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岚

读作Asa,低产透明,感谢喜欢(///∇///)

【叶蓝】第二十五年生日快乐[梦100涉及|Fin|HE]

CP:叶修X蓝河


 


时隔好久的叶蓝,HE保证w


涉及手游梦100,有二次设定,不过不影响剧情ww


 


++


蓝河从没想过自己会和一群小姑娘似的,跟风去玩一个乙女向恋爱消消乐手机游戏。


从来没有。


 


荣耀职业联赛轰轰烈烈地打了十年,一代代大神在这个虚拟的舞台上登场再退出,无数电子讯号间传递着的不只是游戏角色或凌厉或洒脱的一举一动,更是这一代年轻人也许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青春情怀。


十年前的少年人逃了补习班,在呼口气都热得熏人的夏日躲进网吧。那时的荣耀仿佛永远跟笨重的显示屏、积了一层灰的风扇、红烧牛肉面与火腿肠脱不开关系。


但如今却截然不同。


移动互联网铺天盖地地入侵人们的生活,手机、平板,越来越多的人不再每天盯着电脑屏幕,低头族甚至堂而皇之地登上央视新闻。荣耀联盟怎么可能放过这个绝好的机会,老冯一拍大腿,去给我弄个手机游戏来。


 


荣耀大陆,就这么应运而生。


 


官方最初的想法很简单,就两条。一是扩大荣耀的影响力,吸引更多玩家。二是圈钱。工作室的策划们脑洞大开,什么与PC端联动,或者依据荣耀本身的设定,重新做个arpg。策划文案叠了挺高,老冯呷着茶,眯起眼瞥了一眼最顶上的,说,就这个吧,看着能赚钱。


 


乙女,恋爱,消消乐。


和荣耀完全不相干的几个关键词。


 


游戏面向的群体是女性,玩家从新手村一路开拓整个荣耀大陆,期间会碰到形形色色的NPC,根据玩家自身选择,和NPC展开不同的恋爱故事。


 


吸引玩家的,是这些NPC都是荣耀里真实存在的角色。NPC根据自身能力分为一星到五星。一星NPC大多是各大战队附属帮会的高管。二星是职业赛中初出茅庐的新人。以此类推,五星自然是活跃在荣耀联赛一线的大神,夜雨声烦、索克萨尔,只要玩家足够有运气,抽到“大神”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这些大神还有真人配音。


 


这款游戏一上市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尤其是那些原本就崇拜职业选手的女粉丝。花钱如流水,这句话再贴切不过。


蓝溪阁作为蓝雨战队的后援,其实也参与了此次游戏的制作。只不过跟职业选手不同,他们的角色没有语音,技能也比较鸡肋。


 


荣耀大陆公测的那天,曙光兴冲冲地抱着手机,嘴里不停念叨着,哎你说我要是抽到我自己怎么办,哎呀和自己谈恋爱突然有点害羞。


蓝河坐在自己的电脑前啃着早上买的面包,没吱声。


笔言飞看着手机上的下载进度条一点一点爬满,随口说了一句,那次听策划部的小妹说,喻队他们可是全被拉去配音了,还说黄少因为临场发挥太多被禁止私自修改台词。你们说现在这小姑娘们都怎么了……


笔言飞后面说了什么蓝河没听进去,此时,他那刚被面包里的糖分滋润过的大脑里就一个念头:


我偶像,在一个手游里说话了,还说了很多。


 


二十二岁的蓝河脑补了一下偶像黄少天的声音透过夜雨声烦帅气的形象从手机里传出直击耳膜的情景。


他深刻思考了两秒钟,拿出手机。


 


玩吗?


玩。


 


++


 


荣耀大陆和荣耀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后者更看技术,而前者必须看脸。


 


游戏定位放在那里,一个面向女性玩家的消消乐能指望什么技术?关卡难就抽卡,抽到高星就能碾压。


不过想要抽到一线大神NPC,并不只是乖乖掏钱这么简单的事。


运气这种东西,谁都说不好。


 


曙光第一个抽到了现阶段荣耀大陆里最高等级的三星NPC,还是个特别眼熟的小卢。蓝溪阁的带团指挥跟见到野外boss掉的材料似的,激动了半天。春易老瞥了他一眼,点评,孩子这么小,这是犯罪。


曙光玄冰:……


 


蓝河一向觉得,自己算不上运气好的那种人,但绝对不是特别差的,带团打本时不时也能碰到几件极品材料。


但直到他对着手机屏幕戳了两个小时,他觉得,自己也许一直想错了。


 


