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咸鱼20%鸡血

【叶蓝】< 恰同学少年 > [4]

[叶蓝橘子汽水企划]活动文

△前排打广告: [【终宣/预售】十三区&日月光华] 

   有没有金主爸爸继续爱我(⁎⁍̴̛ᴗ⁍̴̛⁎)

△本文又名:叶蓝·劝学篇👌


04

      “今年一班可不得了,尖子生怎么都分到一起了。”

      “好像还有外地的特优生。”

      “不是说平行分配?按中考成绩从高到低排。”

      “这话你也信啊,一班的师资力量肯定是最好的,学校指望他们争光呢。”

 

      蓝河知道自己莫名其妙被分到一班时乐了半天,这一点就连叶修也一时没搞明白。学校表面上说是平行分配,但大家私底下打听了一下,都认准了一班是重点班中的重点班。

      “也许是我中考成绩比较好?”穿着新校服的少年左看看右看看,觉得这校服比初中那套好看点。他中考超常发挥,难免有些自得,说话的时候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其实心里高兴着呢。

      叶修领着他穿过层层人群找教室,倒也没给他留面子:“得了吧,如果按分数排,你大概得去六班。”

      一腔热情被泼了冷水,蓝河当即黑下脸。

      “没准真有一部分人是平行分配的,”叶修遥遥看见一班的牌子,琢磨了一下,“运气不错啊,一定是我考试之前把独门秘籍传授给你,你才能沾了我的光。”

      蓝河决定不理他。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教室,忽然听见背后传来一道声音,进入变声期不久的嗓音,却依然透着一股朝气。

      “你就是叶修啊?”

      两人闻声回过头,看到不远处站着两个人。一个斯斯文文,一个天生头发颜色浅一些。后者扬起脸,笑得露出一颗小虎牙:“听说你是今年的中考状元,这么厉害吗!”

      斯文少年扯了一下另一个人的袖子,教养良好地打招呼:“我叫喻文州,他叫黄少天,不是本地人,以后大家就是同学了。”

      周围有人“呀”了一声,蓝河听见他们小声谈论:“这好像是隔壁市的第一、第二名”、“传说中的外地特优生”、“还没报道就能碰见两个状元哇”、“不止两个,你看那边那个不说话的,周泽楷,也是个外地状元”、“别总说男生啊,看见教室里坐着的那个美女了嘛,楚云秀,长得漂亮学习好,还不是死读书的那种”、“人和人的差距怎么能那么大”……

      蓝河四处打量着,没由来紧张起来,他又看了一眼叶修,换了新校服剪了头发的大学霸对两人点点头,算是打招呼。蓝河第一眼见到黄少天就觉得这个人很特别,像一颗行走的小太阳,他本想凑上去搭话,却被叶修拉了一下书包。

      “走了,还没见过班主任呢。”

 

      一个男人清了清嗓子,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环顾一下在座的同学,眯起眼睛笑了:“我是大家的班主任,以后可以叫我冯老师。首先要祝贺同学们中考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先给自己鼓掌!”

      老冯说完带头拍起手来,场下学生表现各异。有什么热闹都要掺和进来鼓掌鼓得特别热烈的黄少天,也有象征性合了一下手掌,微微蹙着眉低头看书的周泽楷。叶修兴致缺缺拍了两下,刚把手放下来,想了想又把巴掌伸到蓝河耳朵边,“啪啪”拍了几下还特别响。脸皮薄的少年连忙把他的手扯下来,压低了声音:“别闹!”

      冯老师比了一个手势,示意大家安静:“这是我第一次对大家说祝贺,也是最后一次。从现在开始,大家都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接下来的三年……”

      陌生的教室里,班主任滔滔不绝讲着话。来自各个学校的尖子生们有专心听讲的,也有一早就开始跑神的。黄少天偷偷在本子的一角画简笔画,画的就是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画完了戳戳喻文州的胳膊。后者想笑又无奈,不动声色接过本子,在虎牙少年期待的眼神里将本子塞进了自己的书包里。

      黄少天:“……”

