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成为一个正能量的cpy写手!
主叶蓝,杂食,80%咸鱼20%鸡血

【叶蓝】< 恰同学少年 > [3]

[叶蓝橘子汽水企划]活动文

△前排打广告: [【终宣/预售】十三区&日月光华] 

   有没有金主爸爸继续爱我(⁎⁍̴̛ᴗ⁍̴̛⁎)


03

     这场有关恋爱的插曲随着期末的临近被少年们很快遗忘。期末考试之后,是新一轮的寒假与春节。蓝河这次发挥很稳定,班里接近三十名的成绩。班主任在放假前特意把他爸妈叫去谈话。回家的路上,蓝河从叶修手里接过半只烤红薯,捧着边啃边说:“也不知道他们会聊什么。”

     叶修扭头看了一眼穿着浅色羽绒服戴着毛绒帽的少年,前两天刚下了一场雪,路上很滑,两个人走得很慢:“大概是升学考试之类的吧。”

     蓝河用牙齿叼起一块被烤得金黄的红薯,喃喃:“升学考试啊……”

     “你有想过以后去哪儿读高中吗?”

     叶修见蓝河快要咬到红薯皮了,伸手帮他剥开一点,后者嚼了两口挠了挠头。

     “嗯……怎么说呢,谁都想去高中部,但你这种学霸是不会懂的,大家只是说说而已。全市那么多人竞争,一共才收那么一点人,”戴着毛绒帽的少年说着说着用手比划起来,拇指和食指并在一起,中间留了一个小小的缝,“你呢,高中部?”

     叶修点了点头,漫不经心地说:“好像高中部怕我报别的学校,提前和我爸妈保证过,只要报了,就算中考没考好也要我。”

     蓝河:“……”

     “其实这样也不太好,感觉做决定的不是自己了,不过咱们市其他学校也不太行,报就报吧。”

     蓝河:“……”

     戴毛绒帽的少年迈开步子,也不管路上滑不滑。叶修怕他摔了,“哎哎哎”追上去,拉了一把他的书包。蓝河愤愤转身:“这种事情就不要讲出来刺激其他同学了好吗!”

     叶修看他吃红薯吃了一脸,拉起他的袖子擦了擦:“除了高中部,你还想去哪儿啊?”

     蓝河用手背抹了一下嘴角:“不是还有两个相对好一些的学校吗?虽然比不上高中部,但报志愿的时候是同一批次的,也许会从中选一个吧。不过还是有点不甘心,毕竟初中都这这里念了,再考出去,丢人……但是高中部真的不好考啊,万一考不上,我就得去二流高中了。啊,这么想想,还是稳一点吧,报个有把握的……”

     叶修看着他自顾自说了半天,鼻子都皱起来了,乐了:“看把你纠结的,我替你决定了。”

     蓝河攥着四分之一只红薯,狐疑地看他。

     “就高中部吧,不用纠结。”

     蓝河:“……”这人下决定怎么就像买红薯!

     叶修三两口吃完红薯,对着不远处的垃圾箱,姿态潇洒地将皮扔进去。

     “下学期开始,我把独门秘笈传授给你,保证你考试没问题。”

 

     放寒假的时候,蓝妈妈果然和蓝河聊了升学考试的事。蓝河一颗心都挂在电脑游戏上,随口说就高中部吧。蓝爸爸走过来摸了摸他的脑袋,欣慰道我们家小蓝好像很有信心,加油,爸爸妈妈支持你。

 

     下学期第一天放学,蓝河就背着书包跟叶修回了家。他先是恋恋不舍看了几眼游戏机,然后忍痛掏出笔记本,乖乖坐在书桌前。叶修从书架上翻出几本辅导书,扔了一本过去。

     蓝河本以为是什么偏门的习题集,定睛一看有点懵:“你指望让我做这个考高中部啊?这种书咱们班都没人看的。”

     那是一本市面上最基础的辅导教材,由于涉及内容太贴近课本,在尖子生云集的班级里基本见不着。叶修打开游戏机,掏出手柄连上,相当笃定地说:“相信我,你把这上面的题全都做会了,中考就没问题。”

     蓝河翻了翻,一回头发现那人竟然玩起了游戏,小脸一黑:“就算我比不上你,你也不能这么小瞧我啊。”

     叶修很快投入游戏,眼皮都没抬:“不是小瞧你,是我太了解你,上次考试单词拼错了几个?小数点算错了几个?历史年代记反了几个?”

     蓝河被戳到痛处,面子有点挂不住:“但是这个太基础了,考试要是出难题怎么办。”

     “放弃。”

     “……”

     蓝河以为自己听错了,挑起眉:“你再说一遍?”

