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咸鱼20%鸡血

【叶蓝】< 恰同学少年 > [2]

[叶蓝橘子汽水企划]活动文

△校园paro,竹马设定

△写一写我以为的青春与爱情


02

      初中生活在这年夏末秋初的季节正式开始,一群刚经历过小升初淘汰赛的小屁孩们迎来了越来越重的课业压力。课程骤然增多,各科老师谁都不服谁,每天比着留作业。

      蓝河猛地脱离安逸的生活,一时有些不适应。他依旧每天和叶修一起上学、放学,但两个人再也不能像之前一样,半个小时写完作业然后联机玩游戏。叶修会一面和他吐槽这科老师留的作业就是机械劳动,根本没有意义,一面又能在下次小考时取得相当漂亮的成绩。蓝河好不容易从默默无闻的小透明混到小学老师眼里的好学生,却又因为周围的人太优秀,再次成了人群里最不起眼的那个。

      不过他从未怀疑过叶修之前说的话:慢慢来,跟上进度就好了。

      蓝河报了课外辅导班,每天有做不完的作业。蓝爸蓝妈看得心疼,主动提出周末带他去科技馆看恐龙展。刚从辅导班回来的男孩咬着牛奶吸管摇头,拖着书包回了自己的房间。

      相比而言,叶修就轻松一些。他不愿意去上辅导班,叶爸叶妈也不勉强。课业压力虽然比之前大,但学霸自有学霸的一套方法,什么时候都显得游刃有余。亲朋好友去他家时总会夸这孩子真聪明,不用学成绩还这么好。叶妈妈嘴上说着“哪里哪里”,眼睛里笑得挺自豪:“不是不用学,修修也很努力的。”

      这话叶修本人没听见,因为他正坐在卧室的小桌子前,在暖白色的灯光下解着练习题,眉眼间是这个年纪的孩子很少见的专注与认真。

      就这样,伴随着繁忙与不适应,两个少年迎来了这一年的第一次大降温、冬天里的第一场雪、寒假前的第一次期末考试。蓝河进考场前特别紧张,紧张到早饭没吃饱,现在有点饿。他扁着嘴摸了摸肚子,脑子里走马灯一样过着总也记不住的古诗词。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水何澹澹……巧克力!”

      “山岛竦峙,”叶修将手里的巧克力掰开一半递过去,“快吃,吃了就记住了。”

      蓝河一点也不客气,抓过来塞嘴里,边吃边替自己辩解:“谁说我记不住,原本就记住了的。”

      叶修递过去一个“你高兴就好”的眼神,看他吃得意犹未尽,把剩下的半块也交了出去。

      谁都没有想到,接下来的语文考试当真出了这道题。蓝河工工整整地填了四个字上去,满脑子想的都是巧克力。

 

      期末考试之后是所有学生都期待的寒假,不管这次考得理想不理想,都已然成为过去式。叶修的年级第一在所有人的预料之中,各科老师变着花样夸奖,夸得向来不在意排名的当事人都有点不好意思。蓝河的成绩不高不低,老师夸人的时候轮不到他,点名批评的时候也轮不到他。

      前排的小胖子看到分数“嗷”了一声,连连说:“完蛋,期末奖金泡汤了。”小眼镜这次发挥不错,嘿嘿偷笑不说话。说话细声细气的女生考得不理想,偷偷掉了两滴眼泪。

      蓝河看着自己的卷子,一时心情有些复杂——明明从考场出来时以为自己能考得更好一些。同桌小眼镜以为他在难过,小声和他说:“你这个分数放在普通班就前十了。”

      小半年的时间让两个同龄人成了相当要好的朋友,蓝河刚想说其实我不看重排名的,就见眼前出现一片黑影。大学霸旁若无人地拿起他的卷子,扫了一遍,点评:

      “你怎么错这么多,这个,这么基础的问题都能错?这是送分题。”

      蓝河面无表情夺回自己的卷子,心想,你看什么都是送分题。

      不过叶修接着话锋一转:“最后一道题确实有点难,不会做也正常。”

      蓝河暗自和自己较劲了小半年,早已不是当初一场考试就吓得手足无措的小屁孩,听到这里有些不爽:“谁说我不会,是考试时间不够。”

      叶修挑起眉毛,不说话等他下文。果然几秒钟后那人又说:“我回去想一想,明天早上告诉你答案。”

