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咸鱼20%鸡血

【叶蓝】< 恰同学少年 > [10]

[叶蓝橘子汽水企划]活动文

△前排打广告: [【终宣/预售】十三区&日月光华] 

△糖!


10

      这年6月,高一最后一场考试正式落幕,一些人注定在这个时点和大家说告别。曾经被推上风口浪尖的单马尾女生虽然在最后半个学期里进步了不少,但她还是决定回归更适合她的生活。

      女孩在临走前最后找了一次周泽楷。黄少天识趣地拉着江波涛去一旁聊游戏,只是两个人喜欢的游戏完全不一样,讲了半天根本无法引起共鸣。周泽楷安安静静站在那里,并不催促女孩说话。单马尾女生鼓了好几次勇气,才细若蚊呐地说:“谢谢你。”

      她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突然如释重负。她再也不用每天上课偷偷看他,再也不用趁问问题的时候打量他的睫毛与侧脸,再也不用在别人谈起周泽楷时心跳不自觉加快,再也不用理会其他人的说三道四与质疑。

      单马尾女生摆出了认识他以来最灿烂也最自然的笑脸,她朝他挥手,转身,告别。

      她走出几步后听到那人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加油。”

 

      这年7月,夏天肆无忌惮席卷而来,叶修不过从一栋楼挪到另一栋楼,就觉得热得要中暑。他站在蓝家门口,扯着嗓门喊:“小蓝啊,开门啊。”

      屋里有人噔噔跑过来,叶修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冷气的同时不由感叹现代科技真好。然而屋里的人不太想让他进去,穿着短裤宽松T的少年一皱眉:“不是说不来的吗,我不让你补习了,我自己能搞定,你去看你的书。”

      叶修好不容易感受到了空调,岂有转头就走的道理。他也不管蓝河说了些什么,拨开对方没有几两肌肉的胳膊,一弯腰钻进屋里,直奔冰箱。

      “哎,又买冰淇淋了啊,新口味,我替你尝尝。”

      身后的少年叉着腰,眼见着要生气,叶修叼着冰淇淋走到沙发旁边坐下。

      “没说辅导你,我蹭你家空调不行啊。反正爸妈都去上班了,咱俩一人开一个空调,多浪费。好了,我要看书了,你别打扰我。”

      叶修边说边把手里的参考书摊开,话音刚落神情就一下子专注起来。蓝河杵在一旁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最终一脸憋屈跑回自己的房间,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

      他蹭我家的空调,吃我的冰淇淋,怎么还能那么有理?

 

      这年9月,新学年正式开始,曾经的高一一班一转眼变成了高二一班。班里的同学少了一部分,教室换了楼层,校园里多了许多新面孔,一如三百六十五天前的他们。

      冯老师笑眯眯迈进教室,手里抱着一叠卷子。尚且沉浸在暑假余韵里的少年少女们看着班主任直接傻眼了。老冯清了清嗓子,连开场白都省了:“都高二了,还想着玩呢。来,先做套卷子,选做题20分,大家根据自己的情况,不要太勉强。”

      暑假跟着爸妈跑去海边玩被晒黑了好几个色号的笔言飞目光呆滞地看向蓝河:“老蓝,你当初为什么要拉我入地狱。”

      蓝河也挺崩溃,苦着脸说:“别说了,要写不完了。”

 

      学校为了方便学生,高二起开始为本地生提供宿舍。蓝河高一的时候就和爸妈商量好了,高二住学校,从小没离开过家的少年走进宿舍楼时眼睛里都是好奇,他寻着宿舍门牌号推开门,嗓音立刻拔高了几分。

      “黄黄黄少天!”

