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咸鱼20%鸡血

【叶蓝】<河豚> [Fin]

#2018叶修生日快乐

#17:29 彩蛋

#一颗生日糖,非常短小


      “河豚还是神户牛,选一个。”

      蓝河站在细细窄窄的街口,勾着头看店铺门口摆着的中英文菜单。叶修凑过来,左看看右瞅瞅,给出建议:“随便吧。”

      蓝河皱着眉,选择困难症发作,就好像带了几个兄弟冲向副本,一下次开出两个隐藏boss——哪个看着都不错,但客观条件约束他只能从中选一个。

      他在店门口足足站了五分钟,站到后来叶修肚子“咕噜”叫了一声。

      蓝团长一拍板,扯着寿星走进店里:“就这个了。”

 

      叶修回想了一下最近几年自己过生日,蓝河都干了些什么。

      他俩刚确立关系时,蓝河还挺放不开,五月底那天特意向俱乐部请了假抱着一个大包裹礼物敲响了兴欣俱乐部的门。叶修特别感动,带着人到处逛,逛到后来两个宅男喘着粗气放弃室外约会,改为线上交流感情。

      蓝河走了之后叶修才想起来拆包裹,老魏伸长了脖子看,看完就乐了:“这小孩不知道比赛的时候有赞助商啊?”叶修心说,怎么可能不知道,可这是人家的心意,心意懂吗。荣耀大神抱着键盘鼠标耳麦回了房间,以至于后来一段时间他总是堵蓝溪阁的野图boss,当着蓝河的面抢输出,还不忘说:“我正用你买的键盘呢,听到响没?没听到我再来个连招啊,听好喽。”

      蓝河后来还送过他什么来着?叶修回忆了一下,好像宅男生活里的必需品几乎送了个遍。有一年明明不是过生日,蓝河送了他一套运动装备,美其名曰督促锻炼。方锐看了看寄过来的包裹,又看了看叶修,咋舌:“他是不是对你有什么误解。”

      叶修把东西收好了放进柜子里:“你懂什么,这是心意。”结果自此再也没拿出来过。

      这年离叶修生日还有两个月,蓝河就开始思考送他什么东西,然而想了好多天实在想不出来了,说:“咱出国玩吧。”

      宅男大神彼时正聚精会神玩游戏,闻言反问了个:“啥?”

      蓝团长三两秒打定主意:“许哥出钱包养你,给句话,去还是不去。”

 

      从杭州直飞东京只有两个航班,一个国航一个全日空。叶修下飞机时四处瞅了瞅,觉得这和国内没什么区别嘛。因为是旅游,两人的行李不多,对着地图找宾馆时蓝河小声嘀咕:“他们的地铁怎么这么麻烦,明明同一个站,非得让我出来再进去。”

      叶修在一群金发碧眼的观光客中找问询台:“要不打个车?”

      蓝河白他一眼:“你知道从这儿到市里得多少钱吗?”他指着刚定位好的宾馆点了个搜索:“3万块,小2000人民币。”

      叶修:“……”

      成田机场到市区有很多种交通方式,机场大巴,特快电车,普通电车之类的。蓝河原本想感受一下东京地狱级的地铁,结果被叶修拦住,交了钱坐了最少换成的那种。等他俩到了宾馆,放下行李,天已经开始暗下来。两个人问了问前台小哥附近哪里有吃饭的地方,沿着谷歌地图给的方位一路摸过去。

      东京有很多非常窄却非常安静的小路,5月底还没到梅雨季,却迎来了第一波开在路旁的紫阳花。

      “这不就是绣球吗?”蓝河小声嘟囔,扯扯旁边人的袖子,“你站过去一点,别挡着花啊,看我,123。”

      世邀赛颁奖台站C位的大神一脸无奈杵在路边的野花前,被自家媳妇儿“咔嚓”一声圈进镜头里。

      前台小哥推荐的饭店生意不错,等他们找到时已经排了好多人。叶修看着坐在门口等位置的人,啧啧:“估计得等好一会儿。”蓝河摸了摸肚子:“走吧换一家。”

      他们在附近随便找了家拉面店进去,也没太看懂招牌的几种面有什么区别,但味道意外不错。两人吃饱了又顺着开了紫阳花的小路往宾馆走,走着走着一个人自然而然牵过另一个人的手。公共场合特别在意这些细节的蓝团长当场缩了缩:“你干什么呢,这是在外面。”

      叶修又把他的手拉回来:“没看新闻啊?前一段时间东京还举办过LGBT游行。”

      蓝河撇嘴,心说那只能说在一些地区相对包容,但此时天色已黑,紫阳花小路上也没多少路过的行人,他看了看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拉面的饱腹感太强,导致大脑转得角度清奇了些:他手真好看,我靠我在想什么。

 

      第一次来东京旅游的人要去哪儿玩?蓝河两个月前就开始找攻略了,认真程度堪比开荒副本boss。他们第二天一大早去了即将搬迁的筑地市场吃海鲜,顺路逛了逛附近的银座,两个宅男在人流量相当大的闹市环顾四周的现代化建筑。

      “那是卖什么的?”

