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咸鱼20%鸡血

【叶蓝】< 卧底 > [Fin]

△cp:叶修x蓝河   

△去年河河生日合志的稿子,刚写番外才发现忘了发出来(

△原作向小甜饼,女装大佬x女装大佬的故事


01

      “行,那就辛苦蓝桥了。”

      春易老言简意赅一句话,蓝河傻眼了。

 

      三个月前荣耀上一赛季正式结束。两个月前,十多个中国年轻人飞向瑞士的航班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一个半月前,中国队杀入总决赛,数千万荣耀玩家倒着时差翘首以待。一个月前,英雄凯旋,各大媒体铺天盖地地宣传,让苏黎世成了这个夏天最令人振奋的话题。半个月前,正式宣布退役的叶修突然用君莫笑的账号在游戏里上线,神之领域的世界频道登时齐刷刷一排喝彩。

      曙光旋冰在蓝溪阁管理群里感叹:去年这个时候咱们还在和大神抢boss吧,这会儿人家都成全民男神了。

      笔言飞咋舌:这刷频速度,太可怕。

      入夜寒摆明了搞事:说起来绕岸你当年是不是还和大神打过pk?我们连输一场的机会都没有,羡慕你。

      绕岸垂杨阴阳怪气回复:那你们怎么不说蓝桥,没准人家大神至今还记得他是谁。

      蓝河原本正开着大号带团打本,boss还没推两个,团里的人见叶修上线,纷纷罢工,闹哄哄在世界频道保持队形。

      蓝河没好气地在群里吐槽:你们都推哪儿了?聊天聊得很嗨啊。

      笔言飞发了个小黄脑袋的无奈表情:老蓝你这个时候就别敬业了。人家大神没准真记得你,这可是殊荣。

      曙光旋冰:这可是殊荣。

      入夜寒:这可是殊荣。

      蓝河回了句:滚。

 

      一个礼拜前,荣耀官方借着世邀赛的热度出了新副本,并首次实装了评分奖励模式。副本不限人数不限等级,boss难度取决于进本玩家的装备、等级,最终奖励除了boss掉落,还有一项是根据玩家综合表现的随即掉落。简单来说,以往的boss机制基本都是追求短时间内的高伤害,可这次的副本不同。玩dps的固然可以继续通过高输出获取奖励,玩辅助和治疗的也可以通过与副本内NPC的互动获得同样的报酬。

      有人分析,荣耀这是降低门槛,想要留住这批新入坑的玩家。有人说闲话,可这样一来,高手玩家就没必要组队了,会大大降低玩家之间的互动,只有增加互动才能赚钱,策划是不是傻。

      蓝河不知道老冯是怎么想的,但他知道,这次副本引起的反响异常强烈,他的固定团在公告发出的当天就讨论得热火朝天。几个公会管理也跟风开始讨论,春易老难得加入战局。

      蓝溪阁的老大懒得打字,直接开了语音:“刚才从战队那边得到消息,职业选手也对此次的活动颇感兴趣。可喻队已经明确表示,职业选手还是要以训练为主,不可将重心放在这种活动性副本上。大家也不要掉以轻心,毕竟新赛季开始,各大公会都要更新装备。这一赛季大家还是要以野图和百人本的最终掉落为主,如果团员对新副本兴趣过高,也要适当提醒,别本末倒置。”

      曙光跟着说话:“可据说这次的副本掉落相当不错,万一能用更少的人力获得更多的报酬,那不就赚了。”

      入夜寒兴趣不是很高:“你当荣耀官方傻啊,主动给玩家送福利?”

      绕岸垂杨无所谓:“我估计大家也就好奇一两天,策划又不蠢,不管怎么改变机制,到头来肯定只有少数人能获利。只要各家的职业大神们不将太多的精力放到这种不确定的副本上,剩下的都是普通玩家们,我们怕什么。”

      蓝河挂着耳机听他们聊天,手里捧着的外卖还剩一半,听到这里心里突然咯噔一下。耳机里一阵沉默,几个管理似乎默契十足想起了同一件事情。

      笔言飞咳嗽一声,干巴巴地说:“那啥,我好像想到一个人。”

      曙光痛心疾首:“我好像也想到了一个人。”

      绕岸垂杨语调四平八稳,宛若棒读:“你们想到的是不是一个既很闲又很牛逼的人。”

      入夜寒话都不想说了直接打了一排省略号。

 

      于是就在三分钟前,春易老开了群聊语音,当着所有人的面说:

      “经过组织慎重考虑,一致认为君莫笑接下来的举动很有可能影响兴欣公会稀有材料的收集速度。”

      “为了第一时间考察他们的进度,我们决定派人进行实地调查。”

      “你们各自发表一下意见吧。”

      绕岸垂杨想也不想:“我认为蓝桥很合适。”

      曙光思考片刻:“……确实很合适。”

      入夜寒想了一下,还是随大流:“似乎比我们其他几个人合适。”

      笔言飞见大势已去,索性卖友求荣:“合适。”

      “行,那就辛苦蓝桥了。”

      泡面吃了一半的年轻人足足反应了半分钟,在一秒钟前对着电脑屏幕骂了句:

      “靠!”

