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咸鱼20%鸡血

【叶蓝】<Phospherus•启明星> [11]

△人工智能AU,全员帅气向

△悄咪咪给半年前的坑撒一点土


这一章把之前的内容都串起来了,

不是故意总结,真的是剧情发展凑巧了


前文指路:

[第一章] [上一章]


      “附近的传输信号被我替换了,至少这个区域是安全的。这间屋子我也做了复制成像和音源隔断,以免隔壁那位小朋友起疑心。不过事出仓促,短时间内我能做的不多,谨慎起见,你还是不要和他们正面冲突。”

      虚拟的喻文州开门见山几句话交代清楚,叶修点头:“谢了,这回欠你个大人情。”

      喻文州满不在意地笑笑。两人谁都明白,在星图网上重建一个虚拟网络,哪里有他说得这么简单。制服笔挺的男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目光在新长出一层皮肉的手臂上扫过:“你这点皮肉伤可骗了不少人。”

      叶修一脸正经:“我真的是侥幸逃出来的。”

      喻文州眼皮也没抬:“侥幸逃出来竟然能凑巧掉到我这里?”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男人说得一点也不心虚。

      不过第四星系的总指挥并没有多少闲心和他聊这些,话锋一转:“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双模拟出来的棕色眼眸抬起来,几乎看不到瞳孔的鎏金色。叶修嘴角挂着的笑一点点隐下去,眼尾还留着天生的那道弯,他眨了一下比常人浅一些的眼睛:“你听说过第一星系的P计划吗?”

      喻文州不动声色眯了一下眸子,金色细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眼底成型,旋转微小的角度,继而飞速消失:“Palingenesis——重生计划?”

      叶修从工具堆里摸出一只螺丝刀,敲了敲地板:“你这是作弊。”

      虚拟的总指挥迅速整理出他在片刻之间收集到的所有资料:“在高级异种人刚进入人们视线的时候,就有人提出目前的执行人队伍需要新的力量。虽然现阶段的‘最高执行人’各有过人之处,但我们的能力太分散,一旦遇到大规模袭击,很难将所有人的能力发挥出来。所以很多年前第一星系就提出过这样一个设想,不是重新创造一批高级执行人,而是将现有的执行人进行升级。这种升级既可以体现在武器装备的更新换代上,也可以体现在执行人自身,比如将金属骨骼进行加固,在仿生皮肉中加入再生技术等等。”

      叶修低头从工具箱里找东西,并未打断喻文州的话。

      “但是这个计划在很多年前就被强制停止了。因为有人提出,执行人即便有最高指令,一旦能力超出人类可控范围,终究是一个隐患。人类大概就是这样一种生物,既害怕敌人对他们造成伤害,又害怕自己的士兵终有一日将矛头指向自己。”

      喻文州说到这里才想起来眼前这个也是个人类,虽然这么些年来他一直站在执行人队伍的顶端,从不输给任何机械生命体。

      “怎么,这个计划又被提上日程了?”

      叶修翻出蓝河很久之前丢弃的一只匕首,想给他升级一下,只是那武器着实太过时,刚拆开就从中间断了。男人“啧”了一声,把断掉的匕首扔回储物箱。

      “你知道三个月前老韩那事吧?”

      喻文州这次没动用他那颗与众不同的大脑,稍微想了一下,道:“韩指挥给低级人工智能送了一束花?其实传到我这边的消息只有第一星系对此十分不满,但我知道这事没有这么简单。”

      叶修拍了拍刚才落在裤子上的灰,刚想说话,却被面前的虚拟形象抢了先:“不过你刚才既然提到了P计划,那么我想,也许就是韩指挥的一系列举动让第一星系重新提起了搁置多年的计划。他们当初是因为害怕有朝一日执行人变得太过强大,才不得已放弃的。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让他们改变之前的想法,”喻文州又用那双棕色的眼睛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现在的执行人已经变成了威胁,而且不是潜在的。”

      叶修张了张嘴,听喻文州又说:“他们对韩指挥下了最高指令,但他并没有遵守——最高指令失效了。”

      男人张了半天嘴没插上话,听到这里索性闭上。

      “所以事情其实是这样的:韩指挥打破了很久以来的平衡,第一星系不得不考虑重启P计划,你因为和他们意见不合,被高层下令除掉。你一早就料到他们会对你下手,于是在飞行器爆炸前设定了第四星系的位置。你佯装被炸死,躲在暗处。”

      “你知道第一星系会找你,而我也会。”

      喻文州说到这里顿了顿,狭窄的小房间一时静下来。坐在工具堆里的男人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真可怕,我总共才说了两句话,还都是问句。”

