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咸鱼20%鸡血

【叶蓝】< 恰同学少年 > [1]

[叶蓝橘子汽水企划]活动文

   因篇幅问题,即日起每天更一章,

   活动当天发布最后一章及文章合集

△校园paro,竹马设定

△写一写我以为的青春与爱情

 

01

      蓝河第一次见到叶修大概3岁。

      他被妈妈牵着,一脸不情愿地去幼儿园。他旁边站了个哭红眼睛的小姑娘,边哭边嚷嚷我要回家。小蓝河其实也不想来幼儿园,但是蓝妈妈说他如果听话,周末就带他去买玩具小汽车。玩具小汽车的诱惑力太大,小小的男子汉左右一琢磨,屈服了。

      小姑娘一个劲哭,哭到后来小蓝河有点于心不忍,他从口袋里拿出早上偷偷塞进来的糖,递过去:“给你吃。”

      然而小姑娘哭得十分投入,根本分不出心理他。哭声很快引起了幼儿园老师的注意,小姑娘抽着鼻子被哄走了。小蓝河手里还攥着那颗糖,想了想决定塞回口袋。可就在这时,一只小手出现在他视线里,将那颗糖拿了去。小蓝河一时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回过神时那人已经三两下剥开糖纸塞进嘴里。他愣愣地看着对面和他差不多高的男孩,眼睛乌黑,发梢泛着点深棕。

      那人腮帮鼓鼓的,长得白白净净,就像个糯米团子。他嚼着糖果,见小蓝河呆呆看着自己,一本正经地解释:“我也想回家。”

      小男孩说他叫叶修,也不想来幼儿园,但是爸爸说如果他乖一点,周末就给他买玩具枪,可以喷水的。小蓝河听到这里眼睛都亮了:“我也想要玩具枪,但是妈妈只给我买小汽车。”

      名叫叶修的小男孩“嘎嘣”一声咬碎了水果糖,朝他挤了一下眼睛:“这样吧,你下周把小汽车带过来,我把喷水枪带过来,我可以让你玩喷水枪,但是你需要拿糖来换。”

      彼时的小蓝河尚没什么等价交换的概念,心想,给了糖就可以玩喷水枪,多划算呀。于是重重点了头,奶声奶气地“嗯”了一声。

      于是等周末过去,他带了一口袋糖来幼儿园时,却被告知公共场所根本不可以玩喷水枪。小蓝河抱着还没来得及装水的玩具,有些失望。温柔的女教师摸了摸他的头顶,蹲下来说:“去玩别的吧,看,你的朋友在叫你呢。”

      小蓝河委屈巴巴扭过头,看见叶修站在不远处的台阶下面冲他挥手。他手里拿着自己的小汽车,口袋里装着刚分他一半的水果糖。

 

      但这种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他很快发现,用一把糖交到一个朋友,也是划算的。叶家和蓝家住在同一个小区,隔了几栋楼,两家之前并不认识,因为他们两个的缘故也慢慢熟络起来。有时谁家临时有事,另一家的家长就一次接两个。小蓝河终于玩到了惦记好久的玩具枪,小叶修更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嗓音甜甜地和蓝妈妈说:“小蓝说他好久没有吃炸鸡了。”

      蓝妈妈笑眯了眼,觉得这孩子可爱又机灵。小蓝河抱着一块西瓜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这里皱起了小小的眉毛。他特别想说自己根本没说过这话,但事实上,每次自己主动说要吃炸鸡,蓝妈妈就会和他说:“不是刚吃过吗?不能每天吃炸鸡,要多吃蔬菜。”可每次小叶修这么说,蓝妈妈准会满足他的愿望。

      小蓝河吃得两手都是油,偷偷看旁边同样吃得两手都是油的人,心想,就当自己说过吧,这朋友真好。

 

      小蓝河有一段时间上火了,半边脸都是肿的。幼儿园的小朋友每天中午围在一起吃饭,谁吃得快谁吃得慢一目了然。小蓝河因为牙疼,连续几天都是最后一个吃完的。同班一个爱捣蛋的小男孩笑话他,真丢人。小小的男子汉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伤害,第二天狼吞虎咽往嘴里塞,结果原本就疼的牙这下更疼了,加上吃太快把自己噎住了,一个劲咳嗽。