当笔言飞拿着手机凑过来的时候,蓝河正黑了一张脸对着自己的手机屏幕。笔言飞低头,看见蓝河的页面上清一色的一星NPC,有的眼熟,大概是跟蓝溪阁抢过boss,有的压根没见过。笔言飞有些同情地拍了拍蓝河的肩膀,拿出手机在他眼前晃了晃。


屏幕上,笔言飞的游戏形象和荣耀里如出一辙。


蓝河面无表情地拨开他的手机,心想,这游戏没法玩了。


 


 


++


 


但凡是个联网的游戏,就一定会时不时开个活动,吸引一下玩家。


荣耀职业圈的大神可谓是这款消消乐手游的摇钱树,官方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圈钱的机会。开服没几天,宣传广告打得铺天盖地——你会和谁在这片大陆上相遇?


第一次,五星NPC悉数登场。




蓝河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正赶上吃晚饭,七月底的G市热得人提不起一点精神,仿佛喘口气都能凝出水来。蓝河从楼下的超市买了一塑料袋冰棍,回家一股脑塞冰箱里。他火速冲进浴室,直到被莲蓬头里冒出来的凉水浇了满脸,才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洗完澡还不到8点,蓝河叼了根冰棍坐电脑前刷微博。偶像黄少天转了荣耀大陆的官方消息,难得话不多,只不过发了一排小太阳似的笑脸。说实话,蓝河对这个游戏兴趣不大,但想着有偶像,弃了又不甘心。


他摆弄着手机,咬着冰棍,心里寻思着,要是这次抽不到偶像就删游戏。


 


只可惜,听到这话的上帝眯起眼睛地给了他一个特别讽刺的笑脸。


 


新活动上线的那天,蓝溪阁的一大帮老爷们跟副本开荒似的,恨不得把手机戳出个洞。原本兴致缺缺的蓝河也被这气氛感染,盯着手机等维护结束。这次的好运气似乎落在了会长春易老身上,三十多岁的男人随手一点,五星NPC特有的光环霎时泛滥了整个屏幕——生灵灭。


在一群吸气与咒骂声中,蓝河产生了人生中第二次想砸手机的念头。曙光凑过来看,蓝河的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特别眼熟的身影——绕岸垂杨。


真他妈眼熟。蓝河心想。


 


++


如果那时候我把游戏删了,是不是就不会有以后的故事了?


很多年后的蓝河认真想过这个问题。


 


只可惜,时间不能逆转,有些假如注定寻找不到答案。


 


 


++


蓝河再次点开荣耀大陆是坐车赶往S市的路上。


轮回对战蓝雨,轮回主场。


那时已接近十月末,橘红色一点点爬过叶脉,一阵秋雨一阵凉的季节。笔言飞坐在靠窗的位子上,低头划着手机屏幕。蓝河挂着耳机听歌,余光扫过去,看他玩得专注异常。


“这游戏真这么好玩? ”


“这不没事么,哎,服务器最近补偿了几颗钻石,你游戏删了么,没删还能抽几次。”


“没删,不过我觉得就我那运气,还是算了。”


“免费的,来来,你不抽我抽。”


笔言飞抢过蓝河的手机,轻车熟路地点开游戏。蓝河看着车窗外下起了小雨,雾蒙蒙地笼成一片。耳边传来笔言飞压了声音的不住吐槽,我靠蓝河你简直黑到家了。


 当事人耸耸肩,一张白白净净的脸人畜无害,无言诉说着:你看,我说的吧。


“还有最后一次机会,你自己点吧。”


被还回来的手机躺在掌心传递着温度,静音了的游戏里荣耀地图不停变换。 


蓝河伸出手指,上帝无声微笑。


正在补眠的入夜寒被后排座的一声“我靠”惊醒,迷迷糊糊地扭过头,只见笔言飞举着蓝河的手机猛地拍在自己眼前。


 


“君莫笑!”


