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岚

读作Asa,低产透明,感谢喜欢(///∇///)

【叶蓝】叶老师和蓝老师的两三事[大学老师设定|短篇HE]


CP:叶修X蓝河  微喻黄

短篇Fin      OOC*3

 

先来个自己随手拍的皂片,想象一下叶蓝就是在这样的季节里相遇哒


 

 

“现在我们开始上课。”

蓝河扫了一眼教室里稀稀拉拉的学生,清了清嗓子,开始讲课。


蓝河所在的城市总是留不住秋天,似乎一阵风过,就能一下子从夏时转入初冬。仿佛前几日还有人穿着单衣,没过几天就哆哆嗦嗦地裹上遮风的棉服。蓝河任教的P大也是如此,主要的几栋教学楼附近都种着银杏,绿意悄无声息褪去,学生嬉笑着踩过,碎了满地金黄。

蓝河的课在下午第一节,从1点上到2点50。刚吃饱了午饭的学生们接连打着哈欠,在青年低婉温和的嗓音中,愈发睁不开眼。直到下课铃声响,方才恨不得趴在桌上的学生们立刻打了鸡血一般,飞速收拾了书本,一边喊着“蓝老师再见!”一边冲出教室。

青年有些无奈地应着,拿了U盘和包,转身也离开了教室。


蓝河的办公室离教学楼还有一段距离。戴着无框眼镜的青年走过熙熙攘攘的校园,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那时候的自己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在这所校园里,肆意地挥霍着自己青春。然后大学毕业,出国深造,兜兜转转一圈子下来,又回到这里,当了老师。

蓝河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好。


“啊啊啊啊,今天又没看到叶老师,不开心!”

“下次不吃饭就去占位置!”

“哎哎哎,人家又不是就这一节课,明天后天都有课呢,急啥。”

“少看一眼男神就是损失好么!”


蓝河对于青春的缅怀被迎面传来的聊天声打断,他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直到走出十来米才突然发现:这不就是刚才逃了自己课的学生么!

但再回头去找,又哪里寻得到女生们的身影。蓝河皱起眉,默默想着,下次上课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你们。


只是下次上课的时候,蓝河依旧没能履行当初的诺言,因为——她们又逃课了,理由是女生每月一次的特殊时期。对此蓝河不好深究,只是象征性地对学生们强调:

“虽然大学生活很丰富,但你们毕竟还是学生,要知道,学习才是你们第一要务。”

讲台下的学生零零碎碎地应着,有些随手翻开课本,有些埋头继续玩手机。蓝河原本还想补充几句,但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他打开PPT,开始讲今天的内容。


蓝河来P大不算久,但也不是新人。清秀斯文的小伙子,跟谁都是客客气气的,在这个男女比例明显失调的外国语学院自然受到同学们的喜爱。虽然比不过“外院一枝草”的黄少天,但明着暗着示好的女生也不算少。对此蓝河心里明白,却始终没和谁跨过师生这条线。

久而久之学生们也看出来了,小蓝老师脾气是好,但想要进一步接触那是不可能了。不过鉴于蓝河年纪轻,资历浅,想要逃课的学生们还是将算盘打到了他的身上。

——小蓝老师那么善良,肯定不忍心挂我们的!

——就是就是,只要作业认真写,偶尔翘一次课没什么大问题啦。

——而且小蓝老师辣~么温柔,叫你回答问题要是真不会,冲他笑笑就糊弄过去了。

总之,蓝河是学生心里的好好先生,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原则。


所以当下一节课他依旧没看到那几个学生时,温柔的蓝老师怒了。他雷厉风行地讲完当天的内容,提前半个小时结束课程,在同学们惊诧的目光中,拎着包冲向了“叶男神”的教室。

 

 

数院的叶修,蓝河其实早有耳闻。

“麻省理工博士毕业”、“年纪轻轻的正教授”、“风趣幽默”、“帅哥”、“富二代”……

加在“叶男神”身上的修饰语多得让人眼晕,但蓝河对此并不是很在意。因为在他的设想中,自己一个外院的小小讲师是不会和数院大神有交集的。蓝河并不是一个嫉妒心很强的人,他觉得能够凭借自己的努力能走到今天,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在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而自己,只需要默默追逐他们的背影就好啦。

但直到蓝河走到叶修所在的教室,他才发现,大神的光芒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

我去,教室外面还里三层外三层挤着人是闹哪样啊!

