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成为一个正能量的cpy写手!
主叶蓝,杂食,80%咸鱼20%鸡血

【叶蓝】< 恰同学少年 > [番外1]

△叶修x蓝河

△正文传送门:[上] [下]

△高考结束的一颗糖


      “运动电荷在磁场中所受到的力称为洛伦兹力……”

      蓝河猛地睁开眼睛,听到卧室空调低微的运转声,有清晨的薄光透过窗帘缝隙打在木地板上,仔细眯起眼看还能瞧到细小的灰尘。少年背上出了一层汗,他扯着棉T大领口,小幅度扇了扇,静止了有三秒钟,条件反射坐起来穿拖鞋,却在脚掌碰到地板时缩了一下。

      今天是6月9号,高考,结束了啊。

      脑海里还是方才未曾完全消退的梦境,FBqV欢快地组成一行公式又被逐渐清醒的意识抹去。蓝河将脚收回来,抱着膝盖坐在床边愣了一会儿,又仰面倒下去,将被子拽过来盖在脸上。

      紧绷了三年的生物钟一时没调节过来,他在被子里打了几个滚还是觉得不怎么真实。他滚着滚着手指碰到塞到枕头下面的手机,一个激灵抓了过来。

      手机屏幕上的数字显示刚过7点,壁纸是他之前特别喜欢的一个游戏的主人公。蓝河点开好友列表,找到最常联系的那个人,对着那人三年没换过的系统自带头像发了好一阵子呆,又钻回被窝。

      我就这么恋爱了?

      小区门口的告白与啤酒味道的吻远比不过做圆周运动的电粒子熟悉,他反反复复把昨晚的经历想了好几遍,发现时间只过了不到5分钟。这个时间叶修肯定还在睡觉,高中三年都没能早上爬起来看书的人估计要睡到日上三竿。

      蓝河试图再睡个回笼觉,然而闭上眼睛要么满脑子公式,要么满脑子对象。他在被窝里磨蹭了半个小时,最终决定爬起来。他点开叶修的头像,发过去一条“醒了没”,心里盘算着这人能不能在12点之前回复自己都是个问题。

      结果不到两秒钟他就收到了回复,简单利落的两个字:醒了。

      蓝河还没来得及好奇他怎么醒得这么早,又收到一句话:刚才做梦梦见你了,然后就睡不着了。

      ——我靠!

      穿着棉T睡衣的少年觉得这话太直白,不过仔细一琢磨,凭什么自己这么被动,明明昨天他也打算告白的,不行不行,得扳回一局。可天生脸皮薄的人前思后想好半天也没想出什么更加流氓的话,下一条消息又跳了出来:一会儿来我家玩游戏?

      蓝河立马回了个“好”。

 

      考完结束的那个夏天是什么?对于两个小宅男来说,大概是同一个屋檐下的空调、插着两只勺子的西瓜、一个主机连着的两只手柄,以及游戏世界里谁也不让着谁。

      蓝河第五次输给叶修时不禁在想,为什么学霸玩游戏也能玩得这么厉害?这是不是太不公平了?不过等下一局协作任务,叶修带着他冲出重围,还顺便喂了他一口西瓜时,蓝河又开始感叹:有对象真好。

      叶修房间的空调温度设定得很低,蓝河玩游戏玩嗨了就喜欢把袖子卷到肩膀那里。一局游戏结束时,身体根本称不上强壮的年轻人打了个喷嚏,叶修忙放下手柄,下床找遥控器。

      “那个,”在房间的主人按了几次向上的箭头后,身后有人小声开口,“你还记得你昨天说过什么吧。”

      遥控器液晶屏上的数字蹦到某一个临界值,空调压缩机立刻停止制冷。叶修将遥控器放在桌子上,转头看见蓝河盘着腿坐在床上,抬着眼睛看向自己。眼前的人逐渐褪去少年的青涩,愈发趋近成年人的英挺,只是眼神依旧清澈,此时还有点欲盖弥彰的局促。

      蓝河并不承认自己紧张,只是看到叶修一步步向自己走过来不由自主咽了口唾沫。他不自觉抬高视线,盯着那张越看越顺眼的脸。大学霸走到床边站定,说:“其实不太记得,我是真不会喝酒。”然后一弯腰,手撑在他盘着的双腿间,顺手抽走了手柄,亲了他一下。

      “不过这个还记得。”

      蓝河:“……”

      昨天尝到的啤酒味变成了西瓜味,他被亲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又被动了。蓝河心说不能太怂,主动去揽对方的脖子,结果被大学霸推开了。叶修的神情很是正经:“干什么呢,大白天的,还能不能好好玩游戏了。”

      蓝河感觉到手柄又被塞回自己手心,旁边的床咯吱响了一声,叶修也盘腿坐了上来,开了新的一局。

      “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竟然思想如此不纯洁。”

      屏幕上叶修的角色姿态潇洒刷起了小怪,蓝河目瞪口呆了一会儿,索性扔了手柄,朝身边那个人扑了过去。叶修没想到他会突然发难,被扑了个措手不及。蓝河十五年来没在那人脸上看到过几次错愕的神情,心里暗爽,然而心脏很快被另一种情绪充斥。有点酸有点涨更多的是甜,他在那人脸上胡乱亲着,然后将头埋在他颈侧。