      喻文州只当他这是褒奖:“可是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反对这个计划。”

      叶修想也没想,脱口而出:“因为有一点你说错了。最高指令不是失效的,而是被破解的,张新杰破解的。”

      喻文州霍然眯起眼睛。

      “最高指令既然能被破解第一次,就能被破解第二次。一旦新的执行人出现,人类将会彻底退出执行人队伍。现阶段的武器更新根本不可能跟得上这种质的革新,到了那个时候,就不仅是执行人了的问题了,传统行业将被人工智能占据,新兴行业也看不到人类的优势,”叶修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想了想这屋的主人三令五申要抽出去抽,又恋恋不舍地放回去,“所以别看咱们交情不错,本质是不一样的。”

      空气再度静默下来,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化作智能终端上不断增加的数值。喻文州的办公室里,米白色的小机器人见到主人的神色慢慢变得严肃,缩进角落不肯出来。狭窄拥挤的老式房间里,叶修将手插在口袋里。隔壁被屏蔽了一切信号的小执行人翻了个身,正梦见自己跟在偶像身后出任务。

      “我认为人类不会彻底退出的。”

      不知隔了多久,喻文州轻轻开口,他的语速还是平时那样,听不出什么情绪,也不怎么慌张。但叶修忽然心里“咯噔”一声。

      “就在不久之前,少天在主星发现了一枚芯片。这是一种干扰源,会影响机械生命体信号的传递,但对人类的大脑没有丝毫影响。我们的实验室对其进行了分析,发现这枚芯片被人动过手脚,而且并非完全形态,还有再次进化的可能。”

      “也就是说,在第一星系重启P计划、试图将人类彻底赶出执行人队伍时,有人改造了一批异种人的芯片,这种芯片对人工智能有着非常大的牵制作用。”

      “我不认为这是纯粹的巧合,甚至还想过,”喻文州抬起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似是不经意地对他笑了笑,“这会不会是叶指挥你的杰作。”

 

      淡蓝色的小机器人从睡眠状态转醒,轻轻推开卧室的门,准备给主人准备早餐,却发现理应睡在沙发上的那个人竟然坐在阳台发呆。他手里拿着一根被捏得皱巴巴的烟,小机器人眨巴了一下豆大的眼睛,用它那灵敏度不高的气味识别系统检测了一下,没发现空气里有什么异常成分。

      “过来。”

      小东西收到远远传来的指示,分析了一下,决定不理他。

      放眼九大星系,即便是最顶尖的人工智能都不敢轻视的人被一个普通家用机器人又一次无视了。叶修看着小东西吱吱呀呀滑进厨房,郁结了一晚上的情绪竟莫名好转了几分。

      昨晚喻文州说的话着实超出了他的预想。

      喻文州分析的不错,韩文清的无声反抗无异是整个事件的导火索。最高指令的失效让第一星系哗然,陶轩十年前就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这次高层主动提出计划重启,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面对焦虑而不知所措的高层,那个男人表现得相当冷静。

      叶修还记得之前在无数质疑声中,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男人从容不迫地说:“执行人说到底不过是我们对付异种人的工具,现在这个工具用久了,出现问题了,我们需要做的只是把这些问题修好。”

      “您有没有考虑过,如果有一天这批新的工具转过头对付我们。到那时,我们还有什么能力对付这些怪物。”

      “关于这一点您不用担心,”主星基地最大的全息会议室里,陶轩低下头,漫不经心地整理了一下袖口,“新的‘最高指令’是万无一失的。”

      人在危机关头,总是愿意去相信抓在手里的东西。在各路嘈杂的声音中,叶修看到那些高高在上的权力者神情严肃,他们头发花白,脸上布满皱纹,小声交谈着,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就像一点星火落入枯黄的草原,引燃了在场众人内心深处的惶惶不安。叶修抱着手臂站在会场门口,看到西装革履的男人隔了层层人群朝他笑了一下。

      那一刻,他突然想到很多年以前。他也和陶轩争论过这个问题,他们在实验室里剑拔弩张了一个下午。那时少年们意气风发,浑身都是棱角。最后还是实验室的主人站出来当了和事佬:“你们就不能各退一步吗?”结果得到两句一模一样的“不能”。

      彼时的三个年轻人还不知道,那一次不愉快的争吵成了他们人生中的分歧点,自此各奔东西,再无站在一起的可能。一个一步步走到了第一星系的顶点,一个成了九大星系无人不敬仰的第一人,还有一个……

      手里皱巴巴的烟被他一不小心捏碎了,有细小的碎屑掉出来,沾在旧T恤上。叶修回过神,搓了搓自己的脸,强迫自己去思考喻文州说的另一个问题——改造过后的芯片。

      这个芯片出现的时间太过巧合,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他是喻文州,也会怀疑自己。虽然这种芯片表面上看是增强了异种人的实力,但从另一个侧面说,也给人类执行人留了一个机会。试问这世上还有谁比他更在意执行人里的人类?可他确确实实没做过这件事。

      喻文州在看到他表情的一瞬间就知道了答案,不待叶修开口,说:“这件事我再去查,叶指挥下一步准备做什么?”