      外地生从高一开始住校,六个人一间。黄少天最开始满心期待能和喻文州分到一个宿舍,结果班里其他几个外地的倒是住一起了,他自己被剩下了。他曾经找宿管老师求过情,四十多岁的宿管阿姨看到活泼帅气的少年眼神都温柔了。黄少天眼巴巴看着老师,结果等来了一个更加温柔的“不可以”。

      和蓝河一起住进来的还有一个隔壁班的男生,普通班的尖子生,叫梁易春。男生原本想着一班的学生肯定一个比一个骄傲,可半天不到就立刻和他们打成一片。黄少天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大春”,每天“大春要不要一起吃饭”、“大春来玩游戏啊”、“有什么不会的尽管找我,别客气”说个不停。

      梁易春有一次拉着蓝河说悄悄话:“他人怎么这么好。”

      黄少天头号粉丝立刻点头如捣蒜,不放过任何一次夸奖偶像的机会。

      叶修一开始没打算住校,反正学校离家也不远,路上走一走权当锻炼。可自从蓝河住了校,他忽然觉得,好像这段路也不算很近。路过烧烤店的时候再也没人嚷嚷着吃羊肉串,回到小区门口再也没有人迷迷糊糊跟在他后面走错家门。叶修形单影只走了一个礼拜觉得这事不行,于是第二天也申请了宿舍。

      只是他申请得有点晚,一班的住校生早已定下,叶修只得住进其他房间。他在新宿舍认识了一个休学一年的舍友,名叫魏琛。魏琛比其他人大一岁,总觉得和小屁孩们交流有代沟。直到他有一次和叶修偶然间聊游戏,说起好几年前那个“棕色头发,深绿色眼睛,不喜欢猫,喜欢吃巧克力派”的女二号,两人一拍即合,深感相识甚晚。

      蓝河一开始不知道叶修也住校,有一日清晨在水房闭着眼睛刷牙,听见一个特别熟悉的声音“你牙膏借我一下”。蓝河条件反射点点头,琢磨了一会儿猛地睁开眼睛:“你怎么在这里!”

      叶修平时起得比蓝河晚,谁知道高中部规定住校生必须早上起来跑步,大学霸的生物钟一时没调节过来,头昏昏沉沉的。眼前的少年满嘴泡沫,头发乱糟糟的,T恤领口敞得挺大,下摆塞在短裤里,露出一截腰。叶修一向头脑清明,可此时在混乱的生物钟与美色的双重胁迫下也没多想:“想你了呗。”

      蓝河觉得这人又在找他寻开心,又急又气又尴尬,拿了自己的牙膏站远了些。

      叶修尝着桃子味的牙膏泡沫,咂摸咂摸嘴,我怎么把实话说出来了。

 

      几个班委主导的学习交流小组在经历了同学更迭之后依然保持了下来。高二住校的人多了,放学之后也没人走。不过曾经只有六个人的队伍如今扩大了一些。刚开学时就有人找上叶修,是一个平时不怎么说话,但成绩还不错的女生。女孩腼腆地表示虽然自己成绩一般,但有些基础性的问题还是可以帮忙的,毕竟给别人讲解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复习。她原以为叶修会看不上她的成绩,很是忐忑,结果帅气的少年一口答应下来,还对她说谢谢。

      就这样,又有几个人提出申请,其中有个成绩实在说不上优秀的,主动提出负责汇总相关类型的题目,到时候可以出答疑专题。有和他关系好的人私下问他:“人家大学霸有那个能力,你去凑什么热闹。”那人挠着头,傻笑:“我之前不是总去蹭听吗?班长他们也不嫌我反应慢,总觉得不做点什么过意不去。”

      朋友借机嘲讽:“可光见你问题,也不见你成绩提高啊。”

      那人挥手让他凑近点:“说实话吧,每天最多轮到你问一个问题,有时候问完了我也没太听懂,就算听懂了考试也八成考不到,你别和别人说啊,其实我觉得,班长他们搞的这个小组根本不能帮你提高卷面成绩。”

      朋友一时没搞清楚他的逻辑:“……那你还去干什么?”

