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咸鱼20%鸡血

【叶蓝】< 恰同学少年 > [11]

[叶蓝橘子汽水企划]活动文

△前排打广告: [【终宣/预售】十三区&日月光华] 

△正文倒数第二章


11

      时间仿佛在高中时代的后半段突然加速,好像昨天他们还拿着录取通知书兴冲冲走进高中部的大门,如今各科老师挂在嘴边的都是高考高考。

      蓝河每天早上五点半起床,有时大家还睡着,他就跑到水房,借着微曦的晨光看书。后来他买了一盏充电台灯,晚上熄灯之后蒙在被子里做题,缺氧了就冒出头换几口气,再一头扎回去。

      笔言飞也慢慢收了心,不会每天踩着上课铃进教室,被老师叫起来背课文时虽然磕磕绊绊但也能背出个七七八八。蓝河有一次进教室,看到笔言飞竟然比他还早,好奇道:“二笔你今天怎么这么勤奋。”

      笔言飞嘴里念叨着英语单词,摇头晃脑:“上次我英语垫底。”结果背着背着肚子“咕噜”叫了一声。

      蓝河从书包里摸出一只小面包,递过去。笔言飞喜笑颜开,拆开包装袋不忘夸奖:“好兄弟够意思,以后谁了娶你是谁的福气。”

      高中时期的男孩子们特别喜欢嘴上占别人便宜,有时谁喊了声“耶”,就能收获此起彼伏的“在这儿呢”。笔言飞不过随口一说,结果刚放到嘴边的小面包就被一把夺了回去。

      蓝河这天早上其实吃过饭了,还替叶修捎了一份送去宿舍。他敲门的时候正巧碰到魏琛,少年礼貌地打了声招呼,特别自然地将夹了香肠的面包和牛奶递过去。事实上,他基本没给叶修带过早饭,只是前两天他俩打赌,自己赌输了。

      “你平时买的那个面包卖完了,我就买了这个,加热过了,快点吃。”

      叶修刚换好衣服,抓了抓头发,走过来接过早饭,顺口问:“你吃过了?”

      蓝河点点头:“我先去教室了。”他离开前还不忘冲魏琛打了个招呼,随手带上他们宿舍的门,只是还没走出两步,就听屋里魏琛一声“哎呦”。

      “早饭送到宿舍,待遇不错啊。”

      “呵呵,我知道你想干什么。别惦记,就一个面包,人家给我的,有你什么事。”

      “老叶你不厚道,知道什么叫有福同享吗?”      

      “不知道,老魏你可是凭本身单身,自己买去。”

      梁易春下楼的时候在宿舍门口碰见蓝河,本来想去打个招呼,结果发现这人走路同手同脚。普通班的尖子生一时陷入沉思,没想明白十分钟前还好好的人,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

      所谓言者无意听者有心,蓝河抢过笔言飞手里的小面包,狠狠咬了一口:“二笔你语文不垫底吧,主谓宾怎么学的。”

      饿着肚子的笔言飞莫名其妙,我就随口一说,他干嘛这么生气?


      这天的晚自习结束之后,叶修来找蓝河拿之前借给他的书。蓝河笔记还差一点没抄完,用手压着参考书的一个角,生怕被对方抽走:“你等一下,五分钟,三分钟!”

      叶修看他的字都要飞起来了,松开手,无奈道:“明天我再找你拿。”

      “不用,一分钟!说了今天还就一定要还的。”

      等他好不容易抄完了笔记,旁边埋头改错题的笔言飞突然说:“对了老蓝,你的楚大美人这次作文快满分了,明天借过来看看?”

      靠在桌子旁玩手机的叶班长表情一瞬间十分微妙。

      “胡说什么呢,”蓝河黑着脸,在桌底下踩了他一脚,“平时开开玩笑就算了,你还上瘾了。”

      “你的楚大美人?”有人耳朵特别尖。

      “没没没,别听他瞎说。”有人连忙辩解。

      叶修从蓝河手里接过参考书,还没说什么,蓝河自己先急了:“真没有。”

      大学霸觉得这人表情特别好玩,接了参考书,故意反问:“我说什么了?”

      蓝河哑口无言,表情一时相当精彩。等叶修心里笑够了,拿着参考书离开后,蓝河才扭过头瞪笔言飞:“二笔,以后别开这种玩笑了,没意思。”

      笔言飞觉得今天的老蓝都不太正常,挑了挑眉,过了两秒突然开窍。他眼睛猛地一亮,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当初你和班长吵架就是为了楚云秀对不对,我怎么忘了你俩是情敌!”