 

 

02

      ——“玩荣耀几年了?”

      ——“呃,好几年了。”

      ——“哪家公会的?”

      ——“蓝溪阁。”

      ——“蓝河?”

 

      蓝河至今还记得上次去当卧底的时候,自己三句话暴露身份的事。他面前放着刚从快递小哥手里接过来的账号卡,春易老还在QQ里贴心地给他留了一句言:一切见机行事。

      蓝河当了这么多年管理,不用对方交代,也清楚自己要做什么:如果君莫笑对新副本的兴趣很大,而且能在短时间内获取大量稀有材料,那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想方设法混进队伍偷学打法。要是实在混不进去,就及时向公会报告兴欣公会的进度。一般来说,卧底还要兼职去对方团队搞破坏,不过蓝河向来对这种行径嗤之以鼻,别人不好说,他自己是绝对做不来。

      面前的账号卡平平无奇,里面的角色大概也平平无奇。他用两根手指夹起账号卡,对着电脑屏幕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人家现在还记不记得自己。

      ——哎算了,既然是卧底,还是别记住比较方便。

      ——可如果真被大神记住了,好像还挺荣幸?

      ——靠你在想什么,你是卧底。

      这年秋分未至,夏暑尚存,清爽干净的年轻人趴在电脑屏幕前,脑子里两种念头不停打架。背后的空调不遗余力地吹着风,就和当年他拿着名叫绝色的账号卡杀到兴欣公会时的情形一样。

      心里八分的自知之明与两分的莫名期待让他有点焦躁,他伸手抓了抓头发。

      ——想那么多做什么,有这功夫不如看看这小号什么装备,提前熟悉一下。

      一向敬业的蓝团长刚准备退游戏换号,一排整齐划一的队形又出现在了世界频道上。

      蓝河眯起眼。

      君莫笑,似乎又上线了。

 

      叶修这段时间确实比较闲。

      虽说退役之后还是有一大堆事要做,但还是比之前没日没夜收集材料组战队的时候轻松些。兴欣战队如今尚且不能和替他老牌战队相提并论,但也确实正在日新月异的发展成熟之中。训练、磨合、比赛、网游公会的材料供给,当年只会跟在自己身后的小丫头逐渐成长为独当一面的队长。

      叶修感慨,怎么有种闺女长大要嫁人的错觉。

      对于这次的新活动,他挺感兴趣,但也很清楚,指望这种活动赚奖励,也得付出大把的精力。苏黎世之后,荣耀涌入了一大批新玩家,官方自然不会放走这批掉入坑底的肥羊,但他们更明白,谁才是这个游戏的主力金主。

      新活动绝对不可能打破游戏原有的平衡。这也是各大战队权衡利弊之后,清一色选择继续盯野图和团本的原因。

      不过这并不耽误叶修一脚掺和进来。

      男人在职业选手群里发了条“哥去研究新副本了”之后,就换了大号上线,完全无视群聊里比世界频道刷屏速度快上几倍的“快滚”。

      叶修每次上线都能收到无数条私聊,有祝贺的,有赞美的,有希望抱大腿的。说实话他没心思全看,甚至把自己的提示调成了静音。

      可今天临时换了台电脑,游戏的本地设置没有同步。君莫笑的私聊框里顿时噼里啪啦响起来,他慢悠悠去点静音,结果好巧不巧,眼角划过一个ID。

      蓝桥春雪:大神厉害了!!!

 

      蓝河并没有想过对方会回复自己。

      他这个人特别有自知之明,现在不同于当初,他们一个依旧是小小的公会管理,一个却已经不再是只在第十区兴风作浪的君莫笑。他是上一赛季的单挑之王,是第一届世邀赛的领队,是当之无愧的荣耀第一人。

      年轻人看世界频道刷得有趣,脑子一热也跟着发了一条。可是敲完回车他立马后悔:我去,你马上要去人家那里当卧底,这是生怕对方想不起来你是谁?

      不过没等他自责两秒钟,他的私聊框里突然蹦出来一条回复。

      君莫笑:谢谢啊。

      蓝河握鼠标的手一顿,紧接着又蹦出来一条。

      君莫笑:你ID挺眼熟的,哪位来着?

 

      蓝河的心情有点微妙。

 


03

      叶修确实不记得这个蓝桥春雪是谁,只是单纯觉得眼熟,大概以前一起打过本。不过这人后来没再回复自己,想来也就是个萍水相逢的交情,礼貌发句问候而已。

      新副本上线在即,如今各大论坛上,有关新活动的猜测层出不穷。有人信誓旦旦要第一时间抢首杀,有人调侃,这种本大佬都单刷,抢什么首杀。

      不过明天一早是兴欣的例行战术会议,之后还有别的安排,叶修粗略估计了一下时间,自己大概赶不上第一天的CD。

      QQ突然响起提示音,叶修点开,发现是自己当网管时认识的一个常客。

      红莲火:叶哥,明天说好了带我们打新本啊。

      叶修这才想起来,前一段和老板娘回网吧的时候是遇见过这人,还答应带他打本。于是他连忙打字:不好意思啊,明天有点事,估计来不及,后天吧。

      叶修当年的网管确实当得不怎么称职,经常玩游戏玩得忘了帮客人买东西。有人急了就甩他脸色,这人大概也被自己放过几次鸽子,有一次气冲冲跑来理论,可看他玩了三十秒游戏之后,立刻二话不说叫叶哥。

