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咸鱼20%鸡血

【叶蓝】< 恰同学少年 > [8]

[叶蓝橘子汽水企划]活动文

△前排打广告: [【终宣/预售】十三区&日月光华] 

△第一更,黎明前的暴风雨(3/3)


08

      笔言飞第二天踩着上课铃冲进教室,看到同桌先喊了声“卧槽”。他从书包里拿出被压扁了的面包,趁老师没来咬了一口。蓝河规规矩矩坐在位置上捧着语文课本,笔言飞捅了捅他的胳膊,指指他的黑眼圈:“要不要这么拼命。”

      蓝河懒得和他说话,打了个哈欠:“二笔你课文会背了?上次你默写题错太多,老师说要重点关注你。”

      笔言飞连忙放下面包,火急火燎翻课本。

      蓝河昨天想了一个晚上,天亮时总算想明白了。人家叶修对他好得没话说,就是他自己不争气。不过就算离开了,又不代表他放弃高考。之前二笔不是还说过吗,转去普通班的人也能考出好成绩。

      他将自己憋闷的心情归结于十多年来没失去过朋友。一个之前每天和你一起上学下课,一起写作业玩游戏的人突然走远了,他身边依然围绕着很多人,而你只能远远看着。初中毕业那天,他和小眼镜说再见的时候心里也难受过一阵子。可是不能和现在比,毕竟,叶修是不一样的。

      上语文课时老师果然点了笔言飞背课文,他临时抱佛脚的效果不太佳,背着背着就串了行,引得全班同学一阵哄笑。蓝河掩着嘴小声提醒,可没提醒两句,就被老师叫了起来。笔言飞感激好兄弟替自己入地狱,被蓝河在桌子下面狠狠踢了一脚。顶着熊猫眼的少年在众人的注视中站起来,还没张嘴就发现有一个人也在看他。

      叶修的位置离他有一段距离,离窗户相对近一些。他靠在椅子背上,双手抱在胸前,有阳光照到他附近,在地板上投下窗子的倒影。他面前摊着课本,旁边是一本笔记。

      他遥遥看着自己,眼眸漆黑。

      蓝河刚背出两个字就卡住了,烂熟于心的课文一下被忘得一干二净。

 

      这天的课蓝河听得迷迷糊糊的,脑子里各种念头交织在一起,根本静不下心。做了好长时间的心理建设因为一个眼神破开一个口子,有点酸又有点疼,他不断对自己暗示“话都说出去了,努力也努力过了,哪儿能现在后悔”,可放学时看着叶修和班里的几个尖子生有说有笑出了门,他又觉得不是滋味。

      笔言飞托着腮帮子,足足欣赏了两分钟同桌丰富的面部表情,得出结论:“老蓝你失恋了啊?”

      蓝河心里正堵着,闻言瞪他一眼:“说什么呢。”

      笔言飞摇着头“啧啧”两声:“我算看明白了,前一段时间你那么拼命根本就是为了一个人才想留在班里!”

      蓝河想反驳,但猛然间觉得这理由在某种意义上其实站得住脚。笔言飞趁他犹豫的间隙“嘿嘿”一笑,一屁股坐在课桌上,晃了晃腿:“这人一定是好学生,肯定能留下来,你为了接下来能多看人家几眼,才拉着我疯狂补习。可现在期中考试成绩出来了,咱俩依旧那样,你就失望了,伤心了,失恋了。”

      蓝河一时语塞,笔言飞乘胜追击:“再加上前一段时间你和班长闹矛盾,让我猜一猜啊,成绩好,交友圈是班委那群学霸,长得好看,值得你这么痴情……”

      课文、单词从来记不住的人这会儿倒是机灵了,不过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表情一下子微妙起来。蓝河心里两个声音,一个说“这人就是扯淡别信他”,一个又说“他想说谁,你又在期待他说谁”。一个疯狂的想法挣脱理智,在这个从小活得中规中矩的少年心里涂上一道过于离经叛道的色彩。这一段时间的努力与不甘心,压抑与烦闷似乎借此找到了更为合理的解释。

      笔言飞皱着鼻子,一脸纠结地瞅他。

      蓝河不由自主咽了口唾沫。

      “你喜欢楚云秀。”

      “……你快闭嘴吧!!!”

