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成为一个正能量的cpy写手!
主叶蓝,杂食,80%咸鱼20%鸡血

【叶蓝】< 恰同学少年 > [7]

[叶蓝橘子汽水企划]活动文

△前排打广告: [【终宣/预售】十三区&日月光华] 

   有没有金主爸爸继续爱我(⁎⁍̴̛ᴗ⁍̴̛⁎)

△黎明前的暴风雨(2/3)


07

      蓝河最近故意错开叶修的作息习惯,早上一大早叼着面包,揣了一盒冷牛奶就往学校跑,下课以后拉着笔言飞故意拖时间。叶修后来找过他几次,都被蓝河拙劣地打着马虎眼糊弄走了。

      有一次笔言飞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在他课本上:“老蓝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班长是抢你女朋友了?”

      蓝河将他的胳膊拖开,伸长了手,用铅笔在括号里写了个C:“真没什么。”

      笔言飞觉得这人太不坦诚,抓着他的肩膀晃了晃:“我以为咱俩是好哥们儿。”

      蓝河这天早上起得早,被他晃得有点晕:“二笔,高二分班的事你想好了?”

      笔言飞立刻不晃他了,有点怂:“没……”

      蓝河在下一道题目的括号里写了个A,又说:“你想不想试一下,就期中考试吧,如果咱们能往前进几名,就考虑留下,要是还是不行,就……”

      他没把后面的话讲出来,两个学霸班级的小尾巴对视一眼,空气顿时凄凉起来。蓝河干巴巴笑了两声,继续道:“你说得挺对,要是去普通班,咱们就是好学生了。”

      他最近睡眠不足,眼睛下面挂了两个黑眼圈,说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瞟了一眼叶修所在的位置。叶班长被某一科的老师叫走,座位是空的。笔言飞原本以为这人随便说说,却慢慢发现他的神情一点点严肃起来。

      干净清爽的少年滑靠到椅子背上,望着挂了吊扇的天花板。

      “但我还是不想离开这个班,一点也不想。”

 

      叶修最近忙得脚不着地,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事,几乎成了冯老师办公室的常客。老冯对面办公桌坐着其他班的班主任,一个很年轻的女老师,学历背景很牛逼,每天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穿梭在教学楼之间一点也不觉得累。

      叶修有一次去办公室找老冯,女老师看见了有些心疼:“怎么什么事都让你做啊?看把学生累的,冯老师,这么好的苗子,就应该好好学习,这种事情找其他人就行了。”

      叶修忙归忙,倒是不觉得有什么,闻言一笑:“没事。”

      老冯接过叶修手里的东西,拍拍少年的肩膀:“辛苦了。比赛好好准备,要给咱们学校争光。”

      叶修哭笑不得应了声好,从办公室退了出去。女老师看着老冯叹气:“如果我们班有这么优秀的,我都要烧高香了。这可是给学校拉高升学率的,要是考了状元,啧啧,冯老师,有您开心的。”

      老冯客套地笑笑,没接话。他从叶修刚递过来的东西里抽出几张纸,上面是一些表格,记录了每个学生从开学到现在各科考试的分数、分数曲线、综合排名、单科排名。女老师远远瞅见了,有些羡慕:“又在看宝贝学生们的成绩单了?您班上那几个学生真是厉害……”

      女老师絮絮叨叨说了半天,直到打了预备铃,才踩着高跟鞋脚底生风一般走出办公室。老冯终于耳根清净,泡了杯茶,仔仔细细看起成绩表来。黑色的油墨印在A4纸上,一个个数字代表了16岁的年轻人们大半年来的努力。

      如果女老师凑近一些,大概会收回刚才的话。因为表格里的分数并没有多么优秀,反而非常普通,普通到放在这个班里,一点也不显眼。

 

      叶修知道蓝河压根没有报什么补习班,也知道他最近压力很大。前一段时间隔壁班女生借机嘲讽他们班同学的事情,其实私下里早就传开了。一班的几个尖子生有一次聚在一起,黄少天神秘兮兮地说:“要不要听八卦。”

      叶修正为接下来的比赛做准备,喻文州挂着耳机听英语听力,周泽楷礼貌地看了他一眼继而低下头,无声表示自己不太感兴趣,楚云秀翻着新出的小说,虽说现在也可以用手机看了,但总觉得没有纸质版有感觉。江波涛四下张望了一圈,发现全员沉默,对面的黄少天正一脸“快告诉我你想听”地盯着自己。

      江波涛咽了口唾沫,认命地问:“什么八卦?”