      “好像我们队那几个姑娘有这个牌子的包。”

      “……要不咱换个地方?”

      “……好啊。”

      两人又从银座折回了能看到东京塔的芝公园,叶修仰着脖子感慨这有什么好看的,蓝河拿出相机趁机拍了一张大神的背影与东京塔,后来整理照片时特意把这张图传到手机里当了好一段时间的壁纸。

      两人下午又离开东京塔去了台场,晚上正好赶上高达灯光秀。夜晚的台场基本成了约会圣地,叶修正跟着导航找饭店,结果被蓝河牵着手往前走了几步。旁边是年轻情侣,耳畔是基本听不懂的外语,海风湿润却不算热。蓝河拉着他挤在人群里,边走边说:“游戏里什么地图你都记得住,现在方向感不行了吧?没了我你怎么办啊。”

      叶修把手机往裤子口袋里一扔,任由那人领着,接腔:“没事,大不了去便利店买饭团,饿不着。哎蓝啊,要不咱们晚上回去吃泡面吧,还没吃过呢,这是文化体验。”

      蓝河拽着他的力度又增加了几分。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看过镰仓海岸旁的电车,看过江之岛水族馆的海豚表演;他们坐过箱根的缆车,吃过温泉水泡出来的黑鸡蛋;他们去过明治神宫,走过长长的绿荫道;他们来到新宿,差一点迷失在迷宫一般的车站里。

      他们去秋叶原的那天正赶上下雨,城市的色调被打得灰蒙蒙的;

      他们去六本木的那天登上瞭望台,金橙色的东京塔在夜色里分外惹眼。

      旅行的最后一天他们去了浅草寺,穿过挂着巨大灯笼的雷门,在古朴的寺院里看到不远处极具现代特色的天空树。这天正好是29号,蓝河怂恿他去抽个签,叶修之前隐约听谁说过,浅草寺抽到“凶”的比例特别高。

      蓝河背着双肩包,脖子里挂着相机,站在旁边眼巴巴看他。叶修从签筒里倒出来一根写着数字的签,蓝河眼疾手快,从写着编号的抽屉里取出一张纸。叶修不慌不忙,看另一个人飞速浏览着:“怎么样啊?我刚才还许了个愿。”

      蓝河哭笑不得,将纸递给他:“人家许愿是要到那边摇铃铛的,不过你运气不错,新一岁的好兆头。”

      一个“大吉”明晃晃写在最上面,叶修把它收好放进包里。

      “你刚才许了什么愿?”

      “不是说这边‘凶’的比例很高嘛,我就想着要是真抽到了,得做点好事弥补,所以许愿说要是抽到‘凶’就少抢几次你们的boss。”

      “……”

 

      寿星过生日自然要吃大餐,也作为此次行程的最后一顿晚饭,蓝河纠结了好半天,最终给了叶修两个选项:河豚还是神户牛。

      其实这两个他都没吃过,单纯看五位数日元的价格觉得比较上档次,于是就有了最开始的那一幕。蓝河本来还打算查一查大众点评看有没有国内同胞给出建议,结果叶修肚子一叫,也不纠结了,当机立断拉着寿星进了面前的河豚店。

      菜单上有不同价位的套餐,从人均300到1000以上,蓝河喊来服务员指着贵的点了。叶修脑子里换算了一下,道:“一桶康师傅也就5块钱,就按一天吃一桶,咱俩一顿饭够我吃一年多。”

      蓝河难得小资一回,财大气粗:“许哥包养你,怎么啦。”

      “你的钱也是我的钱啊,”叶修脱口而出,说完觉得不太对,又改,“没有没有,我的钱是你的钱,你的钱还是你的钱。”

      蓝河捧着杯子喝茶:“你是大佬,我工资连你的零头都不够。”

      世邀赛以后钱包鼓了不少的大神依旧秉持勤俭节约的优良品德,想到最近这几天出去玩基本都是蓝河刷卡,公会小管理一个月工资就那么多,叶修心疼的同时也感受到了小管理的爱,美滋滋的。

      河豚套餐很快端上来,河豚鳍酒、河豚刺身、炸河豚、烤河豚、煮河豚。蓝河从深色的盘子里夹起一片透着莹白的刺身片,还没放嘴里,听那人又说:“你夹起了一桶红烧牛肉。”

      于是蓝河举着“红烧牛肉”塞进了叶修嘴里。

      一系列菜品吃下来,有一道菜蓝河特别好奇,奶油色的一小团,看着像肉又不像。他吃完了去看菜单:“白子是什么?”

