈果说,去隔壁快捷酒店给小许订个房间?

叶修答,那哪儿行啊,他得住我这儿。

魏琛竖起大拇指,这夜生活丰富啊。

叶修笑笑,我也觉得。

 

蓝河木着脸,看叶修指挥着包子从训练室搬了台闲置的电脑,跟他卧室原本的那台并排放在一起。

男人一拍显示器,熟悉的荣耀登陆界面早已严阵以待等着侍寝。


叶修说,账号卡带了吧,来玩啊?

蓝河面无表情,半天憋出一个字:玩。

 

++


按理说,战队夏休其实和网游公会没什么关系。


毕竟boss才不管谁是冠军,每天照常老母鸡一般得护着自己那点小宝藏。各大公会虎视眈眈,明年谁能笑到最后,谁也说不准。

但也许这个夏天对于蓝雨来说确实有些特别,喻队直接发话,网游这边各位也辛苦了,夏休期间没必要那么拼命,不用在训练室守着,都回去休息一下。

喻文州说这话的时候特别云淡风轻,反而是大春有点坐不住。

“我听说微草那边要全员升级装备,兴欣直接全员不休。”

忠心耿耿的会长忠心耿耿地忧愁。喻文州双手轻轻拢在一起放在办公桌上,左手边是一整面墙的落地窗,温文尔雅的男人弯弯眉眼笑了笑。办公室的门正巧“吱呀”一声开了,黄少天戴着帽子背着个斜挎包,往门框上一靠,他似乎听见刚才两个人的对话,冲梁易春扬了扬下巴。

“到底是谁给了你一种如果我们不更新装备就不能再赢一年的错觉?”

 

不过说归说,真让蓝溪阁集体放假,也没多少人能彻底响应上级号召。对于游戏宅而言,与其顶着大太阳出去游山玩水,还不如叫个外卖在家吹空调。蓝河一上线就收到一堆组队邀请,有小本缺人的,有大本缺指挥的,有跟人PK打不过来抱大腿的。

蓝河统一回复,不好意思,在外面,不太方便。

叶修凑过来个脑袋,声音挺大的:“有什么不方便,打啊。”

小宅男怒而转头,却见对方堂而皇之地拿过自己的鼠标。

 

【玩家“红烧牛肉加根肠”申请加您为好友。】

【同意】

 

火腿肠组着蓝桥春雪刷着小本。叶修这会儿坦白了身份,也不再遮遮掩掩的,效率之高让蓝河不得不重新思考,之前那么轻易就答应了这个无耻之徒,是不是太过草率。

叶修并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正被人重新评估,三下五除二收拾了boss,特别贴心地把掉下来的低级装备全部丢进了蓝桥春雪的包裹。


红烧牛肉加根肠:还打吗?


坐在叶修身边的蓝河不说话了。

叶修见人没反应,一抬胳膊肘,撞了撞相距二十公分的另一个人,这次没在公屏上打字:

“你怎么不回我话。”

小宅男面无表情:“哥,我自打进本就没动过一步。你要是想打呢,我就出去再进来。”

“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

“……你要是想打呢,我就出去再进来。”

“不是,前面那句。”

 

一只胖到并不轻盈的橘猫从上林苑门口环了一圈的矮树丛里钻出来,乖巧地蹲在兴欣俱乐部门口,毛茸茸的尾巴打了个弯搭在两只前爪上。它矜持地“喵”了两声,十分满意地等到了拿着猫罐头的苏沐橙。

包子在吃夜宵的时候,随口说了句:“老大真有兴致,一直和今天刚来的那哥们躲房间玩游戏。”

下午训练完就跑出去遛弯的方锐并不知道包子搬了台电脑到叶修房间。他茫然了一上午,好不容易套出点有用信息,这会儿好像刚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眼神异常真诚,一句话却说得很是猥琐:

“哎哟,什么游戏啊。”

魏琛一口啤酒差点被这语气惊得喷出来,这回换包子茫然了。

“啊?荣耀啊。”

 

++


蓝河并不记得自己在兴欣的第一个晚上是怎么睡过去的,大概是这几天压在身上的东西太多,刺激了肾上腺素不停分泌,一直到听着身边那个人不停敲击键盘的声音,才莫名生出些困乏。

蓝河迷迷糊糊醒过来,屋里的空调不遗余力地吹着风,有一线天光透过厚重的窗帘打在素白的墙上。他闭着眼睛从枕头底下摸手机,摸了半天没摸着,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他床边的地上睡着个人,不知从哪儿抱了两床被子,随便一铺就躺下了。可能是大半夜睡觉不老实,被子被踢开一半。蓝河轻手轻脚挪过去,不情不愿地替他掖了掖被子,又飞速躺回来。

