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岚

读作Asa,低产透明,感谢喜欢(///∇///)

【叶蓝】那年暖冬[短篇fin|HE]

CP:

叶修X蓝河


已交往设定,天冷了,Lo主又来送温(gou)暖(xue)啦(ง•̀_•́)ง

有老梗,有肉渣www

 


叶修洗完碗从厨房走出来,就看见蓝河趴在餐桌上,噼里啪啦地戳着手机。他随手拉上厨房的门,慢慢悠悠地晃过去,凑过脑袋瞅一眼屏幕,却被蓝河一巴掌拍开。


“哎你别看。”

黑发青年偏了偏身子,带起浅蓝色的珊瑚绒睡衣下摆,露出一小节白皙的腰。


“你刚吃饭的时候就在看手机,看什么呢这么起劲?”叶修还想往前凑,“别那么小气,来来,让哥瞅瞅。”

“也没什么啊,”蓝河捂着手机戳屏幕,直到打完最后一个字,才锁了屏幕仰起脸,“这不快年底了么,公会一团的学生好多要去准备考试了,大春让我从二团调几个人,我正联系呢。”

“哎你们缺人啊?其实我最近挺闲的,你们上次刷野图不是掉了那个啥啥来着……”


蓝河伸了个懒腰,站起来往客厅走。叶修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嘴里不停念叨着“价格好商量啊”、“要不再少点?”、“不能再低了啊,这要是让黄少天听见准得笑死我。”

窗外是难得的好天气。初冬的太阳温暖而干燥,顺着墨绿色的窗帘覆过阳台上摆着的几盆绿萝,深深浅浅的光阴,错落斑驳。


“蓝啊,你在听我说话么?”叶修讲了半天,没得到半句回复,觉得有点郁闷。

“没,”蓝河回答地十分干脆,不过紧接着又说了一句,“今天好不容易休息,不想提工作了,走,咱们约会去。”

 


媳妇儿主动提出来约会,多难得啊。

叶修立刻把“材料、副本、打工”忘得一干二净,麻溜地跑去卧室换衣服。


蓝河这时才慢慢拿出手机,看着笔言飞刚才发的消息叹了口气。

——大春发话了,今晚野图务必拖住叶修。


蓝溪阁最近一直没怎么抢到野图boss,会长春易老对此有些不满,主要肇事者自然是某位大神。其实当蓝溪阁的几位高管刚知道叶修和蓝河关系的时候,内心是松了一口气的,毕竟以后就是“亲家”了,面子上总得过得去不是。但没过多久他们就意识到,大神不愧是大神,各种意义上的。

兴欣来抢boss的时候铁定打头阵,蓝溪阁和中草堂、霸气雄图抢boss的时候必然帮对方。笔言飞曾几度哼哼唧唧地感慨:

这是真爱么?是么是么?蓝河你真是个抖M。

 

“我都换好衣服了,你怎么还楞着呢。”

蓝河正回忆着,突然听见叶修喊他,他抬头,看见男人已经穿戴整齐准备换鞋子了。

“我先下去开车,把暖气打开,你慢慢换衣服,不急。”

蓝河“嗯”了一声,鼻音软软的,他看着叶修出门,才哼哼唧唧地自言自语:

 

是真爱啊,只不过没表现在荣耀里。

 


作为新世纪的宅男,叶修和蓝河都不是那种喜欢往外跑的,逛个街唱个K还行,夜店什么的就压根没去过了。两个大老爷们,又不好意思往游乐园跑,所以一般约会就是出去吃顿好的,偶尔看个电影。

蓝河其实平时对吃什么不是很在意,但今天就铁了心非得吃火锅。叶修看着长长的队伍有些无奈,但媳妇儿想吃,那就必须得等。


两个人足足排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等到位置,蓝河拿着iPad唰唰唰点了8、9个菜,叶修大为诧异:“蓝啊,咱俩吃得完么?”

蓝河慢条斯理地将iPad递给服务生,还不忘说声“谢谢”,然后才眨巴着眼睛看叶修:

“没事,慢慢吃。”

 

菜很快就端上来了。火锅热气蒸腾,衬着红白相间的肉片,看得人食指大动。蓝河张罗着放羊肉,薄薄的肉片浸了热汤迅速卷起边,裹了一层清亮亮的油,他正准备往碗里夹,却听叶修说:

“没熟呢。中午就知道玩手机,现在知道饿了?”

