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岚

读作Asa,感谢喜欢(///∇///)

【叶蓝】 荣耀 · 十三区(3) [原作向|HE保证]

※cp:叶修X蓝河

※太激动开个坑,我有滤镜我自豪

※HE保证,不论是他们的感情还是他们的梦想


前文指路:

[1]  [2]


++


这一年的十二月初,H市下了第一场雪。


叶修一直觉得也就放在职业选手圈子里自己算是上了年纪,平时熬个夜少吃两顿饭不算什么。然而当这一年的天气慢慢凉下去,他穿着几年前的外套被迎面的风吹得一哆嗦,才恍惚觉得,也许自己真的老了。

年底永远是最忙的时候。芒果提前进入了备考阶段,每天泡在图书馆不肯出来。长风也不得不写起了年终总结,两个人偶尔在游戏里冒个泡,哭天喊地吼一嗓子,再心不甘情不愿下线继续忙。荣耀新赛季早已拉开序幕,兴欣少了个君莫笑,不论是选手配置还是团队配合,都得重新洗牌。

临时工网管火腿肠同志时不时失踪几天,不过总体来说,还是比那两个人在线时间多。

于是四人小队慢慢变成了二人空间。蓝河有一次问火腿肠,你那是什么网吧,没见过网管一忙忙几天的。叶修说,其实我不是个网管,我玩荣耀好久了,你不觉得我很厉害?

蓝河一脸囧色,但也客观表示对方确实不像新人,真正的新人自己见多了。

 

红烧牛肉加根肠:我和你说,其实我是个职业选手,上个礼拜我还和黄少天吃过饭。

红烧牛肉加根肠:哎,我话没说完呢,你走什么。

 

这一年的圣诞节,荣耀官方搞了个新活动。

也许是因为国家队的影响力太大,带来了一波新玩家,官方今年直接将职业选手的角色建模搬到了网游世界。简单来说,就是玩家可以通过打怪收集特定的任务物品,并通过这些任务物品兑换与职业大神外观一样的装备。当然,这些装备是不带有属性的,而且还是限时拥有。

活动公告一出就获得了巨大的反响。只要玩命打怪,就能把自己的号打扮得和大神一样,哪怕只有几天,那也行啊。芒果看到公告就嗷了起来,一边咒骂不给学生党活路一边订好了闹钟准备第一时间上线开刷。虽然她的牧师女号无论如何也打扮不成君莫笑的样子,但只要手里能拿到千机伞,哪怕这个千机伞一个技能都用不了,那也不枉她玩荣耀一回了。

叶修对这个活动没有半点兴趣,职业圈的那些个装备,他连数值都装在脑子里了,哪里还会在意这些外观。只是他没有想到,蓝河竟然对这个活动如此上心。

小宅男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兴奋了,可惜天公不作美,他临时上班的互联网公司年底不停加班。白天忙工作,忙到天黑才回家。还没打两个怪,上下眼皮就打架。

叶修有一次和包子几个人出门吃宵夜,回来大概快两点了。火腿肠同志惊讶地发现会长大人竟然还在线,私聊过去却是挂机,本人估计已经睡着了。于是第二天,蓝河就接到了火腿肠的组队。

红烧牛肉加根肠:你晚上挂着别下线。

蓝河心想,这人不是想帮自己刷怪吧,但又怕问出口对方会直接来一句你想得太多。十分顾及面子的蓝团长纠结了半天还是照做了,结果第二天一早看到了满包裹的任务物品以及私聊框里的一句话,早上六点多发的:

 

红烧牛肉加根肠:给你刷的应该够换一套黄少天。

红烧牛肉加根肠:多出来的,你可以换换君莫笑。

 

++


而后圣诞落幕,新年伊始。

在官方一轮又一轮的推广宣传后,荣耀嘉年华正式与玩家见面了。


冬季嘉年华的模式和夏季差不多,只是规模没那么大,来的选手也没那么多。主办方更多考虑嘉宾与观众的互动,所以即便票价不菲,也足以让一批粉丝趋之若鹜。

芒果很早就开始筹划那天穿什么,买什么,和偶像握手的时候如何表现得既雀跃又矜持。长风很是大方地表示到时候大家聚一聚,想吃什么随便点自己买单。蓝河抱着泡面桶,一边公屏上打字“这怎么好意思”一边心里诅咒万恶的资本家。

火腿肠同志自然不能以火腿肠的身份前往,他用文字绘声绘色地刻画了自家老板如何压榨基层劳动力,换来众人一阵唏嘘。蓝河嚼着泡面桶里附赠的迷你火腿肠,看着一身黄少天外观的小剑客在荣耀世界里漫无目的地走,心里一动,一行字就在先于大脑的反应发了出来。

蓝:要我们帮忙带点什么吗,周边之类的。

上一秒还在痛斥自家老板的人在不到一眨眼的功夫里回了两个字到公屏里。


红烧牛肉加根肠:好啊。


蓝河觉得火腿肠这个人特别有意思,平时有些吊儿郎当不着调,打boss的关键时刻又很靠谱。对所有人都很好,却从来不落下任何一个可以占的便宜。

他叼着塑料叉子,在公屏上打字:先说好了,太贵的不买啊,没有钱。

长风刚想说钱不是问题,却没想,自己一个“不”字还没敲出来,接连两行字猛地跳入视野。

 

红烧牛肉加根肠:不是入场的时候每个人都送照片吗。

红烧牛肉加根肠:就那个,找我偶像签个名就行。

  

++


其实在芒果第一次提到荣耀嘉年华的时候,叶修曾想过,蓝河这次究竟会不会来,毕竟距离那次不甚愉快的争执才不过半年的时间。

 

叶修还记得在某一次发布会上,一个年轻的记者问自己,当年您从嘉世走出来的时候,对于重返赛场,是否有过哪怕片刻的动摇?

