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岚

读作Asa,感谢喜欢(///∇///)

【叶蓝】 荣耀 · 十三区(5) [原作向|HE保证]

※cp:叶修X蓝河

※太激动开个坑,我有滤镜我自豪

※HE保证,不论是他们的感情还是他们的梦想


前文指路:

[1]  [2]  [3]  [4]


++


这一年的迎春花还没落下最后一瓣金黄,南方突如其来一场大雨,打落了大半个城的春意。叶修在四月底的某一天,照常组着蓝河刷小副本,芒果临时有点事,匆匆上线说了句抱歉就下了。三个大老爷们互相看了半天,还是蓝河站副本门口发了一条组队信息。

当即就有一个人组了进来,叶修扫了一眼名字。

七月流火。


蓝河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他本意不想组这个人,但现在要是换人反而更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喊。

这次喊的熟手队伍,人齐开打,蓝河二话没说直接上去挑boss。叶修隐隐觉得今天的蓝河有些不对,却又不知道哪儿出了问题。直到boss打完了分东西走人,叶修刚想私聊蓝河,就见那个七月流火说:

七月流火:蓝桥团长。

小剑客分装备的动作一顿,随即公屏上刷了一行字。

蓝:抱歉你认错人了。

叶修在电光火石间明白了究竟发生了什么,却见后面又紧接着跟了一行。

七月流火:大家都很想你。

 

——这个就是蓝桥春雪,以后带你们团。大家好好配合。上一次咱们让霸图给抢了,这可不行啊,这次大家争气点。

那年热得快要喘不上气的午后,一个剑客站在了蓝溪阁大名鼎鼎的主力一号团面前。一群平日里自视甚高的家伙们登时叽叽喳喳讨论起来。

一个神枪手跟另一个关系好的私聊,这人不行吧。

那人回复,之前带过四团吧,没跟他打过,看着挺年轻。

神枪手很是不屑,可千万别拖累咱们进度。

对方哼笑一声,试试看吧。

 

结果这一试,就试了好多年。

蓝河败给绕岸垂杨的那天,那个神枪手成了和对方闹得最凶的那一个。

他一连给绕岸发了十几个PK挑战,对方笑话他,你的蓝团长都输了,你还打吗。

男人骂了一句,然后说,接着来。

 

当年小蓝河第一次在网吧古旧的电脑上登陆荣耀,心里想着的,大概是回家会不会挨骂,这次暑假作业要找谁“借鉴”。而后一去经年,这个游戏占据了他越来越多的时间,直到成为工作的全部。有人和他说,你得有自己的生活,不能永远泡在游戏里。

蓝河弓着背缩在电脑椅里点头,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

 

离开蓝雨的日子里,他做过无数个关于荣耀的梦。

哪个地图有隐藏任务,哪个boss多少血狂暴。他们曾经因为打通了哪个卡了N个CD的副本而彻夜狂欢,曾经因为被谁抢了野图而跟对方闹得你死我活。

那些年少时的肆无忌惮与青春热血在自己没有留意的时候,沉淀成了一颗深埋于心底的种子。在他逃避了那么久之后,因为公屏上这句简简单单的话破土而出,摧枯拉朽,长成一朵扯着血连着肉的花。

 

在七月流火说完那句话之后,蓝河并没有回复。

他拖着一身残破装备的小剑客往副本门口走,然后在那里看到了很多人,叫得上名字的,叫不上名字的。他们穿着比蓝河好了不知道多少的装备,在这个刚满级的小剑客面前七嘴八舌地说。


“蓝桥团长!!!”

“呜呜呜呜团长!”

“蓝团长!!!”


一个声音打着抖有些突兀地插进来:

“报告团长,一团玄苍已就位。”


而后接二连三,此起彼伏。

“二团萌萌的坨坨已就位。”

“一团江户川熊宝已就位。”

“三团薄皮小馄饨已就位!!!”

……


那些原以为可以扔了去,满不在乎的东西,此时此刻在这个虚拟世界里显得尤为真实。

蓝河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当年的神枪手站在人群最前面,给蓝河发了个组队申请。

 

“团长,人虽然不齐,但也差不多够了。”


“开团吧。”

 

++

 

芒果再上线时,和平时一样随手丢了个组队给会长,结果就掉入一个巨大的团队,吓得女孩再三看了几遍ID,确认自己没有组错人。

长风发来私聊,中年汉子一时有些语无伦次,先是说自家会长不得了,以前竟然是蓝溪阁的高管,又说自家会长怎么这么厉害,简直自豪,不过他这么厉害,以后会不会不和我们玩啊,听得涉世不深的小姑娘也跟着心里一路喊“卧槽”。

蓝河看着团队里七嘴八舌的聊天,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滋味,他开了麦,苦笑:

“我要是现在再说我不是,你们是不是不会信啊。”

公屏上清一色打字:“不会”、“不会+1”、“感觉自己在做梦”、“你不是一个人”。

小宅男在电脑前叹了口气,心想,这次大春估计得跟我玩命,一下浪费了这么多人的副本次数,然后清了清嗓子:

“一二队输出一点方向站位,牧师七点方向,注意开场仇恨……”

“Boss80%P1结束,近战保持五个身位,一队牧师先给圣诫之光,六秒之后二队给……”

耳机里年轻人的声音一如当年初遇时一样,专注且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

叶修觉得自己那颗心跟着他最后一句话猛得一跳。

 

“没问题了?计时准备,开。”

 

很多年以后,叶修还会记得这一场坎坷得要死的团本。

一身任务装的团长,指挥着默契度并不佳的队友,在这一年太子湾几乎要掉光了最后一朵樱花的时候,与副本boss争分夺秒抢着装备。

有人不停化作白光,自动被传了出去,但公屏上依旧嘻嘻哈哈。战斗法师在小剑客并没有留意的时候,替他挡了一记致命的伤害,瞬间消失在战场。耳麦里依旧是年轻人并不慌乱的声音,安排剩下的人如何站位与分工。

这一场战斗其实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他们在打掉一个boss之后就基本挂得差不多了,蓝河心里的那点伤感也在一次次心惊胆战后被消磨得所剩无几。一群人在副本门口欢快得像神经病,并纷纷表示,下次还想一起。

蓝河一听头就大了,赶忙制止:“千万别,偶尔一次还行,次数多了战队需要的材料谁去打。”

众人听了哄然大笑,团长还是当年的团长,什么时候都想着战队第一。


直到人都散地差不多了,蓝河才有时间和剩下的三个人说话。

他想了半天措辞,最终还是讪讪地说:“不好意思啊,之前确实发生过一些事情,我没有事先说清楚。”

长风和芒果纷纷表示不在意,反倒是火腿肠一直没表态。蓝河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回话,心想,不是吧,这会儿百感交集的不该是我吗,这哥们不能这么小心眼吧。

结果刚打了两个字,私聊对话框里就弹出来一句话。


红烧牛肉加根肠:如果我说我是叶修,你信吗?



-Tbc.-


老叶你看,小蓝在发光w

评论(94)
热度(619)
©Asa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