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岚

读作Asa,感谢喜欢(///∇///)

【叶蓝】 荣耀 · 十三区(1) [原作向|HE保证]


※cp:叶修X蓝河

※太激动开个坑,我有滤镜我自豪

※HE保证,不论是他们的感情还是他们的梦想


有小天使评论捉虫,老叶退役开始是第十区,那么到苏黎世结束,应该是十三年了,暗戳戳改题目!


++


如果有一天你不玩荣耀了会怎么样?

 

蓝河坐在电脑前看着官网新区开服倒计时的页面,这一周来第N次思考这个问题。入伏之后的天气热得人完全不想动,身体里的每个细胞不断叫嚣着西瓜冷饮空调。他抱着半个西瓜弓着背缩在电脑椅的靠背里,动了动鼠标,半天还是没舍得把页面关掉。

 

距离那场不愉快的争执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蓝河自认为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虽然有时候也会跟人急跟人闹脾气,但也只是就事论事,不会打心眼里记恨谁,事情过去了就算了,过两天又神经大条地跟人嘻嘻哈哈。

然而跟绕岸垂杨的梁子似乎是个例外。因为这点私人恩怨,他曾经跑去了第十区,他在那里和蓝溪阁的一帮兄弟一路打上来,见证了荣耀历史上最鸡飞狗跳的一段时间。副本记录、野图boss、节日活动、公会卧底……蓝河就这么满怀对蓝雨的憧憬,一边被气得吐血三升一边兢兢业业地完成着战队交给他的任务。

从第十区再回到神之领域,隐藏的高手重归神坛,劳苦的保姆却没能功成身退。当叶修带着一群人杀到联盟总决赛的战场,蓝河彻底和绕岸垂杨闹翻。兴欣和轮回的最终赛在万人空巷的体育场如火如荼地上演,彼时的蓝河坐在电脑前,咬着后槽牙在竞技场前接下了绕岸垂杨的删号战书。

重返荣耀巅峰的王者在无数闪光灯下宣布退役,蓝河看着蓝桥春雪归零的血条面无表情地将角色卡放在桌子上,在其他几个公会高管的惊愕目光中拍屁股走人。

接下来的几天蓝溪阁迎来了史上最大的混乱,春易老苦口婆心地说完了一年的话,却最终没把这个平时没脾气,一闹脾气就闹上天的年轻人劝回来。其实,蓝河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那个时刻那个情景下他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

去TM的公会管理,老子不干了。

 

蓝河觉得自己走得时候特别潇洒帅气,他在一干兄弟们的目光中毫不留恋地离开了这个工作了几年的地方。那一年的赛季恰巧在那天圆满落幕,胖了一圈的老冯笑眯眯地致辞。

那天蓝河正两手空空走在G市还不算太热的街道上,一边思考晚上吃什么一边走过沿途的树影斑驳。

老冯喝了口水清清嗓子,轻描淡写地提了五个字——“苏黎世之旅”。

 

蓝河在楼下的小店买了几罐啤酒,抬头就看到店主老式的小电视里插播的新闻。

人群瞬间被点燃,现场的气氛顺着光缆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蔓延出火花。不怎么清晰的画面里他看到打着哈欠的叶修,微微点头的周泽楷以及冲着镜头比v的黄少天,中年店主似乎并不感兴趣拿起遥控器换了个台。蓝河愣了一秒,在店主有些不耐烦的目光中掏出钱包。

心脏的防线似乎破了一个小小的口子,有些疼又有些酸。

 

然后一晃几个月,荣耀大神们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坐上了开往苏黎世的飞机,蓝河看到官网上挂出的新服开放倒计时,重新打开熟悉的界面。

如果有一天你不玩荣耀了会怎么样?

 

……艹。

 

 

++


苏黎世之旅掀起了国内电子竞技产业的新高潮,一干荣耀巅峰人物在所有人的期许中凯旋。老冯笑弯了眼睛,特别大方地奖励了兴欣一笔经费。老板娘也终于鼓了腰包,特别舍得花钱,从训练室到休息间,全部翻新一遍。

兴欣的职业选手们自此告别了泡面加火腿与网吧对面的外卖盖饭,吃上了听起来就十分高大上的营养均衡餐。然而没吃几天就以叶修为首,集体换回了红烧牛肉和老坛酸菜。老板娘气得跳脚,直嚷嚷这帮人没有富贵命。叶修不以为意,左边耳朵进右边耳朵出。

退役之后的日子其实并不如想象中的清闲。虽然不用他亲自在网游里刷材料抢首杀,但基本训练、作战分析、战术指导……勤勤恳恳的一线工作者摇身变身成勤勤恳恳的一线监工。生活的节奏相比之前是慢了一些,偶尔得了空也会开着君莫笑的账号在网游里祸害其他人,然而每次刚摸到boss就会被私聊轰炸,各大公会的高管齐刷刷一排哭脸,搞得不要脸如叶修也不好意思次次得手。


