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岚

读作Asa,低产透明,感谢喜欢(///∇///)

【叶蓝】日子还长[短篇fin|HE]

CP:

叶修X蓝河    

微喻黄

 

已交往设定,依旧暖暖哒(ง •̀_•́)ง

原著衍生,私设有。

 

“靠,又没出。”

叶修推开书房的门,就听见蓝河哑着嗓子抱怨。一向好脾气的青年这会儿倒像头生气的小狮子,扔了鼠标拽下耳麦,颇为蛮横地将键盘推回去,发出“哐”的一声响。

“又刷什么呢?”叶修走过去扫了一眼屏幕,伸手揉了揉蓝河的头发,“还是血金翎啊,这玩意的掉率就是坑,我都没见过几次。”

“我从开这个本起就没见过……”蓝河拍开叶修放在自己脑袋上的手,吸吸鼻子,声音有些闷闷的。


最近天气骤冷,一向不怎么锻炼的小宅男蓝河一不小心感冒了。嗓子哑了不说,还因为没有食欲,在初冬这个理应长膘的季节里掉了两斤肉。不过病人蓝河丝毫不觉得自己应该卧床休息,反而天天守着电脑,刷boss刷得比平时还积极。

因为荣耀两周前出了个活动,副本CD时间减半。也就是说平日每天只能刷一次的副本现在能刷两次,平时每周一更新的改成半周一更新。


其实叶修看蓝河在什么副本就基本知道他想干嘛了,不就是刷个隐藏材料贡献给黄少天做银装么。但每当自己问起,原本窝在电脑前刷本的青年就会身子一僵,然后快速扭过头眨眨水灵灵的眼睛,冲自己咧嘴一笑:“没事,随便刷刷”。

我家媳妇儿怎么这么老实呢,这谎话说的,啧啧。

“心脏大师”叶修在心里如此点评。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叶修瞧蓝河那模样挺有趣,但不代表他不心疼。当然,左胸口那块地方除了疼还有那么一丢丢的酸,毕竟自己媳妇儿拼死拼活地刷材料是为了别人。

但这一点叶修是绝不承认的。


“别想了,你就算把电脑摔了它也不会给你掉一个出来,”叶修将蓝河从电脑椅中挖出来,顺便替他紧了紧睡衣领子,“你洗澡去,我用你小号再刷一次试试。”

原本无精打采的蓝河听到这话眼睛一亮,又随即又黯了下去:“但是几率那么小……”

“怎么,这么不相信我啊,”叶修从抽屉里拿出另一张账号卡,边登陆游戏边说,“快去洗澡吧,没准你洗完了我就给你摸出个血金翎来了。”

 

蓝河将自己泡在浴缸里,仰头看着水汽氤氲中不怎么清晰的天花板。浴室里飘满沐浴乳的清香,水汽在冰凉的玻璃镜片上凝结,聚成水珠,蜿蜒出不怎么规整的痕迹。


最近自己刷材料是拼了点,但其实并不全是为了蓝雨。

虽然战队那边也在想着用新材料研发新装备,可蓝河知道,兴欣比蓝雨更需要这种稀有材料。和叶修住在一起之后,他才第一次看到君莫笑的装备,从千机伞到一身银装,虽然看上去威风凛凛,其实和那些神级账号比起来,这身装备绝对比不过账号的主人耀眼。兴欣在研发装备方面自然首先考虑到了自己的王牌,不过叶修总是说:

“先去给其他人搞点装备,哥多犀利啊,这一身就够了。”


事实上,在很多个夜晚,叶修会坐在电脑前,毫不避讳地对自己说这样搭配其实哪儿哪儿不好,然后拉过自己的手正色道:

“蓝河大大,你们还缺打工的么?价格好商量!”

“滚!”

 

前段时间趁着叶修有事出去了,蓝河偷偷上了绝色这个账号。他看到公会基本所有人都在刷同一个副本,问起来才知道,原来他们是想刷个血金翎给会长添点装备。

真好。蓝河默默地想。

 

浴室暖黄色的灯光打在青年白皙的肩头,水滴顺着黑色的发丝划过颈部的肌肤勾勒出一条漂亮的线,蓝河仰起头低着冰凉的墙壁。水汽在浓密的眼睫凝汇成珠,蓝河无意识地眨了眨眼睛。

我也想给你刷个血金翎,真的,特别特别想。

 

“咔嗒”

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蓝河惊得一下子缩进水里。

叶修叼着烟探个头,看见蓝河这幅模样乐了:

“我以为你睡着了呢,这么久了,水不凉啊。”

蓝河刚想摇头,却听叶修接着说:

“血金翎,还真帮你刷出来了,怎么样,厉害吧。”

 

 

“真的假的啊!”