      红莲火:好吧,那后天一定啊。

      君莫笑:一定一定。

      红莲火打字的时候其实人就在兴欣网吧,旁边围了几个关系好的,一个看他和叶修说话太随意,用胳膊肘捅他:“你怎么跟大神说话呢,一点也不客气。”

      男人茫然抬起脸:“他当网管的时候我就这么和他说话啊。”

      另一个好气又好笑:“今非昔比啊哥们。不过叶神好像还真挺好说话的,你再换个大神试试,别说打本,人家估计理都不理你。”

      红莲火摆摆手:“那我不管,就算他以后当荣耀联盟主席了,也还是咱们叶哥。”

 

      笔言飞:老蓝啊,你那边怎么样了? 

      蓝河对着电脑屏幕发呆,直到笔言飞单敲他,才如梦惊醒一般回过神。一脸疲惫的年轻人搓了搓脸,把自己弄精神了,打字回话。

      蓝桥春雪:正等着上线,你那边怎么样?先开个五人?

      笔言飞:嗯,找了几个配合好的,也不知道好不好打,人多了反而麻烦。对了,大春给了你个什么号,别是个牧师吧哈哈。

      笔言飞比一般人大了两个号的加粗黑体字跳出来,愣是让蓝河看出了屏幕对面的幸灾乐祸。年轻人咬牙切齿,对着键盘一通乱敲。

      蓝桥春雪:靠,这活没分配给你,看我笑话是不是。

      笔言飞:好在没给我,给你多适合啊,轻车熟路。行了,不说了,好像快维护结束了,我去喊人了。回聊。

      对方的头像忽地暗下去,蓝河飞速打字的手不得不停下来,他看着屏幕半晌,又把写了半天的字全部删了。

      说实话,新活动他一点准备都没有,甚至到现在了也没上卧底号看一眼究竟是个什么职业。他那天看到叶修的留言,手指敲了一段话,最终却什么也没回。人家的疑惑完全在情理之中,蓝河一早就清楚,可他就是有点不爽,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公告的维护结束时间马上就到了,年轻人呼了口气,看着显示屏上映出的模糊影子,拍拍脸对自己说:“工作工作。”

      然后他登陆了大春寄过来的账号。

      屏幕上,一个扎着单马尾,面容俊俏的女剑客英姿飒爽。

 

      蓝河想,我他妈怎么这么倒霉。

 


04

      蓝河上线的时候世界频道热闹非凡,各种组队的喊人的信息看得人眼花缭乱。有夸下海口说熟手带队不纠结的,有可怜兮兮求奶求大腿的。

      兴欣公会也无比热闹,虽说是大白天,可在线人数并不算少。蓝河先翻了翻公会列表,发现君莫笑没在线,然后就看见公会频道刷了三行字:

      红莲火:新副本来人,来个dps,=1

      红莲火:新副本来人,来个dps,=1

      红莲火:新副本来人,来个dps,=1

      【玩家‘轻舞流萤’申请加入队伍】

      蓝河的小算盘打得清楚,就他这账号,一开始根本不可能组上君莫笑。不如先随便找个队伍,摸一摸情况再说。组队申请发出的同时,耳麦里传来一声怪叫:

      “卧槽,还喊来个妹子。”

      蓝团长心里对这种行为十分鄙夷,怎么,看见个女号就秒同意啊。但现实面前不得不低头,蓝河沉默两秒,在团队频道发了个:你们好。

      红莲火:妹子好啊。

      南瓜小小白:走走走,人齐了。

      红莲火:妹子不怎么眼熟啊,新人?

      轻舞流萤:……平时忙,不怎么上线。

      耳麦里顿时又响起北方糙汉的哈哈大笑。

      “没事,哥们几个犀利,不纠结。”

 

      新副本地图不算大,进门的时候就有几个NPC。玩家可以根据自己的职业激活对应的,并被传送到不同场地。当然,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的玩家也可以不激活NPC,直接打boss。

      清了两波小怪之后,蓝河就对这几个人的水平有了估计:放在蓝溪阁大概八团都排不上,普通玩家中的普通玩家。那个叫红莲火的应该是个老手,虽然大家都是第一次进本,但基本意识还是有的,剩下几个就实在一般。

      官方公告上写得很清楚,这次活动副本就是为了福利新玩家,想要拿到基本奖励非常简单,可随机掉落就不好说了。蓝河仔细观察过,他们在打第一个boss的时候,有一个阶段boss的掉血非常缓慢,大概是需要攻击特定部位才能解除buff,可他偷偷试了几个位置,发现都不行。第二个boss会随机在地上掉落物品,蓝河拿起来过,然而根本不是攻击道具。第三个boss技能相当复杂,但伤害量低得惊人,几个人最开始还躲一躲,最后干脆站桩rush。

      Boss一倒地,北方糙汉就开始嚷嚷:“你们都别抢,装备给我们的新人妹子!”

