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咸鱼20%鸡血

【叶蓝】< 恰同学少年 > [9]

[叶蓝橘子汽水企划]活动文

△前排打广告: [【终宣/预售】十三区&日月光华] 

△第二更,想说的话都在这一章啦


09

      这天晚上学习交流小组试运行,几个主导者虽然想法是好的,自己能力也够,但由于没有相关经验,准备不足,导致场面一度十分混乱。问问题的人远比不上看热闹的,有人心里偷笑,从没见过这几个人如此手忙脚乱,能看一次也值了。

      笔言飞一度摇头表示这活动估计很难开展下去,蓝河坐在位置上写作业,半晌“嗯”了一声。

      “咦,老蓝你不是还有补习班?怎么还不走。”

      蓝河心想,哪儿有什么补习班,嘴上说:“一会儿就走,你先回去吧。”

      笔言飞立马换上一副八卦的神情:“哎哟,不会是等楚云秀吧?”

      蓝河:“……”

      第一天的交流会比预期久了些,等叶修忙完收尾工作,太阳已经狠狠偏向了西边。他活动着肩膀站起来,发现大家基本都走完了,只剩一个人静静坐在位置上,不知道是不是在等他。

      叶班长把书包往肩上一抗,走过去,单手撑在他书桌上:“有些同学最近被其他事情分了神,没有专心学习,就是说你呢,听到没有。”

      蓝河低头看书,事实上他这一页都看了十分钟了也没记住上面写了些什么。他突然不敢抬头,心脏跳得快极了。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压在书页一角的对方的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好看。

      不知过了多久,蓝河才动了动嘴唇。

      “……谢谢。”

      他不知道短短两个字有没有暴露自己的情绪,可除此之外什么也说不出。就在他以为又要陷入僵局时,对方竟然笑了:“你谢我做什么?哎不是,你不会以为我搞这个小组是为了你吧?”

      就算蓝河现在承认自己对这人的心思不太纯粹,但被当面道破内心的想法还是会尴尬,再加上这句话的语气实在欠扁,原本就浆糊的大脑更转不动了。

      蓝河条件反射说“没有”,之后就没话可说了。叶修觉得他的样子有点呆,虽然不太忍心,但还是想逗他:“我是在为班级考虑知道吗?是为了大家。虽然咱俩关系好,可我不能假公济私啊对不对。”

      叶修的语气十分正经,正经到从小不知被骗过多少次的人下意识点了点头。蓝河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哦,原来是我想多了。他这么多年一直没学会掩藏情绪,叶修看他眉毛都垂下来了,好笑又有点心疼,从书包里翻出个本子,轻轻敲在他头上。

      “但这个是为了你的。”

 

      笔言飞第二天再度踩着上课铃冲进教室,看到同桌一早上就在发呆。他这次连面包都顾不上吃了,想八卦又不好意思直接问,拐弯抹角地说:“要是我以后和谁告白了,不管结果怎么样,至少不会瞒着好哥们,你说是不是啊老蓝。”

      不过他仔细一琢磨,蓝河这表情看起来不太像成功了,遂又安慰:“就算不成功也没事,天涯何处无芳草。”

      蓝河面前摆着一个本子,昨天叶修给他的。上面是那个人的笔迹,替他总结了一些考试重点、平时容易出错的题型,笔记不像是一两天整理出来的,有的一看就是后来想起来又补充的。高一要学那么多课,没有落下一门。

      笔言飞见蓝河不理他,以为是被自己劝得更难过了,绞尽脑汁哄他,却没想这人竟然一下转移话题:“二笔,我突然又想留下了。”

      笔言飞暗自心惊:我去,老蓝原来这么痴情的吗!但还是善意提醒:“你可得想清楚,高中时候的恋爱其实很难长久的,但现在的选择可能会影响你今后很长一段时间。”

      胸口像是压了两块石头,将他逼得一点退路没有。对于未来的迷茫、对于自己能力的不认可、对于那个人超出友谊的情愫与内心深处隐约的期待,青春期的少年在即将迈入17岁的关口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因为这份感情的特殊性,他不敢求助于任何人,甚至不知道如果自己迈出一步,那个会不会作出回应。

      然而时间并不会因为他内心的纠结停下脚步,初夏悄无声息将春末最后一缕清凉赶走,就在他以为真的要走投无路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站在了他的面前。

      这天最后一节自习课上到一半,有人说蓝河你出来一下。

      少年疑惑地走出教室,一抬头愣在当场。

      “冯、冯老师。”

 

      蓝河从小不怎么和老师打交道,大概也和他的性格和成绩有关。最经常和老师打交道的无外乎两种人,要么成绩太好,要么成绩太差。蓝河成绩中等,上了高中在这个班里基本是中等偏下;性格虽好,但不爱出风头,老师偶尔交代他点事情,总是尽职尽责第一时间做完,可能力有限,也不会给人什么惊喜。

      蓝河和冯老师的交集大概就是上课时被喊起来回答问题,出成绩时被叫一叫家长。男人笑眯眯朝他招手,蓝河先是心里一凉,火速思考最近考过什么试。老冯手里拿着几张纸,看看蓝河,开门见山地问:“关于高二的文理分班,你有什么打算?”