      小眼镜在一旁没出声,内心无比佩服,反正每次自己和年级第一说话都会不自觉紧张。蓝河火速背上书包,冲叶修说了句“走了”,也没等他跟上,先迈开步子。

      冬日的午后,嘈杂的教室里空气并不怎么流通,有人兴奋地聊着寒假的出游计划,声音大得恨不得捅破天花板。干净的少年穿着普通的校服,这半年似乎长高了些,袖口卷起来,露出一截单薄的手臂。叶修看到他走着走着脚步顿了顿,路过前排课桌时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什么东西。

      女孩坐在座位上,低着头,眼泪从眼眶滚出,打湿了卷子上的笔记。蓝河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她,只是将一包纸巾轻轻放在了女孩手边。

 

      蓝河夸下海口的当天晚上放弃了最喜欢的电脑游戏,抓耳挠腮看了一晚上卷子。然而任他目光多么真挚,答案也不会自己跑出来。他想到后来实在想不出来了,不情不愿地给叶修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是游戏机的声音,叶修没等蓝河开口,先道:“这还没到明天早上呢,你还有时间想。”

      蓝河不喜欢认输,可这次确实不会做,支支吾吾:“……想不出来。”

      叶修满血刷了一波小怪,心情不错,随口说:“叫声哥我就告诉你。”

      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不喜欢嘴上吃亏,哪有乖乖听话的道理:“滚!明天请你吃早饭。”

      某人讨价还价:“再加上后天的吧。”

      “……”

      学霸说话间又刷了一波小怪,心情更好了:“行吧,明天就明天。你手边有演算纸吧,我说你写。”

      蓝河听见电话那边背景音乐混合着怪物的惨叫有些狐疑:“你不用看卷子吗?”

      谁料大学霸语出惊人:“白天不是才看过?记在脑子里了。”

      蓝河腹诽这人怎么记忆力这么好,准备好纸笔认认真真做笔记。游戏的过关提示音伴随蓝色水笔在白色格子纸上写字时的沙沙响,时不时还有一个人的提醒,与另一个人的恍然大悟。蓝河写了一会儿突然“啊”一声,打断对方:“你等等,让我想一想。”

      叶修轻轻扬起嘴角,不说话等他。游戏里的主角战胜了新一轮boss,电话那头报出一个数字。有一瞬间,叶修仿佛真的看到清秀的少年眼巴巴看着自己,眉眼间是满满的期待。

      然后他毫不留情地给那重期待泼了凉水:“你小数点看错了吧。”

      眼巴巴的少年登时哑了声,半晌闷闷回了个“哦”。

      等蓝河好不容易算出来了,叶修的游戏早就通关了。他躺在床上翻漫画书,听蓝河小心翼翼地报答案。大学霸长长“嗯”了一声,“嗯”得蓝河有点胆战心惊。那人吊足了他的胃口,末了笑了笑:“对了。”

      蓝河刚想吐槽那你早说啊,结果那人又来了一句:“刚才这个是最基本的思路,碰上这种题型基本都可以这么想。但因为这道题设置的比较巧妙,还有一种更简单的办法。”

      几秒钟前还在吐槽的人立刻又眼巴巴起来:“什么办法啊?”

      “后天早上请我吃饭我就告诉你。”

      “……”

 

      他们正式和初一上学期说再见的那天,又下起了大雪。蓝河以请教问题的名义,跑去叶家蹭游戏机。蓝河打着打着就被窗外的鹅毛大雪吸引去注意力,明目张胆当了一回猪队友,放下游戏跑到窗边。他将手掌贴在窗户上,凑近了看外面。叶修正赶上打关键boss,头也不顾上回:“要死了要死了,快来帮忙。”

      没人吱声。

      叶修皱着眉回过头,结果看见屋外白茫茫一片,穿着浅色毛衣的少年扒着窗台,好奇地张望纷纷簌簌的雪花。窗户的反光映着那人的侧脸,是尚未脱离少年时代的稚嫩轮廓。他看得很认真,认真到不舍得眨一下眼睛;他的睫毛很长,长到叶修再回过来神时,游戏里只剩一行孤零零的game over。

 

      之后是所有人期待的春节,不算漫长的寒假,连续几周不用上学的自由自在,和临开学前不得不补的成堆作业。

      初一下学期的开学并没有想象中慌乱,虽然课业压力依然大,重点班依旧谁都不愿意输给别人,但蓝河不再和当初一样力不从心,相反的,这个做事认真的少年渐渐展现出他稳重的一面。期末结束的时候,他超常发挥考进了班级前二十,如果能稳定保持这个成绩,直升高中部也是没问题的。