      另外几个笑嘻嘻损他:“红莲哥什么时候这么大方。”

      红莲火理所当然改了分配权限,把最值钱的扔进了蓝河的包裹,适时问了一句:妹子明天还一起啊?[勾手]

      名叫轻舞流萤的女剑客一直站在原地没说话。北方糙汉以为她不好意思,更大方了:“没事,玩游戏嘛,多交个朋友总是好的,大本咱们是开不了,可小本带你没问题。我还以为这新副本有多难,本来还找了个大神,不过看样子也没什么,简单!”

      另外几个人又开始嘲讽他不谦虚,耳机里一阵闹哄哄的。

      可就在这时,公屏上跳出来一行字。

      轻舞流萤:这个boss血量下5%的时候说了一句话,我想了一下,指的是刚进门那几个NPC中的一个。

      原本正在吹嘘自己小本装备早毕业的男人猝不及防顿了顿,然后看见公屏上又刷出来一行字。

      轻舞流萤:我去看一下,我怀疑这个副本有隐藏。

 

      众人一脸茫然,南瓜小白白私聊了红莲火,这真是个新人?

      红莲火看见女剑客一个人往入口的方向走,连忙跟上去,没顾得上回复。

      蓝河小心翼翼点了一下NPC,下一秒屏幕画面剧烈晃动,一声尖叫顺着耳机线冲向鼓膜。原本和玩家同属一个阵营的NPC瞬间变成了红名,轻舞流萤电光火时间退后几步,却眼见着血条唰得掉了一大截。

      蓝河不敢轻敌,一个三段斩斜冲出去,刚才站着的地方有火石从半空中落下,红名NPC张牙舞爪又要扑来。

      队里的牧师赶来时已傻了眼,红莲火也怔住两秒,却在下一时刻猛地将仇恨拉过来。

      “愣着做什么,奶啊!!!”

 

      一道光从远处射来,全荣耀攻击距离最远的激光炮势如破竹,将沿途障碍击碎,在NPC脚下炸开。只是操作者水平有限,只一发激光炮就被后坐力推得往后趔趄几步,下一个技能直接失了准头。

      红莲火一个破魔斩劈下,boss又是一声嘶吼,可牧师的治疗术没跟上,他的血条又落下半格。

      剑客身形极快,试图将承伤做到最低,几道幻影无形剑连着发出来,却因为装备限制,根本没有造成蓝桥春雪账号三分之一的伤害。

      蓝河没忍住在电脑前骂了句“靠”。

      原本正在拉boss的狂剑士登时停了手。

      北方大汉鬼哭狼嚎:“怎么是个男的!”

 

      不过眼下大家手忙脚乱,男人就算再愤恨也不得不收回心拉boss。

      蓝河自觉失言,沉默两秒,索性破罐子破摔。

      “牧师别乱,控一下自己的蓝。”

      “狂剑士拉这边,注意天上的落石,最多吃一层buff,两层仇恨就要乱。”

      “枪炮师最远距离输出,一会儿刷小怪优先小怪,dps不够就先打那个带翅膀的,其他的我去拉。”

      “boss马上要红血,红血的瞬间除T以外所有人至少退后五个身位格。”

      ……

      蓝河想,这大概是最近自己打过最兵荒马乱的boss。没有配合,没有装备,好不容易磨掉点血皮经常被一个技能回满。牧师不会控蓝,打着打着就让T拉着boss全程乱窜。

      红血NPC倒地的瞬间,耳麦里众人皆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最后还是红莲火小声问一句:“……打死了?”

      只是还没等到回话,就忽听副本深处又是一声嘶吼。女剑客猛地转身,屏幕前年轻的人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南瓜小白白:什么情况!!!复活了吗!!那我们刚才打死的是什么!小怪吗!!!!

      红莲火:……[大汗][大汗][大哭]

      众人茫然而不知所措时,有人在网线那头叹了口气,耳麦里年轻人吐字清晰,嗓音里带着点南方特有的清润。

      “想打就跟我来,不过大概会比较纠结。”


 

05

      红莲火:哥,明天咱们还一起打啊!

      红莲火:说好了啊!我去拉个大神,这回不纠结!

      红莲火:哥你看到回我一声啊。

      红莲火:哥!

 

      蓝河面无表情,动动手指。

      轻舞流萤:好。

 

      蓝河扔了鼠标,仰面躺进电脑椅里。椅子吱呀响了一声,年轻人看着房顶叹了口气。卧底工作第一天,大神没见着上线,小弟倒是收了几个。就看今天这几个人的水平,他也不指望红莲火所谓的大神有什么能耐。

      肚子咕噜叫起来,蓝河仰面瘫在椅子上,伸手摸手机。他刷了会儿外卖,发现配送时间至少四十分钟,脑子里斗争一番,挣扎着起来泡面。

 

      笔言飞:策划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这是照顾萌新???萌新能扛过第二轮boss我直播吃键盘。

      蓝桥春雪:哦,我就没扛过。第二轮老一没过就灭了。

      笔言飞:……

      蓝河咬着泡面勺子,缩在电脑前打字。

      蓝桥春雪:怎么样,掉落还行?