      蓝河心里正在打草稿,解释上次为什么又没考好,被老冯这么一问,呆了。

      “没……想好。”

      老冯其实一早猜到他的答案,面上还是那个表情:“马上就要填申请表了,现在还不知道,这可不行呀。”

      乖学生立刻低下头,老冯又说:“这一段时间你的成绩有点不太稳定。”

      蓝河将头埋得更低了,大气都不敢喘,可等了半天也没等到预想中的批评。少年困惑地抬起眼睛,发现老师正在笑着看他。

      “但难得的是,你的成绩在年级里总体是上升的。”

      蓝河其实知道自己在年级里的排名,笔言飞曾经也借此安慰过他。然而白纸上的数字永远只是一个符号,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实质性的鼓励。他身边有太多优秀的人,他们的光芒夺目而耀眼,将其他人衬托得愈发黯淡无光。

      班主任的一句话仿佛一颗小石子敲在他心口,荡出一小圈涟漪。那些死去的、从未被他在意过的符号并没有因此一下子活过来。然而,他在逐渐扩大的层层涟漪间看到一星光晕,微弱却真实存在。

      原来,老师一直是看着我的。

      “咱们班今年确实比较特殊,汇集了很多非常优秀的人才。但我希望你不要因为这个受到影响,你的班级排名或许没有很大提高,但你应该把眼光放得更远一些。”

      第二颗小石子敲在心口,打破平静的水面,有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拼了命向远方奔跑的自己。他脚下踩着每一个起早贪黑的日子,台灯下翻皱了的课本,数不清的演算纸与一次又一次全力以赴。

      他面前站着一个人,从3岁开始就一直在那里。从幼儿园的树荫下到小学的操场旁,从初中的校门口再到高中的教室里。他在某一个时间点摔了一跤,爬起来时,发现那个人已经走远了。他环顾四周,再没有人和他同行;他低头看脚下,只能从微微颤动的水面看到自己孤单的倒影。

      “我和你初中的班主任了解过,大概知道你的真实水平。努力学习,并不是一定要赶上谁,要比谁考得好。而是在这个过程中,准确定位,找到适合自己的目标。”

      第三颗小石子敲在心口,涟漪间的光晕晃了晃,继而扩散开来。万丈碧波之上顷刻间孕育出无数光团,而后化作一个又一个熟悉的身影。叼着面包冲进教室的笔言飞,低头忍眼泪的单马尾女孩,挠着头跟大家一起傻笑的小瘦子,支着下巴和他说以后不想当中等生的小眼镜……

      “你今后的竞争对手并不是我们班的几十个人,也不是我们学校的几百个人,而是每年和你做同一张卷子的几万人、几十万人。蓝河,你是一个非常稳的学生,这是你的优势,我希望今后两年你能继续保持这项优势,保持到高考的考场上。”

      他突然感受到来自水底的震颤,再之后是振聋发聩的轰响。那是每年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将近一千万的高考考生,那是每个18岁的年轻人有关未来最纯粹的期待与向往。有无数人挤在他身前,也有无数人被他抛在后面,他透过黑压压的人群看到一个人的背影,站在整个队伍的最前面。他身边还站了几个人,挂着耳机的,不爱说话的,低头看小说的。

      “高二要不要留下,是你的选择。”

      “但无论怎样,作为老师,我都希望你能在今后的日子里坚持下去。”

      那个人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回头,只是将拳头高高举了起来。

      ——你不需要追上我。

      “咬着牙,相信自己。”

       ——但我要你知道,我一直在这里。

 

      叶修忙完这天的交流小组,发现蓝河又在等他。几个班委虽然在初期遇到点问题,不过一个比一个情商高,很快就将这个“民间组织”运营得有模有样。老冯第二天就知道这件事,但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出手干涉。叶修将文具收好,又遥遥看了一眼蓝河,楚云秀在一旁揶揄:“要不要这么明显。”

      “呵呵。”

      叶修如往常一样,背着书包走到蓝河座位旁边,敲了敲他的桌子。不过和平时不太一样的是,那人今天竟然主动开口:“我有点事想和你说。”

      回家的路上,两人一前一后走着。初夏的温度逐渐升高,校服贴在背上不太透气。叶修扯着白T恤的领口,等了一路,眼见着快到小区门口了,还不见蓝河开口:“你不是有话要说吗?这是等着我问呢?”