“那不是为了工作么,”蓝河有些心虚地哼哼,但还是将肉片放回锅里涮了涮,然后沾了调料丢进叶修的碗里,“咱吃完饭去看电影呗。”

叶修夹菜的手一顿,抬头看见蓝河正埋头吃东西,像只松鼠。男人笑了笑,漫不经心地答:

“好。”

 


事实证明,蓝河确实高估了他们两个人的胃。吃到最后实在吃不下了,他只得叫服务员把剩菜打包,准备明天回家加工。

火锅店附近就有一家影院,叶修本来准备开车,可蓝河揉了揉肚子说:“咱们散散步吧,我要撑死了。”


冬季的天空总在不知不觉间暗下去,夜晚的风顺着领口灌下去,凉得蓝河一哆嗦。他仰起头,在灯火通明的都市上空发现几颗微微闪着光的星。身边有匆匆而过行人,有趁着周末出来玩的一家三口,有各自红着脸前后走着的年轻情侣,有淘气的小男孩三五结伴笑着跑开,有白发苍苍的老先生搀着同样白发苍苍的老太太。

蓝河走着走着就被牵起了左手,几步之外是男人算不上宽厚的背脊,黑发青年偏过眼睛望着人流涌动的街角,有一个瞬间他突然觉得,这个冬天似乎也没那么冷。



※ 

周末的影院自然是人山人海。叶修和蓝河被人群推搡着往售票柜台挤,想抬头看看排片表都没法看。好不容易排到了,年轻漂亮的售票员头也没抬就问:

“您好,请问您想看什么?”

“呃……”蓝河快速扫了一眼触摸屏,发现都是国产片,扭头看了一眼叶修,男人耸耸肩,一脸“媳妇儿说什么就看什么”的表情。

“离现在最近的一场是什么?”

“《匆匆X年》,20点10分开始。”

叶修见蓝河苦了一张脸看自己,心里好笑:“除了这个呢?”

“《太X轮》,21点30分开始。”

蓝河摸出手机看了一眼,现在还不到8点,要是等《太X轮》就得在这边坐一个半小时,但是《匆匆X年》这种电影一看就是小女生喜欢的,俩大老爷们哪儿有看这个的。叶修看到蓝河皱起眉,正准备凑过去问,就听售票员有些不耐烦地说:

“麻烦您快点行么,后面还有好多人呢。”

“《匆匆X年》,两张,谢谢!”蓝河毅然决然道。

 


由于买票的时候快开场了,所以只剩下前两排的位置,蓝河特意选了个靠边的,生怕被人看见两个大男人来看青春电影。叶修看蓝河偷偷摸摸的样子觉得挺逗,就说要不别看了咱们回去吧。蓝河头摇得像个拨浪鼓,嘴里说着:“票都买了,不能浪费。”

心想,回去你肯定跟我们抢boss,这可不行。


电影讲述了五个年轻人跨越十五年的青春、记忆与友情。蓝河对此没有什么同感,但当他看到男主人公抛弃了女友,找了新的“灵魂伴侣”时,还是忍不住吐槽:

“艹,这还不叫劈腿?!”

屏幕的微光打在蓝河脸上,在乌黑的眉睫下染开一片暗影。叶修看他皱着眉,不禁笑了:“哟,还看得挺入戏。”

蓝河“哼”了一声,沉默半晌,突然问:“你说你以后会不会也找个荣耀打得好的,能跟你在赛场上并肩作战的,然后把我甩了?”

叶修半天没回话,蓝河瞅着屏幕,心里有些小忐忑,他知道自己这问题挺矫情,但看着大屏幕上女孩哭得撕心裂肺,蓝河就是特别想问清楚。


当剧情上演到五个年轻人在大排档大打出手时,叶修突然伸手揽过蓝河的肩头,在漆黑的影院低头吻上他的唇角。黑发青年惊慌失措地睁大眸子,不小心碰到两人中间放着的爆米花,哗啦啦撒了一地。

