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咸鱼20%鸡血

【叶蓝】< 伴郎 > [Fin]

△叶修x蓝河

△已交往设定

△不生气,来,吃颗糖

 

      蓝河听到叶秋打来电话的时候,卢瀚文刚从包荣兴手底下抢到野图boss。蓝团长一个没留神碰到了手边的马克杯,被刚倒进去的热水烫得“嘶”了一声。叶修原本在和弟弟聊婚礼的具体情况,听见这声连忙回头看他一眼。小宅男缺乏锻炼皮肤白,键盘按得飞快,手背红了一小片也顾不上管。

      叶秋在电话里说:“真的是事出突然,谁知道那小子竟然这时候放我鸽子。”

      叶修将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去洗漱间拿了管牙膏:“行吧,我问问。”

      “仇恨仇恨仇恨,治疗准备,要下阶段了!!!”

      蓝河正指挥得兴奋,兴欣的众人也不手软,叶修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好像隔了耳机都听得到包子嗷了句“看我的”。男人瞟了眼屏幕,交战确实到了白热化阶段。拿着铁锤的boss大吼一声,肌肉发达的手臂向两边张开,扯断了胸前缚着的铁链。高马尾的剑客趁机欺身上前,时机完美地偷了一波输出。可就在他准备后撤时,忽然觉得手背一凉。

      薄荷的清香钻入鼻尖,白色膏体形状并不怎么优美地铺在手背上。蓝河条件反射一缩,手指一下按错了行。走位风骚的团长在红血boss的惊天怒吼里潇洒地挽了个剑花,叶修逮住这个机会低下头,就着蓝团长的麦说:“包子,接住!”

      小流氓在混战中兴奋地吹了个口哨,却在离boss只有两个身位格时被一道剑光挡住了去路。卢瀚文半路冲了出来,在武器相撞时溅出的火花中“哇哇”喊着“休想!”

      蓝河顾不上其他,转身加入战局。叶修“啧”了一声,颇有些遗憾地站直了身体。他将牙膏放到一旁,双手环抱在胸前,打量着眼前的混战。一直到蓝溪阁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抢到了boss,小宅男分配完装备鼠标一甩皱着鼻子瞪过来,看了半天热闹的男人才拉过他的手:

      “疼么?哥看看。”

      笔言飞时机精准发来私聊:“老蓝你这样当众秀恩爱是不对的!严重违反了动物保护法!”

      叶修看他手背还有点红,又去拿牙膏。蓝团长吐槽他“都辟谣多少遍了还涂”,可被拉过去的手一直没收回来。叶修挤了点牙膏抹上去,想起刚才叶秋和自己交代的事情:“刚才是我弟。”

      蓝河点点头:“听到了。”

      叶修涂完牙膏,拿了张纸擦了擦手,明目张胆吃豆腐:“他说临时出了点状况,他的一个伴郎放他鸽子。”

      蓝河挑眉:“这个时候?找人还来得及?”

      叶队长“嗯”了一声:“我也觉得来不及。”

      “所以他让我问问你,愿意帮个忙吗?”

 

      蓝团长有些发愁,他躺在被子里翻了个身,又翻回来,戳了戳旁边那个人的脊骨。

      “你说我合适吗?”

      叶修转过来,黑夜里看到那人亮亮的眼睛,乐了:“怎么还想这事呢,你要是不愿意我就再找别人,要是愿意,反正婚礼也得参加,就去给他撑个场子。”刚戳脊骨的手现在戳到了胸口,蓝团长秉持着一贯严谨且认真的态度分析:“不是愿意不愿意的问题,是合适不合适。”

      叶修不觉得哪里有问题,将那根戳在胸口的指头握进手心:“没什么不合适,就看你怎么想了。蓝啊,你这都纠结一晚上了,多大点事,看把你紧张的。”

      蓝团长听不惯别人说他紧张,嘴硬道:“谁紧张了,哎你干什么。”

      叶修顺势将人搂怀里,揉了揉他的脑袋:“那我替你拿主意,不帮,明天再找个人,早点睡。”

      小宅男躺了一会儿又小声嘀咕了一句:“……但是人家都提出来了。”

      叶修哭笑不得:“平时你带团打本抢野图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犹豫不决啊?”

