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咸鱼20%鸡血

【叶蓝】< 恰同学少年 > [6]

[叶蓝橘子汽水企划]活动文

△前排打广告: [【终宣/预售】十三区&日月光华] 

   有没有金主爸爸继续爱我(⁎⁍̴̛ᴗ⁍̴̛⁎)

△黎明前的暴风雨(1/3)


06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每年高二文理分班,普通班就是打乱了分。当然也有找关系、走后门强行塞到师资力量强一些的班的,但那都是极少数。

      ——可咱们班不一样,重点班基本是有出无进的。高一在这个班的人可以选择出去,但其他班的人很难进来,除非成绩特别特别好。你觉得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这个班从高二开始将会是真的精英班。往年的情况,文理分班之后,重点班留下35个人左右。但今年咱们班太特殊了,有人说可能连30个都不到。

      ——你是不是觉得,既然这个班老师好,同学也好,为什么还有人选择出去?其实很简单的道理:老师讲课是根据学生情况调整的,学生会的知识不需要再讲,学生不会的就要反复强调。如果一个班里百分之九十的人都认为很简单的内容,你觉得老师会重点讲吗?当然,这也跟老师的责任心有关系,只是大环境放在那里,至少在上课的时候,他们不可能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剩下的百分之十身上。

      ——但如果去普通班就不一样了,不是我说啊,咱们这个成绩放在普通班不说前五,前十至少是有的吧。首先你会有自信心,这一点我觉得还是挺重要的。其次你会受到老师更多的关照,大家都喜欢好学生,我要是老师,我也恨不得把班长宠到天上去。

      ——原则上说,高二要不要离开这个班是你的选择。但按照往年的经验,成绩靠后的基本都走了。事实证明,他们的决策也挺对,前几届有人在这个班不适应,去了普通班一下子成绩提升巨快,高考考上了超一流学校。

      ——反正走不走看你吧,我也没想好呢。走了吧,有点可惜;不走吧,那就是百分百垫底,这压力太他妈大了。

 

      叶修这两天觉得蓝河总是心不在焉,他最开始以为是上次考试不理想,但后来发现事情好像没有这么简单。他上课偶尔会发呆,被老师点名叫起来回答问题时,支支吾吾半天答不上来;放学回家的路上彻底沉默,和他聊什么,都兴致缺缺。

      这天晚上叶修照常去蓝家看书,蓝河有一道题怎么都做不对,叶修让他改了三次,最后一次竟然又改回第一种错法了。叶修当着他的面把演算纸拿走,皱起眉。蓝河将手里的笔放下,一开口发现嗓子有点哑。

      “……文理分班的事情,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

      叶修看了他一眼:“嗯。”

      “你肯定要留下的对吧,”蓝河说完觉得这挺废话的,撇了撇嘴,“但是我不一定。不是想不想的问题,是能不能……”

      蓝河从叶修手里拿回演算纸,转了一下笔,写了几行字。不过这次不用对方检查,他自己就知道肯定又错了。他将错了好几回的演算纸揉成一团丢在旁边,换了一张新的。

      “你想留下吗?”

      ——“就是说,你以后还想和我一起上学,一起回家吗?”

      蓝河蓦地想起很多年前有人问过他一句话。那年身量不高、背着小书包站在余晖里的人和眼前的人重叠在一起,不过几年的光景,他的面容不再孩子气,眼睛一如往日漆黑,五官的轮廓也愈发分明。当年什么都不懂的自己随口说了句“想啊”,而现在,蓝河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几年来一次又一次的考试,一层又一层的筛选让他明白,并不是所有事情都是只要想就可以的。夜以继日的努力换回来的只有一个算不上好看的排名,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的问题,别人不过十分钟不到就能算出答案。

      小时候大家都有过类似的梦想,以后是读T大还是读P大,我要当科学家。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说这些话的人越来越少了。一个声音在心底说:“想留下,特别想留下,特别特别想留下。”可事实上,他只是低下头,轻轻垂下眼睛。

      “我不知道。”

      面前的少年缓缓站起身,在他身前投下泾渭分明的阴影。

      叶修将东西收拾好,背上书包,关门前留下一句话。

      “那就好好想清楚。”

 