      那人摊开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哪一页那一道题不太懂,他工工整整地抄在本子上:“但是他们没把我这种垫底的隔绝在外面,只要他们在那里,我感觉就有继续学下去的动力。”

 

      蓝河自高二以来就没再占用过叶修的个人时间,偶尔周末串个门,也是一人捧一本书各看各的。不过蓝河成了学习交流小组的固定成员,每天到时间就凑过去。笔言飞偷偷观察过,这人谁都不问,永远徘徊在班长附近,他起初不太明白,后来发现楚云秀就坐在叶修旁边,福至心灵一拍大腿:老蓝这是曲线救国啊。

      交流小组的规模越来越大,直到有一次叶修再次自习课时站上讲台,他说经过近一年时间的观察,他们认为与其单方面知识传输不如多方面互动,只要大家想,谁都可以参与进来。叶修一下子又忙起来,忙到有一次去办公室找老冯,穿着十公分高跟鞋的女老师都忍不住心疼他。

      蓝河有时见他忙得没时间吃饭,就偷偷跑去食堂给他买点东西带回教室。他从小和叶修一起长大,那人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简直了如指掌,经常换着花样买。结果一学期下来,睡眠不足的叶班长竟然还胖了两斤。

      不过正如笔言飞之前说的,经过几轮筛选的精英班没有谁不优秀的。曾经蓝河他们排名中下,现在三十人里基本垫底。叶修原以为他需要一段时间调整心态,然而少年表现得比他预期开朗得多。

      刚看到成绩时还是会苦着脸不愿意和人说话,可过不了多久又抱起参考书埋头复习。

      笔言飞在旁边咋舌:“爱情的力量不可小觑,老蓝你洗心革面了。”

      “洗心革面,指的是清除旧思想,改变旧面貌,比喻彻底悔改,”蓝河刚背完成语,怼人不耽误复习,“二笔你这道题没分。”

 

      期末考试出成绩那天,蓝河垂头丧气跟在叶修后面回宿舍,结果走着走着走习惯了,跟着进了对方的房间。叶班长的室友基本都回家了,屋里空荡荡没人。蓝河一抬头发现不是自己宿舍,转头就要离开,却被大学霸揪着书包扯回来。那时蓝河刚过17岁生日,离成年不到365天,各方面都成熟不少的少年脑子里立刻拉响一道警铃:和暗恋的人独处一室好像不太妙。然后下一秒他就看见叶修随手关了宿舍的门。

      蓝河:“!”

      叶修的宿舍和他卧室的感觉一样,东西不多,说不上多整齐,但对蓝河来说很是熟悉。

      暗恋对象冲他伸出手,更接近成年人的手掌愈发骨节分明,蓝河盯着那只手看了好一会儿,觉得自己简直越活越没出息。大学霸见他半天没反应,没好气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卷子拿出来。”

      少年磨磨蹭蹭掏书包,半天也没找出那张薄薄的纸。

      蓝河这学期成绩没什么浮动空间,期末考试中规中矩。叶修将他的卷子摊开,看了两眼又递给他:“改吧。”

      蓝河差点以为自己跑神的时候错过了什么:“你……不讲一下?”

      叶修从书架上拿出一本砖头模样的习题集,自己看起来:“讲什么,之前都讲过了,自己改。”

      蓝河闷闷“哦”了一声,借了半张桌子订正错题,写了几笔才反应过来:他不给我讲题,我为什么不回家呢?

      叶修的宿舍外面是操场,前几天下了一场大雪,堆在跑道一旁还没化干净。冬日里的天空湛蓝而干净,从窗口能看到几棵高挺的白杨。两个17岁的少年挤在小小的宿舍里,谁也不说话。

      蓝河透过窗户上反射出的倒影,看到叶修垂着眼睛,在书上画着什么。那人五官俊朗,轮廓分明,神情专注。蓝河看了一会儿又低下头,心想:

      算了算了,就这样吧。



      -Tbc.-

      小蓝啊,开门啊,皮皮叶来啦

评论(32)
热度(310)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