      笔言飞:过是过了,但是没打出随机掉落,鬼知道触发条件是什么。不过第二轮boss给的经验特别多,打一个boss差不多升一级,合着这本是给萌新升级用的。对了,今天叶神似乎没上线?

      蓝桥春雪:大号一天没上,有没有小号就不知道了。兴欣几个团本还在照常开,就算叶神想打新本,估计也是小规模的。哎二笔你说,人家小规模打本能组我吗。

      笔言飞:说不准啊,你这才第一天,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况且你一向叶神缘特别好,别急别急。

      蓝桥春雪:……什么玩意?

      笔言飞:就是说你和叶神特有缘。

      蓝桥春雪:滚。

 

      蓝河第二天一上线,就接到了红莲火的组队邀请。北方大汉嘹亮且粗犷的声音震得耳朵疼:“哥,你来了啊。”

      蓝河扫了眼队伍,还看见了昨天的南瓜小白白和枪炮师。

      南瓜小白白:哥来了啊。

      屏幕上英姿飒爽的女剑客刚巧做了个待机动作,女子身段婀娜,姿态秀美。蓝河怎么听怎么别扭,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你们别这么喊我,挺奇怪的。”

      红莲火:行,你说喊什么我们就喊什么,哥。 

      蓝河刚想说你们随便换个,却见队伍里突然又多了个人。他还没看清这人叫什么,是男是女,就听北方糙汉一声笑:

      “真大神来了,走走走,搞起。”

 

      女剑客走在队伍最后面,仔细打量着新入队的女牧师。女牧师ID神无月,装备大概和这群人差不多,有几件百人本的掉落,但属性很一般。蓝河回忆了一下,兴欣的头号牧师应该是小手冰凉,操作者安文逸相当理智冷静,小手冰凉也是荣耀里一等一的高智慧高暴击牧师。

      难道他们真把安文逸拉过来了?蓝河正在分析可能性,就听私聊叮咚一声响。

      红莲火:这可是真大神。也就我俩关系好,才来帮我们打本的。

      一句话恨不得字字透露出洋洋自得,蓝河礼貌性地回复了句“是吗[期待]”,心想,得了,能跟你关系好的,那八成不是安文逸。

      第一轮boss大家打得平平稳稳,女牧师全程没说话,走位手法确实不错,可也看不出多与众不同。蓝河心想,一会儿大概还是自己指挥,提前喝口水润嗓子。结果一口水没咽下去,耳麦里沙沙响起电流音,沉默了半天的女牧师突然开口,带着点嚼东西的含糊不清。

      “对不住,刚吃饭了。”

      电脑屏幕前,年轻人睁大眼睛,一口水含了半天忘了咽。

 

      “你好,认识一下,我是蓝溪阁公会的蓝河,大号蓝桥春雪。”

      “紫装就不必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点其他的东西。”

      “那我为什么要帮你经营公会啊?”      

      “你无聊啊……”

 

      在春易老说,蓝河你再去当回卧底的时候,或者更早之前,在他站上苏黎世领奖台的时候,在他爆出764手速的时候,在他45场个人连胜,在兴欣战队成立,他再次杀回荣耀职业联赛的时候,蓝河脑子里就一直有一个声音。

      以后,大概就没什么交集了吧。

      说不上遗憾,更谈不上难过。大家萍水相逢,认识一场,聊过几次天,打过几次本而已。这样的人每个人一生之中都会遇到很多,有的大概会在很多年后偶然间遇见,大家相视一笑,说句发自肺腑的“好久不见”;有的大概就真的再也不见了,偶尔听谁说起时,会心莞尔“那人我认识,曾经如何如何”。

      蓝河一直以为叶修就是自己生活里的后一种人,也许以后等自己连公会管理都干不动的时候,会对新来的指挥说,想当年我和一个传奇人物打过本。

      男人又含含糊糊问了一句:“你们昨天谁先发现可以激活NPC的?”

      北方糙汉立马献宝一般,一指蓝河:“这位哥!”

 


06

      “哥?哥你怎么不说话。”

      红莲火在女剑客面前跳了半天,蓝河如梦初醒,他的手指有点僵,稍微活动了一下,打字。

      轻舞流萤:刚有人喊我,不好意思。昨天我也是瞎猫撞上死耗子,随便试试而已。

      “哥你别谦虚啊。叶哥,我和你说,这哥们特别犀利,真的!”

      轻舞流萤:没有没有,既然有大神在,那就全听大神指挥。

      红莲火似乎还想说什么,被叶修抢了先。男人随口问:“我没来得及看攻略,你们既然打过就跟我说说,昨天你们怎么灭的?”

      说实话,昨天全程鸡飞蛋打,队里剩下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憋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北方糙汉戳了戳蓝河,私聊他:哥啊,我们真记不住了,要不你和大神说啊?哎你是不是没听出来这人是谁?我和你说啊,这就是咱们老大,真的老大,叶修,君莫笑,就他!