      蓝河一提起工作就一本正经:“那当然了,我好歹是蓝溪阁的五大高手,那么多人崇拜的蓝团长。”不过下一句就显得没什么底气:“可这不是你们家的事吗……”

      叶修又想笑又心疼还有点得意,并不知道他其实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

      反正不管什么事,只要跟你扯上关系,就总是不太一样。

 

      在遇到君莫笑之前,放眼网游世界,蓝桥春雪绝对称得上一个风云人物。年纪轻轻就成了蓝溪阁的几大顶级高手之一,操作犀利不说,人缘还特别好。玩游戏玩到一定水平往往会玩出优越感,就算是几十个人的小公会,资历深的老前辈也能从刚入会的小新人的眼睛里看到无法掩饰的崇拜,享受并乐在其中。

      蓝河其实也享受这种崇拜,但他不是一味接受,而是将心比心。别人对他好,他也会对别人好;别人对他不好,他可以大人不记小人过,不和那人一般见识;别人要是主动找事,他从来不怂,竞技场打一把,看看谁把谁揍趴下;别人要是欺负他团员,那对不住,蓝团长这个时候是非常记仇的。

      即便是后来和绕岸垂杨闹了矛盾,蓝河也觉得自己足够潇洒。可自从遇到了君莫笑,事情就不一样了。

      曾经被蓝溪阁九个服务器那么多人向往的蓝团长会为了一点强力蛛丝和人讨价还价,几百个boss的技能、掉落都牢牢记在脑子里的人会因为一场打赌差点吞了键盘,不论站在哪里身后都有一帮忠实团员跟随的老大沦落为敌方公会的保姆,不仅被识破了身份,还主动给人家写了份仓库制度。

      仔细想想,那五天的工资直到他俩滚上床也没补发呢,哼。

      叶秋这次突然让他去当伴郎,蓝河说实话有点拿不定主意。如果只是小辈之间的交往,他其实还好,但叶秋结婚意味着他爸妈肯定要到场。叶秋的爸妈就是叶修的爸妈,四舍五入就是自己未来的岳父岳母。自己这个身份去给人家当伴郎,想想就尴尬。

      其实他俩刚确立关系没多久,叶修就和家里人说他找了个对象,男的。不过当初没告诉蓝河,蓝河后来知道这事时差点没当场吓出心脏病。叶家二老的态度很微妙,没一句话否定掉,但也谈不上支持。蓝河第一次去叶家时,叶爸爸全程不说话,叶妈妈脸色也不太好,但勉强还算热情。走的时候蓝河偷偷问叶修,你觉得咱们还可能么?男人牵着他的手,在漫天飞雪中慢慢走着。

      “我妈比较关心小孩子的问题,你要是生不了咱们可以领养一个,不过最好趁早,他们过几年准备出去玩。”

      他说得很认真,认真到第一次接触他的人几乎不会觉得他在说谎。生平没见过这么大雪的南方小宅男撇撇嘴,知道他又在一本正经骗人,却没舍得拆穿。接着他就听那人笑了笑,在飞雪与路灯下面。

      “慢慢来呗。”

      后来,蓝河又去了几次叶家。叶爸爸始终是那个态度,叶妈妈好像慢慢接受他了,趁叶修去丢垃圾还会偷偷问你们最近工作忙不忙。蓝河原先还想着下次去拜访的时候,给叶妈妈买套高级化妆品,然而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个下次来得这么突然。

 

      蓝河第二天一早出门上班,叶修还没起床,隐约感觉到有人在自己脸上啵唧亲了一口。蓝河风驰电掣挤上地铁,没到蓝溪阁的训练室就收到叶修的信息:

      我和我弟说了,让他再找人。

      小宅男看着屏幕一时不知道说什么,直到有人从背后拍了他一下。笔言飞嘴里叼着面包,顶着一对熊猫眼:“站门口干嘛?时间快到了,今天是例会。”

      蓝河“哦”了一声,把手机赛口袋里,觉得这事自己有些不够厚道,但谁让自己身份特殊呢。上午的例会一直开到了下午一点,蓝河从会议室出来发现手机黑屏了,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光顾着纠结忘充电了,内心十分崩溃。他把手机放一旁充电,不一会儿蹦出一条信息。

      ——虽然实在不想麻烦你,但现在确实找不到合适的人了。

      笔言飞哼着小曲来找蓝河吃饭,一抬头发现这人脸色有点诡异。

      “二笔我问你,如果有人现在和你说,临时让你去当伴郎,你去不去。”

      笔言飞态度挺无所谓的:“有时间就去呗,还能蹭到一顿婚宴。”

      蓝河的目光有点直,从手机屏幕上直直地扫到笔言飞脸上:

      “如果这个人是你男朋友的亲弟弟。”

      笔言飞听到“男朋友”这个词时抖了抖,又思考了一下“亲弟弟”是怎么一个情况,小心翼翼斟酌:“好像有点尴尬。”

      蓝河将目光移回屏幕,咽了口唾沫。

      “如果你今天早上拒绝了人家,但是你未来的岳母刚才又联系你呢。”

      笔言飞也跟着咽了口唾沫,连带嗓子都有点僵。

      “那你还在想什么。”

 

      叶修刚下飞机,自家弟弟的电话就打进来了。夜晚的首都机场人头攒动,蓝河被挤着往前走,穿了件外套还是觉得有点冷。

      叶秋带着口罩,穿着深色的外套,等在接机大厅里。叶修远远就瞧见他了,挥手打了个招呼。叶家弟弟也没多说什么,领着他们向停车场走。上了车男人才摘下口罩,叠好了放在一边,小声吐槽:“托你的福,我现在去哪儿都得戴口罩。”

      叶修“啧”了一声:“让你当一回明星,别人还没这机会。”接着扭过头问蓝河:“冷么?”

      蓝河摇摇头,看看自己对象,又透过后视镜打量了一眼身旁的人。虽然之前见过几次,年轻人还是不禁感叹:真像啊。只是他这一眼看得时间有些长,叶秋冷不丁抬头和他对上目光:“怎么了?”

      小宅男连忙摆手:“没事。”

      不过心里胡乱想着:严格意义上讲,这才是自己当年崇拜的叶秋大神。

      “伴郎那事吧,”等红灯的时候,叶秋一手握着方向盘,手指轻轻敲着,“你们情况特殊,我特别理解,换成我我也不想上台。可是我妈那个人吧,唉不说她了。你们今天先休息,明天一早试试礼服,下午和司仪碰个头,走一遍过场,后天一早的婚礼。不着急就多待几天,咱们几个聚一聚。”

      叶修看蓝河手指有点红,拉过来放自己口袋里:“不了,婚礼结束了就走。”

      “这么忙啊?”      

      “那是,得赚钱养媳妇儿呢,哎你别掐我。”

 

      第二天一大早蓝河就和另外几个年轻小伙子试礼服,叶家兄弟去忙婚礼现场。南方小宅男本来就长得干净清爽,换了身小礼服更精神了。一个伴郎是叶秋的发小,凑过来搭话:“哥们儿,听说你是叶修的朋友?”

      蓝河打马虎眼:“算是吧。”

      那哥们儿又问:“我和叶秋是高中同学,都没见过他哥,要是当年认识了我现在就牛逼了。你打荣耀吗?”

      蓝河如实点头:“……打。”

      “职业选手?”那人语气有些羡慕。蓝河连忙否认:“不是,就一个普通玩家。”

      “我以为大神身边都是大神呢,”一句“普通玩家”瞬间拉近了两人的距离,那人方才还有些拘谨,现在倒也自来熟了,“我也玩荣耀,你什么职业?”