      叶修临时查百度,然后脸色一瞬间很微妙:“自己查,搜‘白子’就行。”      

      金主蓝团长咬着筷子输了两个字:“……”

      “不是说吃啥补啥,要不咱再来一份?”

      “……够了!”

 

      酒足饭饱之后两个人在前台小姑娘全世界通用“欢迎下次再来”的目光中出了门,结果刚出门就碰见两个小情侣在讲中文。

      “吃什么河豚,万一中毒怎么办。”

      “人家说了厨师都是有资格证的,好不容易来一次日本。”

      “不行,我还是不放心,河豚毒素是氰化钠的1250倍,咱还是去吃别的吧。”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走远了,叶修觉得有人扯了扯他的袖子,一扭头,看见蓝河眉毛都皱起来了。

      叶修和他在一起时间长,知道这人怕是被吓到了,想笑但憋着没笑:“反正都吃完了,后悔也来不及。”说罢牵着他往车站走,上了车发现这人竟然在偷偷看手机。

      ——河豚中毒症状。

      ——河豚中毒多久有反应。

      ——河豚中毒怎么办。

      叶修觉得憋笑要憋出内伤了。

 

      蓝河有点后悔,为什么刚才不去吃神户牛呢。寿星过生日还吃了个可能中毒的,虽说厨师都有上岗资格证,人工养殖的河豚毒性也没那么强,但他刚才光挑贵的点,妈的全是野生的啊!

      百度说河豚毒素是自然界中所发现的毒性最大的神经毒素之一,0.5mg即可致人于死命。河豚毒素对热稳定,盐腌或日晒均不能使其破坏,只有在高温加热30min以上或在碱性条件下才能被分解。TTX中毒潜伏期很短,短至10-30min,长至3-6h发病,发病急,如果抢救不及时,中毒后最快的10min内死亡,最迟4-6h死亡。

      中毒者会出现恶心、呕吐、腹泻等肠胃症状,然后是口唇、舌尖、手指麻木等神经麻痹症状,再来是呼吸困难、血压下降。

      蓝河越看越后怕,一路都在看时间,然而干着急没用,这才过了不到两个小时。

      叶修回房间之后先洗了个澡,洗完澡出来发现蓝河表情凝重地看手机,故意说:“蓝啊,我好像吃坏肚子了,感觉有点恶心。”

      趴在床上的青年一下子紧张起来,跳下床几步跑过来拉他:“你没事吧!”

      叶修顺势倒到他肩窝:“还行吧,又有点想吐。”

      蓝河一颗心都提起来了,慌忙去拍他的背:“真难受啊?”刚才看的那些新闻、科普一股脑涌出来,刚才上来的时候就应该打听清楚附近的诊所在哪里。

      叶修明目张胆在他颈窝蹭了蹭,装虚弱:“舌头好像也麻了。”

      蓝河心里一声“卧槽”,心说要坏事,别磨蹭了赶紧下楼,接着又听对方说:“要蓝团长亲亲才能好。”

      蓝河:“……”

      寿星趁机吃豆腐,结果被一把推开,面前俊朗的青年气鼓鼓的,叉着腰,气不打一处来:“耍我很开心是吗!”

      叶修神清气爽揽了揽被扯开一些的浴袍,为自己找借口:“晚上光顾着吃了,都没仔细看店里养的河豚,这不有点遗憾。”

      蓝河琢磨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脸色更黑了,却不料被人低下头亲了一口。叶修刚才刷了牙,带着一股薄荷味。

      “不给寿星说一声‘生日快乐’啊?”

      “……生日快乐。”

      “听不到。”

      “生日快乐!”

      “等你今年过生日了带你再来一次,咱们去吃神户牛?”

      “……哦。”

      “算了,要不再吃一次河豚吧。”

      “神户牛!”

 

 

      -Fin.-

      一个算不上生贺的彩蛋w

      最后是路边的紫阳花,新的一年要“大吉”呀21岁的小队长!



评论(30)
热度(506)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