      “……要是我没考好,咱俩就异地吧。”

      蓝河的声音有些闷,但语气相当坚决。叶修抬起手,在他后脑揉了一把:“说什么呢,这会儿不说自己乌鸦嘴了。”蓝河固执起来,听不到回复就不打算起来。叶修被压得有点胸闷,拍了拍他的背:“行行行,小祖宗你先下来。”

      蓝河这才翻了身,两个少年并排躺在床上。游戏这一局早输了,两只手柄的线缠在一起,打了个松垮垮的结。叶修也没扭头,在床铺上摸了摸,抓过对方的手,勾了一下他的手指。蓝河忍不住吐槽:“干什么,快起来,再开一局。”

      叶修望着自家卧室的天花板:“这游戏挺无聊的,你说要不咱俩干点别的?”

      空调“叮”一声跳回制冷模式,蓝河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个鲤鱼打挺坐起了,甩开对方的手,拖鞋都来不及穿就冲出卧室。

      “我去冰箱里拿西瓜。”

      叶修懒洋洋坐起来,笑得有点不太正经。

      “我是说看电影,你又在想什么了。”

 

      一上午的时间在游戏与西瓜中过去,叶妈妈早上出门时叮嘱叶修中午请小蓝出去吃顿好的,还特意给他手机里转了点钱。叶修拉开窗帘,看了一眼屋外火辣辣的太阳,蓝河当即会意,摇头:“不想出门。”

      叶修心里暗喜,觉得找对象就得找和自己生活习惯接近的,然后不知从卧室哪个角落翻出几桶泡面:“吃哪个?”

      蓝河皱着眉头纠结片刻,最终敲定一个。叶修正准备去烧水,被一把拦住了:“不能只吃泡面啊,你家有青菜吗?”

      大学霸站在厨房门口,看蓝河从冰箱里拿了几棵青菜两只鸡蛋。只是理想再怎么丰满,也拯救不了两个人厨艺水平基本为零的事实。

      蓝河敲开一只鸡蛋,掉了好几片蛋壳在碗里。他还没来得及挑出来,锅里的水已经烧开了。叶修顺手把两块面饼扔锅里,扔的时候没留神,把调料包也扔进去了。大学霸连忙找筷子捞调料包,另一个依旧在和碗里的蛋壳作战。

      等两人好不容易摆平了眼前的事,发现青菜忘记洗了。于是改良版泡面端上桌时,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食欲都不太大。蓝河蔫蔫挑了两筷子煮得过久的面,迟迟没肯往嘴里塞。

      叶修拿起手机翻外卖网站,随口说:“咱们不能以后总凑合吧,说吧,是你学做饭还是我学。”蓝河叼了一颗青菜,嚼着:“暑假就两个月,他们又不是每天都不管我们吃饭,下次别改良了,就普通泡吧。”

      叶修听到这里抬起眼皮,纠正:“谁和你说两个月,以后还有几十年呢。”

      彼时的小男生尚未把恋爱和后半辈子联系在一起,闻言一愣,然后猛地扒了两口面,烫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叶修递过去一罐冰可乐,心说:哎,我对象怎么这么可爱。

 

      蓝河最终还是以“不能浪费粮食”为由阻止了叶修再订一次外卖。两人勉强解决了午餐,又靠在一起玩游戏。紧绷了三年的弦好像这才渐渐松下来,叶修发现屏幕上蓝河的角色打着打着不动了,一扭头看到那人眼皮都快粘在一起了。

      叶修从他手里抽出手柄,把窗帘拉回去,空调调高了一度。蓝河睡眼惺忪勉强反抗:“我马上就要赢你了,你这是作弊。”

      叶修“嗯”了两声,拉开被子,拍了拍身边空着的位置:“睡醒了再玩。”

      蓝河脑子乱成了浆糊,再也想不起什么洛仑磁力,遵循本能乖乖躺了过去,不过眼皮合上不到五秒钟,又霍然坐起来,连带着把叶修的被子也掀开大半。

      “不、不合适吧。”

      叶修平时就不是能早起的人,现在也困得不行。他闭着眼睛把人拉回来:“你又在想什么了?就算我要对你做点什么,也不是现在啊。”

      蓝河前面还觉得自己有点思想不太纯良,后面小脸一黑:“什么叫对我做点什么,你就不怕我占你便宜。”

      叶修将挡在眉间的胳膊挪开一点,睁开一只眼睛,面不改色:“来吧。”

      蓝河:“……”

      叶修将浑身僵硬的少年按回被子里,知道他心里紧张,背过身:“睡吧,睡醒了还等着你赢我呢。”

      蓝河仰面躺在靠墙的位置,这么一折腾忽然又不困了。他睁着眼睛发了好一会儿呆,扭过脸去看那人的背影。叶修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呼吸声很轻。蓝河把自己挪过去一点,也侧过身,额头抵在他后背上。

      “……异地就异地吧,反正我不想分开。”