      “剑客。”这句话什么时候都回答得倍感自豪。

      “这么巧啊,我也是!”那人兴奋地伸手在蓝河背上拍了一巴掌,缺乏锻炼的小宅男不由自主往前趔趄两步,“前一段时间开的那个副本打了吗?不是我说,那就是欺负近战。凭什么远程能站桩,近战就得不停跑啊,这不公平。”

      蓝团长站稳了,稍微思考了一下,脑子里立刻罗列出副本地图、boss分布以及各种注意事项,条件反射地说:“远程也不能站桩的。普通模式还行,挑战时间不够。P1阶段结束的时候需要……”

      蓝河越说越起劲,没注意那哥们儿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

      叶修真是不得了,随便一个朋友都玩得这么溜吗?

 

      正式婚礼的那天,两人一早就回了叶家。叶秋昨天晚上就睡了几个小时,这时还在向他哥吐槽,结个婚怎么这么麻烦。蓝河和其他几个伴郎听司仪最后的叮嘱,他在匆匆人群中见着了特意打扮一番的两位长辈。叶爸爸远远瞧见他,点了个头没说话。叶妈妈朝他笑了笑,想来说话,却一直没找到机会。

      叶秋穿着白衬衣黑西装,打着领结,领口还别了朵红玫瑰。他的头发向后梳着,用发胶固定好。职场精英的气质摆在那里,简直是行走的荷尔蒙。在场众人都不由感叹新郎多么英俊,叶家多么有福气。唯独蓝河扯着一点也不习惯的领带固执地认为,瞅了瞅旁边站着的这个:就算脸长得差不多,也是我家的更帅。

      事实上,叶修穿西装打领带的机会少之又少,蓝河和他在一起也没见过几次。他一边纯粹欣赏叶家弟弟一边想,要不等下个月发工资了给他买套休闲西装吧,不过这种纯粹的欣赏并没有存在多少时间,在他见到新娘的那一刻,被另一种诡异的情绪尽数取代。

      新娘不是那种明星级别的漂亮,但给人的感觉很舒服。婚礼开始前,叶秋最后检查了一遍放在玫瑰花上面的戒指。蓝河悄悄看他,知道那眼睛里化不开的情愫叫做喜欢。

      年轻人的婚礼其实都差不多,播放短片、交换戒指、感恩父母。他们的纪录片是在国外拍的,片子的水准很高,色调节奏都非常好。女孩学过很多年舞蹈,她在夕阳里跳舞,背后是撒了金色碎屑的蔚蓝色海面。

      两位新人在所有宾客的祝福声中交换戒指,在摄像机与香槟酒杯的反光下接吻。人群至此掀起了一个小高潮。昨天试礼服的那个哥们儿甚至为自己的单身狗生涯表示悲哀,站在他旁边蓝河一直没怎么说话。一直到仪式顺利结束,宾客们纷纷落座开始吃饭。那哥们儿用肩膀撞了蓝河一下:“我还有事先走了,这次没巴结上大神,下次有机会请你们吃饭,游戏里求带啊大佬。”

      蓝河无奈又好笑地冲那人挥手,结果挥着挥着就发现有个人朝他走来。

      叶修在仪式刚结束时就被几个玩荣耀的亲朋好友围住,有套近乎的有要签名的。叶妈妈穿着红色点缀的套裙,走到蓝河面前,将几缕头发拨到耳朵后面:“最近很忙吗?晚上要不一起吃个饭。”

      蓝河条件反射有点紧张:“马上就走了。谢谢您,下次吧。”

      叶妈妈又道:“要不我找个人送你们。”

      年轻人赶忙摆手:“真的不用。”他知道叶妈妈肯定不只是来和他打招呼的,安安静静站在那里。叶妈妈想了好一会儿,才犹犹豫豫道:“……我希望你们能再给我们一点时间。”