 


++


蓝雨和轮回打比赛的那天晚上出了点意外,会场临时出了问题,主办方手忙脚乱地补救。天还不凑巧,下雨了,排队入场的观众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场面乱得宛如菜市场。江波涛亲自跑出来,暂时安抚了骚动的人群。蓝河主动提出要去场外做疏导,曙光说外面可还下着大雨呢,蓝河笑了笑没吱声。


没过多一会儿几个穿着轮回工作人员服装的小姑娘哆哆嗦嗦地来到休息室。笔言飞这才恍然大悟,心想,我靠这情商,他是怎么单了二十二年的。


虽然一路坎坎坷坷,但好在没影响比赛的顺利进行。


最后一局黄少天锋芒毕露,却最终惜败在了一枪穿云的手里。


 




不过比赛归比赛,一群年轻人之间的情谊从来不会根据几个数字衡量。


轮回做东,一伙人吵吵嚷嚷地出去吃宵夜。


直到月亮挂了屋角,街上人群散尽,蓝雨一行人才回到宾馆。蓝河胡乱冲了澡,滚进被窝,这才有功夫拿出手机,划拉几下屏幕,君莫笑手持千机伞出现在静夜里微微泛光的屏幕上。


蓝河伸手点击人物信息,却被猝不及防的一声语音惊得缩回手指。


屏幕上英俊潇洒的男人弯起眼睛笑笑。


 


哟,终于见到你了。


 


 


++


从S市回来之后,春易老给几个高管开了会。战队分析了轮回出场角色的装备,觉得还是得刷材料,于是蓝河他们又过上了每天带团刷boss抢材料的生活,有时候忙得晚上睡不够五个小时。


蓝河当初以为荣耀大陆这个游戏不过是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但他没想到,这个手游的官方竟然是如此贴心。游戏自带提醒功能,玩家可根据个人需要设置闹钟,五星NPC附带语音,不论是喊起床、喊吃饭还是催睡觉,应有尽有。


第一次听见君莫笑的起床语音时,蓝河差点把手机扔出去。毕竟“起床了,起床了,再不起来,boss我们抢了”这句话听在他耳朵里,就跟警铃没什么区别。




蓝河多次想过要把这游戏静音,但每次静了没两天他又会把语音打开。说出来挺矫情,不过在这段忙得生物钟完全紊乱的日子里,有个人按时跟自己说“吃饭吃饭,别总盯着泡面”、“看看这都几点了,快睡觉去,明天还得训练”的感觉并不坏。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整整一个月,在蓝河屯的一箱方便面快要见底的时候,大春说材料差不多了,整个蓝溪阁都跟着松了一口气。这天蓝河难得提前回家,舒舒服服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睡了个昏天黑地。醒来的时候发现天还没亮,他在床上滚了半天觉得越躺越清醒,于是干脆起床上了游戏。


电脑屏幕的反光在初冬依旧漆黑的黎明晃得人眼睛疼,蓝河揉着额角摸鼠标,只听“叮”的一声响,游戏界面弹出一个组队框。


刚睡醒的青年眯起眼睛,一句私聊信息安静地躺在对话框里。


君莫笑:帮忙打个本呗。


 


 


++


——大半夜拉不到人,正寻思随便喊一个,就看你上线了,你说巧不巧。


——哎最近看你们抢boss抢得很拼命啊。


——小蓝你干嘛呢?我们几个都在副本门口等着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最近累得有些低血糖,蓝河看着对话框里一条一条蹦出来的信息突然有点懵。在叶修发来第八条信息的时候,蓝河的大脑中枢才弄清楚现状,他活动活动尚有些僵硬的手指,回:


——不好意思,有事。


——别逗我,这会儿你们公会在线的不超过3个,快来。


——……


其实后来很长一段时间,蓝河都在后悔。可也许是近一个月高度紧张的生活让他的手指先于大脑做出了反应,蓝桥春雪就这么跟着君莫笑、迎风布阵、海无量和包子入侵在初冬凌晨4点进了副本。


那天的boss是怎么倒下的,蓝河根本没什么印象。


但这次的偶遇一定是一切灾难的祸根。


彼时,蓝河如此天真地想。


 


 


 ++


这一年的圣诞气息席卷G市大街小巷之前,蓝河迎来了自己的二十三岁生日,而蓝溪阁正赶上下一波刷材料的紧张期。


公会高管们恨不得每天带十个团,曙光顶着黑眼圈,大春忙得直上火,蓝河哑了嗓子。


他本来准备回家前买个小蛋糕象征性庆祝一下,可那天G市临时下起了大雨。


被淋成落汤鸡的蓝河哆哆嗦嗦地回到家,一看时间都快十二点了。索性一屁股坐在玄关那里,随手抹了抹湿乎乎的手,拿出手机,点开荣耀大陆。


“生日快乐。”君莫笑的声音在极静的夜里响起。蓝河伸手把大神划拉到一边,从NPC列表里找到不久之前无意间抽到的“蓝桥春雪”。


床头放着的黄少天周边闹钟勤勤恳恳地将秒针转向数字12,蓝河赶着二十二岁的最后几秒钟,对手机上连语音功能都没有的“自己”无声开口:


生日快乐。


 


 


++


接下来,日子照旧。


 


第二年开春的时候,荣耀联盟举办了一次国内友谊赛,为了8月的世界友谊赛做准备,主场定在G市。蓝溪阁提前好多天开始准备,生怕当天出什么乱子。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国内友谊赛打得顺顺利利。


蓝河对此表示很满意,如果,没有出现那个小插曲的话。


 


那是蓝河第一次见到叶修。


真实的叶修,没有隔着电脑或者手机屏幕。


跟正式的比赛不同,友谊赛没有积分不论晋级。平日里在QQ群插科打诨的年轻人见了面免不了吃饭唱歌玩桌游。叶修懒得掺和,和和气气打完比赛,开开心心群嘲一番,拍屁股溜走了。


蓝河就是这个时候见到他的。




刚下过雨的街道湿润而干净,爬墙虎伸开稚嫩的叶子攀上复古的砖红墙壁。傍晚的余晖恋恋不舍地挂在视野尽头,蓝河穿着工作人员的衣服张罗着刚送来的外卖。休息室里各大公会的随行人员两两三三的聚在一起,吹牛聊天。


蓝河将吉野家的餐盒放在一旁,拿出手机一张一张翻着刚才拍的照片。有人冲自己走过来,在几步之外站定,问:“哎,还有多余的饭么?”


休息室里人声嘈杂,有人咋咋呼呼地讨论一会儿去哪儿看夜景,有人特别不拘小节地扒拉饭盒。蓝河隐约觉得这声音特别耳熟,他眨巴着眼睛抬头,看见叶修背着灯光,低头瞅着自己。


跟镜头前的感觉不一样。这是蓝河脑子里的第一反应。


“没有就算喽。”叶修匆匆瞄了一眼蓝河面前空了好几个的食品袋,耸耸肩准备往外走。蓝河手机里的相片正翻到下午车轮战的画面,一帮大神同仇敌忾,完全不知道“羞耻”两个字怎么写,逮着君莫笑折腾了半天。手指再一次先于大脑的指令抓上了对方的袖子。叶修低头看过来,蓝河将面前的吉野家推了推,小声说:“我没动过,你吃吧。”




——打了一天比赛,应该快饿死了吧。


蓝河偶尔慢半拍的脑袋傻傻地想。




“哎呀,这怎么……”


蓝河刚准备说不客气,却见叶大神飞快拎起饭盒,弯起眼睛笑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


“……”


“我肯定不赖账,下次游戏里补偿你啊。先走了,回见。”


“…………”




曙光回来的时候看见蓝河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发呆,他压低了声音悄悄说:


“我艹,你猜我刚才看见谁了?叶修!你说我会不会眼花了,他怎么跑这边了。”


蓝河一脸生无可恋,心想,我怎么知道,他还骗走了我的盒饭!还说游戏里补偿!


曙光依旧在耳边嘀咕着,一边表示也许是自己眼花了,一边感慨蓝河你真行,我就出去接杯水的功夫你连饭盒都吃了。不一会儿入夜寒买了一袋子水果回来,蓝河啃着苹果安抚饿了半天的胃。


这时他慢了两拍的脑袋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等等,他认识我?


俊秀的青年猛得睁大了眼睛,活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兔子。


 


——从什么时候开始?!


 


 


++


叶修没有食言,他确实没忘记蓝河让给他的那份饭,也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这一点。


 


——小蓝我刚才看你们团喊世界了,缺人是吧?跟我还客气什么,说吧要什么职业,装备我一个不要。哦对了,那个隐藏boss的掉落咱们得商量一下……


——上线啦?来来,陪我们刷个本,上次跟你打特别红,老魏那个不要脸天天惦记着你。


——哟,这不是小蓝么,带小号刷任务呢?我正好没事,咱们一起。那个什么,明天的野图boss你看看……


 


时光辗转,初春刚冒出头的嫩叶在夏季的烈日中懒洋洋地抽长了枝条,慢吞吞地开出色彩斑斓的花。蓝河躲在空调房里咬着冰棍看叶修和魏琛在游戏里互损,一边感慨自己就是耳根子软,一边开着蓝桥春雪跟着进了副本。


他至今没问过叶修,到底什么时候认识自己的。


他觉得一个大老爷们没事总追究这种细枝末节的问题太小家子气,虽然心里好奇地要死,但一直没抹得开面子。所以这点好奇心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一点点磨成了一个结,越绕越解不开的那种。




包子原本就比别人高一个调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蓝哥,蓝哥你人呢!”


