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咸鱼20%鸡血

【叶蓝】<Phospherus•启明星> [12]

△人工智能AU,全员帅气向

△慢吞吞填坑


前文指路:

[第一章] [上一章]


      系舟远远瞧见蓝河,朝他找了个招呼。第四星系执行人基地的训练场里,早已挤满了一层又一层的人。曙光旋冰拍了拍身边特意留出来的位置,火急火燎的人类执行人一面说着“不好意思让一让”,一面灵活地穿过黑压压的人群。

      有人半开玩笑半埋怨:“哎老蓝你迟到了,后面排着。”年轻人往前走了几步回过头,冲他呲牙:“下不为例。”那人倒不是真的生气,但也象征性地比了个中指。蓝河笑着后退,结果一没留神撞上一个人。

      “看着点,人类。”

      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十足十的不耐烦与鄙夷。蓝河这才收了笑容,转过身不冷不热地说了句:“不好意思,没看到你。”绕岸垂杨双手交差环抱在胸前,他个头比蓝河高一些,肌肉紧实,看人时眼睛总是垂下去一个角度,带着种骨子里的高人一等。蓝河承认,他是他们这批里最有天赋的执行人,也承认自己和他打起来输的概率比赢的高。但他就是看他不爽,和实力没关系。

      绕岸垂杨也一直看蓝河不爽,甚至觉得一个人类就不应该和他们站在一起。他们的反应速度、力量根本无法和人工智能相比,这个种族甚至会在关键时刻屈服于本能。他们很难在恶劣的环境里生存,会因为感情或者压力无法坚持到任务的最后一刻。在以往的任务中,绕岸垂杨也被人类拖累过,眼看着马上就要赢了,却因为同伴忍不住疼的一声闷哼被目标发现了行踪。

      所以在绕岸垂杨看来,蓝河不过是这个懦弱种族中的一个,他虽然比普通人能吃苦,也有些本事,但最远也就走到这里了,他这辈子都不可能进阶为高级执行人。

      面前的人类扬着下巴打量自己,目光并不躲闪。训练场里集结的人越来越多,愈发嘈杂的背景音里温度与湿度一点点增加。就在两人的无声对峙即将达到高潮时,有人拉了蓝河一把,曙光等了半天不见人,一回头发现这两个死对头杠上了。

      笔言飞挑眉:“老蓝平时脾气那么好,怎么见着他就炸。”

      曙光翻了个白眼,无奈地穿过层层人群把人拉过来。

      就在蓝河在心里给绕岸垂杨比了好几个中指、不情不愿坐下来时,一个人走到了众人中央。交头接耳声此起彼伏的训练场登时静了下来,春易老清了清嗓子,目光平静扫视众人:“大家都不是第一次参加考核赛,废话我也不多说。比赛会根据大家上一阶段的综合评分进行分组,获胜者一如既往可以获得优先进阶的机会以及高级任务的参与权。”

      入夜寒听到这里眨了一下眼睛,瞳膜上一组数据随即出现又很快消失,他小声“啊”了一下,扭过头说:“老蓝,你这次的评分又和绕岸撞上了。”

      笔言飞咋舌:“什么叫冤家路窄。”

      曙光讳莫如深挤了一下眼睛,压低了声音:“要是大春知道你之前私自修改飞行器的主控,冲进流星群救人,那你的综合评分可就嘿嘿——靠你别踢我。”

      蓝河扯了一下自己的领带,一句话说得霸气十足:“撞上就撞上了,我什么时候怕过。”

      不远处的几个人类执行人听到这话不由侧目,系舟拍了拍灯花夜的肩膀,一脸正色地说:“我觉得蓝哥又吹牛了。”后者看着手腕上的终端,往后翻了几页找自己的排名:“等你什么时候能混到那个名次再说风凉话。”

      系舟立刻闭了嘴,接着就听春易老一声令下:“开始。”

 

      一个男人抬起手,疑惑地眨了一下暗红色的眼睛,他的手掌像是被强酸腐蚀过一样,金属骨骼间缺失了大块血肉,就在他眨眼的工夫,又有一块腐肉掉了下来。

      他不知道刚才那几个年轻人对他做了什么,但这不重要,因为他们都死了,被自己杀死的。

      男人站在一望无尽的沙漠里,头顶是几乎要将人晒化掉的烈日。他背后是一道弯弯曲曲的血迹,腥红的液体渗入黄沙,很快被蒸发掉。一只蜥蜴探出头,又飞快地躲进仙人掌的阴影里。男人漫无目的地走着,不过没走出多远就听到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大脑芯片在捕捉到信号的瞬间反馈回“危险等级极高”的提示,暗红色的眼睛里一张网自瞳孔扩张开来。