      她没有继续说话,但蓝河一下子就明白她想说什么。两个新人忙着接下来的敬酒,叶修签了一打名字,发现围上来的人更多了。叶爸爸一回头发现叶妈妈不见了,他穿过重重人群,遥遥看见站在角落里说话的两个人,眉心一蹙。那个年轻人背对着自己,身量大概比自家大儿子稍低一些,肩膀不算宽但站得很直。他不知道他们刚才聊了什么,只是眼下时间不太够,他得把妻子喊走。

      年轻人就在这个时候笑了一下,不怯懦不低微,他的声音不大,却足够让对面的叶妈妈听清楚:“我也希望您更给我一点时间。”

      “让我能证明我对他是多么喜欢。”

 

      两人从婚礼现场出来,赶到机场时天色已经快黑了。叶修接下来直接飞H市,忙完了下一场比赛再去G市看他。男人觉得一路上蓝河都不怎么说话,问他怎么回事。那人只是匆匆将他送去登机口,轻轻抱了他一下。

      “等你回来。”

      叶修再见到蓝河已经是一个多礼拜后了。男人风尘仆仆拖着行李箱回来,一进门却没收到想象中的欢迎。他扯着嗓子喊了句“蓝啊”,从书房传来不甚清晰的回音“带团”。叶队长换了家居服,推开书房的门,看那人一副全神贯注的模样就没多打扰。他走到厨房,拉开冰箱看了看,哟,材料还挺齐全。他们两个谈恋爱之前其实谁都不会做饭,在一起之后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磨合期总算找到了平衡点。蓝河负责准备食材、处理食材,叶修负责下锅炒,刷碗工作交给洗碗机,分工十分合理。

      今天蓝河大概还没来得及处理食材,叶队长无所谓地挑出几样,可还没开始洗就听见书房的门嘭的一声响,有人急冲冲跑出来从他手里抢过排骨,说:“不做了不做了,晚上带你出去吃。”

      不等叶修反应过来,那人又急冲冲跑了回去,可脚还没踏出厨房门又来个急转弯。叶修眼睁睁看着小宅男跑过来拉过自己的脖子,将自己的脑袋按进他的肩窝,接着将自己推出去几公分,捏着自己的下巴亲了一口。

      男人看着空了的手,摸摸嘴巴上的口水印,一时有点不习惯。

      不过令叶队长不习惯的还不止这一件事,接下来的几天,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被宠坏了的小媳妇儿。蓝河除了在野图boss和副本记录方面分毫不让之外,其他时候都异常“宠”他。带团带久了会强制他离开电脑,按键盘按到手指头酸了就替他按摩,出去吃饭全是他付账,偶尔下场雨也是他替自己撑伞,甚至固定的成人时间都比之前主动。

      就在叶修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时,叶秋给他手机了发了一组照片,之前婚礼现场的返图。

 

      蓝河这天又在带野图,卢瀚文依旧积极投身团队活动。好巧不巧,兴欣那边还是包子入侵。唱着好几年狮子座也不觉得烦的青年一块砖拍下来,嘿嘿一笑:“那个小小的剑客,告诉我你是什么星座的!”

      蓝河这次不敢偷输出,在自家团队打字安排队形。团里都是老手,一边佯装落败,一边悄悄调整站位。曙光旋冰带着另一团的精英埋伏在附近,准备来个里应外合。就在蓝团长聚精会神时,视线里突然多了一张照片。

      照片的主体是两个新人,只是叶修故意把照片放大了,将重心对着站在旁边的、甚至被光圈模糊了的蓝河。照片上的蓝河也在笑着,不过叶修一眼就看出来,他没那么高兴。

      “怎么,害怕有一天站在那里的是我啊?”

      蓝团长有条不紊地和曙光旋冰确认着情况,余光扫了一眼挡视线的手机屏幕,大大方方地说:“是有点。”

      男人挑起眉梢,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承认了:“所以才突然对我这么好?”