蓝河一边扯数据线,一边回复,马上马上,手机没电了。


其实包子本来是准备跟着叶修一起喊“小蓝”的,蓝河对此没什么意见,虽然实际他比包子还大两岁。但叶修当时说:


“什么‘小蓝’,人家比你年龄大。再说了,‘小蓝’这称呼也是你能叫的啊?”


单纯的包子连忙改口,反倒是蓝河哑了半天没吭声,谁让他心里有个结呢。




这天的boss推得十分顺利,末了还掉了难得一见的材料。方锐难得正经地说,人家蓝桥总是来帮忙,这材料你们不觉得拿得有愧?


没等蓝河开口客气,叶修笑着接:“怎么有愧,都自家人,我跟小蓝一直礼尚往来呢。”


黄少天周边的闹钟勤勤恳恳地在床头做自己的本职工作,临近十一点半,小区家属楼里的灯渐次熄灭。空调的冷气吹在背脊上,蓝河缩缩肩膀,觉得心里的结因为叶修这几句话又大了几分,但眼看着材料进了别人的包裹,心里又有点郁闷。


还没等他想好措辞,一个声音突然在静谧的夜里响起:


“看看这都几点了,快睡觉去,明天还得训练。”


一时间,耳麦里只剩嘶嘶电流声。蓝河惊恐地发现手机屏幕自己亮了起来,他慌忙拉过数据线,仓促调了静音却挽救不了刚刚发生过的事实。那个瞬间蓝河仿佛能听得到自己骤然加快的心跳,脑子里小火苗呼的一下窜起三尺高。




包子入侵审时度势,恰到好处地给小火苗加了一把柴:


“老大你刚才说什么?”


 


 


++


那天后来发生了什么,蓝河恐怕这辈子都不愿意去回想。


他匆匆撂下一句“东西我不要,先下了”之后,就落荒而逃。


之后的几天,他跟春易老请假,说自己不太舒服,想休息休息。


时间正赶着世界友谊赛即将开始,各大战队都在筹措这场世界级赛事,相互之间反而平静了许多。大春觉得蓝河这一年累得够呛,于是手一挥,批了一礼拜的假。


 


等蓝河再登陆游戏时,叶修已经飞去纽约参加世界友谊赛了。


私聊留言里,包子时不时问,蓝哥你怎么不上线?叶修也留了一条,时间似乎就是那天夜里:


没想到哥的魅力这么大。[叼烟]


休息的这一个礼拜中,蓝河反思过,他觉得是自己太把自己当回事,不就是崇拜个偶像吗。全国崇拜叶修的人多了去了,人家天天忙着训练忙着职业赛,哪儿有那么多工夫在乎这些细枝末节。


 


好吧,我现在多了半个偶像。


蓝河这么安慰自己。


 


世界荣耀友谊赛在八月底的纽约拉开帷幕。


这一汇聚了全世界顶级电子竞技高手的赛事无意吸引了各国媒体的注意。


不过说到底是个友谊赛,不少选手更愿意展示一些华丽却高难度的技巧。比如张佳乐就将弹药专家最张扬的一面秀到极致,而周泽楷的凌厉精准也让国外记者惊叹不已。


但后来人们对这场比赛最深的印象还是落在了领队叶修身上。


他在最后一场比赛中神乎其神的技巧甚至让外国解说员直接噤声。在对方选手倒下的那一刻,不知道哪国的记者突然将镜头给叶修推了个特写。


男人黑色的瞳仁里是天塌下来都与我无关的专注,专注到甚至有些冷漠。随着最后的对手轰然倒地,叶修轻轻眨了一下眼,眼睫如鸦羽,再睁开时,是荣耀十年来的历练加之在这个男人身上的锋芒,从容、淡定却赢得理所当然。他浅浅地笑了一下,只是这笑还没晕开到眼角,当事人似乎发现了摄像机,又眨了下眼睛,等人们回过神时,男人又是平时里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这段视频随后被发布到了网上,瞬间点燃了国内各大论坛。




叶修一向给外界很随意的印象,这次有专门造型师做了发型换了衣服还化了妆,一时间,微博上说要给摄影师加鸡腿的妹子们排起了长队,要给叶神生的猴子恐怕能占据好多个花果山。


蓝河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是在办公室。8月底的G市,室外烈日炎炎。几台大功率空调不遗余力地吹着,键盘噼噼啪啪,风扇呼呼作响。


蓝河不记得自己盯着屏幕看了多久。回过神时满脑子就一个念头:




去他妈的偶像。


 


自己心里那绕了大半年的结,这下彻底死了。


 


 


++


喜欢一个人是怎么样的感觉?