      黄少天口若悬河,明明当时做值日的不是他,却有如身临其境,讲得绘声绘色。讲到后来他自己嗓子有点干,喻文州适时递上一瓶水,黄少天登时笑得像一颗小太阳。周泽楷这才知道,原来自己才是故事的男主人公,茫然地眨了一下眼睛。

      叶修一面在演算纸上做题,一面看热闹不嫌事大:“哟,小周这么受欢迎啊。”

      楚云秀翻开新的一页小说,头也不抬:“暗恋班长的人也不少,就是你一放学就回家,大家逮不着你。”

      黄少天润了润嗓子,好奇:“对啊对啊,也不知道每天那么早回家干什么?玩游戏?我之前上线的时候没见到你啊。”

      “没干什么。”

      “哇靠老叶你这语气听上去好像故意在隐瞒什么,还有我不知道的八卦,你快——”

      喻文州摘下一只耳机塞进黄少天耳朵里,将这人从八卦频道强行切换到BBC英语频道。虎牙少年登时苦下一张脸,喻文州看向周泽楷:“她后来还去找你问问题吗?”

      周泽楷其实不太在意这类事情,想了一会儿,不太确定地摇了摇头。

      江波涛听明白了来龙去脉,觉得有点不可思议:“都是一个班的同学,大家相互帮忙而已,又不是多大的事,怎么了?”

      楚云秀刚看完一本宫斗小说,投过去一个“你还太年轻”的眼神:“那是你这样认为。”

      叶修记起那天应该是蓝河值日,这人肯定是听到了什么。干什么事情都相当专注的大学霸难得做题做到一半跑起了神:不过这样也好,给他点时间,让他好好想想。

      这人有时候挺迷糊的,在很多方面。

 

      只是叶修并不知道蓝河对笔言飞说了什么,更不知道自己准备比赛的这段时间是他们给自己的最后期限。他们的城市最近时不时下雨,校园里好不容易开起来的花一个个无精打采。笔言飞刚开始特别拼命,过了一个礼拜就嚷嚷“我们为什么要给自己找麻烦,普通班就普通班吧,我不想提前感受高考”,旁边的少年却自始至终埋头看书,神情认真到笔言飞恍惚间有种错觉:他到底在为了什么。

      蓝河这段时间长个子,有时候半夜会腿疼。他睁开眼睛,房间里一片漆黑,有雨声滴滴答答落打在窗台上。黑暗里,连空气都是凉的。蓝河拉了拉被子,蜷起腿,闭上眼睛。

      两个三岁的小孩子站在幼儿园的树荫里,一个手里拿着玩具汽车,一个拿着喷水枪,老师走过来蹲下去,摸了摸他的头说不可以玩哦,将玩具从他手里抽走。小蓝河两手空空,不知所措站在原地。身旁的小男生眼睛很黑,皮肤白白净净的,笑起来就像一个雪团子。他说我们可以一起玩小汽车,然后朝他伸出手。

      小蓝河犹犹豫豫握上去,却没想这一握就是整整13年。

      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时的小声提醒、校门口人群中的鼓励、下雪天的游戏与窗户上的冰晶、桂花香里少女鼓起勇气的告白、台灯前少年英挺的侧脸、中考后猝不及防的拥抱、蝉声阵阵里从未忘记过的那个夏天……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个人成了一种习惯。蓝河一度以为,他们还没长大,这种习惯还能延续很多很多年。然而一个契机让他愕然发现,现实竟然如此近在咫尺。原来在不知不觉间,那双小手不再稚嫩,黑眼睛的小团子眨眼间变成了高挑俊朗的少年。