      楚云秀时不时抬头看一眼班主任,大多时候在看书。女孩的神情很专注,专注到几乎没有人发觉她明目张胆摊在课桌上的,其实是一本包了世界名著书皮的言情小说。

      江波涛从老冯开始讲话时就在看一道几何题目,看到老冯讲到口干舌燥喝了一口水,也没看出个所以然。他手里握着一只铅笔,从小拇指转上来,又从大拇指转回去。就在这时,视线里出现一只白皙修长的手,那只手从他手里拿过铅笔,在几何图形上画了两条辅助线,而后又把铅笔塞回他手里。江波涛眼睛一亮,转过头小声说“谢了”,不过周泽楷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还是安安静静看自己的书。

      叶修听到快要睡着,蓝河一直绷着背,坐得异常端正。大学霸没忍住伸手戳了一下他的肋骨,意料之中地收获一个饱含埋怨的眼神。乌眸少年凑过去说:“这也能听得这么认真?”蓝河望着讲台上的班主任,心想“我好像有点紧张”,不过他只是这样想着,什么也没说出来。

 

      对于蓝河来说,现在的班里其实有两个老同学,叶修以及之前那个立志要考高中部的女生。老冯一开学调了座位,叶修一个人坐远了,他和那个女生倒是挨得挺近。蓝河看到她时小小惊讶了一下,随即笑起来:“这么巧啊。”

      女孩飞快抬起头,又立刻低下去,声音透着一股紧张:“真、真巧。”

      蓝河的现任同桌叫笔言飞,是其他初中考过来的。刚开学第一次小测验之后和蓝河建立了深刻的友谊,用他的话说就是“在这个班里,找到同类真不容易”。果然如叶修所言,蓝河的成绩放在这个班里确实不够看。不过初中就经历了一次打击的少年这次没被立刻击倒,他见笔言飞对着卷子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没事,慢慢会好的。”

      笔言飞被强行灌了一口鸡汤,沉默片刻,委婉地表示:“如果是叶班长和我说这句话,也许还有点说服力……我靠老蓝你干什么,教室里禁止殴打同学!”

 

      高中部没有沿袭初中部开学先给学生一个下马威的优良传统,但考试时增加了一项内容——选做题。选做题20分,不算入总成绩,以卷面分+多少的形式呈现出来。基本试题的难度参照高考,附加题的难度则由老师自己掌握。老冯第一次解释这项机制时说:“大家根据自己的能力做,也不用太勉强。”

      一班的学生中有一部分是真正的精英,之前都是老师眼中的宠儿,中考卷子在他们眼里都是小儿科,中考满分的不少。黄少天在卷子发下来前很是兴奋,坐直了贴在椅子背上小声说:“来来,文州我们比一比。”喻文州坐在他后排,将可能用到的一排文具摆好,“嗯”了一声。

      江波涛听到这制度的时候有些迷茫,哪个学校这么考试啊,简直是胡来,肯定会对成绩弱一些的同学造成压力啊,结果扭头一看周泽楷,宛如漫画中走出来的俊美少年递过来一个旁人看起来没什么变化的眼神,江波涛心里一咯噔:他怎么还认真了!

      笔言飞拿到卷子小声嘀咕:“这什么鬼。”

      蓝河中考考得好,加上上一次小测验成绩还凑合,虽然心里也忐忑,但也觉得这不失为一个测试自己的机会。然而等他勉勉强强做完基础题,读完了附加题的题目之后,脑子里只剩下四个字:这什么鬼。

      交卷子的时候蓝河还在想,这题超纲啊,都没学过的。扭头看了看笔言飞,果然那人也一脸一言难尽。两人的革命友谊进一步加深,只是没等他们交流感情,就听见黄少天的声音恨不得穿透大半个教室:“好像不是很难啊。”

      监考老师咳嗽一声,浅发色的少年立刻不敢说话了,还用两根手指在嘴巴上打了个叉。喻文州用手肘撑着课桌,身子前倾压低了声音说:“刚才收卷子的时候我看到你的答案了,你最后少算了一步。”

      黄少天愣了愣,脑子一转,当场一个“我靠”。全班人的目光“唰”地聚集过来,少年立刻坐直了,表情严肃地目送监考老师出门。江波涛觉得有人碰了一下他的胳膊肘,周泽楷张了张嘴,吐出两个字:“不难。”江波涛干笑两声,忍不住道:“你十分钟就做完了,别以为我不知道。”

      俊美如画的少年试图用眼神表达:我有认真检查。结果有人懒洋洋插了一句话。

      “用不着十分钟啊。”

      楚云秀凉凉开口:“你们就不能照顾一下其他同学们的感受?做得快又不能加分。想比是吗,来啊,语文英语谁和我比。”黄少天的头立刻摇得像拨浪鼓,叶修连连摆手:“不了不了。”

      周泽楷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叶修课桌旁边,组织了一下语言:“用不了十分钟吗?”

