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咸鱼20%鸡血

【巍澜】溯洄·番外(2)[Fin]

△车,1w+,走肾且走心

[正文] [番外1]

△不定时锁文,看到就是缘分叭

 

 

      汪徵不仅出外勤了,还给特调处的众人带了特产回来。祝红拿了一只镯子,郭长城抱回去个小木雕。桑赞将一瓶酒塞进赵处长怀里,一点也不结巴地说:“当地的酒,赵处拿回去尝尝。”

      赵云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报告上龙飞凤舞签了个自己都快认不出来的名,决定不揭穿这对小情侣打着出外勤的借口度蜜月的事实。

      最近刚结了几个案子,特调处一下子闲下来。处长带头围在林静新发明的爆米花机面前,一边往嘴里扔爆米花,一边语气严肃地提建议:“你下次应该改进改进,不能总吃焦糖的,最好一个机器同时爆出来两个口味。”

      林静面色凝重地点头,郭长城连忙掏出小本子,却被刚从弟弟那儿讨了一把爆米花的楚恕之敲了一下脑门。如今的海星鉴不再是他们的上级机构,精神文明建设考察团一年最多来一次。赵云澜躺在沙发上,眼皮耷拉着看挂了一面墙的钟表慢吞吞地爬,指针挪到5点半,他风姿潇洒一挥手:“下班。”

      前几天沈巍又带着学生做考察去了。不过和上条世界线里的不同,学生里一小半会异能,还有几个本体是飞禽走兽,山路崎岖、露宿野外根本构不成问题,就是苦了犯了相思病的镇魂令主。沈巍其实不似之前那么老古董,他有一个粉丝遍地且不差钱的弟弟,没事就给他送新鲜玩意。他也努力与时代接轨,可总比普通人慢几拍。

      手机有是有,就是不太会用。赵云澜之前看他通讯录里没几个人,光夜尊的号码就记了好几个,一气之下把自己的备注名改了:你的大宝贝。于是有一段时间沈巍一下课就能接到电话,一次他顾着给学生解答问题,没留神手机,结果被学生看了个正着。自此熊族保安撵人都有了新说法:“你谁啊,干什么的。看沈老师?别看了,人家有相好。”

      赵云澜提着桑赞送的酒,开车回家的路上顺便买了几个半成品菜。沈巍风尘仆仆进家门时,正看见有人百无聊赖趴在餐桌前,捧着手机玩游戏。英俊青年听见脚步声抬起头,眼睛一弯,笑得仿佛餐厅里的灯光都跟着亮了一些,只是接下来一句话说得十分不斯文:“大美人!”

      沈巍至今没习惯这个说法,目光闪了一下,刚脱了西装外套就被人接了去。空气里是饭菜的香味,若有若无混合了一丝清冽淡雅的甜。

      “你喝酒了?”

      赵云澜穿着棉T牛仔裤,踩着沈家弟弟送他哥的某大牌限量款拖鞋,闻言指了指桌上的两只高脚杯:“汪徵他们从外地带回来的,说是当地特产,其实就是一般的葡萄酒,度数也不高。”

      沈巍低头去看杯中的石榴色,指腹摸上的边缘,然后肩膀蓦地一沉。赵云澜将下巴放在他肩窝里,说话时牙齿撞在一起:“你要是想他们,就多来看看。”

      沈巍收回手指,扶了一下眼镜:“在这个世界线里,几乎没有人知道黑袍使是沈巍。”

      赵云澜点点头,碎头发蹭着那人侧颈,顺便一歪头在他下颌线上亲了一口:“不是以黑袍使的身份,是以处长家属的身份。”

      沈教授只当他说笑,在餐桌前坐好,将高脚杯往旁边推了推:“你替我喝吧。”

      赵云澜刚拿起筷子,忽然有些好奇:“万年前你征战四方的时候,也不喝酒?不可能吧。”

      沈巍夹了一只鸡腿,想了想,又换成一颗绿油油的青菜,放到赵云澜碗里:“不喝。容易误事,偶尔打了胜仗我就看着他们喝。”

      赵云澜往后缩了一下,试图躲开青菜攻击,未遂:“那人生多无趣啊,你少喝点,没事。”

      “明天早上还有课。”沈教授在某些问题上简直可以称得上顽固,又将高脚杯往前推了推。赵云澜劝酒不成,也不逼他,埋头吃饭,只是吃着吃着脑子里就开始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都说小别胜新婚,是吧。

      沈巍吃饭的模样斯文又安静,赵云澜甚至觉得他手里拿的不是筷子,而是计量精准的实验仪器。他今天的衬衣领口依然别了两颗领针,不过扣子倒是没系到最顶上,再配上那张君子端方的脸。

      赵云澜无声咽了口唾沫。

      他的目光又移到面前的红酒上。刚才劝沈巍喝酒时他真没什么旖旎心思,再说了这酒才几度,他也不指望喝这个能喝醉。不过现在嘛……

      “你真一口都不喝啊?”