     叶修这才抬起头,乌黑的眼睛里并没有什么玩笑的意味:“放弃。”

     蓝河张了张嘴,一时没发出声音。叶修放下游戏机,坐在床上遥遥看他。

     “中考和高考不一样,不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你不需要考到最前列,只需要超过大多数人就好。试卷的难易程度是规定好的,真正的难题只有很少一部分。你知道你考上初中部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吗?是扎实和稳定。但是来到现在的班级以后,这个优势就没有了。你为了不落后,拼命补充课外知识,反而忽略了最基础的内容。而中考百分之八十都是这些基础的东西。”

     蓝河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但又有些不甘心,小声说:“可是这些内容我都会啊,我会的大多数人也会,我拿什么和他们比。”

     叶修看着他,晃了晃手指,说了三个字:“正确率。”

 

     ——从现在开始,你要保证但凡写在卷子上的内容,有90%是对的。作文这种题型不好说,但是古诗词、计算题、英语拼写、物理公式、化学公式之类的都不许出错。

     蓝河一开始觉得这太简单了,不就是认真一点、细心一点吗,从小老师都这么说。然而经历了一次考试之后,他又觉得自己当初实在是太天真了。

     这个单词好像是a在前,又好像e在前,长得好像啊!这道题明明小数点没错了,但我脑子里想着3,为什么卷子上写的是7!要求背诵的课文里,上一句我记住的啊,为什么非得让我填下一句!

     一排卷子摊开在叶修的小课桌前,蓝河坐在椅子上,头快要埋到胸口了。大学霸拿起一份卷子看了看,放下,又换了一份拿起来,最后双手撑在桌子两侧,叹了口气:“这就是你说的‘都会’?”

     蓝河想辩解,一抬头发现两个人的距离有点近。暖白色的灯光打在少年半张脸上,深棕色的头发显得更棕一些。他的眼睛很黑,睫毛浓密,轮廓虽然还是少年模样,但隐约有了一点偏青年的英挺。蓝河一时间忘了他想说什么,脑子里自动响起后排女生小声交谈时害羞地说叶修好帅的。

     蓝河愣了两秒,又默默低头看起卷子,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是挺帅的。

     “说话啊。”大学霸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蓝河压根不知道他问了什么,下意识接道:“是吧……”

     叶修:“……”

     头顶忽然一重,蓝河知道是那人将手放了上来。泛黄的卷面上,红色的叉叉醒目异常,一个个简单而低级的错误无声地嘲笑他,然而他的大脑像是自动过滤了题目,此时此刻想的只有这手似乎挺暖的。

     握着书页时的手,拿着钢笔的手,递过来游戏手柄的手,替自己剥开红薯皮的手。

     蓝河还从没回忆中醒来,就觉得有人揉起了他的头发。

     清秀的少年顶着一头鸟窝立刻反抗起来。

     “叶修你干什么!靠!”

 

     初二下半学期很快结束,紧接着就是初三综合复习和即将迎来的中考。

     那个成绩很好的漂亮女生后来偶尔也和大家一起围着叶修问问题,但仅此而已。蓝河悄悄打量过她,没从她眼睛里看出点什么,但他知道她选择藏起来的,大概是一个少女14岁时不愿意和别人分享的青涩情怀。

     同桌小眼镜后来和蓝河说,他放弃去高中部了。那天大家刚考完一场试,有人捶胸顿足,有人胜券在握。小眼镜表现得特别平静,倒不是考得不好,只是托着下巴,嘴里叼着一根笔:“也没什么,就是觉得去了高中部我还是中等生,没什么意思。”

     当年因为一场考试偷偷掉过眼泪的前排女生中考准备拼一把,蓝河埋头做题,随口道:“也许以后咱们还能当同学。”那时正值下课时间,周围嘈杂不堪,女孩握紧了手中的钢笔,没敢正眼看他,低低“嗯”了一声。蓝河一道题半天没做出来,皱着眉头,根本什么都没有听见。

 

     初三上学期期末考试结束,两人同往常一样回家,蓝河因为英语听力没听懂,哭丧着脸。叶修又去买了一只烤红薯,一人一半。蓝河啃着红薯,味同嚼蜡:“今天的听力为什么这么难……”

     叶修脖子上挂着耳机,闻言分了一只给他。两个少年身量相差不大,并排走着。蓝河接过耳机,刚听没两下就把耳机推回去:“你平时走路也在听英语吗!这个速度是不是太快了!”

     叶修强行把一只耳机塞回他耳朵里:“其实我也不是全听懂的,多听听总是好的。”

     蓝河的脸色更不好了,垂着脑袋:“这次语文作文让写‘奇迹’,我觉得普通人的生活里是不会发生奇迹的,奇迹只属于你们这种天才。”

     叶修从小被人夸习惯了,可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人当面夸自己的感觉更爽:“那普通人的生活里有什么?”