      然而初二上学期第一次考试就将他打了回去,不上不下,三十五名开外。

      蓝河这天考完试被政治老师叫去办公室训话,高高瘦瘦的男老师恨铁不成钢地指着他的卷子:“上学期不是有进步吗?怎么又退回去了。”蓝河心想,前一段时间有本新的小说特别好看,看着看着就忘了复习。不过这话他不敢当着老师面说,只能一个劲点头说下次注意。

      等老师把他从办公室放出来,学生们基本都走完了。叶修刚才偷偷和他发短信,说放了学一起走,他先在班里做作业。蓝河心说正好课外辅导班老师出了道题他不太会,一会儿路上问他,结果刚走到班门口一抬头,脚步立刻停住了。

      叶修确实如他所说,坐在位置上写作业。不过他面前站了个人,名词仅次于他的学霸,一开学就要请他喝饮料的漂亮女生。

      蓝河之前听小眼镜说过,大家都在传谣言,说那个女生喜欢叶修,私底下经常有联系。蓝河听得莫名其妙,说:“不会啊,他每天要么看书做题,要么看漫画打游戏。”书呆子小眼镜故意摆出一副“说了你也不懂”的神情:“人家就算每天发短信也不会和你说啊。”

      蓝河想反驳,转念一想,觉得他说得也挺有道理。

      漂亮女生确实学习成绩很好,性格开朗,找她帮忙基本不会被拒绝,然而这个开朗的人此时却垂着头。蓝河只能看到一个背影,但他知道这个人在悄悄掉眼泪。叶修没什么表情,或者说平时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他从书包里翻出一包纸巾递过去,女生却没有接。

      少年像是叹了口气,动了动嘴唇。蓝河隔得远听不清他在说什么,那个女生哭得更厉害了。蓝河忽然觉得有点尴尬,他现在回教室不合适,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叶修似乎察觉到他在门口,三两下收拾好书包,又拐到蓝河的位置上,将他摊在课桌上的本子放进包里,一个人拎了两个书包就要往外走。

      女孩又说了一句什么话,带着点哭腔。蓝河尴尬地躲远了,依旧没听清。但他看到走到班门口的叶修特意停下来,含含糊糊地说了句:“算是吧。”

      回家的路上,蓝河极力掩饰自己的抓耳挠腮,其实特别好奇,但又不知道怎么问。原本打算问的题早被抛到九霄云外,快走到小区门口时,还是叶修拽住他。

      “你都憋了一路了,再憋下去怕你憋出毛病,说吧。”

      少年咽了口唾沫,尽量表现得不那么八卦:“……刚才,她和你说什么了?”

      叶修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她说她喜欢我。”

      饶是做了心理建设,蓝河也被这份坦率和直白惊到了:“然、然后呢?”

      “然后我说我不喜欢她。”

      这个年纪的孩子多多少少对恋爱有些简单的憧憬,女生会趁收作业的机会多和心仪的男孩子说两句话,调皮的男孩子也会故意找理由和喜欢的女生聊天,即便聊得内容并没什么营养。蓝河小时候也偷偷多瞧过隔壁班的女生几眼,结果被叶修发现了,连续笑话了他一个礼拜,小蓝河觉得这事太丢脸,自此就再也没动过什么心思。

      蓝河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眼见着叶修准备走,脱口而出:“那你说‘算是吧’是什么意思?”

      那时正值秋末,才下过一场雨,空气里残留着浅浅淡淡的桂花香。叶修浅色的运动鞋被泥土弄脏了一个边,他最近长高了不少,校裤显得有点短,露出脚踝。他的书包背在左侧的肩膀上,头发才剪过,露出额头和略显稚气却俊朗的眉眼。蓝河等了半天,等到一句更加轻描淡写的:“她问我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蓝河那个时候并没有发觉,他说这句话时有意无意看了自己一眼。单纯的少年被内容震惊了,眼神都直了:“有吗!”

      叶修点点头,语气十分认真:“棕色头发,深绿色眼睛,不喜欢猫,喜欢吃巧克力派。”

      蓝河想了一下,觉得这个描述很熟悉,隔了两秒钟:“那不是昨天我们玩的游戏的女二号。”

      叶修懒洋洋“嗯”了一声,转身向自家那栋楼走去:“我觉得她应该是女一号,我不喜欢女主那个设定。”

      “我挺喜欢的啊。”

      “原来你喜欢那样的女生啊,这么说你小时候暗恋的女生——”

      “没有!”      

      “哎你怎么跟我过来了,这是我家,你家得往那边走。”

      “……”

      “不过既然来了就别走了,你课间的时候不是还说要问我什么题?不问了?”

      “……问。”



      -Tbc.-

      明天16点下一更,超级有底气!


评论(25)
热度(373)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