      蓝河第二天醒来狠狠搓了搓脸,蓝妈妈喊他来吃饭时说期中考试而已,不要太紧张。他走到小区大门口特意望了一眼叶家,这个时间叶修大概刚起床,闭着眼睛吃早饭吧。

      四月的风轻抚过少年的脸颊,再吹向更远的地方。

      他在潮湿的空气里合上眼睛,睁开,然后朝着学校的方向,头也不回地走去。

 

      叶修的比赛在期中考试之后。他不负众望为学校狠狠争了光,拿着奖状到办公室时,被冯老师一点也不知何为低调地表扬了。这天正好出期中考成绩,老冯一并夸奖,想说的话不少,到嘴边只剩下四个字:“再接再厉。”

      叶修从办公室出来时,被迎面的阳光刺得眯起眼,虽然和人比赛的过程挺爽,但准备的过程太烦,下次要是有类似的机会,他一定怂恿黄少天。

      说起来最近忙得事情太多,好像都没有好好和蓝河说过话。

      也不知道他这次考得怎么样,早知道刚才在冯老师那儿看一眼。

      叶修前脚刚踏进教室门,就被人追着起哄,有人仗着他脾气好、没有好学生架子,冲过来揽着他的肩膀喊叶哥。叶修各科成绩都顶尖,唯独体育优势不大。平时跑个1000米也就中等水平,这回被一个打铅球的哥们儿一巴掌拍在肩上,脱口而出一个“哎我去你轻点”。教室里闹哄哄的,考试成绩贴在后黑板上,围了里三圈外三圈的人。叶班长好不容易摆脱了铅球哥们儿,挤过人群走到蓝河课桌旁边。

      少年低着头订正错题,从叶修的角度能看到他头顶的一个旋。

      “这回考得怎么样?”

      放在平时,叶修根本不用看分数,只要看他下一个动作就能作出判断。勉为其难递上卷子意味着还行,连忙用手挡分数意味着不太好。只是这次蓝河什么也没做,继续埋头订正错题。叶修大致扫了一眼分数,算是正常发挥吧,不过他刚写下来的那句话还是错的,大学霸用手指点了点,纠正:“又错了。”

      蓝河的笔尖挪回去,没改先说:“晚上请你吃饭吧,就那家烧烤。”

      笔言飞偷偷瞧了一眼班长,叶修敏锐地捕捉到视线,空气里有不知名的情绪流动,笔言飞迅速低下头。蓝河用笔在第二次写错的地方化了几条线,听叶修干脆地说了一声“好”。

 

      学校附近的烧烤店生意特别火爆,好在他们去得早,找了个偏角落的位置。蓝河三两下点好串,又对店员小哥说能不能来两罐啤酒。小哥看了看他俩的校服,蓝河立马改口菠萝啤总可以吧,小哥这次点头,唰唰在菜单上添了两笔。

      叶修敲了敲桌子:“喝什么啤酒。”

      蓝河将校服外套脱了放在一边,露出白净的胳膊:“你不喝算了,我替你喝。”

      叶修挑起眉:“长本事了啊。”

      烤串很快端上来,还有两罐冒着冷气的菠萝啤。蓝河打开啤酒,一人面前放一罐。他也不和对方客气,拿起一串羊肉串咬了一口,结果被烫得直吸冷气。

      蓝河吃这类食物总是不得要领,要么嘴边沾了辣椒粉,要么脸颊蹭到孜然。叶修看他两串下去把自己吃成了小花猫,抽了张纸巾递过去。少年一手拿着菠萝啤,腾出另一只手来接纸巾,在脸上擦了擦,随口道:“那什么,我想好了,下学期准备转到普通班。”

      店员小哥刚好端上来一份烤鸡翅,一半放了辣椒,另一半没有。蓝河伸手去拿辣鸡翅,却被叶修挡了一下:“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能吃辣。”