      人在紧张的时候往往会考虑些有的没的,如果放在平时,蓝河肯定知道,既然对方连蓝桥春雪是谁都记不住了,那肯定更记不住他的声音。况且当年,他们也是经常打字,没说过两句话。

      年轻人手心出了汗,打字的时候连续拼错了好几个音。

      叶修似乎没那么多耐心,有点无奈地笑了笑:

      “说话呗,这里又不只有你一个人妖号。”

 

      “……第二轮的boss会激活第一轮没有触发的属性,转阶段的时候防御特别高,除非攻击固定部位,否则不掉血。但是我们昨天的输出不够,规定时间内打不掉就全场AOE……”

      蓝河的声音很小,小到北方糙汉一度以为他是不是麦坏了。

      叶修却仿佛没听出什么异常似的,问:“应该不是dps的问题,这副本的定位放在这里,不可能第一个boss就卡我们。刚才第一轮boss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它的肩甲会时不时亮一下?”

      南瓜小白白回忆道:“好像有,但是我们去打它的肩甲,还是掉血很少啊。”

      枪炮师跟着补充:“昨天什么部位都试了,感觉没什么区别。”

      叶修开着女牧师号朝boss方向走去,语气轻松:“你们就没想过,那也许不是特殊部位的提示?”

      红莲火一脸茫然:“那还能是啥?”

      蓝河好像一瞬间想到了什么,在公屏上敲了两个字:节奏。

      叼着烟的男人在电脑前轻轻点了点头,调转了视角,一个小回复术不偏不倚落在了女剑客的头顶。

      “大招都留着,有提示的时候看看能不能压一波血。”

      “专心输出,其他的不用管,这不有我呢。”

 

      叶修说得没错,那亮光确实是提示的攻击节奏,可他们几个人的装备也的确不行,即使节奏对了,还是把boss逼到了全屏AOE。Boss1%血的时候又是一波AOE,连跟了几道白光,南瓜哇哇哇喊着“完蛋了”,瞬间被传出副本。

      蓝河原本以为自己也要挂,却没想一道治愈术落在自己头顶。光芒消散时,只见boss不甘倒地,爆了一地装备。几步之外,女牧师又给自己加了个回复术,悠悠然看掉落情况,耳麦里北方糙汉的大嗓门异常嘹亮:

      “怎么样啊,过了没?”

      叶修一边看掉落一边回:“过了。”

      蓝河这才发觉,五个人死了三个。

      轻舞流萤:……

      好像有什么东西悄无声息发酵,在这个潮热的夏末,给谁的心头蒙了层晦涩不明的情绪。刚才专心打本还不觉得,此刻停下来,向来做事有条理的蓝团长竟然一时不知该开口说什么。

      叶修翻了翻装备,一股脑扔给女剑客。

      蓝河根本没有心思看掉落,又听叶修说:“走吧,去下一个boss。”

      蓝河的思路显然没跟上对方的节奏,愣愣打字:……T挂了。

      男人忽然觉得这人有趣,笑着说:“都走到这儿了,不想去看看?”

      说罢就往副本更深处走,蓝团长全程不在状态,唯独这时候清醒了些:“想……”

 

      于是五分钟后,两个人化作两道白光传出了副本。

      守在副本门口的红莲连忙问情况:“怎么样啊?”

      叶修说:“大概看了一下,容错率挺低的,要么大家打配合,要么暴力碾压。你们要是真想打,我改天换大号来。”

      门口的三个巴不得见一见真正的君莫笑,连连说好。叶修又转头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女剑客,问:“你来么?”

      蓝河一整天都没有回复得如此坚定:“来。”

 

      ——伍晨你查个人,轻舞流萤这个ID,有固定团吗?

      ——没,入会时间是半年前,不过基本没怎么上过线。

      ——行,知道了。

      ——怎么,这个人有什么问题?

      ——没有,我随便问问。

 


07

      笔言飞:老蓝啊,你那边怎么样了?

      蓝桥春雪:就那样吧,大神上线了,不过上的小号,大家都没装备,灭了。明天说是换号打,我再看看。

      笔言飞:卧槽,你真组到大神了?我就那么随便一说。

      蓝桥春雪:……

      笔言飞: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缘分。

      蓝桥春雪:……快滚。

 

      年轻人有气无力地瘫倒在床上,伸手拉过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只躺在面包屑里的虾。G市快到十月依旧热得要死,时不时再下场雨,又热又黏。蓝河说不出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他觉得自己应该庆幸,毕竟等以后自己老了带不动团了,还能跟后辈吹嘘,我跟我们那个年代里荣耀最传奇的人物打过好多次本。

      可他其实一点也不觉得庆幸。

      空调的风量似乎开大了,吹在后背上有点凉。他懒得起来拿遥控器,随便拉了条T恤盖在身上,昏昏沉沉睡过去。

      那天晚上蓝河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那年竞技场外,叶修问他是哪家公会的。

      却始终没有猜出来,他就是蓝河。

 