一时间,蓝河被眼前的盛况惊呆了。叶修所在的教室本身就不算小,能容纳300多人,外面挤着的估计还有100多人。400来人挤着听数学课?怎么想都觉得不科学啊!

但蓝河是来找学生的,虽然看着眼前这架势找到学生的几率不大,可也不能直接回去吧。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还差7分钟下课,于是索性在走廊里的长椅上坐下,一分一秒地盼着下课铃。


不消片刻,铃声响起。大批学生呼呼啦啦地冲出来,黑压压的一片。但蓝河觉得,既然是为了看男神,自己的学生肯定不会那么早离开教室。他走近几步,靠在教室门口的墙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来往的人群。

果然,在所有学生几乎都走完之后,有几个衣着光鲜的女生磨磨蹭蹭地走了出来,边走还边回头说:“叶老师再见~!”“谢谢叶老师~”

其中一个女生恨不得一步三回头,直到发现有人拉了拉自己的袖子,才有些不情愿地转过身,然后一眼就看到了蓝河那张清俊的脸。

“蓝、蓝老师?!”

蓝河破天荒地冷下脸:“你们不是去参加演讲比赛了吗?怎么,临时换成数学竞赛了?”

“不、不是的……我们……”女生们支支吾吾地不知如何解释,一时间,互相使眼色使得精彩绝伦。

但蓝河自己明白,就算逮住了学生又怎么样,真舍得让她们不及格么?刚才上课的时候是挺生气的,可这会儿气也消得差不多了,于是他又心软了。

蓝河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其实吧——”


“哟,这谁在我教室门口教训学生呢?”

直到很多年以后,蓝河依旧记得当时的情景。午后的阳光从教室的后窗子照进来,暖得人睁不开眼,他下意识地抬头,只见一个穿着深色风衣的男人在几步之外看着自己,眉眼含笑。

“叶老师!”正当无措的学生们看到救星,赶忙围过去。蓝河说了一半的话也不得不咽了回去,正想着再说点这么,叶修突然伸出手。

蓝河抬眼看他,男人笑着自我介绍:“数院的叶修。”

蓝河只得也伸出手,有些尴尬地回:“外院的蓝河。”

叶修的手指修长漂亮,手心温暖干燥。蓝河在外院待了这么久,看过无数双女生的手,但都比不过眼前这双手好看。蓝河觉得手心有点烫,然后这种温度一路爬上脸颊。握个手能握到脸红,蓝河觉得自己简直是个神经病。

“哦,小蓝老师啊,”叶修一点也不见外,似乎没有觉察到蓝河的尴尬,依旧抓着他的手不放,他转头对学生们说,“你们原来是翘了课来的啊,这可不对,下次不能这样了。嗯,看在我的面子上,蓝老师这次就不追究了,但你们下次要注意啊。”

学生们听了这话,立刻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并再三保证“蓝老师我们不敢啦”、“蓝老师我们今后绝不翘课啦”。

叶修冲学生们使了个眼色,一干妹子立马心领神会,兔一般地逃离现场,临走时还不忘留下一句“叶老师、蓝老师,我们先走了,您们慢聊!”。

蓝河被叶修的一番话说得有些懵,什么叫“看在我的面子上”、什么叫“蓝老师这次就不追究了”?!这人怎么这么自来熟啊!

蓝河在心里不住吐槽,回过神时才发现学生们基本都走完了,那人不知什么时候放开了自己的手,正在几步之外笑着打量自己。

“那个……”一向沉着冷静的蓝河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叶修清了清嗓子;“那什么,小蓝老师啊,下次我要是再见到这几个学生,就直接把她们轰回去,怎么样?”

蓝河条件反射地回了句“谢谢”,但话音刚落就觉得自己简直傻透了。于是他索性破罐子破摔:

“但是我相信我的学生以后不会再逃课了。今天麻烦叶老师了,我接下来还有课,先走了。”


叶修看着那人消失在视线尽头,有些好笑地摇摇头,然后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

——少天啊,我见着他了,帮个忙呗。

 

 

蓝河觉得自己很擅长自我调节,虽然前一天糟透了,但睡一觉就跟没事人似的,依旧精神抖擞地上课。学生们也到的很齐,没人翘课,蓝河对此很满意。

只是有时候天不遂人愿,用蓝河的话说就是,老天爷你TM在逗我?!