墙上的挂钟不紧不慢地挪着,挪了半天也没挪到六。

蓝河瞅着它看了半天,打了个哈欠,似乎又有点困。

 

再醒来已经日上三竿,叶修早已坐回了电脑前。蓝河自认为作息时间还算规律,但占了人家的地盘还一口气睡到现在,蓝团长觉得这就有些尴尬了。他利索爬起来,慌忙进了洗漱间。

可不到三十秒。

叶修问,三鲜小笼、猫耳朵、糯米藕,吃不吃。

小宅男叼着牙刷从洗漱间冒头,眼睛亮亮的,吃。

 

脱离单身狗的生活有什么不同?

蓝河仔细想了想,好像真没什么不一样。荣耀照旧打,外卖照常吃。那些电视剧里,男主人公温温柔柔递过来一盘切好的水果再附上几只牙签这种事情是不用想了,游戏里气得他吐血三升的大神最多会在自己双手无法离开键盘的时候,递过来半个西瓜。

刚切好的,放上个勺子,自己抱去啃。

 

叶修也不会一门心思放在他身上。

刚来的两天确实带着他在周边转了转,但之后就又回归训练室。兴欣战队的全体成员每次吃饭都恨不得开一场临时批斗会,但吐槽归吐槽,真到了训练的时候,又是百分之二百的认真。

魏琛对站在训练室门口的年轻人说,进去看看吧,又没什么。

蓝河恭恭敬敬叫了声前辈好,摇了摇头。

魏琛伸了个懒腰,结果咔嚓一声响,疼得他直吸凉气。他一边揉着后腰一边说:“人老了,昨天跟他们几个玩了几局,就受不了了。”

他看着训练室里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的年轻人们,没由来生出一些感慨,突然开口:

“那两个小子也长大了。”

宽敞的训练室里空调轰隆作响。老板娘好心给每人买了个冰棍,但放在桌上,谁也没有动。三十多岁的男人站在训练室门口,就这么看着他们。蓝河想,那年蓝雨训练营里,他恐怕也这样看过自家队长。

然而一转眼,默默无名的剑与诅咒已站在了荣耀联盟无人可以轻视的顶点。

老前辈功成身退,兜兜转转,又是一个传承与轮回。

魏琛咋舌,话锋一转:“不过我们家孩子们也很厉害的,明年的冠军我们先预定了。你回去告诉喻文州,趁早给索克萨尔找继承人。”

蓝河只是笑笑:“能不能赢我不知道。但您也清楚,蓝雨,向来全力以赴。”

 

++


这天晚上,两个人照常肩并肩打游戏,结果一上线就碰到两个特别熟悉的人。

长风看见火腿肠第一句话就是:兄弟,你不厚道啊。

在荣耀里向来不怎么厚道的大神立刻虚心请教:不好意思啊,你说哪件事?


长风:前几天我私聊笔言飞了,他说他根本不认识你,你也不是他的小号。

蓝桥春雪:……

红烧牛肉加根肠:哦


跟绕岸垂杨那场对决之后,两个小菜鸟一时没了栖身之处,蓝团长好心,将他们暂时收入了蓝溪阁。不过关系归关系,公会的制度不能乱。蓝河向来公私分明,两个小菜鸟水平不行,自然不能放在主力团,每天也就跟着零散的几个人打打小本。芒果觉得大公会什么都新鲜,小姑娘本来性格外向,很快跟每天打本的那几个人混熟了。长风开始跟几个朋友学着打PK,虽然十战九败,但也乐在其中。

前几天芒果放暑假出去旅游,长风也临时有点事,于是几个人一直没在游戏里碰见过。直到这天,长风见几个人接连上线,赶紧挨个发组队邀请。

蓝河有点哭笑不得,大神更不记得当初自己随口说的一句话竟然还真有人去求证。

芒果不明所以,也没想那么多,直接问,那火腿肠不如也加入蓝溪阁呀,却被向来好脾气的蓝团长当场拒绝。长风还是挺在意,尤其是最近和几个朋友PK过才知道,这个人绝对不是普通的高手。


红烧牛肉加根肠:那好吧,我就直说了,其实我是叶修。


蓝河抱着西瓜,嚼得津津有味,他不用想也知道,下一句公屏上的话是什么。果然,两个菜鸟沉默片刻,接连打字。


长风:哥们,你又来了。

芒果:我的天啦,火腿肠你要不换个人充当?


