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岚

读作Asa,低产透明,感谢喜欢(///∇///)

【卷毛生贺】他们不知道的[卷黑|fin|HE]

CP:卷毛X纯黑

 

❤ 只是个人脑洞,切勿当真ww

❤ 难得写三次元生贺,还不能召唤正主,略心塞。。。

❤ 私设有,bug很多,随便看看,开心就好(ง •̀_•́)ง

 

卷毛刚发的那条微博我是第一个回复生快的啊哈哈哈←【。


@天然卷发

大家的祝福我都收到了,今后也会努力做出更好的攻略视频的!PS:从今天开始又有网啦,小小大星球3的新一期已经上传,在等审核。再PS:中午的蛋糕超好吃[doge]

[图片]

20分钟前 来自 Android

 

纯黑看到卷毛这条微博的时候正躺在床上准备睡午觉。一月中旬的济南怎么着也说不上暖和,昨天还下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黑发青年缩在被窝里,只露了一个脑袋在外面。窗外雨声依旧,透明的雨滴打在玻璃窗上,蜿蜒出一道道浅浅的痕迹。

纯黑瞥了一眼卷发刚发的照片,轻轻“哼”了一声,小声嘀咕:

“这渣技术,拍个蛋糕都能糊成这样。”

配图是一只生日蛋糕。正方形的蛋糕上堆着层层叠叠的奶油,四周则铺满了红色的玫瑰花瓣。鲜红的玫瑰在雪白的奶油间盛开,看得人很有食欲,但由于拍摄者技术欠佳,手一抖,有些糊了。

纯黑点开评论,准备就拍摄技术进行一番嘲讽,但看到第一条热门评论时,不由得一怔。

“卷毛对面明显坐的是个妹子,注意看手,点的菜也是两个人的量。假装秀美食,其实秀妹子。卷毛你不能这么虐狗[再见][再见]”

纯黑把屏幕往下划了划,点开图片,眯起眼睛仔细瞅了瞅。

哟,还真被细心的粉丝说中了。

不过粉丝们大惊小怪的事情多了去了,没事就在那儿瞎想。黑发青年对此很是不以为意,回个老家就能泡到妹子,哪儿有这么美的事?况且这家伙要真是脱单了,肯定一早就跟自己炫耀了,哪儿还轮得到你们发现新大陆啊。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水汽漫过窗台,带着冬日的凉意扑面而来。纯黑看着粉丝们脑洞大开的留言,一时失了嘲讽的兴致,索性将iPad塞进枕头底下,准备闭上眼睛小憩。但也许是屋外的雨声太响,黑发青年躺在被窝里翻了半天也睡不着。于是他又摸过iPad,点开微博,但这下却被一连串的@惊到了。

所有@清一色地指向同一条微博。

 

男神卷毛么么哒:卷毛卷毛,这是你女票嘛?[可怜][可怜]

天然卷发:回复@男神卷毛么么哒 是啊

 

……靠。

 

——你个混蛋,脱单了也不和我说一声!

纯黑点开QQ发出这么一句话之后,隔了好久也没等到回复。

对方的头像倒是一直亮着,银色的卷发微扬,笑得一脸欠扁。床头的闹钟滴滴答答地响着,不知疲倦地跑了一圈又一圈。纯黑觉得胸口有点堵,他随手将iPad放在一边,翻个身把脑袋埋进松软的枕头,伸手替自己掖了掖被角。

直到坠入梦乡前一秒,他还在迷迷糊糊地想:

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本来想着好不容易回家了,开个联机吧,啧,这下换什么呢……

 

——纯黑纯黑,我发新视频啦。

——嗯,我看看。

记忆中的卷毛总是会一发视频就跟自己汇报,当年名不见经传的两个人守着可怜兮兮的点击量,一边相互吐槽,日子却过得挺开心。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呢?

那个曾经因为觉得自己声音不好听而不敢开麦的大男孩变得越来越开朗,他开始有了自己的圈子,有了自己的忠实观众。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发了视频不再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现在甚至连有了女朋友也不和自己说。

这个混蛋,渣渣,猪队友……

 

那个冬日的午后,纯黑在济南的微雨中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时间反向延长,一点点将那段灰白的青葱岁月再次涂上鲜艳的色彩。他梦见某个炎热的傍晚,自己坐在电脑前,旁边的电风扇吱吱呀呀地唱着不成调的曲子,突然QQ提示音响起,然后弹出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你好”。

——纯黑啊,以后我可能不能每天都守着游戏啦,要陪媳妇儿了。嗯……要不下次联机你找别人吧,不好意思啦……

纯黑猛地睁开眼睛,看到的依旧是自家的天花板。屋外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墙上钟表的时针慢悠悠地往数字“6”上挪,太阳早就急匆匆地落下了西山,带着漆色的墨擦了漫天的蓝。

黑发青年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下意识地拿过iPad。屏幕上与几个小时前一模一样的聊天对话框怎么看怎么刺眼,纯黑觉得心底升上来一小撮火,燎得胸口有些闷,他在自己发出去的消息后面又补了三个字:

——鄙视你!!!