当时整个会场倏地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聚焦。闪光灯将整个会场映得有些泛白,让叶修莫名想起当年他站在嘉世俱乐部楼下,落在肩头的那点雪花。

他看着小记者的眼睛,轻轻笑了,没有。

他在交出账号卡的那一刻,就想好了,有朝一日一定会回来。即使这里有他觉得已经变质了的东西,不似当年的人,但是他从没有想过要离开这个舞台。

输了又怎么了,大不了过一年再赢回来。

 

但是蓝河不一样。


十年的竞技生涯,十年的风口浪尖,叶修在这个数据线连出来的世界里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他们中不乏有和蓝河经历相似的,结果不外乎两种:要么就此收手,从今往后与荣耀分道扬镳;要么另谋高位,折腾几年再杀回来。

然而蓝河哪条路都没有选。

他用半年的时间经营了一个小号,他在这个一无所有的公会里倾注了自己的全部热情。他会在芒果大大咧咧承认喜欢叶修,长风扭扭捏捏表示喜欢唐柔的时候,坦坦荡荡地说自己喜欢黄少天。他会和他们一起讨论每一场职业赛,会不厌其烦地和每一次组队的新人讲着副本注意事项,甚至在芒果神秘兮兮聊八卦的时候插几句嘴。

即使那里有他最不想见到的人,即使那里曾经逼迫他做他不喜欢的事,可这个年轻人还是用他全部的耐心与包容,接受了包括蓝溪阁在内的所有。

 

小剑客在某一天的午夜偷偷往只有四个活人的公会仓库丢了两个低级材料。

叶修想,这大概就是他最简简单单的荣耀。

  

++


冬季嘉年华的那天,蓝河起了个大早。

然而等他从宾馆赶到会场,人依旧多得超出他的想象。

他在天南海北的人群里找到了一看就很土豪的长风和穿着超短裙的芒果。小宅男木着脸,被冻得瑟瑟发抖,自小在北方长大的少女却在寒风里岿然不动,不住惊呼“我的天,会长你怎么这么好看”。

这天的活动安排得相当精彩,有大神之间的实力较量,也有属于观众们的福利时间,连坐在普通席的蓝河都能感觉到舞台上扑面而来的感染力。

于是等他们排队等签名的时候,蓝河就没有再听到芒果对自己的夸奖。

“我的天天天,我偶像为什么这么好看!”

 

叶修的队伍其实不算最长的,最长的当属周泽楷,毕竟那是荣耀当之无愧的颜值冠军。

快排到的时候,蓝河第一次透过重重人影,打量近在眼前的大神。在君莫笑出现在人们视野里之前,叶修十年间没露过面,这个人似乎并不喜欢出席公众场合,甚至苏黎世颁奖的时候也是被强行拉过来合的影。而他如今就坐在自己五米之外,蓝河总觉得哪里不真实。

男人长得其实挺好的,只是本人太不注意修饰,下颌的胡茬似乎还在冒青头,衣服也是随便穿的。然而这里跟自己一样排了半天的队的,基本都不在意这些细枝末节。


叶修签名的速度很快,接过周边,签字,握手,偶尔闲聊两句,一气呵成。蓝河盘算着,到时候签个名就走,似乎也没什么可说的。

然而就在接过对方递来的签名照,自己条件反射说了声“谢谢”后,对方突然又将照片抽了回去。


会场的暖风开得很足,暖得蓝河觉得背上冒了一层薄汗。

周围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不时有工作人员的声音传入耳底。

蓝河的反射神经似乎慢了半个拍,他只看见对方修长的手指缩了回去,然后蓦地对上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

男人的声音如同多少次职业赛场采访中的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

 

蓝河下意识想脱口而出的是“蓝河”。


明明蓝桥春雪才是自己的大号,但为什么自己第一个想到的是蓝河这个ID,其实他自己也说不明白。

男人的目光没什么攻击性,看着自己的时候甚至带着点暖,可蓝河就是觉得哪里不自在,他张了张嘴,哑了。

大概过了有十几秒钟,他那颗卡了壳的大脑才恢复运转,随即直接对声带下达指令。小宅男在对方的目光里,听见自己的声音干巴巴地说了三个字:

“许博远。”

 

离开会场的时候,芒果还在指着蓝河大笑。

“会长你怎么这么可爱,我偶像问的明明是游戏ID呀哈哈哈哈。”

蓝河面无表情地看着照片背面几个说实话算不上好看的字——赠许博远,心里只得安慰自己,好在没说是蓝河,万一人家还记得呢。

叶修在问完那句话以后也被蓝河的回答逗笑了,蓝河这才听见隔壁苏沐橙那边传来的:“你叫什么呀”、“啊啊,我叫‘爱沐萤萤’,这几个字”、“谢谢你喜欢我啊”、“啊啊女神我爱你一万年”……

叶修转着笔,在照片背面先写了个“赠”字,然后似乎犹豫了一会儿才歪歪扭扭写下剩下三个,末了还评价一番:“嗯,许博远,挺好听的名字。”

听得蓝河恨不得揍死当时的自己。

芒果还在自顾自地说着,偶像就没问我叫什么名字,不过他问我是什么职业了。他还说,新副本对牧师的要求挺高的,我也觉得,boss太可怕了……

少女后面说了些什么蓝河其实没仔细听,因为他那颗刚为自己的机智而庆幸的心突然又吊了起来。

他这才意识到,这张签名似乎是要送给火腿肠的。

 

……我艹!



-Tbc.-


老叶的心有这——么脏!

尽量日更吧,一共也不长,羡慕会写长文的太太

评论(36)
热度(509)
©Asa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