      他以为自己的声音足够小,却在说完这句话时听到了那人的回应。空气传导加上骨传导,在少年胸腔里形成一种微妙的共鸣。

      “我们来做个假设,如果你这次没考好,我们不能去同一个城市,那么即便接下来的四年我们只有寒暑假可以见面,不能在一起的时间也就只有1100天。如果四年以后你要考研究生,那就再多825天,七年里我们将有1925天不能在一起。假设我们能活到80岁,从现在开始到80岁还有62年,就是22630天,我们不能在一起的时间会占余下生命的8.5%。”

      “而假设你这次考得不错,我们去了同一个城市,那么接下来的四年里除了寒暑假,我们至少每周可以见一面,平时不忙的时候也可以见面。就按一周只有一天可以在一起,那么四年不能在一起的时间就是920天,加上研究生,七年里我们将有1589天不能在一起,会占余下来生命的7%。”

      “所以不论你考得怎么样,最多影响1.5%,你觉得这个差值很大吗?”

      叶修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睁开眼睛,语气和平时讲题时一样。蓝河在他话音落下之后沉默了一会儿:“……小学数学老师听到你这么胡说八道会把你叫到黑板上公开处刑的。”

      大学霸这才翻了个身,看着他的眼睛:“其实高考也一样,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确实是头等大事,但放眼以后几十年的人生,它的影响力也许就没有那么大了。你觉得这么多年我们读书、做题、考试是为了什么?为了以后工作之余和同事家人一起讨论惰性气体和有丝分裂?我觉得不是,十二年的起早贪黑是为了培养出一个可以在激烈竞争中从容不迫、有缜密的逻辑思维和优秀品德素养的你,这才是决定今后人生的关键。哎,你要是现在理解不了也没事,反正以后我还有62年的时间和你说这些。”

      蓝河觉得他在一本正经讲歪理,却又不知道怎么反驳,末了只能说:“什么62年,谁说过要和你在一起62年,前提条件都没有,你这个假设根本不成立。”

      “嗯……”大学霸像是突然被问到了,胡乱揉了揉少年的头发,“这倒是,问题是分不分手,又不是我能决定的。”

      蓝河将他不太老实的手抓下来,放进被子里按好了,没留神又被亲了一口。

      叶修蹭了蹭他的鼻尖,尾音勾着笑。

      “但是你能。”

 

      这年高考的结果尘埃落定时,老冯笑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三十个18岁的年轻人顶住了比普通毕业班更大的压力,在全国975万考生中冲出一条血路。三年前引爆媒体关注的中考状元再次考出了无人可及的最高分,高三一班一时成了当地媒体争先报道的对象。老冯在接受采访时特意提到了同学们自发组成的学习小组,带过好几次高三班的男人对着镜头眯起眼:

      “三年前,我对我们班同学说过,这是我第一次对大家说祝贺,也是最后一次。从现在开始,大家都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而现在,我想对我们班的同学说,祝贺你们站到了新的起跑线上,你们以后将有更开阔的视野,更不可估量的前程。三年来,你们都表现得很好,老师只能将你们送到这里了。从今往后,要自己加油。”

 

      黄少天提前从喻文州那里要回了自己的宝贝游戏。后者难得主动提出要不要一起玩一局,虎牙少年卷起袖子嚷嚷,考试考不过你,玩游戏你不行的。然而三局打下来,黄少天扔了手柄,在床上打滚,感叹这不科学。

 

      周泽楷歪着头看江波涛在小本子上唰唰写字——大学新生入学物品清单。周泽楷想了一下时间,觉得现在就准备是不是有点早,不过他什么也没说,从江波涛手里抽出笔,在清单列表后面写了个“x2”。江波涛哭笑不得表示这是偷懒,是作弊。美少年用眼神传递信息:反正以后也是同学。

 

      楚云秀看完那本小说之后有些意犹未尽,同时又觉得好像缺了点什么。她仔细琢磨了一下,得出结论:考试前偷偷看的小说最有意思,上课趁老师不注意塞进嘴里的零食最好吃。有些东西确实不会因为时间过去太久而被遗忘,但它们之所以精彩,并不是本身多么有趣,而是因为被限定在了那个年代,和那些人在一起的时光里。

 

      这年夏天,叶修没等到蓝河如三年前一样扑进他怀里。

      但他在狂轰滥炸的祝福信息里收到了一条比较特殊的。

 

      ——我不知道今后我们会有多少时间在一起。

      ——至少接下来的四年,我多争取了192天。

 

 

      -Fin.-

 

      河河虽然没考到P大,但考到了B市!

      尽自己所能而不后悔,就是最闪耀的普通人啦。

 

      这篇会出个小薄本,约到了非常喜欢的staff组们!具体是谁先保密x反正显得我的文字特别朴素!!

      本子依旧全年龄,立志且劝学,但是我们可以有网络限定版番外(⁎⁍̴̛ᴗ⁍̴̛⁎)

      小雏男们要成长了√直男二笔也终于要看清事实真相了√

 

      最后是6.17only的摊位:二号线10-金鱼脑也要爱河河

      这两天会私信3位小可爱要明信片地址的嘿

评论(60)
热度(427)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