      然后他又挨了一脚。

 

      五一放假的时候,叶修拿着新买的平板找蓝河玩。后者一边打哈欠一边补政治题,六月末要高中会考,其他科目蓝河都不怕,唯独政治经常发挥不稳定。

      “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转型,关注发展质量,增加民生福祉,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要位置,在城市形象宣传中,“幸福”“活力”“生态”等成了常见的宣传语。这说明了什么?”

      “A.社会意识反映社会存在、B.社会意识具有相对独立性、C.语言的变化决定意识的变化、D.社会意识对社会存在有反作用。”

      蓝河念了一遍题目,再次感叹政治题助眠功效拔群。他抛出问题等了半晌,没听见叶修回话。少年揉着眼睛扭头看那人一眼:“我靠,你怎么还在看电影。”

      平板上播着电影,高科技背景下的主人公们打到剧情高潮部分,蓝河特别喜欢这个系列,瞅了一眼就没舍得移开目光。他勾着头看屏幕,等战斗告一段落才见叶修伸了个懒腰,按下暂停:“A。”

      蓝河的思维尚且停留在主人公们刚才帅气值爆表的打斗上,有点傻眼,原来看电影也能分心做题的吗!

      叶修摘下一只耳机,朝他招了招手。蓝河缩了一下,心理斗争的激烈程度直逼电影里的战斗画面。

      “劳逸结合,你现在看书也没效果。”

      蓝河看看政治题,又看看电影,最后看看面前英俊的少年,决定偶尔偷个懒。他搬了椅子挨着那人坐下,两人一人一只耳机。画面上的主人公团队略微整顿之后向着下一目标进发,然而还没等他们赶到目的地,叶修忽然觉得肩膀一沉。

      蓝河耳朵里挂着耳机,闭着眼睛倒在他身上睡着了。电影里怪物发出一声嘶吼,接着是主角一行人招呼同伴要各自小心。然而身旁的少年像是什么也没听见,丝毫没有被吵醒的意思。

      小时候蓝河总是变着花样偷懒不学习,看了十分钟书就说自己困,可打起游戏比谁都精神。而现在……他明明那么喜欢这个电影。

      叶修从他耳朵里取出耳机,动作很轻。他尽量保持身体不动,伸长了胳膊去拿蓝河的习题册。最后几行笔记太过潦草,估计本人都看不懂自己写了什么。

      叶修将他那几行字划掉,重新在旁边写了一遍。

 

      这年6月,高二一班迎来了高中会考。卷子交上去的那一刻,不知谁说了一句:“我是不是从此告别政史地了。”

      有人兴奋地扑过去:“告别了还不好啊,天天背得我头都要炸了。”

      但也有人想,如果今后选择了其他的专业,这张卷子大概意味着和一个时代告别。

 

      这年9月,教室门口的牌子换成了高三一班。他们摇身一变成了校园里最年长的学长学姐,楚云秀有一次欣慰地说:“刚碰见一个高一的,竟然以为我和他一届,还问我为什么不去操场集合。”

      叶修埋头做题:“说明你年轻啊,楚、学、姐。”

      江波涛抿着嘴憋笑,喻文州弯起眼尾,楚云秀火冒三丈卷起袖子:“叶修你再说一遍!”

 

      蓝河有一天早上5点半起来,发现黄少天竟然也揉着眼睛从床上下来,他压低了声音紧张地问:“是不是我声音太大?”梁易春打着哈欠坐起来:“蓝河你明天早上叫我们吧。”

      蓝河不明就里,黄少天在还没大亮的天光里叼着牙刷嘿嘿一笑:“还有最后一年,不努力不行啦。”

 

      叶修的学习交流小组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固定成员,到后来与其说是交流问题,不如说是大家在这个环境里各自努力。老冯有一次下课了路过班级教室,从窗口往里看,发现三十个人竟然都坐在位置上。

      冯老师心情不错回了办公室,刚进门就碰上十公分高跟鞋的女老师。女老师抱着一叠卷子,眉心几乎皱成一个川字。她班上的学生这次考得不太好,反复强调好多遍的题还是会错,还剩一年不到的时间就高考,怎么让她不着急。

      “我说冯老师啊,”女老师总觉得老冯没有高三班主任的状态,平时什么样现在还什么样,这不刚进办公室就给自己倒上一杯茶,“虽然您班上有几个特别优秀的学生,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他们那个兴趣小组,您不管一管啊?”

      老冯吹了吹茶叶:“我管什么?”

