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岚

读作Asa,低产透明,感谢喜欢(///∇///)

【叶蓝】 荣耀 · 十三区(10) [ 原作向 | Fin ]

※cp:叶修X蓝河

※正文完结,稍后会整理合集w


前文指路:

[1]  [2]  [3]  [4]  [5]  [6]  [7]  [8]  [9]


++


那一天,漫长得仿佛一个世纪。


芒果在听到耳麦里蓝河轻声说了句“赢了”之后,整个人瘫在桌子上,觉得眼前冒出了一片小星星。长风躺在复活点,松开鼠标,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电脑桌上摆着的寒烟柔手办。

小剑客站在蓝桥春雪消失的地方,顶着个随便一个小怪一口就能咬死的血皮。

战斗法师走过去,头顶飘出个对话泡:干得漂亮。


蓝河乱成一团浆糊的脑袋后知后觉地转动:

我靠,这一天都发生了什么。


他比那两个人看得明白,叶修刚才只在最后帮了他们一把,他用最令人绝望的方式赢了绕岸,还摆明了让自己补刀,好像知道,这一剑下去,就能斩断点什么似的。

那些已经过去了的,可以翻篇了的。

 

长风问,火腿肠兄弟,你不会也是哪个公会的高管吧,怎么这么厉害。

叶修一本正经打字,其实我大号叫笔言飞,你看,蓝桥这事最开始闹得挺不愉快的,我不放心跟过来看看,但也不方便明说身份不是。

蓝河越看越不像话,直接开麦吼了句“你闭嘴”。

长风觉得,听起来他们俩确实挺熟。


两个菜鸟经历了游戏人生里最波澜壮阔的一个晚上,兴奋了半天终于扛不住了,先后下线。蓝河将视角挪了挪,对着战斗法师那张建模不甚精细的脸。果不其然,闭了将近一年麦的男人玩小号以来第一次开口,声音和荣耀嘉年华时一模一样,还有点懒洋洋的。

“蓝团长,咱们聊聊呗。”

 

叶修最终把人带到副本里去了。

荣耀教科书对这个主体是一个寒潭,洞顶透着一线天光的说话场所十分满意,毕竟他身份放在那儿呢,万一被过路人听出来,净是麻烦。洞里潜伏着十几双幽亮的眼睛,叶修还没开口,几只小蝙蝠就恶狠狠地扑上来。蓝河一脸木然地看他干脆利索地清了小怪,末了还把掉出来的几个低级材料分配到了自己的包裹。

男人慢吞吞开口:“小蓝啊——”

小剑客趁早打断:“大神,我现在一无所有,你说什么都是徒劳。”

 

当年的十八个好友申请,当年的保姆称号,蓝河在一段鸡飞蛋打的岁月里,和遥不可及的大神在一次又一次的偶然间撞进了同一个轨道。

 

他说, 靠,这记录谁要还能破了,我把键盘吃了。

他说,大神,麻烦把公会名替换一下好吗?辛苦您了。

他说,我相信。

 

蓝河想,要是换作当年的自己,恐怕现在已经暴跳如雷了,恨不得揪着这个人领子,把他骂到明天早上。但看着这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战斗法师,蓝河又觉得自己什么话也说不出。


他在二十多年人生中最灰暗的那段日子里,于茫茫人海,遇到了这个同样灰头土脸的人。殊不知,那人其实刚夺了桂冠,不动声色地从神坛走下来。

然后他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又一次毫无保留地相信他。

一如当年那样,还是当年那人。

 

叶修问:“以后怎么打算。”

蓝河含含糊糊:“玩游戏,还能有什么。”

男人点了一根烟,抽了两口:“你这话是骗我呢,还是骗你自己呢。”

小宅男坐在电脑前不吭声了。

“这小公会容不下你,你得去个更大点的地方,我觉得我这里就挺不错。”

墙上的时钟好像掐着点似的,在这句话说出的关口,分毫不差地跑过了零点。叶修弹了弹烟灰,语气是难得的正儿八经。

“蓝河,来兴欣吧。”

小剑客被他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说得有点懵,不料对方后面又接了半句。

 

“这话于公于私的成分都有。”

“于私的,占八成。” 

 

陈果第二天早上惯常喊人吃饭,特别自觉地跳过了叶修的房间。

可她没想到,一抬眼就看见那个人杵在门口,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老板娘很是奇怪,刚走近没两步,就被浓郁到极点的烟味熏得直咳嗽。她指着叶修吼,你是把一年的烟都抽了吗!

男人特别无辜地耸肩,你不能剥夺一个刚遭受拒绝的人用烟草麻痹自己的权利。

魏琛叼着牙刷四处溜达,一听这话倍感好奇,一溜烟跑过来,无比猥琐地问,哎哟,被谁甩了,赶紧让我听听。

叶修说,就你老本家的。

魏琛惊悚了,蓝雨那个光棍集中营?