      年轻人第二天起来觉得鼻子有点塞,没多想,随便套了件T恤上论坛翻攻略。新副本开了两天,通关攻略陆陆续续出了不少,不过随机掉落至今是个谜。论坛上的攻略基本都是固定队伍写的,大家装备不见得多顶尖,但至少副本毕业。

      蓝河思考了一下他们的队伍配置,觉得有点心塞。

      上了游戏,红莲火飞速组好队。叶修当真换了君莫笑进组,世界上又刷起了一排排队形。红莲火私聊蓝河:看见没,老大就这么牛逼。

      蓝河打了个喷嚏,跟着附和:厉害厉害。

      有了君莫笑坐镇,五人小队简直今非昔比。昨天纠结了快两个小时的boss,今天全是一把过。第二轮的头号boss掉了个武器,枪炮师欢天喜地,深刻觉得应该早一点抱大腿。

      一行人准备往二号boss走的时候,南瓜小白白突然在团队频道发了一句话:那什么,一会儿放生我吧。

      北方糙汉嗓门特别大:“啥?咋了?你有事?”

      南瓜有点不好意思:“刚才要不是我,你们早就压下血线了。老大还特意切了治疗术来救我,其实这本有我没我都无所谓的,你们打吧,打快点没准还能出随机掉落……”

      枪炮师原本还在欢天喜地,听到这话也不激动了,跟着打了一行字:

      也可以放弃我……我输出更低……

      耳机里一时没人说话,红莲火原本想说,你们这是什么话,大家一起打本,就是图个高兴。可转念一想,这要是平时,他这话一点错没有。然而现在不一样,他们身边有个君莫笑。

      说起来,自己去兴欣网吧快7、8年了吧,看着那个叫陈果的小丫头一点点长大,直到成立了战队。他总是和别人说,兴欣网吧好啊,就算人家现在牛逼了,也不忘当年的老朋友。他还说,叶修是他见过最没大牌脾气的职业选手,虽然他这辈子也没真正见过几个,可他就是认定了,叶哥,永远还是当年一句话就替他买烟的叶哥。

      南瓜见其他几人不说话,有点慌:“不是,其实我还想好好打的,就是吧,哈哈哈……”

      声音越来越小,慢慢听不到了。

      红莲火越听越着急,心想赶紧缓解气氛,但奈何情商有限,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合适的词。叶修忽然说:“你说得不错,要是放在职业赛场的团队赛里,我第一个放弃的就是你。”

      两个萌新同时心里一颤。

      “可咱们现在又不是打职业赛。”

      电脑屏幕前,男人吸了口烟,缭缭烟雾里,他看见一直不说话的女剑客径走向boss不远处,选了堪堪在枪炮师攻击范围内,却承伤最小的点。

      轻舞流萤:枪炮师站这里,南瓜等一下跟着我。

      一个文字泡飘出来,正巧应和着叶修接下来的半句话:

      “这副本没你们想得那么难,听指挥,开了。”

 

      第二个boss倒下的时候,南瓜化成一道白光被传送出去。叶修看了眼伤害值面板,虽然依旧低得可怜,可他知道,这个人是真的尽力了。

      第三个boss倒下的时候,红莲火一脸英勇大喊着“同归于尽”,却被叶修一个小回复术救了,然后拿了件特别值钱的装备,立刻换了上来。

      南瓜一直等在门口,等几个人出来了,急冲冲问怎么样了。

      蓝河还是没说话,点开交易,放上去两件东西。

      轻舞流萤:最后那个boss掉的,给你。

 

      红莲火说:“叶哥,明天还一起啊。”

      叶修忙道:“明天真有事,连着几天,下周吧。”

      三个人连声同意,再三叮咛“老大千万要记得”。

      君莫笑说完就下线了,几个人激动万分,纷纷跑去论坛刷攻略,力争下次不拖后腿。蓝河检查了一下今天的掉落,想了几个注意事项,写了个文档发给大春。他又去接了杯水,咕嘟嘟灌下去,可嗓子还是一点点疼起来。

      年轻人心里嘀咕,不就是吹了一晚上空调吗,怎么就能感冒呢。

      等他忙完一圈回来,才发现自己竟然一直没下线,然后转了下视角,差点没把鼠标扔出去。

      屏幕上,ID神无月的女牧师似乎站在他身边好久了。

      私聊框里还有几条留言:

      哥们水平不错啊,小号吧。

      哪个公会的?

      别不说话,说话。

      挂机?

      你这么老实的卧底还挺少见的,以前大概就见过一个。

      蓝河眼见着私聊框里的内容越来越多,忙不迭动了一下。他想说“对不起,刚不在”,可还没等他敲完一行字,站在身边的人突然开口。不是组队系统的语音总有些失真,夹杂着不知是谁网线那头传来的电流音。

      窗外又飘起了小雨,年轻人敲了两个字的手冷不丁抖了一下。

      那人似乎刚吸了根烟,嗓音带着点哑。

 

      “蓝河?”

 

 

08

      ——“玩荣耀几年了?”

      ——“呃,好几年了。”

      ——“哪家公会的?”

      ——“蓝溪阁。”

      ——“蓝河?”

      ——“不会吧?这也看得出来??”