有人说是患得患失。


 


蓝河抱着手机在床上滚了一个晚上,最终得出自己的答案:


什么感觉?感觉自己是个蛇精病。


 


他觉得自己每天要看八百遍手机,但每次和叶修一起打本的时候却要装出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每次听曙光他们谈论叶修,耳朵恨不得竖起来,但当他们问自己“你们不是总一起打本么,你觉得他怎么样?”的时候,又风轻云淡地回答“技术没得说,不过这个人真的十分不要脸”;每次听老魏吐槽说“卧槽老叶你如此不要脸以后如何讨媳妇”时莫名紧张,但听见叶修懒洋洋地回答“啧,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老光棍。你看看你们,就现在这状态,我怎么放心去找媳妇呢”时又会一点点放下心。


 


这一年的12月,蓝河迎来了他人生中第二十四个生日。


虽然每年这时候都要忙成狗,但他依旧抽时间去给自己买了个小蛋糕。


在自己的小屋里,他点开荣耀大陆的图标,将手机放在蛋糕边上,戳着屏幕上陪了自己一年多的君莫笑。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


元旦那天,荣耀官方举行了一年一度的表演赛。


这次选在B市,楼冠宁拍着胸脯保证至少硬件上绝不给联盟丢脸。


蓝河一行人来的那天,B市刚好飘起了雪花。北国的冬天与南方截然不同,自小生活在G市的蓝河觉得整个人要被冻成一根冰棍,却执意去掉手套,伸出手,感受雪花在掌心化掉。


兴欣这次来得特别晚,表演赛的前一天晚上才匆匆下了飞机。元旦那天,蓝河心里跟揣了个兔子似的,他第一次在有黄少天出现的比赛现场用目光锁定另一个人,还不敢盯着看,生怕人家看回来。




表演赛一年比一年精彩,观众看得高兴,官方自然开心。楼冠宁在比赛结束后又张罗着聚餐,叶修一看这架势,第一反应就是跑。楼冠宁自然不会放过这尊大神,然而大神一脸正色地说:“兄弟,这回我是真有事。”


“每次都说有事,太不够意思了吧。”


“不骗你,”叶修裹上围巾,拍拍楼冠宁的肩,“哎,蓝雨的住哪儿你知道吗?”


“跟你们一个宾馆,好像是11层吧,喻……”


话没说完,叶修就一溜烟跑了。在官场商场里摸爬滚打多年的楼冠宁自诩情商不低,但他琢磨了半天,也没弄清楚大神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叶修赶到宾馆的时候,刚好瞅见蓝河站在小花园里仰着脖子望天。


雪下得不大,蓝河穿着雪白的羽绒服,带着毛茸茸的帽子,裹得跟个球似的。他身边站着蓝溪阁的另外几个人,一群小伙子兴许真的没见过几回雪,纷纷拿出手机自拍。第一个发现叶修的是笔言飞,他指着叶修“叶叶叶”了半天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蓝河转过身的时候脸上还挂着笑,手冻僵了连按键都不利索,帽子歪了,围巾扭了,刚才还被曙光挖了一块雪扔进领子里。在叶修眼里,一向心软爱炸毛的年轻人顶着通红的鼻尖,傻笑着僵在自己眼前。


叶修摸摸鼻子,笑了笑,说:


“那什么,玩得正开心?你们蓝河借我一会儿呗,晚上还回来。”


 


 


++


叶修领蓝河去了附近的一家涮锅店,店面不大,人不少。


直到热腾腾的锅底端上来,肉片搁汤里滚一圈放进小料碟子里,蓝河才觉得意识随着温度一点点回到身体里。他想过也许这次会碰见叶修,但没想到大神竟然会这么“借人”。


蓝河低着头戳着碟子里的肉片,只听叶修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


“上次谢谢啊,这段时间游戏里也挺麻烦你的。”


蓝河觉得自己又开始蛇精病了,明明心率都要飙到130,表面上却一脸轻松。


“没什么。队长他们都去吃饭了,大神没一起?”


“不去,那种活动一点兴趣没有。”


然后是一段时间的沉默,锅底香气四溢,蒸汽滚滚翻腾上来,蓝河也不怎么抬头,就守着自己眼前的一小片领地夹菜。


“小蓝你还玩那个游戏不?”