 

一直到晚上8点,卷毛和纯黑的对话框都保持着原样。

黑发青年磨磨蹭蹭地开了直播,犹豫半天,还是点开了刺客信条的图标。

1794年的法兰西亚德萧条颓废,雾霭弥漫的城市,路人行色匆匆。亚诺刷出来的时候游戏里恰巧下雨了,纯黑扭过头看向窗外,昏黄的路灯下细雨绵绵。玻璃窗上映着自己的影子,毛茸茸的脑袋,算不上宽大的身形。

啧,还挺应景。

戴上耳机的瞬间黑发青年无意识地抿了抿嘴,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腕,然后有些欠扁地笑了:

“小同学们,今天我要全程开启认真模式了,今天的竞猜是:纯黑今天会不会一次都不死。”

 

直到很多年以后,纯黑成了国内名声大噪的游戏主播,依旧有人说纯黑做攻略的时候很犀利,做直播的时候很逗比。

不过立刻就会有人反驳,说你一定没看过那次大革命的直播,简直帅到超神!

 

独来独往的刺客孤身穿行于古老的墓穴,跳跃攀爬间尽显刺客大师艾吉奥·奥迪托雷当年的风姿。一向喜欢操作着亚诺华丽刺杀的纯黑这次突然收敛了许多,观众也不禁感慨,似乎不是在看直播,而是在看攻略。

悄无声息地逼近,掩嘴割喉。未等鲜红的血液在胸口绽开绚丽的花朵,白衣刺客已然转向下一个目标。

“一个、两个……三个!完美同步条件是刺杀屋顶的敌人,并用手枪打爆两名敌人的头,先别急着出去……趁着这个时候,瞄准,射击!……”

青年略微压低的声音顺着耳麦撞击着鼓膜,让人不由生出一种错觉,似乎时光倒转,依稀回到当初录细胞分裂的那年。只不过此时只有亚诺一个人孤军奋战,不像那会儿。

——那边的交给你了。

——嗯。

 

有不少人在评论区问“卷毛去哪儿了”、“卷毛是不是真的有女朋友了”、“你们今后还会联机吗”。纯黑只是在亚诺补充消耗品时,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

“这我哪儿知道啊,你们问他去。”

故事的最后,当白衣刺客穿过神殿,将孔多赛的手稿交给唐纳蒂德侯爵时,侯爵说:

“我们盼望的是人类未来的课题,或许减少到三项。解构不同国家之间的不平等、在一统的国家中平等的发展、最后对人进行真正的改造。”

亚诺没有赶上离开法国的最后一班马车,他抽出了提灯内的伊甸碎片,将它交给了阿尔穆林。

大革命的故事就此划上句号,纯黑坐在电脑前,咬着杯子,久久没有出声。

窗外的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纯黑看了眼时间,刚过11点。评论区一边刷着“少爷帅死了嗷嗷嗷嗷”,一边嚷嚷着要继续看电影。但当事人却似乎没什么兴致,他随手刷着iPad,犹豫片刻点开QQ应用,但看见自己那句“鄙视你!!!”之后至今没有回复,还是撇了撇嘴。

“今天有点困啊,要不就这样吧——”

沉寂许久的QQ这时突然弹出来一条系统提示:

 

天然卷发邀请您语音,是否接受?

 

纯黑当时其实是想拒绝的,但长久以来的习惯让他条件反射似的按到了同意。他在电光火石间关了直播,网络那头立刻响起卷毛的声音:

“喂喂喂喂喂,听得到吗?喂喂喂喂喂……”

听着对方一如平日的嗓音,黑发青年沉默了半晌,但终究因为忍不了对方的聒噪,高声骂了句:

“听到了,你个白痴!”

“哦,那你干嘛不说话,我还以为我的麦坏了。”

“……”

“哎,纯黑你今天怎么了?从刚才起就一直没怎么说话。不过今天没有我在你也表现得不错嘛,虽然比我还差那么一点——”

“你看我直播了?”

