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岚

读作Asa,低产透明,感谢喜欢(///∇///)

【叶蓝】 荣耀 · 十三区(2) [原作向|HE保证]

※cp:叶修X蓝河

※太激动开个坑,我有滤镜我自豪

※HE保证,不论是他们的感情还是他们的梦想


前文指路:

[1]


++


叶修知道蓝河离开蓝溪阁是一个多礼拜以后的事情。


新赛季被提上了日程,各大战队又开始了一年的忙碌。这天恰巧碰到蓝雨的人,叶修眼尖,看到蓝桥春雪一晃而过。大神飞速敲了一行字过去:

“我以为你去新服开荒了。”

对方很快回了一句:“不是本人。”然后隔了几秒钟,似乎觉察到是谁在跟自己说话,于是赶忙补了一句:“大神你好!”

叶修这时才大概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蓝桥春雪如今的临时主人之后絮絮叨叨说着什么,叶修并没怎么放在心上。

游戏里的君莫笑风骚地抢了一仇,张牙舞爪的boss挥舞着狼牙棒怒气冲冲地转过身。


被抢了账号卡,离开了原来的地方,心里估计挺不好受吧,但是再怎么不好受也终究舍不得荣耀。

这怎么,听着有点耳熟。

 

++


再见到蓝河是这一年的中秋。

叶修有一次一上线就看到好友频道刷了一行小字:

蓝:流离之地,可以带新人,来人=1


【“红烧牛肉加根肠”申请加入队伍。】


蓝河其实并不记得这个“红烧牛肉加根肠”是谁。

似乎某一天上线看到了好友申请就随手同意了,之后时不时看到这个人上线,自己做任务,升两级又下线。蓝河只当他是路上做任务时遇到的萌新,一直没怎么在意。

 

流离之地的游戏建模还是当初那个样子,蓝河对着电脑屏幕,若有若无地叹了口气。

他很清楚地记得在第十区的时候,他们几个公会买攻略刷记录的情景。那时他刚知道君莫笑就是叶秋大神,心里寻思着要不要找大神要个签名,又死活抹不开面子。

这些琐碎的事情似乎发生在前几天,当年的他还期盼着重回神之领域,开着蓝桥春雪去和老朋友们PK下副本。如今屏幕上的小剑客穿着最普通的任务装,而蓝桥春雪……

蓝河耸肩,谁让你当初技不如人。

 

芒果西米露:纯新人,没打过。很听话,听指挥[可怜]

团队频道打出的一行字拉回了蓝团长的注意力。顶着对话泡的女号牧师站在不远处,队友纷纷集合,蓝河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他扫了一眼配置:

两个战斗法师,一个牧师,一个术士,一个剑客。

蓝河说:“没打过的打1。”

牧师芒果西米露:1

战斗法师长风:1

术士阿西尔:1

“红烧牛肉加根肠”是最后到的,大家都是一身任务环保装,根本看不出水平高低。蓝河有些欣慰原来并不都是小白,然而还没等他开口就见团队频道又刷出两行字:


战斗法师红烧牛肉加根肠:不好意思,刚才有点事。

战斗法师红烧牛肉加根肠:1

 

 

++


叶修并没有因为自己故意装小白而感到一丝愧疚。


蓝河走在最前面,一面走一面特别耐心地讲解boss的技能、每个人的站位以及注意事项。年轻人的音色很好听,尤其是这种不需要扯着嗓子吼的时候。他絮絮叨叨讲了半天,把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都想了个遍。开打前还再三确认,四个萌新纷纷表示自己明白了。然而真正开打了,又是另一幅截然不同的情形。


“卧槽,我OT了,奶奶奶奶奶!!!”

“你跑太远了,我奶不到你!!”

“啊啊啊转阶段了,快躲开!”

“大哥,是这边!”


Boss在有效战斗范围内被溜得团团转,五个人基本没有默契全程鸡飞蛋打。蓝团长温和的声音在一次次惊险关头拔高了几个声调,叶修不慌不忙地划着水,无比心安理得。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种状态下的蓝河才是真正的蓝河。


退役后的生活依旧被荣耀占据了80%的时间,叶修的主要精力仍然放在比赛上。只有偶尔闲下来才想到十三区这个随手建的号,想到这个加了好友却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的故人。他曾经点开蓝河私聊,想问一句最近怎么样。然而简简单单几个字躺在聊天框里,最终却又被自己删掉。叼着烟的男人看着好友列表不到二十级的小剑客,心里寻思。

还是不打扰他比较好。


狂暴的boss追着小剑客一路怒吼,叶修在蓝河看不到的地方找准时机,一波连招将敌人带走。Boss倒地的瞬间耳麦里响起队友的欢呼声,蓝河有些生气又有些无奈,还觉得嗓子有点疼。萌新们兴致勃勃冲向下一个boss,蓝团长又开始第二轮无比仔细的叮嘱。

 

看,这样的蓝河多好。

 


++


蓝河最初其实并没有打算和这些路上随便捡到的小白混得特别熟。

那天的流离之地打出了他玩游戏以来这个副本的最长记录,几个新人倒是很开心,嘻嘻哈哈加了好友,后面的几天时不时再组个队伍。

说实话,蓝河自己也不知道现在玩游戏是为了什么。对于蓝桥春雪来说,荣耀远远不止是娱乐,它更多的是工作与责任。他要带团,要推boss,要抢材料,要发展新的会员。

而看着眼前这个50级不到的小剑客,蓝河有些茫然。


所以当几个人混熟了以后的某一天,长风说“我看你们都没公会,要不我们建一个吧,蓝哥当会长”的时候,蓝河一口回绝了。他心里吐槽,你们知道维护一个公会需要多大的财力与精力吗?