      女老师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在办公室踱步:“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可也得分时机不是,之前怎么闹随便他们,这马上就高考了。按我说啊,您就应该出面干涉一下,万一耽误他们自己复习,影响高考成绩,那是多大的损失呀。”

      老冯无所谓道:“我又不是不看成绩单,我觉得我们班同学最近都在进步嘛,虽然大家的基础不太一样,进步程度也不尽相同,但没见着谁掉队,这不挺好。”

      “可他们要是不搞这个兴趣小组,就有更多时间准备考试,好学生的每一分都不得了的,那可是升学率——”

      “曹老师,”老冯被女老师晃得有点眼晕,揉了揉太阳穴,“我姑且比你多带过几届高三,你现在的心情我十分理解。可也不要总是把升学率升学率挂在嘴边,这群孩子愿意在这个年纪将知识分享给自己的朋友,没什么不好。而且我觉得,这种能力的培养才是应试教育所欠缺的。要是谁的成绩掉下来,我自然会提醒,”

      “再说了,”老冯眯起眼,笑得挺自豪,“我们班的孩子比你想的优秀得多。”

 

      再后来,时间过得更快了。

      喻文州在这年秋末接到黄少天递来的一个盒子,他轻轻抬了一下眉梢,对面的少年摸了摸鼻子:“高考前还是放你那儿吧,我怕我自制力不强。”盒子里装的是他几年来积攒的游戏,之前每次有人问他借,他总是再三叮嘱,要小心点这可都是我的宝贝。

      盒子不太重,但放在手心还是觉得沉甸甸的。黄少天趴在栏杆上,迎面是干冷的北风,冷白色的光线打在少年的睫毛上,他眨了一下眼睛:“我们能考得上吧。”

      喻文州将盒子往怀里揽了揽:“等到了大学再还你。”

 

      江波涛踩着厚厚的积雪穿过校园,搓着冻红的手走进教室时,看到周泽楷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走廊里有人小声抱怨最近累死了,真羡慕好学生,不用复习就能高考。江波涛轻手轻脚走过去,从美少年半握着的手心里抽出钢笔,放在一旁。想了想,又从自己的保温杯里到了一半水到他杯子里。

      他活动着冻僵的手指,在掌心呵了一口气,翻开书。

      哪里有那么多不努力就能成功的天才。

 

      楚云秀寒假时买了一本新出的小说,不过没拆开,直接将它放在了书架最显眼的地方。明明看完上一本连载时,她还想着出了下一本一定要一口气看完。

      女孩从另一侧书架上取出一套模拟卷子,最后摸了一下小说的书脊。

      ——半年后再见啦。

 

      每个人关于高三下半学期的印象大概都很类似,黑板上的倒数计时,请假一天就堆满桌面的各科卷子,老师哑了嗓子一遍又一遍的叮嘱,麻木了的考试以及考完当天就能看到的成绩。

      下课以后再也没有人高声聊着周末要不要出去聚餐,自习课不用特意叮嘱也会老老实实坐下来复习。

      然而时间飞速流逝,记不住的内容却仿佛越来越多。手里的参考书明明看过无数遍,但每次模拟考试前还是觉得什么也没记住。

      一种焦虑在每个人心底成形,惶恐、不安。对未来的隐约憧憬与现实的枯燥形成鲜明对比,笔言飞好几次自习课时根本看不进去书,但看到同桌,这个三年来一直默默努力的少年竟然一直沉得住气。

      蓝河并没有和任何人讲过,大家高三时的心情他其实在高一时就经历过,他在选择留在这个班时就下定决心:不管今后发生什么,他需要做的,就是看着一个人的背影。

      沉下心,咬着牙,相信自己。

 

      而后春来乍暖,而后蝉声阵阵。

      少年们在这年6月正式走入高考考场,不论他们对于未来的勾勒是否清晰,走到了这里,就再也不能回头。

      高考那天早上蓝河想给叶修发信息,但他拿着手机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从3岁一直陪他到18岁的人可能自己都不清楚他对他有着怎样的意义,然而蓝河知道,他这辈子,大概再也遇不到第二个叶修了。

      少年在母亲的催促下走出家门,扑面而来的是初夏的暖风与周围人鼓励的眼神。

      他深深吸了口气,觉得手机震了一下。

      屏幕瞬间多了一行字,被阳光反射得有些晃眼。

 

      ——我在B市等你。

 


      -Tbc.-

      最后一章明天直接发在合集里,

      小可爱们的窗户纸终于要捅破了(⁎⁍̴̛ᴗ⁍̴̛⁎)

评论(56)
热度(296)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