      蓝河的嘴有点红,小口吸着冷气,他的舌头是麻的,灌了几口甜饮料才稍微压下去一点。叶修从他手里夺过那串鸡翅,力气有些大,又倒了杯水,推到他面前。

      逞强的少年这才慢慢收回手,捧着水杯喝了一大口,用手背抹了一下嘴:“这个班确实挺好的,但是不适合我。或者说,我不适合它。”

      方才还空着的几张桌子纷纷坐满了人,有穿着相同校服的学生三五成群走进来,高声嚷嚷着点单。店员小哥不断端出烤串,碰到一群男生的桌子,基本刚放下去就分完了。

      “我试过,不行,不论怎么努力,在班里基本都是这个成绩,”蓝河又拿了一串羊肉串,咬了一口,却没尝出什么滋味,“每次都在想,也许下次就好了,但每次都在失望。也许换个环境会好一些,毕竟谁都不想当最后几名。”

      “以后你也不用来我家了,下学期我可能要申请住校,不是说咱俩不是朋友了,没事的时候我还是会去找你玩的,到时候别不给我开门。”蓝河说到后面扯了扯嘴角,可他实在不擅长这种玩笑,语气干巴巴的。坐在对面的少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蓝河心想:我简直蠢爆了。

      手里的羊肉串渐渐冷下去,他本来就没多少食欲,勉强吃了两口不吃了。

      “以后咱们还能一起吃饭,你要是觉得这家不好吃,我请你吃大餐!”

      忙得脚不沾地的店员小哥端上来一盘烤蔬菜,闻言脸色一黑,铁盘子磕在桌面,声音大到隔壁桌都回头看他们一眼。叶修还是那个表情,蓝河心里骂了声脏话,心说自己刚才就应该闭嘴。

      就在他觉得空气都要凝滞的时候,对面的少年终于开口了:“说完了?”

      蓝河灰溜溜看他一眼,不明白明明自己不理亏,为什么不敢抬头看他,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叶修这才慢条斯理拿起那串鸡翅,咬了一口:“这就是你的想法?”

      蓝河犹豫了一下,又点点头。他突然想起初中报志愿那年,叶修想也不想对他说“我替你决定”,没有半点迟疑,甚至有些草率。那时的自己对于未来的勾画近乎空白,却从未怀疑过那个人说的话,坚信只要踩着他的脚印,就一定能跟上来。

      有一个瞬间,蓝河甚至冒出一个念头,如果他现在对我说同样的话呢?如果他说你应该再努力一点,努力留下来,这个班里还有我,如果你愿意,我会一直帮你呢?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这些,只是下意识抬头看向对方,清澈的目光里有犹疑,有对未知的迷茫与不安,但所有情绪后面还有一丝期待,被他压抑到极致的期待。

      然而叶修只是啃着鸡翅,端起菠萝啤喝了一口,末了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

 

      等他们从烧烤店出来,天已擦黑。他们不敢吃太多,毕竟高中生回家以后还是要被父母逼着多吃饭。熟悉的街道,熟悉的人,他们路过贴满海报的游戏店、只有一个老爷爷店主的书屋,叶修习惯性比蓝河慢两步,跟在后面。

      蓝河想,这大概是十几年来他俩吃得最尴尬的一顿饭。不过转念又一想,以后想找机会和他吃饭还不好找呢。接着他的思维又往更远的方向跳了跳,现在好歹还是一个城市,一个小区,以后上了大学,估计就更难见到了吧。没准很多年之后,他们之间只剩下互联网上的寒暄:最近怎么样?挺好的,你呢?

      心里忽然有点难受,冰啤酒喝得胃也不怎么舒服。回家的路很快走到尽头,他们在小区门口分手,走向不同的家属楼。蓝河转弯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叶修低头看手机,不知道在和谁发信息。

      蓝河在树影下站了好一会儿,直到什么也看不到了。



      -Tbc.-

      明天双更,想说的话都在明天的更新里

评论(42)
热度(315)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