此时的蓝河坐偌大的教室里,跟300多人一起,等着数院大神——叶修来讲课。


起因还得追溯到一天前。

蓝河下课后心情很好地回到办公室,刚坐下手机就响了,拿起一看,系主任梁易春的短信,言简意赅的一个字:“哪”。

蓝河赶忙回复:“办公室。”

对方立马又发来指示:“来”。

蓝河一边想着“难道又有什么学术交流活动了?”,一边向梁易春的办公室走去。

“啊啊啊啊大春你说我到底有没有做错啊,那货就是个不要脸的混蛋啊,我突然有点后悔啊,我不应该帮他的对吧你说对吧!”刚走到门口,蓝河就听见屋里有人在说话,这一听就是“外院一枝草”的黄少天。蓝河敲了敲门,心里嘀咕着,这什么活动,都惊动自己的偶像了。

“蓝河啊,其实有件事要麻烦你一下。“梁易春让蓝河进来,开门见山地说。

“嗯,您说。”蓝河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系主任。他完全不敢看黄少天,因为他觉得自打进屋,偶像看自己的目光就有些微妙。

“数院前不久来了个新老师你知道吧?”

“……嗯。”蓝河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咱们系最近的出勤率不是很高啊,据反映很多同学都是去旁听叶老师的课了,”梁易春起身倒了杯水,走到蓝河身边,递到他手里,“我还听说,蓝河你还亲自去逮学生啊?”

蓝河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心里默默吐槽:我去,怎么这么快就传到领导耳朵里了。

“那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呢?”梁易春突然话锋一转,蓝河眨眨眼,有些愣住了。

“你想想看,人家叶老师是数院的啊,”系主任循序渐进,进行启发式教学,“为什么这么多人愿意去听他讲课呢?尤其是我们外院的,大家的平时又不学数学。”

“因为——”好学生蓝河刚想回答,却被梁易春抢先一步。

“因为据说叶老师的知识面很广,他会在一节课中涉及很多领域的内容,”梁易春坐回他的办公椅,“我觉得这一点是我们每个教师都应该学习的,为什么我们讲课吸引不住学生?这是我们必须要反思的。”

蓝河下意识地点头,还没领悟领导这番话的深意,梁易春又继续说:“所以啊,我们应该切身感受一下这种老师的授课氛围,这才有利于我们在教学工作中做出改进。蓝河啊,你明天不是没课么,那你就去听听叶老师讲课呗,好好学习一下,回来咱们开个总结会,顺便为下次精品课程的评选做点准备。”

梁易春一番话说得洋洋洒洒,蓝河这边却彻底傻眼了。而就在这时,坐在一边的黄少天开口了:

“哎蓝河呀,我听说你最近干得不错嘛,也有不少学生和我说蓝老师不仅课讲得好还从不凶他们。我觉得这就很好呀,当老师的,最重要的就是让学生喜欢自己,喜欢听自己讲课你说对不?你看看最近,咱们这么多学生跑去旁听人家的课,我觉得这太丢脸了呀。咱们学校一直以来都是以文史哲见长的吧,虽然咱们是外语学院,但我们自己的学生被一个数院新来的老师拐跑了这简直不能忍啊你说是不是!我最近也一直在忙精品课程的事情,实在抽不开身啊,大春这边也有系里的事。所以这次就麻烦你啦,听听人家是怎么讲课的,回来咱们一起好好商量一下,一起打造一门外院的精品课!”

黄少天噼里啪啦讲了一通,蓝河其实没怎么听进去。但领导和偶像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一向好说话的蓝河也只得无奈地答了句:

“好。”

 

 

考虑到之前的盛况,蓝河第二天早早地就跑去教室,挑了个中间靠后的位置坐了下来。不同于平日里的衬衫西服,蓝河今天特意穿了普通的帽衫、牛仔裤和板鞋,平光镜也摘了,俨然一副大学生的装扮。

希望不要碰到自己的学生啊,这简直太丢脸了。叶老师应该不会记得自己吧,反正千万别认出自己啊,之前去人家课上逮学生,现在又不要脸地跑来蹭课,啊啊啊怎么想怎么蠢啊。

“嘿,哥们儿,你哪儿不舒服啊?肚子疼?”

蓝河原本正趴在桌子脑补可能发生的场景,突然听到身边有人关心自己。

“没、没有……”蓝河直起身子,扭过头看见一个金色头发的年轻人正看着自己,“有点困……”

“哈哈哈,困还来旁听啊,”金发年轻人冲蓝河笑笑,“同学你不是数院的吧,哎,我瞧着就不是。让我猜猜你是哪个学院的,化院?管院?”

