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岚

读作Asa,低产透明,感谢喜欢(///∇///)

【卷黑】选择困难症 [短篇Fin|HE]

CP:卷毛X纯黑

 

个人脑洞,一切禁止ww

超级短打傻白甜,大家春节快乐/w~

 

“哎,到底换什么呢?条纹睡衣?节日睡衣?圣诞老人?”

“这个车好,这个!不对,那个好,哎哎,那边!那个更好!”

很早之前,纯黑就知道卷毛有选择困难症。这个188的大男孩在做任务时是绝对的雷厉风行,可一旦开始换外观、选装备,就立刻变得犹豫不决起来。他会小声嘟囔着将所有装备试一遍,语气还颇有几分认真。

纯黑记得那年的圣诞节,洛圣都下了很大的雪,卷毛穿着可笑的条纹睡衣载着他跑过城市的大街小巷。五光十色的烟花在素白的雪夜绽放,纯黑听见网络那头的卷毛笑得特别开心,他一边在心里吐槽这种行为是多么白痴,却也禁不住扬起嘴角。

那一年,他们相距370公里。

 

后来,卷毛的选择困难症从游戏世界渗透到了现实生活。

“纯黑纯黑,你说我买哪个显示器?”

“纯黑纯黑,我表弟要过生日,我妈让我给他买个礼物,你说我是买玩具汽车还是买儿童绘本?”

“纯黑纯黑,我做的那个ED你看了没?就54秒那里,我准备换个素材,这两个你帮我选一个呗。”

对于卷毛的频繁求助,纯黑总是先“怒斥”一番,什么“你他喵多大的人了,不会自己想啊!”或者“白痴,不知道我昨天才睡了4个小时么!这种事情还来问我?!”,但卷毛往往不以为意,回个“嘿嘿”或者可怜兮兮的表情,等着纯黑过一会儿给自己答复。

因为卷毛知道,纯黑也就喜欢占占口头上的便宜,其实心底既善良又单纯,对于自己的“骚扰”,从来不会敷衍了事。当然,这一点纯黑本人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这两个我觉得差不多,第二个更便宜一些吧。”

“看他喜欢什么,要是那种到处疯到处跑的就给他买玩具,乖一点的买书。”

“我的话就用第一个,可以加个P粒子,别忘打关键帧加动态模糊。”

……

时光随着相隔370公里的键盘敲击声,沉淀在无数个“0”与“1”的组合里。纯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多久,或许有一天,这个素未谋面的大男孩会不再向自己求助。只是在那之前,每天不定时响起的QQ提示音已然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

直到偶然有一天,纯黑看到这样一行字:

“纯黑纯黑,我爸的同事要给我介绍对象,据说一个长得好看,一个学识好,反正今天晚上没事,你说我见哪个?”

 

那天,卷毛并没有等到耐心解答问题的小伙黑。

在他发出疑问之后没过几秒,对方就回过来一行字:

“呵呵,随便你。”

 

那时,纯黑天真地以为,这货大概以后不会再来烦自己了。

他关了QQ对话框,在心里对自己说,嗯,这样挺好。

只是当天晚上直播时,他依旧频繁收到来自卷毛的组队邀请。电脑前的黑发青年像一只炸了毛的猫,怒气冲冲地吼回去:

“你他喵的不是去约会了么!怎么又上游戏了!”

耳麦里传出低微的电流声,卷毛在网络那头答得理直气壮:

“不去了,跑去给人家拎包付钱哪儿有咱们玩游戏爽!走走,我上了啊,你掩护。”

 

那一刻,纯黑不知道显示屏上映出的自己笑得特别开心。

他同样不知道,就在卷毛大义凛然地冲向敌人时,心里其实正没边没沿地想着:

去约会了啊,这不正约着呢么。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

他们在一次卷毛家突然停电的时候,交换了手机号码。

他们在春末泛着栀子花香的夜里,躺在被窝里小声聊天。

他们在空调16度的冷气中,收到了彼此交换寄来的礼物。

他们在纯黑家门口的银杏叶落了满地的时节里,挤在开封鼓楼吃着热气腾腾的灌汤包。

后来,北方迎来了那一年第一次大范围降温。

纯黑裹在厚厚的棉质睡衣里,捧着水杯,看眼前188的大男孩拿了大堆的行李往自己刚租的屋子里搬。

再后来,济南下雪了,一如很久之前那个洛圣都的雪夜。

两个年轻人窝在并不宽敞的屋子里吃火锅。

那一天,他们之间相距不到1米。

 

同居之后的生活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卷毛依旧会时不时发来求助。

“纯黑纯黑,情人节那天咱们去看电影呗,你说看什么?我觉得这三个都还行。”

“纯黑纯黑,你说咱们贴哪副对联?我觉得这两个都不错。”

“纯黑纯黑,晚上吃什么馅的饺子?咱们家有白菜也有韭菜。”

那年看春晚的时候,卷毛突然摸出两包零食:

“纯黑纯黑,你是吃葡萄干还是吃开心果?”

原本缩在沙发里看电视的青年瞥了他一眼,哼哼道:

“白痴,吃个零食还要问我?!你就没有自己做过决定么,毫不拖泥带水的那种。”

一身家居服的卷毛愣了愣,他把手里的零食放在一边,径自笑起来,说:

“有啊。”

漫天的烟花在窗外炸开,电视里是喜气洋洋的歌舞表演。不远处的餐桌上放着冷掉的饺子,窗台上的五色雏菊开得正艳。

纯黑看卷毛眉眼弯弯,笑得挺傻。

“比如,喜欢上你这件事情。”

 

-Fin.-

 

2个小时码完的小短文,写得好开心www

大家春节快乐哦,少爷和卷毛毛也要快乐哦~

 

彩蛋:

曾经有一段时间,纯黑对于卷毛“买哪个”之类的问题,统一回复成:

“都买了。”

没过两天,卷毛兴致勃勃地买回来一堆杜蕾斯,各种类型的都有。


评论(21)
热度(95)
©Asa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