蓝河咬着勺子,幸灾乐祸地看着身边的大神。

叶修当初没用真名完全是为了不去打扰蓝河,后来随口一说是笔言飞,也只是为了赶紧把两个菜鸟哄下线,不想多生是非。可如今人都过来了,大神觉得,也没必要继续藏着掖着了。


红烧牛肉加根肠:我真的是叶修。


两个菜鸟纷纷表示不相信,小宅男看着公屏笑得肚子疼。然而下一秒,他突然听见身边人轻轻叹了口气。男人猝不及防凑过来,二十公分的距离霎时灰飞烟灭,蓝河的脊梁骨还没爬上来一阵麻,背心就贴上一个人温暖的胸口。

蓝河一口西瓜没咽下去,甜得嗓子眼发紧。

叶修两只手一撑,将人圈在怀里,就着他的耳麦说:

“这下信了吗?”

 

++


那天晚上,芒果的妈妈在将近十二点的时候,对着女孩的房间大吼:

二半夜不睡觉想造反吗!明天你就给我滚回学校去!!!

亢奋的少女恨不得立刻下楼跑三十圈,她想告诉所有人,我偶像认识我,还跟我打了一年荣耀。不过作为高等教育接受者的一员,芒果还是很理智的。她知道,这是个秘密,而且可能永远都会是个秘密。

一时间,她想起了西方玄幻故事里,那些保守着秘密看时光更迭的魔法使徒。她想,也许今天晚上自己会做一个梦,缥缈且庄严。不过沉沉欲睡时,另一个更现实的念头将所有杂七杂八的想法击碎,女孩一个激灵。

等等,为什么我的偶像会和会长在一起。

 

事实上,他的会长失眠了。

叶修说完那句话并没有立刻放开蓝河,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保持这个姿势自我反省:“怎么都不信我啊,当初老板娘也是,你也是。”

不过等了半天见没人搭理,只好悻悻坐回去,顺手从蓝河那半个西瓜里挖掉一块甜的,心满意足地继续打荣耀,两个菜鸟被直接吓得掉了线。游戏里蓝桥春雪还是刚才那个姿势,游戏外,许博远同志心里一万个“卧槽”。

蓝河之前就在想,这个人的不要脸程度他又不是没有领教过。来了人家的地盘,就悉听尊便,哪怕第一个晚上直接滚上床他也二话不说。但事实上,这人不仅什么越界的事都没有做,偶尔撩一下,蓝河不争气地发现,自己还真玩不起。

蓝团长怒不可遏,恶狠狠瞪对方一眼。

不过脸皮厚得如叶修者,自然不在乎这点攻击,反而回了一个特别无辜的表情。

我靠!

蓝河正襟危坐,挺直了背脊回归游戏。

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有点脸红。

 

++


这年八月,全国大范围高温,突破40度的地区比以往都多。

富态的橘猫彻底赖在兴欣俱乐部不走了,每天好吃好喝伺候着,还有人主动按摩。猫主子觉得,这日子不错。

荣耀夏季嘉年华在万众瞩目中拉开序幕,出国玩嗨了的本届冠军组在老冯的夺命连环call中意犹未尽地回来。黄少天似乎晒黑了点,但笑起来露出一排小白牙,偶像效应轰动到不输周泽楷。喻文州还是那个样子,小道消息说队长一路上不涂防晒不遮阳,晒了小半个月太阳反而更白了。

蓝河原本没买票,前几个月他心里太多烦心事,根本顾不上这些。嘉年华开始之前,大春打了个电话,说他可以以工作人员的身份去,不过这通电话当场就被叶修抢过来拒绝了。

我媳妇儿想看个表演赛,还用得着这么委屈?

开玩笑。

国家领队的影响力十分可怕,不知道给谁打了个电话,十分钟不到就搞到了一张vip。帮着买票的人大概也没那么纯良,借着买票的机会顺便套近乎。于是等蓝河跟着兴欣全员到了会场,才发现,自己的座位刚好对着叶修的嘉宾席。

正的不能再正了。

大神觉得挺满意。

 

每一年的嘉年华其实都是那些节目,人换了一批又一批,不论是台上的,还是台下的。一拨人轰轰烈烈地杀入这个世界,再以不同方式挥手告别,有完美谢幕的,自然也有失意不甘的。每一次嘉年华的结束环节都是整场表演赛的高潮,蓝河这一年坐在最接近大神的位置,看那个男人无视掉所有人的殷切目光,特别不害臊地冲自己眨了一下眼睛。

夏季嘉年华没有签售会,各路大神提前离场,留下满场观众恋恋不舍。长风和芒果这次也来了,中年汉子虽然又买了vip,但随机分配的位置离女神挺远。芒果自然不用说,毕竟没钱。