      捣蛋鬼眼见着又要笑话他,旁边的小叶修慢条斯理举起手,使出了小朋友解决危机的最大法宝:报告老师。捣蛋鬼蔫蔫挨了批评,小蓝河咳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他向好朋友投去感激的目光,结果那人正在一脸嫌弃地吃青菜,看到他的样子没忍住笑了起来。

      再次自尊心受损的小蓝河撇撇嘴,决定不和他说谢谢。

 

      上小学那年,蓝妈妈托了关系,让两个孩子分到了一个班。她总觉得自家儿子不如人家机灵,容易吃亏。小蓝河不明白母亲的用意,糊里糊涂和小叶修一起去上学。班主任知道他们两个关系好,特意将他们安排成了同桌。

      当年不比如今,哪里有什么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小朋友们上课无聊了就小声聊天或者传一传小纸条。同桌之间有一条泾渭分明的线,谁都不可以越界。小蓝河第一天上学就被叮嘱,上课要好好听讲,不会了问叶修。

      那时他还不明白自己大概属于普通人里稍微聪明点的那种,而那个人是真的有天赋。

      别人反复读了好多遍才能记住的课文,他基本看两遍就背得差不多了。每个人都曾头疼过的奥数题,他不用等老师讲就能分析得有模有样。刚开始学英语的时候,小蓝河连字母顺序都记不住,小叶修却已经跃跃欲试开始背单词了。

      小学时,成绩好的基本都是老师眼前的红人。有人羡慕也有人酸,小蓝河曾私底下听人说:“叶修留过一级,成绩好是因为他学了两遍,都是装的,故意讨老师喜欢。”

      他觉得这话特别刺耳,站出来反驳:“不是的。”

      那人用鼻子哼他:“他肯定连你也骗,你这么好骗。”

      小蓝河觉得这话更离谱了,气得小脸发红,还是先反驳了前半句:“他没有!”

      那天放了学,小蓝河赖在叶家不走了,蓝妈妈几次打电话过来催人,叶妈妈倒是一点也不介意,还给两个人准备了果汁。两个小男生坐在书桌前写作业,蓝河写得相当专注,叶修写得哈欠连连。

      小叶修脑子转得快,写作业的速度也快,写完了就去玩游戏。小蓝河耗了一个晚上,直到他自己实在困得睁不开眼睛了,才磨磨蹭蹭收拾东西回家。小孩子心里藏不住事情,临出门的时候终于将心里话讲了出来:“你知不知道班里有人说你坏话。”

      小叶修全神贯注盯着游戏画面,没抬头:“哦。”

      小蓝河自小就是个爱操心的性子,听到这里有点着急:“他们说你表现好是故意讨老师喜欢。”

      小叶修还是没抬眼皮:“所以?”

      小蓝河心说如果换作自己,肯定特别委屈,可这个人显然没把他刚才说的话放在心上。他低头收拾书包,心里莫名有点不爽,身后的游戏机里传出胜利的提示音,叶修伸了个懒腰,忽然说:“你不会和他们生气了吧?”

      蓝河不愿意承认自己替人操心,人家还不领情,嘴硬:“没有。”

      小叶修又开了一局,精神抖擞按起手柄,“嗯”了一声,随口道:“那就让他们说吧。”

 

     就这样, 小叶修慢慢成了他们年级的风云人物。平时没见着多努力,考试永远年级第一。老师们之间也议论过,觉得好多年没见过这么聪明的孩子了。当然也有年纪大一些的老教师提出意见,学习态度最好再端正一些。叶修本人倒是我行我素,困的时候该睡觉睡觉,反正被老师叫起来有旁边爱操心的人提醒他讲到那里。小蓝河起初有些不满意,他觉得这种行为不好,上课不可以睡觉,好几次威胁对方说:“这是最后一次,下一次你自己看着办!”