蓝河有些茫然地抬起眼睛,见叶修比划了一下,他隐约觉得大神似乎有点局促。


“就是有我说话的那个。”


蓝河反应了两秒钟才意识到叶修说的什么,热度瞬间顺着血管冲上耳朵尖,他觉得自己的脸也要跟着烧起来。


“……偶尔玩吧。”


“哦,好玩不?”


蓝河不知道叶修为什么会对一个手游这么执着,只得拿出手机,解锁点开游戏,递到他面前。


“看着还行啊,赶明儿我也弄一个玩。”


“……”


“之前见老板娘玩过,不过没让我细看。”


“当时你们录音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游戏吗?”


“不知道。你以为我想录啊,老板娘逼的,说不录不给我发工资。”


“……”


“哎小蓝你第一次来B市?”


“不算吧,之前来过,不过下雪是第一次。”


“天坛故宫颐和园都逛过?”


“嗯,上次来的时候去了。”


“哦,那南锣鼓巷、荷花市场呢?”


“……没。”


“明天有空不?哥带你去看看。”


“……明天我们就回去了。”


“哦,那下次吧。”


“……”


“哎这个是这么弄的不?”


“不是不是,要先点这个,再点这个。”


……


 


 


++


什么时候开始和他说话不紧张了呢。


从涮锅店出来,蓝河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叶修走在自己前面几步远的地方,华灯初上时,街道人流熙熙攘攘,不远处的路灯洒下暖黄色的光。叶修的影子长长地拖到自己脚底下,蓝河低头,雪花在地面上铺了薄薄的一层,他抬起脚,没舍得踩下去。


“那什么,留个电话吧。”


快到宾馆的时候,叶修突然停下来。蓝河低低“哦”了一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可等了半天不见叶修报号码,他抬头看他,见那人也正瞧着自己。


蓝河有些不好意思地别开眼睛,声音透过厚厚的围巾不清不明。


“大神你说吧,我给你打过去。”


“我没手机。”


叶修答得理直气壮,换来蓝河一个茫然的眼神。他突然伸手拉了拉蓝河翘起一边的帽子,在凛冽寒风中笑了。


“你说吧,我记脑子里。”


 


 


++


从B市回去之后没多久,蓝河就收到一个陌生号码的短信。内容很简单,只有一个数字“1”。游戏里弹出君莫笑的私聊——我买了手机,给你发信息了,那个游戏怎么下载啊?


蓝河一面哭笑不得地看着跟团队确认似的短信,一面问了君莫笑的坐标,噔噔噔跑过去,一点一点解释什么叫App Store,该怎么下载、怎么注册。


 


“我的号那么难抽到啊?”


“当然了。”


“哦,那黄少天的呢?”


“也难啊!我一年半了都没抽到啊!”


“真的假的,我怎么一抽就有了。”


“!!!!!”


“不信你听啊,是点这个播放语音么?”


“…………这不科学啊!!!”


“你就这么喜欢他啊。”


“喜欢啊!!!”


“那下次见面的时候让你玩。”


“……哦。”


 


下次见面啊……


在叶修看不到的G市,蓝河的脸红得像一只熟透了的番茄。


 


 


++


这一年初夏,荣耀赛场依旧如火如荼。


蓝雨主场对战兴欣,包子第一次来G市,整个人很是兴奋,比赛被他全然抛到脑后,下飞机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给蓝河打电话,说要蓝河尽地主之谊。


当然这通电话被队长掐断了,天真的包子疑惑地望着自家老大。


脸比城墙厚的荣耀大神正色说:“我这次找蓝河有事,要是事办成了,以后经常带你来这边,随便吃,哦前提是这次比赛好好打。”


包子很懂事地点头,魏琛杵在一边咋舌,我靠你这太不要脸了。


 


虽然包子为了美食使出浑身解数,但夜雨声烦与索克萨尔超出常人的默契还是让兴欣丢了这一分。连叶修也不得不承认,这份默契,想破太难了。


比完赛喻文州自然要尽地主之谊,可找了半天没见着叶修的身影。


塞了满嘴食物的包子含含糊糊地说:“老大去办事了。”


温润俊朗的蓝雨队长一愣,包子入侵神神秘秘地说:


“大事!”