直到八月末的这天,他看到官网上挂出的新服开放公告。

荣耀运营十余年,之前都是趁着周年纪念开新服,然而苏黎世的凯旋让玩家兴趣大涨,官方借机打了一手煽情牌,卖卖情怀谈谈理想,圈了一笔钱不说还吸引了一批新玩家。

 新装修过的单人卧室,设计合理的电脑椅,顶配的主机键盘。

叶修喝掉偷偷藏起来的红烧牛肉面里的最后一点汤,抹抹嘴点开游戏。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欢迎来到荣耀。

 

 

++


再次回到新手村,蓝河有片刻的恍惚。


他开着1级的小号随意逛着,突然想不起来上一次这么不慌不忙地做任务是什么时候。反正自打成为蓝溪阁的高管,他似乎一直没闲下来过,不是忙着升级就是忙着刷记录。第十区的那个号其实也是自己一路练起来的,但那时他只想着快点升级,做任务完全不看内容,如今闲下来才觉得,新手村的任务似乎和记忆中的不太一样,要采集的任务物品少了一些,要杀的小怪也从红名变成了呆蠢不会主动攻击的黄色。

蓝河还是打算玩剑客,有些习惯恐怕这辈子都改不了。他一边幻想着以后随便找个公会当个默默无名的小透明兼顾PVE和PVP,一边寻着任务指引找下一个NPC。

然而很快他就发现了有个新任务设计得极为不合理。玩家要先使用任务物品激活一只小怪,将其攻击直血量不到20%时停止攻击,对方会在攻击玩家三回合后停止并陷入虚弱状态,玩家此时需要找到接任务的NPC,通过另一样任务物品将小怪完全击毙。敌人的血量很少,攻击也不高,然而只能在特定地点被激活。当蓝河第5次看到属于自己的那只20%血皮被其他玩家无差别击毙导致任务失败时,彻底没脾气了。

这个任务不是主线,但给的奖励非常不错。

于是在蓝河第6次接到任务之后,看到了如下情景:

“求助!!!!!![XXXX]任务一直失败!!!!”

“我*!!这***什么任务!”

“萌新求教学,有没有好心人[大哭][大哭]”

 

场面一时有些混乱。蓝河觉得自己骨子里那点团长习惯又蠢蠢欲动起来,他犹豫了片刻还是梗着脖子第6次杀回人群,心里不住念叨“你是小透明你是小透明”激活了下一只小怪。土黄色的小怪物张牙舞爪,但看多了竟然觉得有些可爱,小剑客用着寥寥无几的初始技能削着血线。

然后下一秒。

 

【你的任务已失败。】

 

“[XXXX]任务进组!!!!!!!!!!!!!!!!!!!!!!!”

 

 

++


叶修做到这个任务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老板娘敲了三次门催他吃晚饭。

战斗法师挥舞着建模粗糙的初始武器戳着小怪,慢悠悠地升级。叶修其实更不记得这些新手村的任务,君莫笑那会儿他是一边百度一边打的,据说前不久游戏任务进行了优化,更照顾新人。他自己其实一点感受都没有,看着任务指引一个一个做下去,却在某个任务时突然听见附近有人说:

“……停手停手!好,回去找NPC!三队的‘雨霖铃’可以去四点站位了。”

 

叶修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回头看了一眼。

土黄色的小怪恶狠狠地攻击着尚且年幼的战斗法师,动作夸张但每次只能打出“-1”的生命伤害。新手村嘈杂得不得了,内置的聊天系统收录了附近所有人或远或近的声音,有人骂骂咧咧吐槽有人可怜兮兮求助。

战斗法师的视野里是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新手玩家。 

天南海北的人们通过一根网线联系在一起,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相遇再分别。

“你们做完了自己退啊,给别人留位置……”

耳麦里是年轻人的声音,隔的距离远了,断断续续的,透着一股子无奈。

 

叶修一直以为他的记忆细胞尽数分给了十年的竞技生涯,无数的装备更新,技能衔接,一代又一代的战友。

然而这个瞬间,他蓦地想起一个人来。

这个人其实与他没多少交集,也就当初在网游世界里说过几句话,之后兴欣一路冲进了季后赛,他将所有精力都给了每一次没有回头路的交锋,直到最终站在了苏黎世的颁奖台上。

这个人,后来怎么样了来着。

 

“……任务物品拿了吗?去一点放。五队的准备……”

土黄色的小怪仍在兢兢业业地攻击,战斗法师却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他在穿得基本都一样的小号堆里找到一个人,拿着把剑,头顶简简单单一个字的ID——蓝。

第十区最初的时光恍如隔世,几个三百六十五天前的记忆翻涌而出。

 

暴躁的老板娘在第五次喊不来人之后直接破门而入。

叶修缩缩脖子,有些无奈地跟着往外走,临出门时似乎想起了什么,转身又回到电脑前。

老板娘正不知嘀咕着什么,一回头发现人又坐回去了差点当场吐血。

叶修不急不慢地晃晃鼠标。

 

【“红烧牛肉加根肠”申请加您为好友。】



-Tbc.-


又是时隔好久的叶蓝!

书看完太久了,有些设定可能有出入,提前道歉

这次想写帅气的河河!!

评论(51)
热度(738)
©Asa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