      蓝河那天晚上难得失眠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就在他即将从床上滚下去的时候收到一条短息,叶修发的:快睡觉。蓝河一边想“这也猜得到”,一边将手机塞到枕头底下,假装自己睡着了。不过没一会儿又把手机拿出来,回了几个字“你快睡觉”。

      因为第二天要值日,蓝河来得比平时早一些。他们小组今天打扫室外,结果扫着扫着就听有人吵起来了。蓝河一晚上没怎么睡,现在抱着扫帚都能睡着,要不是旁边的同学上去劝架,他估计还蒙在鼓里。

      吵架的是几个女孩子,准确来说是隔壁班的几个女生围着他们班的一个女孩。单马尾的女生委委屈屈站在一旁,隔壁班的女生被人拉开了还不住厉声道:“她就是故意的!”

      蓝河一脸茫然,几步之外的小组成员“啧啧”两声:“故意找茬呀。”蓝河看了看对方,那人朝他招招手,示意他凑近了,小声说:“隔壁班那几个女生暗恋周泽楷这事,你知道吧。”

      蓝河上高中以来一门心思学习,上一次听到这类八卦还收了别人一盒口香糖,老老实实回答:“不知道。”

      “……”

      “全年级都知道了好吧!”小组成员一激动声音大了些,正在吵架的女生皱着眉往这边瞥了一眼,蓝河不动声色和他换了个位置,挡住女生敌意的视线:“所以呢?”

      小组成员有点怂,压低了声音:“咱们班这个女生吧,大概也暗恋周泽楷,你没注意到吗?好吧你可能真没注意到,她最近一直去找周泽楷问问题,下了课就去,放了学还去。我也不清楚具体细节啦,反正隔壁班的嫉妒了呗。刚才也没发生什么,她们就是看她不爽。我和你说啊……”

      小组成员精通各类八卦,讲起来比背课文熟练多了。蓝河一点知识储备没有,前面还能听明白,后面就有些糊涂。就在这时,他听见隔壁班的女生刻意抬高了声音。

      “你每天放学缠着人家什么意思?故意装傻,想多和人家说话?你知不知道尖子生的时间是很宝贵的?人家帮你是情分不是本分,每天问每天问,有进步也就算了,可你们班成绩就在后黑板贴着呢,别以为别人看不到。”

      那人越说声音越大,单马尾的女孩大气都不敢喘,只是默默掉眼泪。一个男生看不下去了,过来强行把人拖走。又有一个女孩递过来纸巾,拍了拍她的背。女孩这时才敢小声哽咽,说几个字就滚下一颗眼泪。

      “我……我没有……我……我真的没有……”

      女孩说完“哇”的一声扑进旁边的同学怀里。侃侃而谈的小组成员也觉得不好意思再说下去,悻悻低头打扫卫生。蓝河站在原地半天没动,直到有人拉了他一把:“你站着干嘛,走了。”

      初春的天气一日日转暖,有叫不上名字的小花在花坛一角开出一小片金黄。学生们拿着打扫卫生的工具,嘴里无声背着一会儿要检查的课文。蓝河走在最后面,走进教室时,余光扫到叶修正拿着笔,给后排座的人指点马上要交的作业。后排的小男生连连点头,看向班长的目光里是无法掩饰的崇拜。小男生的同桌也伸长了脖子,似乎问了句什么,叶修又转了个方向,在她本子上画起来。

      大概从大家都说他是个天才的那一刻开始,这个人身上永远不缺乏他人的期待。好学生蓝河见过不少,有从小被父母逼着上补习班,硬生生用题海堆出来的;有眼睛里只看的到第一名,生怕别人问他问题耽误他学习的;有成绩稍微好一点就觉得自己了不起,只愿意和优等生说话的;也有明明之前关系不错,一旦你比他考得好就立刻脸色不好看的。

      但叶修不是这样的人。他很优秀,非常优秀,蓝河一度听人说过,即便高中部人才济济,这些年也没出现过比他更有天赋的人。这种人按理说有资本清高一点,然而事实上他没有。

      曾经有一个家庭条件非常不好的同学站得远远地看他玩游戏,蓝河玩得正投入,根本没注意到。他却走过去,把自己的游戏机递给那人:“试一下?”小蓝河看到那个同学缩了一下,并没有动,小叶修将游戏机塞过去,叮嘱:“借你玩,别动我存档。”