     比他低半头的少年不情不愿从口袋里掏出小本子,上面密密麻麻抄着总是忘记的单词、记不住的公式,他的耳朵里挂着一只耳机,手里是吃了两口的红薯。他说话的时候会吐出白气,低头看小本子的时候会露出被冻红的耳朵。

     叶修在夕阳里停下脚步,没发现自己一连错过好几句英语。

     蓝河将本子高高举起,声音里有小小的羡慕和不甘心:

     “‘努力’与‘更加努力’。”

 

     这年6月,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一间间教室里拉开序幕。少年们长大了一些,虽然依旧没有领略过社会的残酷,但已然知道什么叫压力与紧张。蓝河早上出门时对叶修说:“我吃了两个鸡蛋。”后者毫不留情戳破他讨个彩头的小心思:“但是满分不是100啊。”

     蓝河卷起袖子就要去拉他:“乌鸦嘴!”

     后者向前跑了两步,而后转过身,逆了人流冲他比了个大拇指,和三年前在校门口时如出一辙。

     “相信自己。”

 

     再然后是一门又一门考试以及漫长的等待时间。

     中考结束那天叶修跑去蓝家,抱着叶爸爸刚奖励他的新款游戏光碟。蓝河坐在床上看漫画书,半个小时没看完两页。

     “……英语阅读倒数第二篇最后一道题,你选了什么?”

     叶修占着蓝河的电脑玩游戏,鼠标噼啪作响:“你选哪个我就选哪个。”

     蓝河:“……”

     “……数学最后一道填空题我总觉得我算错了,出考场时我听到他们讨论来着。”捧着漫画书的少年磨磨蹭蹭说着,委婉地表示你赶紧告诉答案。

     平时情商一百八的学霸揣着明白装糊涂:“这哪儿能记得住啊,考完就忘了。”

     蓝河知道他是故意的,可这次实在没心情生气,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少年靠着枕头,一点点滑下去,声音闷闷的:“我最后一道大题的最后一问不会做,空着了,至少3分没有了,要是前面再错几个就惨了。”

     “现在想也没用,这游戏挺好玩的,来不来?”叶修从电脑前转过身,看房间的主人像一条脱了水的鱼,躺在干涸的河滩上绝望地望着天花板。

     “我要是考不上高中部怎么办啊……”蓝河越想越忐忑,声音有气无力的。

     “大不了我陪你一起读第二志愿的高中呗,你之前交申请表的时候我看到你填的什么,我也顺手填了。”叶修无所谓地耸肩,蓝河一下子吓清醒了:“我靠你开玩笑的吧。”

     叶修转了一下椅子,从电脑前站起来,他最近又长高了一些,头发长了没来得及剪,他在他面前站定,半垂下漆黑的眼睛。仰面躺在床上的少年没由来一阵心慌,不知道是因为那人在谈论未来时太过轻描淡写,还是投下来的眼神太过真挚。他下意识抓紧了手里的漫画书,油墨在他的食指上蹭出一道浅浅淡淡的黑色。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响着,叶修看了他几秒钟,一本正经地说:“开玩笑的。”

     蓝河当即朝他挥出一拳,不过提起来的心一下子落回肚子里。只是没等他收回手,面前的少年快他一步也伸出拳头。叶修用手背轻轻碰了一下他的,蓝河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见这人的嘴唇动了动。

     “我相信你。”

 

     一周之后,中考成绩正式公布。

     叶修查到成绩的同时手机里跳出来几条信息,随即叶爸爸的手机响起,紧接着是固定电话。叶修的分数相当高,进高中部没有一点悬念。班主任特意给他打了电话,说话间是按奈不住的兴奋与欣喜。叶修在打电话的间隙给蓝河发了条短信,然而等了一会儿不见回复。

     等班主任的电话打完了,他忽然从心底冒出一点不安。饶是平时再怎么从容淡定,说到底不过一个15岁的少年。手机屏幕上,新的信息提示一条接一条,却始终没有跳出蓝河的名字。就在他忍不住准备打电话过去询问时,突然有人按了他家的门铃。

     叶妈妈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见儿子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门外站着一个气喘吁吁的少年,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穿着叶修见一次就要笑一次的卡通睡衣,他一手抓着手机,头发被风吹得有些乱。七月的骄阳在他背上蒸出一层汗,额头也在冒汗,眼眶有点红。

     叶修不记得他第一句话说了什么,回过神时那人已经扑进他怀里。有温热的液体滴在后领口,分不清是汗水还是眼泪。

 

     那年中考,蓝河考出了初中三年的最好成绩。

     数学117,但凡会做的题目一分没有丢,百分之一百的正确率。

 

     那年9月,他以超出录取分数线17分的成绩进入了梦寐以求的高中部。

     不过这并不足以引起旁人的注意,因为他身旁站着的那个人实在太过耀眼——这一年的中考状元。



     -Tbc.-

      中考各地分数不一样,这里设定120满分👌🏻

      下一章高中副本开启,本文cp只有叶蓝,其他都是友情!

评论(53)
热度(362)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