却没想几天后,真收到了一个入会申请。公会名倒是起得霸气十足,然而会员只有寥寥三个。为了维持公会不解散,长风还特意买了好几个僵尸小号撑场面。

蓝河哭笑不得地点了同意。公会频道立刻刷出两行字。


芒果西米露:会长来了[鲜花] [鲜花] [鲜花]

长风:欢迎欢迎!


蓝河点开公会列表,看到清一色的僵尸号,他在未上线会员的最末端看到了红烧牛肉加根肠,入会时间似乎比自己还早一点。公会频道芒果和长风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一个问“建了公会,然后呢?”,另一个隔了半晌,干巴巴回了个“啊?”。


没由来地,蓝河突然想到了很多年前的自己。

也许是高中的暑假,他和几个男生跑去附近的网吧,第一次点开荣耀。他觉得这个游戏很好玩,他们随便加了一个公会,觉得一下子认识了很多人。其实放在后来的蓝桥春雪眼里,那个公会也就不到五十个人,没有规章制度没有团本野图,大家各玩各的,上线了打声招呼而已。

但小小的蓝河那时觉得自己的公会特别好,特别特别好。


不到50级的小剑客头顶“会长”两个大字看着什么都没有的公会仓库。

很多年后也许能成长为公会元老的萌新组队做着最初级的任务。

初秋的天气开始凉下去,蓝河穿着长袖T恤静静地坐在电脑前。

 

他突然觉得手心有点暖。

握着鼠标,连接荣耀的地方。

 

 

++


就这样,在这个连五人本都要喊野人的公会里,蓝河和其他三个人慢慢混熟了。


他们聊过这年秋天迟迟不肯散去的残暑,聊过这年岁末北国飘下的第一场雪。

芒果是个没毕业的学生妹,专业不算忙,所以平时经常在线。长风是个工作党,据说还是个私企的中层管理,只是这人游戏水平实在不高。火腿肠据本人说是个网管,还是个没转正的临时工,老板无比苛刻,玩游戏可以,但不敢过于投入,所以几个月下来基本都是神出鬼没的,连麦都没敢开过。

芒果问过蓝河是做什么的,后者只是淡淡回答:前一阵子刚被炒了鱿鱼,最近随便找了个零工做,听得象牙塔里的少女唏嘘不已。


这一年的光棍节四个人不约而同都在线。

单身狗们互相哈哈哈嘲讽一番,又愉快地组队刷着副本,聊着聊着不知谁突然提了一句,今年荣耀冬季嘉年华的票你们买了吗?

长风说:“必须买啊,还得是VIP第一排,为了我偶像。”

芒果好奇:“土豪哥,你买那么靠前为了看谁啊。”

平时有些不靠谱的男人似乎有点羞涩,顿了一会儿才说:“……唐柔呗。“

八卦永远是妹子们的天性,芒果顿时提起了兴趣。于是话题一下丰富起来,从唐柔究竟有多土豪到荣耀的女神们是不是暗地里都有归属,蓝河听得哭笑不得,叶修听得津津有味。

芒果说她攒了半年的零花钱,也买了个VIP。

长风说:“我知道你们小姑娘都喜欢谁,周泽楷,绝对是周泽楷。”

芒果“嗯——”地拖长了尾音,末了转了个弯:

“不,其实我喜欢叶修。”


这句话说出来的瞬间,耳麦里突然静了下来。

蓝河听到这个名字稍微愣了一下。他喜欢黄少天喜欢了好多年,虽然之前一直在给蓝雨卖命,但其实几乎没怎么和黄少天接触过。可叶修不一样,他和这个荣耀巅峰的人物打过本,聊过QQ,他在还不知道大神身份的时候发过18个好友申请,也在知道大神身份以后当着对方的面骂得毫无顾忌。

后来蓝河也关注过叶修,从一路创造了联盟连胜纪录,到苏黎世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大神在世人灼热的目光中重归神坛,而曾经备注了君莫笑三个字的QQ却自此再没有弹出对话框。

也不知道大神会不会发现蓝桥春雪换人了……

蓝河忽然想到这个问题,但下一秒又立刻否定自己。

人家都退役了,又怎么会跟现在的蓝桥春雪有什么交集。


耳麦里的沉默让芒果有些始料未及,少女有些呆呆地问:“很、很奇怪吗?国家队的领队啊,帅爆了好吗!”

蓝河刚才一丢丢的感怀被这句话逗得烟消云散。而火腿肠同志之所以沉默,只是因为有那么一丁点措手不及。饶是本人再多么厚颜无耻,听一个软妹子直白地表示喜欢自己,还是觉得老脸有点挂不住。

“是、是挺帅的……”

蓝河半是安慰半是赞同,一句话听起来颇为违心。

不过当事人好像没听出来,反而觉得这话很受用,打了两行字补充:

 

红烧牛肉加根肠:我也喜欢叶修。

红烧牛肉加根肠:多帅啊。



-Tbc.-


老叶的脸有这——么大。


评论(29)
热度(501)
©Asa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