      那是一张可见范围内的微缩环境图,周围的丘壑、砂石、乃至那只躲在阴影下的蜥蜴都被清晰地记录出来。男人霍然转身,接收器在探测到人工智能大脑波段的同时在微缩地图上标记了五个飞速移动的红点。

      又一块腐肉掉下去,裹了砂石滚了几圈。男人咧嘴一笑,甩了一下手,下一秒就冲着其中一个红点猛地冲了过去。不远处的小执行人还没反应过来,血腥味与金属腐败之后的腥气混合在一起直冲鼻端。他匆忙间就地一滚,方才站的地方多了几道指印。金属骨骼刺入砂砾,发出刺耳的声音。眼前的高级异种人却根本不知疼痛为何物,紧跟着扑了上来。

      第二道身影随即赶到,然而视网膜上的红色坐标早已暴露了他的位置。男人头也没回,身体躲开微小的距离,背后的刀光倏然而至擦着他的身侧划下去。异种人并没有给那人回转的余地,在匕首尚未抬起时忽地抓过去。刀刃刺破腐肉,沿着金属骨骼的边缘插出,男人顺势握着那人的手,用力捏了下去。金属与金属剧烈挤压,干燥的空气里甚至能看到细小的电火花一闪而过。执行人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被那人狠狠拉了过去。他重心不稳地向一旁倒去,正巧撞上了赶来的第三个人。

      视网膜上剩下的两个红色标记正以近乎相同的速度逼近,男人暗红色的眼睛诡异地转动着,喉咙里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低笑。

      下一个瞬间,世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一种无声无息的波动以男人站的位置为中心,陡然扩散,视网膜上的红色光标在离他不过数米时停了下来。如果仔细观察,那并不是完全的静止,而是被放慢了无数倍。男人缓缓转过身,他的一只手掌已经只剩金属骨骼,还有一根手指被匕首削断了,不过他一点也不在意。他摇摇晃晃地向前走了一步,颤巍巍地伸向眼前的执行人胸口。

      就像掉入了两个完全不同的时空,两个执行人这才惊觉发生了什么,但强烈的干扰源让他们的一切反应变得迟钝。血淋淋的金属手指已然贴上皮肤,可他们只来得及眨一下眼睛。

      然而不等指尖挑破皮肉,突然有什么东西从他背心刺入,直接洞穿了他的身体。男人茫然低下头,却只见一道光影闪过,穿透了他身体的利刃又猛地拔了出来。“咔”的一声轻响,胸口的能量晶体上出现了一道裂纹。所有警戒在这一刻骤然拔高,异种人下意识向旁边闪躲,拼命四处张望着,然而什么人也没看到。

      视网膜上的红色光标依然是五个,有一个瞬间他甚至在想,难道最后偷袭自己的这个是人类?不可能,人类的速度不可能比他还快。

      可还没等他想明白,眼前的世界突然旋转起来。他先是看到了没有几片云彩的惨白色天空,继而是被风卷起又在不远处落下的黄沙,再是滚烫的沙堆与跪在沙丘上的……自己的身体。

      能量晶体的供能在上一秒切断,视觉捕捉系统变得极度紊乱。暗红色的眼睛里微缩地图碎裂开被无尽的黑暗取代,异种人在他生命的最后一秒看到他身体旁边的空气动了一下。一个身形随着空气的细小波动逐渐显现出来,一点点脱去与环境融为一体的伪装。

      被黑暗吞噬的视网膜上,第六个红色光标微弱地跳了一下,只是他再也没机会看清楚那人的容貌。沙粒凭空凹陷,继而传出咯吱的脚步声,一个青年的身形慢慢出现在一望无尽的黄色沙漠里,军靴、线条极为好看的腿、被作战服裹住的腰腹、覆了一层轻甲的胸膛与肩膀、金色的头发、琥珀色的眼睛以及瞳孔的鎏金色。第四星系的副指挥难得面容严肃,几步走上前,他皱了一下眉,从异种人的头颅里挑出一枚芯片。

 