蓝河有些无语,但他看着金发年轻人一脸兴奋地看着自己,只得回答:“我外院的……”

“我去!老大的魅力要不要这么大啊!外院的都来听课了?”金发年轻人显得很激动,“小罗辑,听见没有,这哥们儿是外院的!哎同学你好啊,我叫包荣兴,你可以叫我包子。我今年研一,台上的叶老大就是我导师。我看咱俩挺有缘,你崇拜他呀?我帮你要张签名你要不?啊对了,同学你叫啥?几年级?啥星座?”

……数院的人都这么自来熟么?!

就在蓝河纠结怎么回答的时候,上课铃响了,于是乖学生蓝河只能抱歉地冲包子笑了笑,包子则拍拍胸口,表示要签名没问题!


叶修就是这时走上讲台的,依旧穿着深色的长宽风衣,戴着灰色的围巾。蓝河觉得这和前天没什么区别,却不知坐在前排的女生们直接沸腾了:

“我的天,男神今天怎么了!!”

“啧啧啧,这一身下来,简直壕无人性。”

“男神今天还换香水了?!嗷,他下课了是要去约会么嘤嘤嘤!”

“要约也不是约你好么。”

叶修在讲台上站定,四下扫了一圈,开始讲课。讲台配有麦克,蓝河听着叶修放大后的声音有些不真实。蓝天趴在桌子上,偌大的教室一时间只有男人有些低哑的声音、笔尖划过书本的沙沙声以及手指敲打键盘的声响。阳光从背后的落地窗照进来,落在蓝河背上暖暖的。他抬眼看讲台上的叶修,那人依旧不急不缓地讲课,内容并不局限于数学,偶尔讲个趣闻,引得全班哄堂大笑。

蓝河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像叶修这样,在这片小小的讲台上,散发着不输任何人的光芒。一节课很快过去,课间休息时,蓝河看见一个短发女生从前排走了过来:

“小罗、包子,老师喊你们过去。哦对了包子,之前老师嘱咐你打印的东西打了吗?”

金发年轻人突然一拍大腿,嗷嗷叫道:“我给忘了!啊啊啊怎么办!”

一向作惯了好人的蓝河又突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他赶忙站起身准备去个洗手间,却被身边的包子一把抓住:“哎哎同学,你帮我打印个东西呗!就这个U盘里的Word文档,拜托啦!回来我给你要两份签名!谢谢啦!”

包荣兴同学不由分说地将U盘塞进蓝河同学手里,短发女生这时突然补充了一句:

“哦对了,刚才老师还让我帮忙买饮料来着,同学不好意思哦,能麻烦你顺便买瓶雪碧回来么?冰的哦。”

包子这时忽然很有眼力价地掏出10块钱出来,也塞在蓝河手里,还颇为霸气地说:

“谢谢谢谢!剩下的你自己也买瓶饮料吧,不用找了!”

蓝河看着手里的U盘和10块钱哭笑不得,眼见着包荣兴和罗辑跟着短发女生往前走,也不好去追。只得认命似的走出教室,“好好先生”蓝河去找打印店了。


Word文档里只有几页内容,但相当专业的公式在蓝河眼里无异于无字天书。他打好了材料往小卖部走,但在找雪碧时顿了顿。

这么冷的天,还喝冰雪碧?这个人怎么这么不注意自己的胃啊。

同为老师,蓝河很清楚,连着讲几个小时的课其实对嗓子的负担很重。他上课时总会带一个保温杯,里面泡点胖大海什么的。

“这么喝嗓子会痛死的……”蓝河小声嘀咕着,放下雪碧,转身拿了一杯奶茶。教学楼的每层都有开水机,蓝河拆开奶茶的包装纸,在旁边同学惊诧的目光中将奶茶包、椰果包、吸管全都丢掉了,只接了一杯开水。

蓝河回到教室的时候,讲台上还围了一圈人,叶修被挤在中间,正低头和一个女生说着什么,女生的眼神蓝河挺熟悉,六分崇敬、三分爱慕以及一分的小羞涩。

“原来可以这样想啊!我从没有想到过!”