 

      上小学时,蓝河确实偷偷喜欢过隔壁班的女孩。小女生长得特别可爱,说话声音也好听。她不会像男孩子们那样每天活力四射,跑得浑身都是泥,她会穿不同的小裙子,整个人小小的,也软软的。蓝河有一段时间会偷偷看她,虽然人家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但偶尔目光对上,也会眯起眼睛朝他笑。小蓝河那时呆呆地想,这就是天使吧。

      不过他的天使梦没做多久,就被人发现了。叶修最开始笑了他一个礼拜,后来还会揶揄“哟,看你的小天使呢”、“你看谁来了,要不要打个招呼”,小男子汉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打击,人生第一次暗恋自此无疾而终。

      再后来,蓝河就没想着去喜欢谁,一来学校家长都在说不允许早恋,二来他上了初中就一直备受打击。他学习成绩不突出,长得也没多帅,性格好是好,但既不会弹琴唱歌也不会哄女孩子开心,每天跟在叶修后面,所有人都去看叶修了,谁会关注他。

      慢慢地,蓝河就觉得,他高中毕业之前大概都和恋爱没缘了。然而笔言飞几句不太靠谱的话,好像一语惊醒梦中人。

      期中考试过后,叶修确实没怎么找过他。蓝河自己心里过不去那个坎,碰上不会的问题,就怂恿笔言飞去问。笔言飞被使唤了一个礼拜,每次硬着头皮找班长时,目光都不由得往楚云秀那边瞟,瞟得叶修和楚云秀一脸莫名其妙。

      蓝河这段时间看到叶修和尖子生们在一起就会问自己,这种心理究竟是喜欢还是依赖。男孩子之间的喜欢,对于一直活得规规矩矩的他来说,实在是过于惊世骇俗。他试图将这种心理归为后者,但有些时候又觉得站不住脚。

      他为这事愁了好几天,始终没想出明确的结果,直到一个意外的机会,叶班长在全班同学茫然的目光里站上了讲台。

      这天其实和平时没什么不同,最后一节自习课,大家各写各的作业。周泽楷坐在讲台上维持纪律,虽然纪律委员平时不怎么爱说话,但作为班里最可能和叶修竞争第一名的实力型学霸,大家都挺尊敬他。自习课不许大声喧哗是规矩,更不用说随意在班级里走动,然而这天在大家埋头写作业时,忽然听见谁的椅子“哗啦”响了一声。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叶修从座位上站起来,手里拿着个小本子,慢悠悠站上讲台。头顶的灯光将少年的皮肤打得更白一些,他刚剪过头发,看着利索而俊朗。周泽楷看到他时,微微抬了一下头,继而放下手中的笔,却没出声制止。

      大家知道班长有什么事情要宣布,纷纷抬起头。

      “和大家说件事,想听的可以听,不想听的可以继续写作业,算是我私人的一点想法。”

      人群发出小小的骚动,有同桌两个对视一眼,关系好的前后桌交头接耳。

      笔言飞下意识看向蓝河,发现后者比他更茫然,他又看向楚云秀,看了两秒觉得看她也没用啊,又将目光转向叶修。叶修抬手示意大家安静,继续说:“下学期文理分班的事情想必大家都仔细考虑过,咱们班会有一部分同学转去文科班,也有一部分同学转去理科普通班。”

      “前一段时间,有人因为一些小事和我们班同学起了摩擦,导致我们班一部分同学最近为了其他事情分了神,不专心学习。什么尖子生时间宝贵,什么你成绩没有提高。冯老师刚开学的时候就说了,全市那么多人,能考进高中部的有多少?别人怎么想是别人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愿意相信自己很优秀?”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没说话,但心里清楚班长说的是谁。单马尾的女生低着头,她最近谁都不敢打扰,谁都不敢走得太近。那日清晨的对话反复在脑海中回荡,一遍又一遍否定着她为数不多的自信心。她在叶修说出“尖子生时间宝贵”时脸色一白,以为又有人要当众揭开她的伤口,却在最后一句话里听到了久违的两个字:优秀。

      “我不认为一个区区班级排名能决定什么,但我不否认环境对于一个人是有影响的。鉴于其他班还有人私下说闲话,我们班的部分同学也因为这种事情分心,所以我和几个班委商量了一下,决定以班级的形式成立学习交流小组。每天放学后,几个班委会留下来一个节课的时间,如果大家有什么想要问的问题,可以来找我们。”