 

当年你把孙翔揍趴下的时候,脑子里在想什么。

小剑客站在寒潭边,没头没尾问了一句。

叶修一时没搞清楚这小孩想干嘛,只得老老实实答,说不清楚,但是既然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

蓝河沉默了好半晌,还是抬起头。

无边的潮湿昏暗里,一身破烂的小剑客肩膀上落着洞穴里唯一的一束光。

 

他说。

但是我想,再堂堂正正赢他一次。

  

++


蓝河第二天把一份简历拍在了梁易春的办公桌上。

“许博远。男。应聘蓝溪阁网游公会全职事务性人员。曾经有几年相关行业工作经验,跟贵公会绝大多数人相处良好,配合默契,可立刻上岗实习。三个月实习期60%工资没问题,不用包吃包住,给交五险一金就行。”

梁易春眉心恨不得皱出一个井字,隔了片刻,问:“绕岸那事就过去了?”

蓝河摆摆手:“不可能,一直在生气,没准一会儿见着他就炸了。”

小宅男在对方“你给我立刻解释清楚”的目光里,将签好字的a4纸抽过来叠好,笑了笑。

“但是那个谁不是经常在电视上说么,输了怕什么,大不了以后再赢回来。”

 

从很多年前开始,蓝河心里一直有一个结。

他觉得这个游戏跟以前不一样了,蓝溪阁也跟以前不一样了。那年,少年人的眼睛里世界被分为黑白两色,他们的故事里只有战败的沮丧与胜利的凯歌。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们的身前不再只有敌人。他们开始为了一个副本记录、一个野图boss争斗得不可开交,他们尔虞我诈,拼得你死我活。

蓝河一度以为,自己大概不再适合这个游戏了。

然而,他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认识了很多人,他们让他看到了自己初入荣耀时最简单的向往,以及这么多年过去了却始终不改的坚持。就在他将剑刺入蓝桥胸口的一瞬间,他明白过来。也许蓝溪阁之于他,远不仅是工作与责任,更是他的回忆与过往,是他一辈子无法割舍的荣耀与情怀。

就算这个代码构筑的灰色世界再也恢复不到当年的模样又怎么样呢。

 

蓝河吹了声口哨,在一干人惊呆了的目光中大摇大摆走进蓝溪阁的训练室。

 

我还有那么多朋友。

我的荣耀从来都不止我一个人。

 

++


芒果和长风再上线时,发现会长和火腿肠已经离开了。

两个菜鸟看着空落落的公会,一时有点百感交集。

芒果问,咱俩以后怎么办。

长风答,不知道啊,要不先去打副本?

 

两个人从主城走出来,迎面就撞上一群人。

为首的那个穿着一身浅银色的战袍,肩甲处有一道琉璃绀色的纹饰,他的头发束成高高的马尾,手里握着一柄剑,剑身镂刻着繁复的文字,剑柄是最纯粹的金黄。

那个威风凛凛的剑客,逆了光,站在荣耀大陆这一天未尽的余晖里。

“这话或许不该我先问的。”

芒果感觉有什么东西一瞬间糊上眼睛,她看见蓝桥春雪冲他们伸出手。

“但随时欢迎加入蓝溪阁。”

 

这年七月,荣耀这一赛季最后一场决赛在万人空巷的G市惊绝落幕。

黄少天用荣耀历史上从未见过的第九个剑影步,为蓝雨斩断所有荆棘,而后死亡之门洞开,郑轩令人目不暇接的弹药于天际炸响,半空中带着一抹火焰的箭矢,点亮了所有人眼中的期许。

一场暴雨在比赛当晚席卷整个城市,接着雨歇风停,揭开了这一年晴空万里的夏天。

 

蓝雨比赛的那天晚上,兴欣的一干人如往常一样围在一起看直播。一向活跃跳脱的黄毛青年难得低着头,却被叼着烟的男人一巴掌拍在头顶。

“哥年轻时候输过的比赛,比你们打过的都多。你看看你们,一个二个都像什么样子啊,一点斗志都没有,这可不行,明天开始,训练加倍。”

老板娘今天倒是没提什么不准当众吸烟,叶修好不容易逮住机会,狠狠抽了两口。

“尤其是这个蓝雨,”男人在缭绕烟雾里点名,那语气愣是让魏琛听出了点公报私仇的意味,“明年,必须得把它拿下。”

 

于是这一年的夏休,蓝雨全体放假,兴欣叫苦不迭。

叶修摇身一变成了火腿肠同志嘴里的那个压榨人不眨眼的老板。陈果在这一天他正跟方锐对着扯皮的时候,喊了一嗓子:“那个谁,有人找。”

叶修起初还觉得有点纳闷,结果一出门就愣在当场。


蓝河穿着白T恤,背着个单肩包,在并没有几棵树的上林苑门口沐浴着H市几乎要将人晒掉一层皮的烈日。他头发似乎剪了些,比冬天那会儿看着更精神了,整个人清清爽爽的。


小孩一共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

不论是蓝河还是蓝桥春雪,过去属于蓝溪阁,现在也属于蓝溪阁,以后还是属于蓝溪阁。


第二句。

但是,许博远来了。

 

 

-Fin.-

 

想了好久,还是觉得,正文到这里结束比较合适。

其他的内容会放在日常篇里,不过接下来比较忙,慢慢写慢慢更 

感谢小天使们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让我这个低产小透明瑟瑟发抖,比心~

评论(123)
热度(691)
©Asa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