      小叶修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明目张胆抄着他的作业,敷衍着说“行行行”。

      然而下一次上课被叫起来,他又在书桌底下悄悄拽蓝河的衣角。后者有几次真的狠下心肠不理他,可等到全班人转过头露出一脸看热闹的表情时,他又心软了。蓝河一面和自己生闷气,一面又不忍心看他出丑,于是威胁变成了一次又一次的妥协。

      “……第三十五页倒数第二道题。”

      “……题目在黑板上,自己看。”

      “……昨天要求背诵的课文,背最后一段。”      

      “……画横线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是不是拜同桌所赐,小蓝河六年来被动养成了一个好习惯:上课认真听讲。

      小学阶段的内容都很基础,只要学得进去,就没有谁比谁差太多。于是最开始并不突出的小蓝河在六年级的时候跻身到班级前列,蓝妈妈也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问她打不打算让蓝河考市重点的初中。

      理论上说,九年义务教育是按区域分学校的,但每个城市大概都有那么几所特别牛逼的学校,换了名目开设所谓的重点班。老师口中的市重点在本地相当有名,分初中部和高中部。初中部除了每年收一部分按区域划分的学生之外,还设置了两个重点班,全市的学生都可以考。蓝河他们所在的小学其实师资力量一般,每年最多也就5、6个人能考进去。叶妈妈从来没在小叶修的升学问题上犹豫过,蓝妈妈却因为这事犯了愁。蓝爸爸倒是没想那么多,试一试而已,考不上大不了读附近的学校。

      11、2岁的小男孩其实对升学压力毫无概念,他不理解一所好的学校意味着什么。老师把他和叶修以及另外一个女生喊到办公室时,他还有点忐忑。

      戴着眼镜的语文老师对他们说:“班里只有三个考试名额,你们要努力。”蓝河下意识看了一下叶修,明明一样的年纪,但那个人好像听明白了什么似的,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从老师办公室出来时,他小声问叶修:“那个考试,听起来好难的,一定要考吗?”

      叶修看了一眼蓝河,细胳膊细腿头发还有点毛茸茸的小男孩一脸茫然,根本不知道他已经通过了一轮看不见且残酷的筛选。

      “就是说,你以后还想和我一起上学,一起回家吗?”

      小蓝河脱口而出:“想啊。”

      那人点点头,将书包甩到肩上,在这日的夕阳里笑起来:“那就一定要考,不难的。”

 

      这年6月,两个小男孩在家长满含期待的目光中,走进了市重点初中的考场。小蓝河看什么都好奇,被旁边那个人提醒:“一会儿好好考试,以后有机会看学校。”蓝河一开始觉得自己会紧张,毕竟人生头一次参加重要考试,可慢慢就不紧张了。

      因为又不是只有我自己在这里。

      他抬头看了一眼坐在前面的人,这样想着。

 

      这年9月,两个人背着书包第一次站在了初中部的大门口。

      蓝河如在梦中,看着校门喃喃自语:“我考上了?”叶修穿着新校服,将袖口卷起来,露出也没有几两肌肉的胳膊,推着他的书包向前走:“走了。”

     蓝河终于有时间打量学校的边边角角,有点兴奋又有点自豪。只是这种自豪感只持续到第一次小测试,卷子发下来他就傻眼了。

      因为只有两个重点班,他和叶修又分到了一起,但初中老师才不管他们之前认识不认识,座位都是按照身高排。叶修比他高一些,坐在他斜后面,隔了好几排人。班主任老师是个上了年纪的女老师,看着有些严厉。

      她清了清嗓子,站在讲台中央说:“我知道很多同学一直有报课外辅导班,提前学习初中的知识。这是好事,但也不能因为在辅导班上学过了,课堂上就不听讲。这张卷子上可能会有一些大家没学过的知识,不会做很正常,不用紧张,主要就是想了解一下大家的情况。”

      中年老师说完这句话就不再开口,残暑还未完全消退的教室里,只有墙上的钟表滴滴哒哒响着。蓝河的新同桌是个戴着眼镜的小男孩,此时已然运笔如飞地写了起来。蓝河小学时根本没报什么辅导班,看着卷子不自觉额头冒汗。静谧的教室里传出不知谁卷子翻页的声音,旁边的小眼镜顿了顿,唰唰唰写得更快了。

      好不容易熬完这场考试,迎来了短暂的课间休息。小眼镜和前排的女生聊起了刚才不会做的题目,蓝河趴在桌子上,不想插嘴。叶修绕了小半个教室走过来,敲了敲他的桌子:“晚上要不要去我家玩游戏。”

      蓝河这才转过头,语气闷闷的:“……我刚才好多不会的。”

      这么多年接触下来,叶修早知道他会介意刚才的考试,他看他前排暂时没人坐,一屁股坐下来,转过身看他:“我也不会啊,好多空着呢。”

      我最多写出来一半,还不一定对。蓝河心里想着,却没说出来。

      叶修见他还是没什么精神,又道:“这种考试就是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学校怕我们中有些人提前预习过,上课不认真听讲,故意出一些难题吓我们的。”

      这次蓝河还没回话,旁边的小眼镜先开了口:“真、真的吗?”