“其实你之前的那种方法也挺好,不容易出错。”

“啊对了,叶老师啊,我带了点润喉糖,您讲课那么辛苦,含一片保护嗓子哦。”

“呵呵,谢谢啊。”

蓝河将材料交给站在一旁的包子,金发的年轻人恨不得冲上来给个爱的熊抱,蓝河赶忙笑着闪开。他将盛了热水的奶茶杯交给一边的短发女生,说了句“大冷天喝饮料不太好”之后就转身向座位走去。


身后叶修讲解题目的声音越来越小,蓝河迎着暖洋洋的日光向教室后方走去,莫名觉得有些失落:

原来人和人的差距这么大啊,有那么多人会关心你的嗓子会不会痛,而只有我会给自己泡一杯胖大海。

 

 

接下来的一节课蓝河其实没怎么听得进去,自小就是好学生的他居然趴在桌上玩起了手机。蓝河随手拨着2048,却每每到1024就game over,旁边的包子看不下去了,夺过手机刷刷刷破了蓝河的记录,然后将手机塞回给蓝河,一脸得意洋洋。

蓝河看着包子的笑脸,突然觉得,年轻真好。

下课的时候包子揪住蓝河:“哎哎,同学你还没告诉我你叫啥呢?”

蓝河愣了愣,弯弯眼睛笑了:“要是下次我们还能见面我就告诉你。”

他朝包子挥挥手,赶在大多数同学之前冲出了教室。

 

但其实,我觉得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哎哎,包子刚坐你右边的那人呢?”

“走了呀老大。”

“靠。”

“叶老师,请不要因为旁边没有其他同学就暴露本性。”

“……”

“说起来老大你找他干嘛呢?”

“干大事。”

“?”

“人生大事。”

 

 

每个人都会在生命里碰见一个独一无二的人,你的视线总会下意识去捕捉他的身影,你的耳朵总会不由自主地接收他的声音。

但也许你这辈子都不曾和他讲过几句话。

你们于某个时间某个地点初遇,再于另一个时间另一个地点擦肩。


他不曾记得你,而你永远不会忘记。

 

 

蓝河承认那天自己有些小小的失落,但一觉醒来,又跟没事人似的开始了正常的生活。

有课时,他会拎着包去上课,没课时,则坐在向阳的办公室里看书。他在窗台上摆了一颗水培风信子,每天看着紫色的球茎长出嫩白的根,自己也跟着开心起来。

黄少天最近忙着学院的精品课,每天脚不沾地四处奔波,蓝河有次下班时看见他和法学院的喻文州老师一起沿着学院边上的小路散步,平日里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青年难得安静下来。两个人的背影被夕阳勾勒出一道金色的轮廓,黄少天趁着没人悄悄勾上喻文州的小指,怎么也不放开。

真好。蓝河在心底默默地想。

蓝河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持续下去,至少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但在一个月后某个初冬的早晨,他和往常一样走进教室,却发现全班女生围成一团,叽叽喳喳地嚷着。有人眼尖瞧见蓝河来了,高呼一声,大家这才四散开来,坐回自己的位置。


然后蓝河就看见了叶修。那人坐在教室的中后方,依旧穿着一件深色的长款风衣。初冬的日光隔了窗外干枯的爬墙虎给狭小的教室扫上一层浅橙色,叶修就坐在斑驳光影间,抬着头看自己。

 

——“哟,这谁在我教室门口教训学生呢?”

——“你们原来是翘了课来的啊,这可不对,下次不能这样了。嗯,看在我的面子上,蓝老师这次就不追究了,但你们下次要注意啊。”

——“那什么,小蓝老师啊,下次我要是再见到这几个学生,就直接把她们轰回去,怎么样?”

 

 

黄少天抱着大叠的资料从门口经过的时候正看见蓝河在低着头放PPT。

青年乌黑的发丝被接近正午的阳光折射出一抹金棕,得体的西装勾勒出修长的身形,袖口稍微卷起,漏出白皙的手腕。蓝河神色专注地讲着什么,台下的有人拖着下巴仰头看大屏幕,有人埋头奋笔疾书,有人悄悄摸出手机发着信息,也有人自始至终看着蓝河,眼睛一眨不眨。

黄少天“哼”了一声,摸出手机噼里啪啦给喻文州发了条短信:

忙完这段时间我也要去旁听你上课!!!