出门的时候,小姑娘还在感叹,天呐,我感觉自己在做梦。

然后她就听见一个声音哭笑不得:“赶紧醒醒,你们的偶像在等着呢。”

 

在长风的印象里,他大概没有见到过比现在更漂亮的唐柔了。

年轻的女孩子,不用穿多么华丽的衣服也自有一种气质。她身边站在兴欣战队其他几个主力,当然,也包括骗了他们一年的叶修。自家会长冲自己一直挤眼,但反射神经彻底瘫痪的男人这时是真没领会到其中真谛。

芒果也替他着急,小姑娘顾不上那么多,直接小声说:“说话呀,自我介绍也行。”

方才还人声鼎沸的会场这会儿已空无一人,后台休息室里,时不时传来其他战队成员嬉闹的声音。唐柔似乎并不着急,只是静静地看着他。隐约有工作人员的声音响起,大概休息室也该清场了。

长风憋红了脸,结结巴巴开口,一张嘴还破了音。

“请……继续赢下去!”

这话一说出口他自己也觉得丢人,挺俗套的鼓励,还特别鸡汤。大概唐柔在短短的职业生涯里,听到过无数次类似的表达。然而女孩还是笑了一下。

嘈杂的休息室,燥热的八月天。长风觉得他的世界好像因为那一笑骤然亮起来。

唐柔没有回“谢谢”,她说:“我收到了。”

 

吃晚饭的时候,叶修带着曾经十三区的四人小队随便找了个看起来就挺贵的餐厅。火腿肠同志向来记忆力超群,自然没有忘记去年某个资产阶级土豪说过要请客。

叶修对芒果说:“来吧,也给你个机会,和你偶像说几句话。但是不能太过分啊,你会长在边上听着呢。”

蓝河一开始还觉得这个人良心发现了,但越听越不靠谱,他面上还是一副温和好脾气的样子,趁人不注意,一脚踹过去。

叶修岿然不动,芒果想了半天,摇头:“不行,这机会太难得了,让我好好琢磨琢磨,明天游戏里说。”

 

++


再回到上林苑,蓝河莫名生出种这里挺熟悉的错觉。

叶修去隔壁的小超市买了两只冰棍,蓝河双手抱着嘉年华会场买的巨型黄少天公仔。叶修撕开包装纸,嚼着冰棍表示,你在我面前公然拥抱其他男性,你觉得这合适吗许博远同志。

蓝河置若罔闻,直接将公仔摆在了叶修房间里最显眼的位置。

 

这天晚上四人小队继续刷副本,长风看着真实水平的大神,彻底傻眼了。芒果那小丫头也不知怎么了,今天格外安静。

蓝河问,你们两个以后怎么打算,继续留在蓝溪阁还是准备叛逃到兴欣?

叶修纠正,什么叫叛逃。

长风赶紧打圆场,这事就不麻烦会长了,我们自己考虑。

芒果一晚上没说话,最终还是叶修主动问的:“你偶像等半天了,这是准备演讲吗?”蓝河嫌他说话太嘲讽,隔着二十公分的距离,用胳膊肘捅他一下。游戏里的小牧师走着走着就停在了原地,三个大老爷们丝毫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直到走出好远,才听小姑娘特别小声地说:

“谢谢你。”


耳机霎时静下来,反而弄得小姑娘有些慌张:“不是……就是……其、其实想说的话太多了,我有点乱,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就是一个特别普通的人,玩着特别普通的游戏,还经常被boss打死,我、我现实生活也很普通的,估计以后也没什么特别大的出息。但是君莫笑不一样,你不一样!你的那些故事应该永远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可我还是想谢谢你!谢谢你重新回来,谢谢你拿了冠军!……真、真的,谢谢!”

芒果说着说着就哽咽了,蓝河偷偷扭头瞄了叶修一眼。男人还是那个样子,神色淡淡的,他的眉眼似乎多了一点点温柔,仔细看,又好像没有。有一个瞬间,蓝河油然而生出了一种不愿明说的自豪感。他想,这个人,这么耀眼的一个人,是我的。

小姑娘断断续续哭起来,叶修有些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谁说你的游戏特别普通。”

两个菜鸟一时没反应过来,蓝河愕然抬头看他。

男人活动了一下手指,懒洋洋地说:

“想玩吗,我教你。”

 

那天晚上,春易老给蓝桥发了五条私聊,但全部没了下文。忠心耿耿的会长皱眉,这小子是玩疯了么,他真准备卡着夏休结束的前一天才回来干活?