      叶修煞有介事地点头,蓝河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那话是他瞎说的,可旁边的小眼镜还是被唬住了,松了口气:“那就好!”

      叶修后来又东扯西扯说了好多,蓝河虽然知道他是故意那么讲的,但心情稍微比刚才好了一些。大学霸都没写完,我不会也正常。蓝河这样安慰自己,然而等到第二天发了卷子,他又傻眼了。

      中年老师第一次在他们面前露出满意的笑容,特意点名表扬了叶修。蓝河这才反应过来,学霸所谓的好多也就四分之一不到,剩下写出来的还基本都能对。这次的卷子没有打分,甚至红叉也不打。大家纷纷在大片文字里寻找可怜兮兮的对勾,蓝河看着自己的卷子恨不得当场塞进书包里,旁边的小眼镜虽然写得快,但质量也不是很高。      

      两个小可怜对视一眼,又灰溜溜低下头。

      这天放学时,叶修照常来找他,可没等他说话,前排的女生先小声问:“同学你在哪里报的辅导班?”

      叶修隔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是和他说的,老实回答:“没报辅导班,暑假的时候自己随便翻了翻课本。”

      旁边一个胖乎乎的小男生一脸不相信:“开玩笑的吧,只看书能做题?”另一个打扮相当亮眼的漂亮女生走过来,笑嘻嘻地说:“那能不能和我讲讲这道题怎么做?请你喝饮料。”

      有人吹口哨起哄:“开学还不到一个星期,要不要表现得这么明显,又不是只有他写对了。”刚才那个胖乎乎的小男生瞅到题目,连忙道:“这道题我会啊。”大家起哄得更厉害了。

      之后又围上来几个好奇心重的同学,半开玩笑半请教,叶修天生不会在这个时候拒绝人,加上最开始小声说话的女生好像确实很想知道解题过程。他索性掏出笔记本,找了张空白页,写了几行字。小胖子看着看着就说:“我怎么没想到呢!”

      蓝河收拾好了书包准备走时却发现叶修身边围了一群人,大家刚来到陌生的环境多少都有些不适应,每个人都是各自学校的尖子生,嘴上不说其实心里互相不服气。但这个人身上好像有一种吸引力,只要站在那里,就能汇聚众人的目光。

      叶修和他们说了半天话,才想起来自己来这边是为什么。他透过人影,看到坐在位置上的蓝河,冲他比了个手势。几个人注意到后面还坐了个干干净净的男孩,叶修把那张写了字的纸撕下来,特别潇洒地拍在桌上,书包甩到一边的肩上,冲蓝河招手:“走了。”

      一直走到学校门口,蓝河才犹犹豫豫地问:“你真的只是翻了翻课本?”

      叶修挑眉:“我有没有报辅导班你不知道?”

      蓝河再次在心里感慨,学霸不愧是学霸,却被那人一把揽住脖子。蓝河趔趄两步站稳了,想吐槽又被他抢了先:“这次的考试别在意,他们会做是因为他们提前预习了,等老师上课讲了,你也会的。”

      蓝河没想到他会这个时候说这些,逞强道:“我知道啊,我又不在意。”

      叶修有些怀疑地回了个“是么”,在蓝河一胳膊肘锤到他肚子上之前向前跑了两步,再转回身。他背后是学校的林荫道,周遭是三两结伴向校门口走着的同学。

      明明是一样的校服,却被他穿出了不一样的青春气息。

      棕发黑眸的少年逆了人流对他比了个大拇指:“相信自己。”


      -Tbc.-

      有存稿,非常底气十足了

评论(22)
热度(483)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