      蓝河极力将自己的呼吸控制到最轻,但腿上的伤口让他不得不张着嘴小声喘气。雨林的湿度极高,他藏在矮木丛里,透过裹了一层水迹的叶片观察周遭的动向。

      一只小虫顺着他的裤管爬上来,在他裸露在外的手臂上咬了一口。年轻人猛地咬住下唇,身体不自觉抖了一下。然而就是这细微的动作,引起了不远处那人的注意。

      绕岸垂杨的警觉度非常高,他在捕捉到异动的同时回了一下头。蓝河一瞬间屏住呼吸,他知道人工智能的灵敏度比他高太多,不敢有丝毫大意。然而即便他将自身存在感降到最低,依然没能阻止那人将视线转过来。目光相接的瞬间,蓝河看那人眯了一下眼,动了动嘴唇,无声道:找到你了。

      人类执行人没有丝毫犹豫,下一秒立刻从矮木丛中跳出来,就地一滚。几颗子弹贴着他的衣服打在刚才躲藏的地方,一颗子弹甚至划破了皮肤,带来滚烫与刺痛。蓝河心里暗骂:这模拟得也太真实了,就不能降低一点疼痛感知度吗!

      不过现在根本不是吐槽的时候,因为绕岸垂杨的速度比他快。手腕上的第二类生物金属须臾间变换形态,蓝河条件反射抬起手,金属猛烈碰撞在一起,震得他半条手臂都是麻的。他的体力已经在刚才的交战中消耗了一大半,而眼前这个人显然比他精神得多。

      “如果你现在认输,看在大家共事一场的份上,我可以给你留点面子。”绕岸垂杨好心提议,只是手下的动作更快了。蓝河被他逼得连连后退,咬牙死撑:“不用。”

      人工智能眼神轻蔑,不打算继续说话;蓝河找了个空隙,再度逼了上来。

      空气的湿度越来越高,汗水渗进伤口让怕疼的年轻人脸色愈发不好看,可他连倒抽凉气的机会都没有。

      ——人类处理信息依靠的是复杂的神经系统,但异种人不是,或者说,人工智能不是。

      就在绕岸垂杨再度冲过来时,蓝河的脑子竟然冒出不久前家里那个重伤患说过的话。

——你不能根据对方的动作去选择破解的方式,这样太被动了,况且人类不论再怎么训练,反射神经都比不过他们。

      手臂已经麻得感觉不到痛,他知道要遭,如果连匕首都丢了,自己就彻底完了。

      ——从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和那个异种人的战斗,一直到刚才,我发现你一直在见招拆招。低级异种人大概还行,高级点的很容易两败俱伤。年轻人有理想是好事,不能什么都凭蛮力。

      人在被逼到绝境的时候,要么迸发出异乎寻常的力量,要么死命握住眼前的救命稻草。蓝河其实至今也不觉得那个人的话多么有道理,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他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

      一颗水珠从高处掉落,打在年轻人的额头上,绕岸垂杨趁他眨眼的工夫在他胳膊上划开一道口子。血液染红了袖口,扯着痛觉神经,蓝河咬了咬牙。

      反正胜算也不高,比如拼一把试试。

 

      黄少天丝毫不在乎形象一屁股坐在沙地里。他头上是毒辣的日光,手里拿着那枚芯片。即便芯片已经离开宿体,那种无形的干扰也让他莫名烦躁。刚才自己确实受到了影响,要不然也不会让那个异种人伤了自己的手下。

      跟黄少天出任务的几个兄弟远远站在一边。一个惊叹:“黄少一点都不受影响吗?这么牛逼的。”另一个说:“就你嗓门大,别打扰副指挥思考。”

      黄少天一脸严肃盯着芯片,心里无声呐喊:这根本思考不出来个所以然啊。

      金发青年唯一能感觉出的是这次的芯片确实比上次的干扰性更强。他甚至不敢想象,如果不是因为他提前得到情报进入伪装,真的在战斗过程中被影响了,会出现怎样的后果。手中的芯片并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甚至比他以前见过的芯片要粗糙一些。黄少天轻轻叹了口气,决定联系一下喻文州。

      然而就在他刚发送出信号,对方还没有回应时,一个念头倏地窜入大脑。

      等等,粗糙一些?

      在他的潜意识里,芯片的升级换代意味着某项技术的成熟,在这个人工智能极度发达、传统产业基本都被AI代替的时代里,科技的发展往往离不开人工智能的参与。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九大星系所有人类都认同这种革新。

      喻文州一如既往温和且优雅地喊了声“少天”。

      金发的副指挥这次是真的一本正经了:

      “我好像知道这些芯片是谁搞出来的了。”


      -Tbc.-

      终于写到了天天的特殊能力!看不见的剑客(⁎⁍̴̛ᴗ⁍̴̛⁎)

评论(19)
热度(168)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