 


 


++


叶修跟着蓝河,在G市大街小巷里走着。


——这家的肠粉好吃,那家的叉烧不错。再往那边走两条街有家云吞面很正宗。


湿热的空气里黏着了水汽,蓝河穿着简单的T恤五分裤,背着斜挎包,看着跟哪个大学跑出来吃宵夜的学生似的。叶修慢慢跟在后面走着,蓝河走一会儿会停下来扭过头等他,顺便跟他讲这附近的街道多少年前是什么样子。


过路口的时候蓝河还想着之前见到的一家店怎么不见了,结果没看红灯。刚伸脚往前迈,就被叶修一把拉了回来,背脊撞上胸口,撞得蓝河的心跳乱了一拍。


最终他们还是没找到那家神秘失踪的店,叶修表示无所谓,吃什么都好。


排号等位置的时候叶修问:“你要不要听黄少天的语音。“


蓝河赶忙点头,眼睛亮亮的。


叶修递过手机,说:“密码我生日。“


蓝河有点囧,心里吐槽,你生日我怎么知道。


叶修见他半天没动静,于是借着蓝河的手凑过去输密码。一瞬间蓝河觉得他整个人都压过来,带着淡淡的烟草味道。他条件反射低下头,看着对方修长漂亮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点了四个数字。


那个时候,蓝河晕晕乎乎地想,这个数字也许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


 


吃饭依旧东扯西扯地聊。蓝河时不时戳着叶修的手机,操纵夜雨声烦刷地图。快吃完的时候,叶修突然毫无征兆地问:“小蓝你现在是单身么?“


游戏里,正巧夜雨声烦技能发动,满屏幕金色光芒不停跳动。倒计时小沙漏翻转,凭空多出3秒的时间。


蓝河用1秒的时间考虑,1秒的时间点头。


傍晚时分人流攘攘,餐馆的服务员忙得脚不沾地,旁边的桌上年轻人端起酒杯,门口是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月亮在尚未暗下去的天空羞赧地露出一个侧脸。


最后1秒钟荣耀大神眨眼笑了,就跟世界友谊赛时候一样。


蓝河的心跳猛然失控。在手机屏幕上的金色光芒消失时,他听对方淡淡地说:


“哦,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


叶修知道蓝河,是在他从嘉世出来,刚来到第十区的时候。那时,蓝河在尽职尽责地挖墙脚,叶修觉得这个人心眼不坏,就是有点呆。




叶修认识蓝河,是在绕岸垂杨出风头的时候。那时,叶修把这个狂妄的家伙教训了一顿,他觉得蓝河有时候性子有点软,不过炸毛的时候挺好玩。




叶修真正接触蓝河,是在兴欣公会起步,他把蓝河拉来当管理的时候。那时,叶修是真的想把蓝河拉进来,只是对方没同意,让他遗憾了许久。




叶修第一次见到蓝河,是那一年秋天,蓝雨对战轮回的时候。那时,叶修正巧在s市,磅礴大雨中,他看见一个穿着蓝雨衣服的年轻人把女孩子劝回屋里,自己站在门口。他问黄少天,哎,那个人是谁?黄少天想了想,说,蓝溪阁你最熟的那个。




叶修第一次注意到蓝河,是那次凌晨4点偶遇之后的某个晚上。那时,叶修开着小号,正赶上蓝河带团刷副本。团里有人不太懂boss机制,蓝河就哑着嗓子给他讲,讲了好久好久。




叶修喜欢上蓝河,他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时候。或许是那天他将自己的餐盒推给自己,或许是那个下雪的晚上他毫无防备地转身,或许比这些更早?




谁知道呢。


 


 


++


后来,包子经常跟着老大来G市,他们终于找到了那家神秘消失的店,蓝河做东,点了满满一桌菜。


后来,笔言飞他们再也不敢在蓝河面前谈论叶修,生怕这话真的传到大神耳朵里。


 


这一年圣诞前夕,荣耀大陆依旧开了预热活动,而且给三年以来一直支持游戏的玩家特殊福利。蓝河终于抽到了心心念念的夜雨声烦,赶紧把当了三年队长的君莫笑换下来。


等着生日那天偶像跟自己说生日快乐。


 


只可惜天不如人愿,在蓝河迎来人生第二十五个生日那天。他死活找不到手机,某人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丝毫不为所动。就在蓝河又要炸毛的时候,叶修才慢吞吞地站起来,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了蓝河的手机。画面上依旧是蓝河看了三年的君莫笑。


叶修抬起蓝河的下巴亲了一下,把手机抽走随手丢在沙发上,说:


“生日快乐。”


 


 


 


-Fin.-


 


时隔大半年的叶蓝!叶蓝是真爱!


想想看全职都好久之前的事情了,但现在想起来老叶和小蓝还是会痴汉脸⁄(⁄ ⁄•⁄ω⁄•⁄ ⁄)⁄


顺便,有没有玩梦100的叶蓝同好,B站IOS服w


 



评论(65)
热度(953)
©Asa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