黑发青年突然打断对方的话,略低的声音让网络那头的卷毛一怔。

“……是啊,不过就看了后半个小时。我中午喝多了,一觉睡到10点多,现在还有点头疼。”

“呵呵,美人配美酒,可不醉人么。”纯黑立刻挤兑一句,但话音刚落就觉得自己这话说得有点酸,各种意义上的。

“啊?什么美酒配美人?”网络那头的卷毛似乎完全不在状态,“啊对了,我还没问你,你给我发的是啥意思?谁脱单了?我刚看见。”

“你就装吧,”堵了一下午的火在这个瞬间尽数涌上来,黑发青年扯着耳机线嘲讽全开,“微博上你都承认了,这会儿还跟我装什么呀。”

“什么微博上都承认了?我承认什么了?我没上微博啊,下午睡过去了,醒了就去看你直播了,”网络对面传来鼠标清脆的点击声,“哎你别挂啊,我看看微博。……我去,怎么这么多回复……我靠,谁有女朋友了,不是,他们是怎么想的,我怎么了都觉得我有女朋友了?!”

“……呵呵。”

“‘照片上的嫂子’、‘照片上的弟妹’……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中午是和我姐一起吃的饭啊,人家特意买了蛋糕从北京赶过来给我过生日呢。”

“……”

“纯黑?纯黑??喂?喂喂喂喂,听得见吗?”

“…………那你他喵的回复说是你女朋友!!!”

“我、我没有啊。”

黑发青年噼里啪啦甩了一张截图过来,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

 

男神卷毛么么哒:卷毛卷毛,这是你女票嘛?[可怜][可怜]

天然卷发:回复@男神卷毛么么哒 是啊

 

“靠!”

卷毛看见截图大喊了一声,但隔了半天没有下文。黑发青年眼瞅着通话条里的时间一点点增加,半晌,才听到卷毛缓缓开口,声音带着几分不可察觉地不好意思:

“那个……我、我中午回复错人了……”

“我本来想回复大山猪的……”

“你看他就在这条下面留言了:卷毛,生日快乐啊。这次咱们可以一起玩了吧?……”

“纯黑……纯黑?……喂、喂你听得见吗……”

 

“你个白痴!!!”

 

2015年1月21日夜里,济南下了两天的小雨终于化作雪花飘满大地。

黑发青年捧着水杯坐在电脑前看卷毛载着自己跑过洛圣都的大街小巷,桌角的台灯发出暖黄色的光,打在他微卷的头发上。耳麦里传来熟悉的惊呼,纯黑眨眨乌黑的眼睫,侧过脸望着墨色的天空,那里有无数雪花飘下,落地无声。

 

“纯黑,你今天不怎么说话不是因为我吧?”

“……”

“哎哎,你真以为我有女朋友了?”

“………………”

“你别不说话啊,我真没女朋友。”

“……你别解释了你个白痴!”

“那你别生气了呗。”

“谁生气了!好好做任务!你给我回来!那边、那边,渣车技!!!”

“我这是抄近路!那你不生气了怎么不给我说句生日快乐呢,你看这都快12点了。”

“呵呵,卷毛大人今天收了上万个生日快乐了吧,还缺我这一句啊。”

“你说一句呗。”

“……白痴又走错路了!那边、那边!”

“又岔开话题!那到你生日的时候我给你说生日快乐,到时候再让你补回来。”

“你是小学生嘛!!!”

 

这场乌龙闹剧,最终还是以当事人连夜发微博澄清而告一段落。

某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时不时就在直播时提起这档子囧事,一说就是一个月。

粉丝们也跟着起哄嚷嚷,不过闹闹也就罢了。


他们不会知道,很多年前夏日的傍晚,一个少年对另一个少年说,你好,今后我们可以一起玩游戏吗?

他们不会知道,纯黑收到的这么多攻略留言里的第一条,是卷毛发的,只有简简单单两个字:加油。

他们不会知道,在济南那个飘雪的夜里,卷毛其实依旧头疼得厉害,却执意开着车,载着小伙伴从好莱坞庄园一路开到了爱德华空军基地。

他们更不会知道,在不久之后的某一天,一个高个子男生抱着铺满了玫瑰花的蛋糕不远万里跑到济南。他气喘吁吁地敲开那人的门,在阳光暖暖的午后笑着说:

生日快乐。

 

Fin.

 

卷毛毛生日快乐(๑•́₃•̀๑)

不刷CP求撒糖,求联机!

 

最近大革命玩得好开心!

好想写叶蓝、喻黄的刺客信条paro,啊,快打醒我……


评论(41)
热度(77)
©Asa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