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咸鱼20%鸡血

【叶蓝】< 恰同学少年 > [5]

[叶蓝橘子汽水企划]活动文

△前排打广告: [【终宣/预售】十三区&日月光华] 

   有没有金主爸爸继续爱我(⁎⁍̴̛ᴗ⁍̴̛⁎)


05

      蓝妈妈那段时间挺高兴,因为中考状元成了他家的常客。

      她有一次给他们送水果时还在想,时间过得真快,当年和她说小蓝想吃炸鸡的机灵鬼怎么一转眼就变成长身玉立的少年了。

      叶修叼了一块橙子,看蓝河一步一步算题。

      被人盯着写作业的感觉一点也不爽,更何况这人看到自己写错了还会嘲笑他。蓝河捂着作业本抗议:“你看着我我紧张,发挥不出真实水平。”

      叶修抽出几张纸巾擦手,转过身去:“行吧,你写你的,不会了再叫我。”

      蓝河写了一会儿偷偷回头看他,这人竟然真的抱了一本书看,不是漫画也不是小说。蓝河悄无声息站起来,从他背后张望。大学霸早发现他在做什么,拖长了语调毫无起伏地说:“你看我干什么,我紧张。”

      蓝河立刻坐回去,给自己找借口:“谁看你了,我刚才找东西。”等他好不容易把作业写完了,心里默默感谢了一下大学霸的指点,发现那人竟然还在看书。大概是长个子的原因,叶修最近瘦了很多。他穿着薄毛衣,侧脸的下颌线相当分明。他手里握着一杆黑色的水笔,最普通的那种,但是握笔的姿势比一般人好看很多。

      平时这个时间他不应该在玩游戏吗?蓝河想着想着就把问题问了出去。

      叶修从眼前厚厚的习题册前抬头,揉了一下眉心,脸上是一层淡淡的倦色:“都上高中了,要收心。”

      蓝河稍微有点感动,原来他是分出了自己的学习时间来辅导我。

      然而第二天黄少天一放学就来和叶班长商量周末怎么偷偷混入网吧联机打游戏,两人聊得热火朝天。

      蓝河:“……”

 

      之后是高中以来的第一次期中考试,蓝河考试前还挺有信心的,他觉得最近跟着叶修开小灶收获不小。然而昂首挺胸进去,垂头丧气出来。叶修见他从考场出来整个人都蔫了,心疼又好笑:“你怎么回事。”

      蓝河闷闷地说:“别说了,揭同学伤疤不好。”

      回去的路上叶修买了一包板栗,给蓝河了一颗。心情抑郁的少年一颗板栗剥了整整一路,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才说:“我这次肯定要班里垫底了。”

      叶修低头玩手机,眼皮也不抬:“又不是第一次了。”

      “靠。”

      大学霸和人聊完了,见他手里还攥着那颗板栗,似乎不打算吃,从他手里拿过来:“你啊,从小就喜欢给自己心理压力,一开始遇到点挫折怎么了,每次不都慢慢追上来了?”

      蓝河想了一下,似乎说得挺有道理,刚上小学的时候自己普通到放人堆里找不着,后来不还是考上了初中部?初中的时候一开始差了别人一大截,后来不还是考到了一班?

      少年这么一琢磨,心情又明朗起来。叶修心想多大的人了,怎么跟小孩子一样。他觉得这人的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开心的时候眼睛是弯的,得意的时候会抿着嘴笑,难过的时候眉毛都会垂下来,生气的时候比较多,哄一哄又很快开心起来。

      干净清爽的男孩子穿着统一发的校服,袖子习惯性卷起来,露出一截小臂和手腕。头发前两天才剪过,显得人更精神了。他踩着地上的落叶,书包背在一侧的肩膀上。金橙色的阳光在他肩头笼了个边,整个人毛茸茸的。

      叶修看着看着忘了收回目光,蓝河一扭头,有些莫名其妙:“你看我干什么?”走了两步觉得手里有点空,后知后觉道:“我的板栗呢!”

      叶修迅速移开视线,当着他的面一口吞下栗子,在少年炸毛之前说:“可哪一次少得了我?走吧,去你家吃饭,顺便给你补习。”

  

      中期考试卷子发下来的那天,笔言飞一脸生无可恋。蓝河看了一眼分数,唰地翻了个页,以免被别人看到丢脸。冯老师笑眯眯往讲台边上一靠,打开电脑:“这是大家这次期中考试的成绩,后面是班级排名。我们班这次表现得不错,尤其是……”

      笔言飞愕然看着大屏幕:“哇靠,公开处刑……”

      蓝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太丢脸了。笔言飞看了一会儿实在看不下去了,低下头改错题,顺便问蓝河:“你不是说班长最近都有私下里给你辅导?”

      蓝河低声道:“明明他讲的时候我都会的,谁知道自己碰到了又不会。”

      笔言飞揭他老底:“刚开学的时候好像有谁安慰我,慢慢来,会好的。”

      蓝河嘴硬,咬着牙说:“期末考试,我要考进班里前三十!”