      “我们的小组计划持续到期末之前,不论你以后选择去哪儿,都欢迎。我们希望在接下来的半个学期里,能为你今后的选择做出一点帮助。就算没多少提高,至少在离开的时候不至于后悔。”

      叶修说完并没有从讲台上走下来,站在一旁,顺便偷瞄周泽楷的作业。班级先是一阵安静,接着交头接耳讨论起来。有人尚在茫然,不太明白班长他们要搞什么;有人顾虑周全,认为这事是不是应该先和冯老师打声招呼。

      一个人举起细细的胳膊,叶修点了一下头,一个成绩一般小男生从角落里站起来。

      “特别白痴的问题也能问?”

      这人虽然从开学就没挪出过倒数三名,但人缘不错,也不小心眼,周围几个和他关系好的听完这话就笑起来。

      “如果这个问题你问了,记住了,下次不会再错了,那就是你卷子上的分数,与难易程度没什么关系。”喻文州措辞妥当地替叶修回答。

      “如果问过了,记不住,下次还错呢?”

      黄少天接道:“那就请你先抄写十遍再说。”

      “……”

      教室里又是一阵哄堂大笑,之前爱和叶修开玩笑的铅球哥们大着嗓门问:“班长,你们这是图什么呢?牺牲自己的课余时间,服务同学?”

      周泽楷轻轻动了动嘴唇,不过他声音不大,只够前两排的人听到。

      眉目如画的少年小声纠正:“是朋友。”

      蓝河自从叶修说第一句话开始就在看他,期间笔言飞小声叨叨了些什么并没听清楚。

      叶修站在讲台上,散发着一种这个年纪的人才有活力与光彩。他在说“隔壁班的小摩擦”时并没有看向那个单马尾女生,但在说“优秀”时看了她一眼。他在听到“白痴问题”时并没有露出什么不耐烦的表情,但在听黄少天说“抄十遍”时眼角弯起来,露出一个玩笑成分偏多、不太正经的笑。他在铅球哥们提问时闭了一下眼睛,又睁开,睫毛下眸如点墨,他的目光越过一排排课桌、一片片人影,不偏不倚地落在一个人身上。

      他看着他的眼睛笑了笑。

      蓝河听见心里所有借口轰然倒塌的声音。

      “为了让一些人知道,他其实可以更加优秀。”

 

      楚云秀被叶修一个群聊叫出来时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黄少天昨天晚上打了好久的游戏,哈欠连天揉着眼睛。

      “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并没有强制要求你们加入。”

      江波涛之前就不太理解大家为什么要闹矛盾,摊手:“我无所谓。”

      周泽楷没有犹豫,点了一下头。喻文州晃了晃手机:“昨天晚上收到你信息时,还以为是什么事。”黄少天又打了一个哈欠,眼睛湿漉漉的:“好啊,还有其他的事没?没得话我要回去睡觉了。”

      夕阳落在少年们的肩膀上,他们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匆匆决定了一件在很多成年人看来根本没有回报的事情。楚云秀在众人大致确定好方案准备离开时叫住叶修:“你会主导这件事情,我一点也不奇怪,但总不能凭空冒出来这个想法吧,肯定有个什么契机。”

      叶修刚迈出去的步子一顿,慢慢收了回来。

      “有人要离开咱们班,可你不愿意?”

      叶修脚跟没离地转了半个圈,侧过脸看她,脸上的神色并没什么变化。

      “咱们班师资力量强,学习氛围好,是学校重点关注的对象,留下来没什么不好。”

      然而女孩却从中抓住了一星半点的情绪波动,眯起眼:“你这话是没错,但就没有一点私心?”

      黄少天困得恨不得抱着书包当场睡着。周泽楷对此类八卦完全没有兴趣。江波涛大概是他们之中相对直男神经的,完全不在一个频道,索性思考起各科目的细节问题。喻文州拿出耳机戴上,心如明镜却什么也不说。

      叶修摸了摸鼻子:“我表现得那么明显?”

      楚云秀只笑不说话。

      叶修一把将书包扔在肩膀上,微微弓着背踩着夕阳向校门口走去,懒洋洋摆了摆手。

      “那就拜托你,千万别说出来。”



      -Tbc.-

      十分钟以后还有一更!

     

评论(19)
热度(286)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