      几步之外的少年这才停下来,没有回头。

      “你想好以后考哪个大学了吗?”

      一只胖鸽子落在不远处的花坛边,伸长了脖子啄地上掉下来的食物碎屑。叶修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但也没打算隐瞒。

      “想好了。P大,初中就决定了。”

      少年语气轻松却笃定,就好像问他下学期要不要留在一班一样。蓝河心里吐槽,这话也就你敢这么说了。他吸了一下鼻子,又问:

      “那你说,我要是从现在开始努力,有希望和你考一所学校吗?”

      胖鸽子“咕咕”叫着,跳到另一边吃东西。一只断了尾巴的野猫蹑手蹑脚走过来,可还没走近就被发现了。叶修一时没回话,听蓝河又道:

      “好吧,我可能真的不适合开玩笑。那如果我再努力一点,有希望和你考到同一个城市吗?”

      胖鸽子振翅飞开,断尾巴的野猫扑了个空,颇为不满地“喵”着。有几根羽毛从半空中悠悠落下,继而被微暖的晚风吹走。叶修愣了一下,喊了声“蓝河”。

      “我知道,如果我留在这个班,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蓝河试着学叶修满不在乎的样子,却怎么也学不像,“别说成就感,拼死拼活最多跟上进度,老师们宠的永远是你们,同学们羡慕的也永远是你们。你们的高中三年是赞美与褒奖,真正不喜欢学习或者不在乎学习的人的高中三年是放肆与张扬,我如果去了普通班,也许还有机会玩一玩游戏、看一看小说,但留下来,就真的只剩下压力、作业,与做不完的练习题了。”

      几步之外的少年仰起头,头发长了一些,遮住部分耳朵。有人陆续从小区门口经过,打量着迟迟不肯回家的两个人。几颗星星在天际若隐若现,夕阳未落,隐约有一钩弯月挂上了梢头。

      蓝河垂在一侧的手指动了一下,缓缓握成拳。

      “但就算是这样,我也想试一下,”他深深吸了口气,语气固执却坚决,“不被重视就不被重视吧,反正我从小就是普通学生;不玩游戏就不玩游戏呗,最多再忍两年。电影小说里都是骗人的,什么恋爱、逃学、叛逆与轰轰烈烈,我的青春单调得只有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蓝河说到后面忍不住吐槽,边吐槽还边想笑。身侧的空气忽然流动起来,有人两步追上他。叶修的手隔着校服贴在他后背上,力度不算大,掌心的温度明明没有很高,却足以让另一个的血液一下子燃烧起来。

      他仰着头,看着西面金红色的太阳,眼眶有些酸胀。

      他轻轻推着他的背,末了揽了一下他的肩膀。

      “不是还有我吗。”

 

      ——你的青春,不是还有我吗。

 

      分班意愿表发下来的那天,蓝河当着笔言飞的面“唰唰”两笔填了留下,后者张大了嘴,一时不知该佩服老蓝选择今后继续垫底的勇气,还是该佩服他对楚云秀的痴情。坐在附近的初中班女生一开始也举棋不定,但看到那个也许其他人看来并不特殊,在她心里却始终耀眼的少年的决心,也悄悄将“离开”改成了“留下”。

      笔言飞瞪着意愿表瞪了整整一节自习课,蓝河看不下去了,拿过笔就要替他写。笔言飞连忙拉住他的胳膊:“卧槽你要干什么!你入地狱不能拉着好兄弟也入地狱!”

      “二笔,其实你是有进步的。”蓝河看着对方的眼睛,表情郑重。

      笔言飞苦着脸:“你是说上次考试超过你了是吗?”

      蓝河摇头,将笔转了个方向,递到对方手心。塑料笔杆上印的文字早被磨掉,笔芯也不知换了多少。笔言飞机械地接过笔,指腹摩擦过对方还没消散的体温。

      对面的少年眼神清澈而笃定。


      “是每一个昨天的你自己。”



      -Tbc.-

      最近收到好多评论,全部有仔细看!我自己的想法都在文中有所表达,比如小叶对全班同学说的话,老冯对小蓝说的话,小蓝对小叶说的话,小蓝对二笔说的话。

      现实生活确实很残酷,码字的时候回想一下当初,多少有些遗憾,但在虚拟世界里,我还是希望能理想一点。单纯且理想,努力且终有回报。恰同学少年,这才是他们最好的青春。

      为什么突然有种要完结的气氛,不,后面还有!都是糖!是糖!

      今天双更,所以明天没有更新,我们后天16点见!

评论(72)
热度(344)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