 

      于是自这天起,蓝河回到了初三备考的状态。蓝妈妈有些担心,高中才过了半个学期,这也太辛苦了。叶修找他辅导作业时,发现他比之前勤奋了不少,倍感欣慰。他们在一起看漫画、玩游戏的时间少了,更多时候是一人抱一本书,各看各的。

      时间在翻烂的书页、写到没水的笔芯、深夜的台灯中流淌,一转眼屋外的白雪覆盖枯叶,期末考试比所有人预期来得更快,六分之一的高中生活就这么没了。

      蓝河从考场走出来时,感觉比之前好。叶修问他考得怎么样,蓝河砸了咂嘴说还行。叶修说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烧烤店,要不要去吃。少年立刻点头,去去去。笔言飞这次也比之前进步了点,只是他犯了一个极其幼稚的错误:填错答题卡了。

      蓝河在笔言飞“失去人生意义”一般的目光中收拾好书包,后者幽怨看他:“还没出成绩呢,就和班长出去约会。”

      蓝河下意识看了一眼等在门口的叶修,少年靠在栏杆上,百无聊赖地看着手机。有偶尔过路的女生三三两两挽着手经过,看到他时微微顿了顿脚步,继而飞快走过去小声交谈。蓝河忽然想起来前几天玩的游戏里好像也有这个场景,看了一眼笔言飞,意味深长地说:“羡慕啊?”

      笔言飞抖了一下,觉得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了。

 

      一直到期末考试成绩出来那天,蓝河的心情都不错。蓝爸爸看他这段时间辛苦,决定寒假带他出去玩。蓝河进教室的时候还在想,要不要问一问叶修,反正两家之前又不是没有一起出去过。

      笔言飞比他来得早,抢着去看成绩,见到蓝河进来了,又从人群里挤出来。蓝河见他的表情有点微妙,下意识问了句怎么样。笔言飞犹豫了一下,说:“老蓝啊,你……不会也填错答题卡了吧。”

      黄少天的声音适时响起:“靠靠靠,叶修这个分数一定是作弊了!”

      楚云秀“嗯”了一声:“我也觉得,但是你说他抄谁的呢?课本吗?”

      叶修比蓝河晚一步进教室,刚走进来就被人围起来,有夸奖的有赞美的有恨不得和他握手沾一沾福气的。老冯紧跟着走进来,让大家回到座位上。他依旧拿着笔记本电脑,慢悠悠打开投影仪。

      “大家确认一下自己的成绩。我们班表现得不错,尤其是……”

      一如既往的开场白。

      笔言飞这次确实考得不太好,正着数已经数不着了。蓝河比他排名靠前一点,但也仅是一点而已。如果放在平时,蓝河这会儿肯定苦着脸和他吐槽“二笔我又考砸了”,但这次从老冯打开投影仪一直到关了电脑,他一句话都没说。笔言飞悄悄地打量同桌,吞吞吐吐道:“你别光看班级排名,咱们这个成绩放在普通班也还挺好……的……”

      蓝河点点头:“我知道。”

      老冯离开教室以后,又是一群人挤到叶修身边。黄少天将下巴支在桌子上:“这不科学,好吧我考不过也就算了,文州你怎么也考不过他呢,就差那么一点点,那么一点——点。”喻文州打断他,满不在意地笑笑:“什么一点点,中间还隔了一个人呢。”

      周泽楷安静地看着自己的试卷,他人长得帅气,字也相当漂亮。一个单马尾女生鼓足了勇气走过来,结结巴巴地问:“能、能看一下你的卷、卷子吗?”

      周泽楷抬起头,女生觉得一下子不能呼吸了。江波涛皱着眉头盯着自己算错的题,顺手将范本卷子往她手边推了推:“看吧,他说可以。”

      周泽楷歪过头看他,抬手用铅笔在他卷子上写了几笔。江波涛连忙去拉他的胳膊,结果还是迟了一步。好脾气的少年对着那张不进娱乐圈都浪费的脸苦笑:“你别提醒我啊。”

      蓝河低头看自己的卷子:蓝色字迹间的红色批注异常醒目,不太好看的数字加上几乎没有的附加分,整体十分惨烈。他握着笔,笔尖在旁边写了一个“订”字,然后就写不下去了。

      思维一下子慢下来,眼睛明明看到了字,大脑却反应不出来是什么意思,手里的水笔已经不记得这个月换了几只芯,右手上有几处磨出来的薄茧。教室里什么声音都有,有明明考得很好还一个劲说自己差的,有考完就放飞自我,卷子一扔约人看电影玩游戏的。笔言飞好像喊了他一声“老蓝”,但蓝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听。就在这时,有什么东西掉在了他的卷子上。