蓝河听见这话“唰啦”一下从浴缸里站了起来。微冷的空气瞬时贴上肌肤,激得蓝河一哆嗦。叶修原本靠在斜浴室的门上,看到这情景不由眼睛一亮。蓝河这会儿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似乎有些“奔放”,刚想钻回水里,但转念一想“我靠床都上了现在还矫情个什么劲儿啊”,于是几步爬出浴缸,披了件衣服就准备往书房跑。

临到门口时被叶修一把揽进怀里,男人顺手抓了条干毛巾盖在蓝河的脑袋上揉了揉:“至于这么高兴么。”

蓝河觉得叶修的语气有那么一点点酸,他心里好笑,伸手拉过男人的睡衣领口,往下拽了拽,点着脚尖在叶修唇角印了一个吻。


暖黄色的灯光下,叶修靠在门边,手指在浅蓝色毛巾的衬托下愈发修长好看。蓝河半缩进他怀里,赤脚踩在米黄色的地板上,脚背雪白,依稀能看到青色的血管。

薄薄的两层布料阻挡不了越来越高的体温,蓝河觉得刚消下去的热气又再度爬上脸颊,于是挣开男人的手臂,丢下一句“我去看看”就穿上拖鞋飞快地跑向书房。

 

叶修被蓝河撩得有些“上火”,就顺便在浴室冲了个澡。等他再回书房时,看见蓝河仍在看着包里的血金翎。

“还没看够呢?”叶修凑过去,滴着水的头发蹭着蓝河的脖颈,在领口晕开一小片水渍。

“这不科学,”蓝河往边上躲了躲,“你是不是有什么必出的诀窍啊?”

“哪儿有什么诀窍,”叶修伸手替蓝河退了游戏,拔了账号卡,“纯粹运气好呗。走走,睡觉去。这回能睡个好觉了吧,这段时间看把你折腾的。”

 

 

但这一觉蓝河其实睡得一点都不安稳。他在被子里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歪过头看看叶修,男人倒没被自己吵醒,月光扫过他高挺的鼻梁,衬得侧脸棱角分明。


就像很多刚恋爱的小女生一样,蓝河在刚和叶修交往的时候曾经不止一次地想,为什么这么优秀的一个人会看上自己。有一次他实在忍不住了直接问出口,得到的却是一句:

“哎,蓝啊,想听我夸你就直说,不用拐弯抹角的。”

后来蓝河也觉得自己这么想太矫情,两个大老爷们,看对眼了就在一起呗,多简单的事。虽然叶修是比自己耀眼太多,但这并不代表自己就要像个小姑娘似的时时刻刻依赖着对方。


有一次蓝河在带团打本,突然看见世界上有人在刷叶修哪儿哪儿不好,一向好脾气的蓝团长竟然撂下一帮兄弟和对方闹得不可开交。直到叶修回家强行退了蓝河的游戏,这事才算告一段落。

“怎么了,看把你气得。”

“他骂你。”

“嘿,骂我的人多了去了。”

“我就是不高兴!”

 

蓝河觉得自己能为叶修做的事情太少了,不像自己的偶像黄少天能在赛场上不顾一切地护在喻文州身边。他能做的就是坐在观众席靠前的位置,拼尽全力喊着加油,但声音会被赛场上震天的呐喊淹没,甚至连自己都听不到。


这次,总该能做点什么了吧。

窗外星河灿烂,蓝河侧过身看着眼前熟睡的男人,伸出手轻轻地勾住他放在被子下面的手指。

 

 

蓝河醒来的时候天还未亮,冬日的太阳也比平时懒些,迟迟不肯爬上云端。

蓝河四处摸着手机,眼睛睁开一条缝,发现还不到七点,但身边的床却空了。蓝河迷迷糊糊地想,今天叶修怎么起这么早。

他半支起身子,伸手去拿床头柜上的茶杯,端在手里才发现没水了。黑发青年无奈地从暖和的被窝里爬出来,脚踩上深色的木质地板,冰得他一咧嘴。

等他摇摇晃晃地走到卧室门口时,突然听到叶修在门外打电话,刻意压低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不真切。


“……我还没说什么事呢,别老把我往坏的地方想成不成。”

“……谁心脏!喻文州你讲这话不亏心啊。”

“……不跟你们要材料,我出材料,一个血金翎换我家小蓝半个月休假怎么样?”

“……他最近生病了,想让他歇歇。”

“……我媳妇儿我自然心疼啊。”

“……什么?嫌少?靠,我大大小小N个号刷了半个月才刷到一个好么。这东西的掉率多坑你又不是不知道。”

“……对了,我昨天跟小蓝说我是用他的号打的,到时候别给我说漏了就行。”

“……我去,喻文州怎么把电话给你了,不跟你聊了,大早上听你说话我头疼。”

……

 


有人说,喜欢只是一瞬间的情愫,不包含任何理性的成分,是一种钟情与痴缠,像瞬间爆发的烟火,炽热和耀眼。而爱,是在理性的参与、漫长时间的考验下,去把握感情的一种能力。它经过思考,并包含生活的物质成分,是一种经营。像太阳的温暖,持久而有力。

 


叶修挂了电话,轻手轻脚地推开卧室的门,发现蓝河还在睡。

他躺回床上,像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摸过蓝河的手机,输入自己的生日解锁,把原本设在7点半的闹钟给关了,然后替蓝河掖了掖被角。

 

屋外有叽叽喳喳的麻雀落在窗台,啄着蓝河之前故意留下的一把小米。

阳光一点点漫过来,麻雀们吃饱了挥挥翅膀飞开,落下几根棕黄色的羽毛。

蓝河刚才是下意识地逃开了,那个瞬间,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屋外打电话的男人。他将头埋在松软的枕头里,哭笑不得地想:

这算个什么事。

但想着想着又迷迷糊糊地睡过去,隐约觉察到有人在自己额前轻轻落下一个吻。

什么材料啊,装备啊,等睡醒了再说吧。

 

反正时间尚早,日子还长。

 

Fin.

 

每次写叶蓝都能把自己写得暖暖哒(๑•́ ₃•̀๑)

Lo主真的有和小蓝同样的经历,一个副本从开的第一天起刷到现在也没见着想要的装备,心碎不爱→_→


评论(23)
热度(690)
©Asa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