      赵云澜用筷子指指高脚杯,语气甚至比刚才还正直一些,沈巍不疑有他,轻轻摇了摇头。

      “我真没骗你,这度数特别低。”

      男人说着站起来,伸手拿过杯子,一仰头干了。虽说不是白酒,但他这动作在沈教授看来也着实豪放了些。他下意识抬头,结果在餐厅顶灯明晃晃的光线里看到那人喉结滚动,下颌线的弧度简直堪称完美。

      他刚想说“你喝慢点”,却见那人的身子突然晃了晃。几乎空了的高脚杯被男人略显粗暴地扣在桌上,杯壁挂了几颗石榴色的液体,慢慢滑回杯底。他一手撑着桌子,眼神一瞬间失了焦距,却又在毫厘之间找回了一些。

      沈巍连忙过去扶他,掌心隔了一层绵软的布料贴在他后背上,另一只手托着他的小臂。然而就在这时,赵云澜忽然转过脸。他那双深色的眼睛里哪儿还有什么醉意,嘴角甚至挂着笑。沈巍心里一惊,下一秒被人扣着后脑拉了过来。

      有酸涩微甜的液体趁着唇齿交缠的关口与唾液一起从舌尖蔓延,沈巍想要去推他,没想赵云澜竟然含了大半口酒在嘴里。一道道暗红色顺着男人白净的下颌滑下来,又沿着肌肤的纹理,染过颈侧,没入领口。浅色衬衣瞬间沾了层薄红,赵云澜撬开他的齿关,卷着他的舌头,末了轻轻咬了一口。他单手扣在沈巍颈侧,生了薄茧的大拇指摩挲过他的喉结,直到那里滚了一下,才低笑着放开他。

      “喝酒是会误事,但那些喝着喝着就滚上床的,多半是拿酒精当借口。”

      餐厅的顶灯晃得人眼晕,红酒随着唾液一起冲进胃里,慢慢麻痹着神经。沈巍胸口小幅度起伏着,半垂下眼睛,传出来的声音一时不太像自己的。

      “你是在给自己找借口。”

      赵云澜抵着他的额头蹭了蹭。

      “是给你。”


      [AO3点我]

      [长微博点我]

      

      “张老师,真是不好意思,临时……出了点状况。”

      “沈老师千万别客气,之前我也找你换过课呀。”

 

      赵云澜迷迷糊糊醒过来,隐约听见沈巍在门外打电话。卧室的窗帘拉着,隔绝了明晃晃的日光。空气里是米粥的香气,在小锅里慢慢煮着。胃里有点空,可一抬手发现浑身上下没有一根骨头不是疼的。

      靠。

      沈巍又仔细叮嘱了些什么,好久才挂了电话。被窝里的人瞪着天花板,睡也睡不着,索性挂了两只黑眼圈,木着脸等那人进门。

      沈老师小心翼翼推开房门,还没迈进来一步就被逮了个正着。

      “大人真是神清气爽啊。”

      有人皮笑肉不笑地扯起嘴角,有人蓦地眨几下眼睛,半晌磕绊出一个“我”字。

      赵云澜心一横,呲牙咧嘴翻了个身。

      又来了又来了,装无辜也不管用!

      床单被褥都是新的,谁知道神通广大的黑袍使大人是什么时候换的。赵云澜随手抱起枕头,说话间就要往自己脸上砸。然而手腕被轻轻捉住,枕头被抽走,床铺又是明显一塌陷。沈巍单膝跪了上来,将他的手放回被子里,还贴心地掖了掖被子边。

      “你再睡一会儿吧,粥马上煮好了。”

      不过他说完话没退回去,反而拉起另一边的被子,自己也躺了进来。赵云澜一挑眉,指了指旁边:“你不应该坐在那儿守着我么?”

      沈巍扭过脸看他一眼,凑近了在他唇角亲了一下。

      镇魂令主憋了一肚子的火,“噗”的一声,被浇灭了。

      他幽幽看着大美人,半晌嚎了一嗓子,又特别任命地闭上眼,有气无力地问:“你和人换课了?”

      “张若楠。”沈巍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这人,不过赵云澜脑子好,大概想起来是谁了,点点头,随口道:“从此君王不早朝。”说完发现把自己套路进去了,又改口:“当我什么都没说。”

      放在床头的手机叮叮当当响起来,赵云澜闭着眼睛摸手机,举到跟前抬起眼皮,开了免提,大庆的声音传出来:“老赵,你迟到了!”

      “有新案子了?”

      “没,就是桑赞说昨天给你那瓶酒给错了,他其实想送你瓶高度数的。”

      赵云澜听得气不打一处来,旁边规规矩矩的沈教授又开始局促了。

      “替我谢谢他,没有下一次了,你们这是搞什么,咱们是为人民服务的,要廉洁奉公,八项规定抄十遍!”说完挂了电话,一脸幽怨地看了沈巍一眼,然后一头扑进他怀里。沈教授小心翼翼在他背上拍了拍,耳朵尖泛红,半晌才问:“看电影吗?”

      赵云澜第一次知道自家老古董还会在家看电影呢,头也没抬,蹭了蹭他的胸口。卧室里的投屏电视不一会儿亮了起来,可刚出了几个音,赵云澜就觉得不太对。

      “你放的什么?”

      “《招魂》。”

      “……”

      “你、你之前和那个小姑娘说喜欢看这个类型的,其他几部我没找着。”

      “……”

      诡异的背景音乐混合着厨房小锅里飘出来的米香,赵云澜迷迷糊糊又开始犯困。

      他窝在沈巍胸口,听着那人的心跳。

      行吧,谁让不论哪条世界线,我都栽在你手里了。

 

      平生宛如大梦一场。

      醒来已是万古悠长。

 

 

      -Fin.-

 

      最后的闲聊:

      1.有关《镇魂》

      皮皮是我最喜欢的原耽写手没有之一,《镇魂》是我最喜欢的作品没有之一

      当初看到剧版的消息,我是抵触的;

      然而现在,我非常感谢这个夏天

 

      2.有关这篇文

      很多年没因为作品结局太扯淡而写同人,

      这次真的真情实感气了两天,虽然皮皮的番外把所有悲剧都圆回去了,

      可我还是想给剧版的角色们一个完满的结局,

      沈巍,昆仑,楚念之,王向阳,老李,张若楠……

      逆天改命,我笔下的赵云澜做到了。

 

      最后感谢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下一篇。


      以及本文不太希望被转载,

      给大家比心ღ( ´・ᴗ・` )

评论(44)
热度(1853)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