      蓝河看了一会儿才看出来那是一包餐巾纸,不偏不倚压在有些刺目的分数上。初中部一起考过来的女生并没有看他,也没有和他说话。女孩藏在齐肩发下面的耳朵有点红,心脏跳得厉害,她直直地望着前面的黑板,隔了半晌才听少年说了声“谢谢”。

      晚上放学回家的路上,叶修跟在蓝河后面向家里的方向走。这一年的冬天又干又冷,从北面吹来的风恨不得带走皮肤里为数不多的水分。叶修知道蓝河这次考了多少,也知道他心里憋闷。然而他并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快走两步追上去,将手按在他头顶揉了揉。

      “一顿烧烤,”他忽然有点怀念小时候戴毛绒帽子的蓝河,多可爱啊,现在这人死活不戴了,“请我吃一顿烧烤,这个寒假我就给你免费打工,划算吧。”

      白天不愿在人前流露的情绪好像找到了宣泄口,蓝河觉得鼻子有点酸:“我真的尽力了……”然而没等他说出接下来的话,叶修按在他头顶的手又加大了几分力气。

      “普通人的生活里有什么?”

      棕发乌眸的少年一个侧身挡在他身前,背后是裹着零星碎掉的枯叶卷过来的风。

      叶修模仿他之前的语气,看着他的眼睛。

      “‘努力’与‘更加努力’。”

 

      高一上半学期的寒假,蓝河拒绝了蓝爸爸出去玩的提议,窝在家里看了一个月的书。蓝妈妈总觉得这样不好,和蓝爸爸唠叨了好几次。

      叶修搬了好多书去蓝家,跟上学一样,每天一早来报道。有时蓝河看书看累了却强撑着坐在课桌前,叶修就会强制把他拉下楼。迷迷糊糊的少年前一句还在背古诗,下一句就能变成元素周期表。叶修这时也不多说什么,团一个雪球丢进他领口,就一定能听到一声精气神十足的“我靠”。

      蓝河有一次整理书架,无意中发现初中时候的错题集,略显稚嫩的笔记与红蓝交错的修改痕迹。有一道计算题他反反复复错了4次,叶修忍无可忍用红笔在旁边画了个生气的表情符号。蓝河看着看着笑起来,那头正在听英语听力的人摘下耳机,莫名其妙:“你笑什么?”

      蓝河将笔记本合上,夹回书架里:“听你的听力。”

      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除去过年走亲戚那几天,叶修基本每天都会来。蓝河后来有些过意不去,犹犹豫豫地说:“要不我再请你吃一次烧烤吧。”

      叶修正在看那人刚做完的模拟题,一挑眉:“哟,今天是怎么了?突然这么大方。”

      蓝河自小被教育要多关心别人,别人对你好一定要知恩图报,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这段时间你原本可以去玩的,没必要一直陪着我。”

      叶修点点头,用红笔在他刚写完的一行公式上打了一个叉:“这顿饭先欠着,等你下次考好了一起补。”

 

      寒假飞速过去,转眼又是开学。第一次小测验时,笔言飞看了一眼同桌的神情,一度以为他在提前感受高考。叶修早上和他一起来上学时,这人紧张得差点走错路。脸皮薄的少年立刻小跑两步,将他甩在身后,大步挺胸向学校走。叶修懒洋洋跟在后面,憋了半天笑。

      小测验的成绩很快出来了,蓝河看着不高不低的分数,心里五味杂陈。笔言飞凑过去看,咋舌:“我看出来了,咱俩就这个水平,上不去也下不来。”

      蓝河不服气:“但是我寒假的时候很用功啊。”

      笔言飞甩他一个“你太天真了”的眼神,摆出一副说教的姿态:“你以为谁不用功。这么说吧,现在这个班里就没几个混日子的,大家都在努力。你觉得黄少天他们用不用功?用功,只是人家比咱们聪明,效率还比咱们高。你觉得成绩不如咱们的用不用功?用功,人家寒假还上好几个辅导班呢。”

      蓝河特别想说“你看叶修就很轻松”,然而话没出口他突然想到,那人好像很久没有约他一起玩游戏了。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上课睡觉,下课回家玩游戏的人变得不一样了呢。他的书包里不再是小说漫画,平常和他聊的话题也变成了考点和作业。

      “但至少我比上次进步了一点,好吧,就那么一点点,”蓝河将卷子折了几下塞进课本里,“照这么下去,在这个班里努力两年半,我高考的时候没准就发挥好了。”

      笔言飞一愣,扯了扯蓝河的袖子:“什么高考,你想得也太远了吧,下学期文理分班,咱们能不能留在这个班还不一定呢。”

      蓝河一个没注意,试卷锋利的边缘在手指上划出一道口子,红色的血珠立刻冒了出来,他吃痛缩了一下手。


      “你说什么?”



      -Tbc.-

     接下来的内容确实蛮现实的,但我吧,写到后面总是忍不住全员发光,信我∠( ᐛ 」∠)_

评论(47)
热度(342)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