      乌眸粽发的少年登时扬起一张笑脸:“如果下次自习课我再睡觉,纪律委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我一马,我就分享一下简单的方法。”

      黄少天嚷嚷着“我也要听”一溜烟冲过来,却见周泽楷摇摇头,没有半点回转余地地说:“不行。”

      之后是少年们之间的打打闹闹,黄少天要从叶修抽屉里抢演算纸,被后者轻易地躲开了。周泽楷若有所思地坐回座位上,楚云秀皱着眉说你们影响同学课外阅读了。

      笔言飞下课跑去小超市买了一瓶冰可乐,回来时发现蓝河拿着一本漫画书坐着发呆。他勾头一看,奇道:“咦,老蓝,你上礼拜不是看过了么?”蓝河这才回过来神,随口说了句:“拿错了。”

      上课铃随即响起,地理老师踩着点进了教室。学生们迅速回到座位上,蓝河胡乱将漫画书塞回书包里。

      ——这本我买了,上礼拜就看完了。

      ——真的啊,那你明天带过来呗。

      ——明天有考试!

      ——考完我去找你拿,就这么说定了。

 

      这天放学的时候,蓝河一如既往等叶修一起回家。叶班长被上一节课的任课老师叫走了,说是有事找他帮忙。蓝河一边写作业一边崩溃,这学校怎么不仅考试有选做题,连作业也有。考试可以用时间不够、不会做来搪塞,作业就没借口了,何况作业里的选做题本身就简单一些。

      就在他和题目相看两厌时,有人轻轻拍了他一下。少年茫然抬起脸,发现是一个不怎么熟的新同学。女生嚼着口香糖,笑嘻嘻地说:“你和班长好像关系蛮好的?”

      蓝河不知道她意图何在,谨慎地点了一下头。

      “他有女朋友吗?”女生语出惊人,开门见山地问。

      蓝河被口水呛了一下:“没有吧。”

      女生像是松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一盒口香糖,放在蓝河桌上:“谢啦谢啦。”

      于是等叶修回到教室时,就看见蓝河手边堆着参考书,对着一盒口香糖发呆。他以为那是蓝河买的,走过去拆开了倒出一颗丢嘴里,嚼了两下才问:“你什么时候喜欢吃这个味道的了。”

      蓝河看看他,又看看口香糖:“不是我买的,是有人向我打听你没有女朋友,贿赂我的。”

      叶修:“……”

      蓝河盯着口香糖,眼神让人联想起某种单纯无害的小动物。叶修把口香糖往旁边推了推:“你怎么那么老实啊,不是和你说了,我有女朋友。棕色头发,深绿色眼睛,不喜欢猫,喜欢吃巧克力派。”

      “那游戏都过时了。”

      “我长情不可以啊。”

      蓝河还想继续反驳点什么,叶修忽然伸出手。

      “漫画呢?”

      蓝河眨了一下眼睛,没动。叶修不打算继续费口舌,直接去他书包里翻。蓝河一连几声“哎哎哎”,找出漫画递过去,嘀咕了一句:“我以为你忘了。”

      叶修随手翻了翻:“哪儿能啊。”不过翻了几下又合上,指了指摊开的作业:“不会写?”

      蓝河给自己找台阶下:“……刚看到,还没怎么想。”

      叶修“哦”了一声,自言自语:“本来想着晚上去你家,给你讲一讲白天考试的那道附加题还有作业,不过看起来你挺有信心的,那我回家看漫画了。”

      他一边说一边偷偷瞄那人神情,说完故意转过身,结果被一把拉住校服衣角。

      “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蓝河趴在桌子上,恨不得把头埋进书里,鼻尖是新书上油墨特有的气味,声音闷闷的。秋末的阳光从窗台扫进来,扫过一排排课桌上随意堆叠的书。蓝河半天没听到回话,拽着那人的衣角不松手,却不知拿着漫画的少年早已无声笑了起来。



      -Tbc.-

      明天16点见!

评论(16)
热度(367)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