      坐在工具堆里的男人挑起眉:“我好像几分钟前才说过,咱们本质是不一样的。”

      “但交情也不错,不是吗?”喻文州神色淡淡的,米白色的小机器人觉得主人的语气缓和了一些,悄悄探出头,“否则你也不可能孤注一掷选择我这里,更不会告诉我最高指令可以破解。”

      “谢谢叶指挥的提醒,我会在合适的时间以合适的理由找一下张副指挥。”

      叶修的眉毛挑得更高了:“我可什么都没说。”

      两个联盟里最会玩心理战的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

      “我现在不知道第一星系的实验进行到哪一步,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百分百成功,不过论获取信息的速度,我相信你们一定比我这个重伤患有优势。”男人说着晃了晃新长出一层皮肉的手臂,还特意给“重伤患”三个字加了重音。

      喻文州嘴角含着笑,眉眼弯弯看他:“你想让整个第四星系成为你的眼线。”

      叶修咋舌:“瞧你这话说的,怎么那么直白。”

      “如果有什么新的情况,我会随时联系你,”喻文州的联络页面里有新的提示跳出来,他扫了一眼,忽然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我们摆脱了那行代码的束缚,会出现怎样的后果。”

      当年为了对抗异种人的侵袭,人类创造出了这一批新的人工智能,以“第二类生物金属”为骨骼,拥有更长的寿命,更顶尖的反应能力。为了不重蹈覆辙,人们在他们的原生代码里加了一条永远无法违抗第一星系命令的“最高指令”。

      之后多少年过去,执行人确实变成了抵御异种人的最后一道防线。但很难界定这种守卫多少是出于他们自身的意愿,又有多少是基于那条不可违抗的指令。

      虚拟的总指挥静静地站在那里,面容俊雅,浓密的睫毛下,瞳仁是暖暖的棕。

      叶修沉默了两秒钟,笑了笑,又将刚才那句话原封不动地还了回去:

      “我们交情不错,不是吗?”

 

      蓝河急吼吼从卧室冲出来的时候,淡蓝色的小机器人已经将早餐摆在了桌上,胸口挂着一颗像素爱心,乖巧地站在一旁等主人表扬。小执行人一边苦笑着摸摸它的脑袋,一边心里崩溃:下次应该给它加一个闹钟功能,妈的我要迟到了。

      坐在阳台晒了一早上太阳的男人打着哈欠走过来,从蓝河的餐盘里挑了只香肠放嘴里,登时激活了小机器人的愤怒情绪。蓝河往嘴里塞着东西,扭头看了一眼叶修,一看吓一跳:“你不会修了一晚上光控总开关吧!”

      一对黑眼圈加上满脸倦色和下颚冒出来的胡茬,再怎么英俊的人这时也只剩一脸疲惫。叶修自己倒是不觉得什么,又从蓝河的餐盘里挑出一只香肠。

      “你今天怎么这么急,有任务?”

      狼吞虎咽的小执行人摇摇头,咽了一大口才有机会开口:“今天不是任务,是考核。”

      “啊?”

      蓝河三下五除二塞完了早饭,抓着制服外套往外跑 :“执行人三个月一次的进阶考核,赢的就能往上升一级,别告诉你没参加过。”

      早在很多年前就站在顶点的男人装作想起来什么似的“哦”了一声。小机器人对这个人抢了主人两只香肠耿耿于怀,端着餐盘气鼓鼓地去厨房了。年轻人“嘭”的甩上门,将一人一机器留在家里。

      等小东西收拾好了从厨房滑出来,发现那个男人竟然站在那里。

      他看着主人离开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么,半晌轻轻说了一句话。

      “加油。”


      -Tbc.-

      前两天有匿名小可爱ask我人工智能还写不写,悄咪咪更一下。

      实话实话,这篇的大纲我自己改过好多遍,现在有点混乱,如果有bug,那就是真的bug(。

      以及更新速度依旧不保证,应该不会是半年更

      集合了超中二设定+小悬疑+多线+帅气=脑补一时爽,码字火葬场√

评论(25)
热度(176)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