蓝河其实什么也没做,他就一直看着叶修,堂堂三大公会五大高手的蓝桥春雪被一只小怪啃回了复活点也不知道。电脑屏幕的光打在男人脸上,勾了一层暖色调的边,他的声音很稳,握着鼠标的手也一样。

他说的话很多两个小菜鸟现在还听不明白,长风匆匆开了录音,俨然进入了和大领导面谈时的紧张模式。芒果直接闭了麦,高考复习时也没这么心无旁骛。


曾经的荣耀大神在退役一年之后的某个夜晚,毫无保留地将他对这个游戏所有的情感传递给了两个默默无名的普通人。

蓝河想,他讲的这些,大概就是他最引以为傲的十年。

 

这天他们玩到很晚,小姑娘早忘了自己的眼泪,嚷嚷着下次继续。

叶修一本正经,那得交学费啊,我很贵的。芒果这回特别大方,下次我饿上半年也要请你们吃大餐,看会长想吃什么吧,随便点。

大神还算满意,嗯,小丫头很会抓重点。


叶修摘了耳麦,关了游戏,揉了揉有点酸的脖子,突然听见蓝河在旁边叫他。

“叶修。”

男人一愣,这似乎是小宅男第一次直呼自己的名字。他不明所以扭头,却见蓝河突然贴上来,年轻人冰凉的手指,温热的唇瓣,不怎么平稳的气息。

叶修只觉脑子嗡的一声。

情欲如洪水,将他所有的理智冲得一干二净。

 

接下来的事情就十分水到渠成了。

叶修两手撑在枕头上,定定地看他,你想清楚了?

蓝河什么也没说,直接拽着他的脖子,把人拉了下来。

 

++


第二天,生物钟向来良好的许博远同志直接省了早饭。

魏琛在门口遛弯,碰见了那只肥了一圈的橘猫,一人一猫相看两厌。叶修哼着小曲出门,老魏瞧着觉得很新鲜:“您这是干嘛去?”

某个人心情异常愉悦:“去趟楼外楼。”

老魏当场一个“卧槽”,结果后面还有半句:“哦,买回来没你们的份,给媳妇儿的。”

 

之后的几天,许博远同志频频缺席早饭。

老板娘有点担心,老魏在一边说风凉话,担心什么啊,人家每天楼外楼吃着呢,哪里像咱们,我靠,谁抢了我的鸡腿。

 

蓝河怒不可遏,我刚来的时候你怎么那么规矩啊。

叶修理直气壮,我不是怕你没想清楚吗?

蓝团长将头埋在枕头里,声音闷闷的,我现在也没想清楚。

叶修把人挖出来,亲一口,那没用,反正我想清楚了。

 

他想,我不愿意缺席他的下一个十年。

他想,我快三十岁了才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喜欢的,认定了,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这年夏末,蓝河在大春的连环催促中离开了上林苑。

年轻人乘坐的飞机化成了云层顶端的一条细线,轰轰隆隆跨越了一千多公里的距离。

与此同时,两个其貌不扬的玩家向兴欣公会递交了入会申请,负责招纳新人的管理随口问,朋友介绍来的?小牧师说,不是,谁都不认识,但我们就是特别喜欢这里。

 

蓝河下飞机时,手机里各大公会群里爆炸一般信息刷屏。

老冯又是一句语不惊人死不休,赶在下一赛季即将开始的时候,轻描淡写地说:第二届世界荣耀邀请赛。

出场人员自然与本赛季现场发挥直接挂钩,但领队还是那一个。

那个被称作‘梦想代名词’的大神尚未从人们的视线里淡去,又重新被无数闪光灯聚焦。小姑娘当初话说得太早,他的故事,好像还远远没有结束。

 

蓝河心情挺好的,买了一堆冰棍,走进蓝溪阁的训练室。

他给所有人都发了一只,也包括绕岸垂杨。

当初被一场PK打得连续失眠三天的男人也不知道该不该拿,他看着那只冰棍在桌子上慢慢化掉,还是忍不住问:“蓝桥,之前那事吧,我挺对不住你的。但我真的特别好奇,那个战斗法师是谁,绝对的超一流高手。”

蓝河把一只棒冰嚼得嘎吱响,他淡淡地扫了绕岸一眼:“想知道啊。”

对方点头,态度异常诚恳。


蓝河一弯眼睛笑了:

“我媳妇儿。”

 

 

-Fin.-


完结啦,正文里河河一直在发光,日常篇写一写老叶。

芒果的那段话大概也是我想对叶修说的,感谢他让这么平凡的我看到了一次又一次的奇迹。也感谢小天使们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低产如我,下一篇完全没想法。

但是应该还会有的……吧……(先比心)

评论(136)
热度(961)
©Asa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