没过多久短信回过来:

好。^ ^

 

 

蓝河提前了十分钟下课,学生们高呼着“叶老师、蓝老师再见”一路狂奔冲向食堂。

教室里顿时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蓝河这时才后知后觉地有些紧张。他快速收拾好包,却始终没有说出那句“我先走了”。

叶修慢悠悠地站起来,椅子摩擦地板发出不甚悦耳的声音。蓝河垂下头,听见心脏在左胸口“扑通”作响。

五米、三米、一米。

男人最终在讲台下站定,抬起头看着耳尖微红的青年,笑了笑:

“小蓝老师,赏脸一起吃个饭呗。”


蓝河不记得自己当时说了什么,但回过神时才发现已经和叶修走到了学校的西南门。P大西南门外有一条小吃街,自助、烧烤、火锅、炒菜一应俱全。过马路的时候叶修自然而然地拉起蓝河的手,蓝河觉得有些尴尬,但却没舍得松开。

最终叶修拉着蓝河来到一家西餐厅,店铺不大,但味道不错。他们选了靠近角落的双人桌,一边是沙发的那种。叶修让蓝河坐里面,自己则开始张罗着点餐。最后点饮品的时候叶修抬头问蓝河要喝什么,青年随口说了句:“抹茶冰冰乐。”

结果换来叶修一声笑:“我还以为是奶茶杯装的白开水。”

“……”蓝河突然觉得自己来和叶修吃饭是个不明智地选择。

“那天真挺谢谢你的。”

“……我以为你没看到我。”蓝河有点尴尬。

“那哪儿能啊,”叶修赶忙补充,“你一来教室我就看见你了。哎我没和你说过我视力超好的么?说真的啊,你是第一个给我接热水的人。”

“……”蓝河心想着,热水算什么呀,反正你有润喉糖。但突然觉得自己这话听着有点酸,于是将话题扯开,“我们最近也在做精品课程,主任说让我去学习学习叶老师的授课方式。”

“这样啊,”叶修作出一副恍然大悟地表情,其实心里给黄少天默默点了个“赞”,他接着说,“其实那天我就想谢谢你的,不过临时被拉去开会了,第二天又赶上出差,这一个月快折腾死我了。不过我一回来就来找你了不是,小蓝老师,别生气了呗。”

“……没、没生气。”

“对了小蓝老师,你是P大XX届毕业的吧?”

“啊?”叶修突然插进来的一句话让蓝河一下子愣住了,他点点头,却见叶修只是笑了笑:

“没什么,随便问问。来来,吃饭吧。”

 

 

自那以后,叶修就成了蓝河生活中的常客。蓝河总能在校园的不同角落碰见他,然后每次都能听到叶修笑着对自己说:

“哎呀小蓝老师,这么巧啊,走走,咱们一起去吃个饭。”

之后吃饭升级为看电影、出去玩,看着一尊大神跑前跑后买票、制定路线,蓝河觉得这种生活有些不真实,但感觉一点也不坏。


这一年的最后一天,他们的城市下雪了。叶修约蓝河出去看新年倒计时,头顶的巨幕打出绚烂的烟火,在0点的那一刻叶修低下头对他说:

“小蓝啊,我们在一起试试看吧。” 

人流涌动,欢呼震天。蓝河抬头看叶修的眼睛亮得惊人,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拉着那人的手,怎么也不放开。

 

 

后来,叶修问过蓝河:

“哎,小蓝啊,你相信一见钟情么?”

“……相信吧。”

“嗯,那你肯定是一眼就看上我了。”

“你滚!”

 

蓝河不知道,叶修其实在很多很多年前就认识自己。

那个时候蓝河刚上大一,叶修大四。一次学生会组织的活动让叶修注意到了这个年轻人,特别特别善良,就是有时有点呆。原本不该他干的活全都揽在自己身上,还总跟没事人似的傻笑:

“没事,你们忙别的吧,这有我呢。”

后来,他渐渐发现,这个傻傻的年轻人其实很努力,有时候明明不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却还咬着牙对其他人说:“没事,你们休息一下吧,我继续来。”

也许就是这一点打动了叶修吧,他甚至还向同在外院读书的黄少天打听过蓝河,结果换来黄少天嗷嗷乱叫:

“你个不要脸,竟然觊觎我可爱的小学弟!”

“怎么什么话经你一说就这么猥琐呢,喻文州你也不管管。”

喻文州只是笑笑,什么也没说。


不过后来,叶修接到了麻省理工的通知书。

后来,蓝河大学毕业去出国深造。

后来,叶修偶然间听说蓝河回母校教书了,于是二话不说放弃了美国优渥的生活。

再后来,在叶修刚回到P大的第一周,在他还没想好怎么找蓝河搭话的时候,蓝河就在一个秋末的午后,堵在了自己的教室门口。

 

兜兜转转一大圈,竟然还能在原点遇到你。

真好。

 

 

Fin.

感觉好久没码字了,完全找不到感觉呢=L=

蓝老师窝也想上你的课_(:зゝ∠)_


评论(31)
热度(705)
©Asa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