屏幕上几个大男孩扭打在一起,发出巨大的声响。前排的几个小女生低声交谈,有人说“这男的真渣”,有人感叹“这妹子太可怜了”。


叶修和蓝河就是在这样嘈杂的背景音中接吻。

黑发青年僵了身子闭上眼睛,他不敢看男人此时的表情,只知道对方温热的舌尖撬开唇齿,比任何一次都宣示着占有。

直到电影里所有的哭喊、争斗归于平静,叶修才放开气息不稳的蓝河。屏幕上男孩和女孩自此分道扬镳,以一种决然的方式结束了属于他们的青春年华,而蓝河坐在漆黑的电影院里,唇间是淡淡的烟草味,他听叶修笑了笑说:


 “哥打了十年的荣耀,好不容易才遇到一个你。”

 


电影散场已经十点多了,这之后究竟演了什么,男女主人公最后有没有在一起蓝河根本不知道,一路上晕晕乎乎的,被男人牵着回了家。


“你先去洗澡,我上个游戏。”

叶修换了睡衣就准备往书房走,蓝河这时突然意识到,自己再晕下去就要耽误正事了,于是鞋子也没换就小跑两步,赶在叶修推开书房之前拉住他的袖子,说了一句让他无比紧张的话:

“洗澡……一起吧。”

 


叶修三下五除二脱了自己的睡衣,然后直勾勾地盯着蓝河。耳尖微红的青年磨磨蹭蹭地低头解着扣子,手指有些抖,扯了半天没扯开。

叶修笑了一声,凑过来帮忙,修长的手指贴上白皙的胸口,圆润的指甲划着肌肤一路向下,轻轻巧巧地扭开扣子,再顺着肋骨摸向腰际。蓝河下意识地往后退,一直到背脊抵上冰凉的瓷砖。

叶修突然打开头上的花洒,温热的水唰地淋下来,盖了蓝河一脸。没脱掉的衬衣松垮垮地挂在肩头,浸饱了水整个贴上皮肤。蓝河刚想骂一句脏话却被叶修堵回嘴里,水汽氤氲间,有晶莹的液体顺着嘴角拉出剔透的丝。


再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蓝河被压在浴室的墙上,仰着脖子看头顶暖黄色的光。身体被一点点打开,摆成自己最不愿见到的模样。

水花顺着衬衣领口滑下,一路划过背脊。蓝河大口喘着气,觉得有些缺氧。他感受到男人越来越高的体温,觉察到自己喉间发出的呻吟,他听见叶修咬着自己的耳朵,一遍一遍地重复着自己的名字。

蓝河。蓝河。


直到他实在站不住了,才被叶修抱上了洗脸台。男人随手拽了条浴巾铺在台面上,蓝河靠在冰凉的镜子上,红着脸低头看叶修从旁边的架子上摸出另一片Durex。拆包装的时候蓝河说了句“不用了”,声音低得像一只蚊子。在淋浴唰唰的水声中,叶修突然停下手里的动作,抬起眸子看他。

乌黑的发丝软塌塌地贴在额角,眼角挂着水汽的青年猛得将男人手里的东西夺过来,“啪”地丢进旁边的垃圾桶。叶修眯起眼睛笑了笑,捏着蓝河的下巴吻了上去。

 


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蓝河其实一点都不愿意回想起来。

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他才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摸出手机就看见蓝溪阁的QQ群一片喜气洋洋。叶修本来在书房打荣耀,听见声响赶忙跑过来,手里拿着热牛奶和吐司片。


那一年的冬天似乎格外地暖和。蓝河叼着吸管看阳台上刚冒头的水仙花,阳光漫过,绿意盈盈。叶修趁机钻进被窝里,不轻不重地替蓝河揉着腰,然后特别不要脸地问:

“十年一遇的蓝河大大,咱们什么时候再去看电影呗。”

结果换来一个白眼。

 

书房的窗帘被拉开一条缝,阳光挤进来,照在电脑的显示屏上。

蓝河不用想就知道,在荣耀世界里,一身花花绿绿的君莫笑一定背着千机伞,威风凛凛,一如自己最向往的模样。

但蓝河不知道,在荣耀界面前还有一个QQ对话框。

 


笔言飞  09:57:40

大神,下周的蓝河还预定不?

 

君莫笑  09:58:00

好啊[大兵]

 



-Fin-

 

心疼小蓝[蜡烛]


评论(69)
热度(812)
©Asa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