      屏幕里蓝溪阁的两个队伍在消无声息地聚拢,包子显然没有发现自己和同伴被包围了,还在执着地问卢瀚文星座。

      “婚礼结束的时候你妈妈和我说,让我们给他们一点时间,”蓝河趁小卢牵制对方时,私聊了一下主T,骑士当即心领神会,打了个强制仇恨,“我当时和她说,也希望他们能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证明我是多么喜欢你。”

      猝不及防收到告白的叶领队先是一愣,随即笑了:“我妈又不在这儿,你对我好她也看不到。”

      小宅男看仇恨稳了一些,抬起眼皮:“不是向她证明,是向你证明,”说罢又将目光锁定到屏幕上,键盘敲得飞快,“也向我自己证明。”

      叶修又是一愣,收了手机,慢吞吞问他:“证明的结果呢?”

      蓝团长一个指令下来,曙光带的团顷刻间杀过来,包子入侵这才觉察到不对,登时当着所有人的面喊了声“妈呀”。蓝团长小小松了一口气,说:“我觉得挺好的。”

      叶修将目光移到他的屏幕上,包子入侵在卢瀚文与两大蓝溪阁高手的围攻下显得有些左支右绌:“那你能这才几天,蓝团长还能宠我一辈子啊?”

      耳机里忽然传来曙光了一声“注意”,蓝河向他那边望去,隐约看到了另一队人,兴欣的后援。不过他并不慌乱,临时改变了策略,分配好新的战术才说:“一辈子就一辈子呗。”

      下一秒他视线被阴影遮去,那人长了一些的刘海扫过自己的额头。他的鼻尖有点凉,但唇瓣是温暖的。叶修将双手撑在电脑椅上,将他圈在怀里。他低头吻他,唇齿相接再分开。

      “可是我舍不得。”

      小宅男撇撇嘴,用胳膊肘推他:“你影响蓝团长工作了。”

      叶修往旁边让了让,任他敲了几下键盘,忽然说:“你要是在乎那个形式,等过几年他们想明白了,咱们也去办个婚礼。”

      包荣兴见到帮手甚是高兴,不过一个没留神又被卢瀚文削掉一小截血条。蓝桥春雪趁着boss的虚弱状态开了一波大,但是T的仇恨一时没拉稳,boss回头咬了他一口。小剑客连忙后撤,看到有牧师奶了他一口才说:“要是不在乎呢?”

      “那咱们就这么凑合着过日子。”

      蓝桥春雪挤在蜂拥而上的团员不动了,电脑前的年轻人轻轻松开鼠标,一时没说话。叶修瞅了一眼屏幕,“哎”了一声,按了几下键盘,替他躲了boss的一次无差别AOE。蓝河说:“等我下个月发工资,去给你买套休闲西装吧。”

      叶修对穿什么向来不上心:“没必要吧,我平时又没什么穿的机会。”

      “好看。”

      “买。”

      两人对视一眼,忍不住都笑起来。叶修又低头亲了他一下,顺着他的小臂摸上他的指尖。年轻人仰着头,伸手揽着对方的脖子。这是一个不带丝毫情欲的吻,非常简单却足够温暖。直到叶修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蓝河才放开他。结果一抬头,发现蓝溪阁的公屏上发了一排小哭脸。

      曙光旋冰: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老蓝,竟然最后时刻转手把boss送给别人了。[哭]

      芒果西米露:蓝团一定是受到了胁迫。[哭]

      南无斗战胜佛:一定是被抢了账号。[哭]

      老福特爱叶蓝小分队:蓝团绝对不是自愿的,他不是这样的蓝团![哭]

      蓝桥春雪:…………

 

      “我靠!叶修你过来!!!”

      叶队长自觉跳开几米远,在自家对象时隔很久没听过的咆哮声中回信息。叶妈妈刚和他说,下个小长假如果没什么事就回来吧,带着小许一起。

      叶修回了个一个“好”。

 

      不管曾经遇到了什么,今后还会遇到什么,这至少是一个好的开端。

      哪儿有那么多过不去的坎,慢慢来呗。

 

 

      -Fin.-

评论(56)
热度(1026)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