      之后的很多很多年里,蓝河听过无数次类似的话:“班长,求助啊班长”、“叶哥,这题怎么做?”、“十万火急,作业作业作业”、“冯老师说找个人代表学校参赛,就交给你啦班长”……

      蓝河几乎见不到他拒绝过谁,不论那个人和他关系好不好,不论那个人是不是问他最简单的问题。他有时也会开玩笑:“这么简单的都不会吗?送分题。自己想去。”不过没一会儿又主动来搭话:“想出来了么?上节课不是才讲过?这样,看清楚。”

      ——下学期开始,我把独门秘笈传授给你,保证你考试没问题。

      ——本来想着晚上去你家,给你讲一讲白天考试的那道附加题还有作业,不过看起来你挺有信心的,那我回家看漫画了。

      ——走吧,去你家吃饭,顺便给你补习。

      ——请我吃一顿烧烤,这个寒假我就给你免费打工,划算吧。

      后排座的男生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叶修无语了,又撕了一张演算纸。旁边的女生大概也没太懂,两个人一起眼巴巴看向班长,无声表达大佬再讲一遍。蓝河回到自己座位遥遥看了他一眼,笔言飞十分不把自己当外人,头也不抬地说:“老蓝,你作业我参考了一下。”

      蓝河慢慢收回目光,看着被磨出茧子的手指,轻轻握了一下拳。

 

      这天放学的时候叶修等了好半天,不见蓝河出来,回去教室一看,发现他竟然还坐在那里。他走过去,敲了敲他的课桌,好看的手指撑在桌面上:“磨蹭什么呢。”

      笔言飞正襟危坐,背脊笔挺抱着一本英语书看。蓝河停下笔,说:“你先回去吧,我和二笔有点事要说。”

      叶修扫了笔言飞一眼,后者顿感头皮发麻。不过少年不疑有他,点点头:“行吧,那我先走了。”

      叶修重新背好书包,转身时却听蓝河突然道:“最近你不用来我家了,我报了课外补习班。”叶修脚步一顿,蓝河又说:“你接下来不是还要代表咱们学校比赛吗,正好准备一下,成绩好了请你吃烧烤。”

      蓝河觉得自己的语气特别轻松,却被神经大条的同桌狐疑地看了一眼。不过叶修像是什么都没听出来似的,又点点头:“好。”

      一直等叶班长离开教室走远了,绷了半天的笔言飞才垮下来:“你们吵架了?”

      蓝河磨磨蹭蹭收拾起自己的书包:“没有。”

      笔言飞咬着牙颇为羡慕:“我要是身边有个学霸,我做梦都能笑醒的好吗!这么好的资源打着灯笼都找不——”

      向来脾气温和的少年一下子站起来,碰到桌椅,发出“哗啦”一声响。笔言飞呆了呆,不知这人为何突然生起气来:“老蓝你干什么。”

      “没什么,”蓝河三下五除二把课本扫进书包里,甩在肩膀上,“回去上补习班。”

 

      蓝妈妈端了一盘水果,敲了敲蓝河卧室的门,屋里应了一声,蓝妈妈推开门,把水果放在旁边,问:“今天小修没有来啊?”

      蓝河一脸纠结地看着眼前的练习题,闷声“嗯”了一下,解释:“最近有个比赛,他是代表,要准备。”

      蓝妈妈点点头,将沾了水的手在围裙上擦了一下准备离开。蓝河叫住她,还没开口就卡了一下:“那个,高二分班的事……”

      蓝妈妈最近一直觉得孩子太辛苦,走过来摸了摸他的头:“爸爸妈妈不强求什么,如果在这个班里压力太大,咱们就换个环境,高考重要是重要,可也没有身体重要呀。明天晚上想吃什么?喊上小修来一起吃饭?哎呀,他要比赛,我都忘了。”

      蓝妈妈自顾自想起菜谱,小声嘟囔着出了门。明明昨天还有两种不同的翻书频率,现在屋子里只剩蓝河一个。刚才不会写的练习题依然横在眼前,他硬着头皮想了半天,还是忍着没去翻答案。

      再努力一下吧,更加努力一点。



      -Tbc.-

      明天16点见!

评论(30)
热度(339)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