      ——“没有……乱猜的。”

      ——“乱猜猜这么准……”

      ——“蓝溪阁……我认识的剑客只有三个人,那个绕杨垂柳不太会是一个能当卧底的人。”

 

      蓝河想,自己的任务又失败了,还是重蹈覆辙的那种。

      就在他以为自己什么都忘了的时候,耳麦里一句含糊不清的话,一下子把所有的过往勾出来,清晰无比,色彩斑斓。

      嗓子越来越疼,连带着头也一起疼起来。QQ里大春大概看完了他的文档,回复他,辛苦了。笔言飞又唠唠叨叨一长串,不知道今天带团又出了什么状况。

      叶修说:“这么巧啊,真是你。”

      蓝河沉默半晌,苦笑打字:大神。

      “你怎么还不说话,你身份都暴露了。”

      蓝河无语,老实交代:昨天吹空调感冒了……嗓子疼。

      叶修隔着网线笑起来:“多大的人了,还能吹空调吹感冒。”

      轻舞流萤:……

      “那你不早说,早知道我刚才直接把你放生了。你这号的输出也跟没有差不多,早点挂回去还能早点休息。”

      轻舞流萤:…………

      “行了,不逗你了。早点睡觉,明天晚上我去盯野图,你也别想着来了,来了也把你T出去。等你感冒好了,帮我带个团呗,反正新副本还得持续一段时间,这期间你闲着也挺无聊。”

      某人关怀备至,三言两语替他安排了近期工作,末了总结:

      “还有什么事等我想到了再和你说吧,回聊了,卧底同志。”

      女牧师随手给女剑客丢了个小回复术,准备回城。蓝河在特效消失前,冷不防用哑了的嗓子问了一句:“我以为你都忘了。”

      那年吃键盘的打赌、发到邮箱的攻略、头号保姆的称号、复制粘贴的仓库制度、三十二座主城的偶遇,人生究竟是有多少个巧合,才能让两个陌生人一次又一次地联系在一起。

      女牧师的脚步停了一下,又丢了个小回复术给他。

 

      “我也以为我忘了。”

      男人隔着网线笑起来。

      “可刚才想了想,我好像什么都记得。”

 

      下一周的副本又是一轮新的鸡飞蛋打,所有的攻略与练习在boss的一声怒吼中化作泡影,南瓜抱头鼠窜,根本忘了自己其实是个近战。

      随机掉落陆续有人打出来,条件苛刻到不少玩家一边被boss咬得满场跑,一边问候策划全家。北方糙汉坐在兴欣网吧的vip区,嗓音直接穿透了隔音墙,陈果难得回来当一次监工,踩着高跟鞋冲过去,一脚踢开房间门,特别不客气地说:“吵什么吵!”

      男人回头冲他一咧嘴:“丫头,来瓶啤酒。”

      老板娘眉梢一挑,装了半天的严肃还是没忍住笑了:“等着啊。”

 

      有人说,这次的副本更讲究队友之间的配合,而不是单纯的暴力输出。这是否意味着荣耀的一次新的尝试与转变?

      还有人说,如今有很多游戏为了加强用户黏度,强制增加玩家互动,不知荣耀这次的新副本是如何考虑的?

      老冯一身西装革履,允许记者拍照前还特意理了理自己稀缺的头毛。

      大腹便便的联盟主席一眯眼:“年轻人,别把事情想得太复杂。钱谁不想赚,可不能只想着钱。大家玩的是游戏,又不是数据。”

 

      南瓜嗷嗷叫着,感谢老大不放生之恩,我终于活着见到第三个boss了!

      叶修笑了笑,说:“刚才大家都表现得不错,任务物品的传递很及时,一会儿注意躲技能,这boss有两个阶段不吃仇恨,尤其是近战。”

      刚翘起尾巴的南瓜立刻开始瑟瑟发抖,叶修又继续说:“那个剑客,说你呢,刚才你是不是贪输出,以为我不会放生你是吧——”

      “一会儿转阶段的时候我会提醒,枪炮师就位,近战一开始别抢仇恨,红莲,准备开了。”年轻人嗓音温和,条理清晰,却带着点执拗与不容置疑,一点不客气地打断了某人说了一半的话。

      枪炮师私聊红莲火:一会儿到底听谁的,怎么两个哥都在指挥。

      北方糙汉思索片刻,干脆利落地说:听舞哥的,反正老大不敢挂他。

 

      笔言飞:你们有没有发现,老蓝最近一心扑在兴欣那边,都没怎么理过我们。

      曙光旋冰:?认真执行组织安排的工作,有什么问题?

      笔言飞:不,感觉不一样。

      入夜寒:二笔我觉得你当网游管理委屈你了,你应该去八卦杂志。

      绕岸垂杨:呵呵。

 


09

      后来,兴欣公会多了个名不见经传的临时指挥。

      红莲火一行人第一次进百人团本地图的时候,随便拉了个一看也没打过的新人,洋洋自得:“不怎么眼熟,新人啊?没事,哥们几个犀利,今天这指挥是我铁哥们,不纠结。”

 

      再后来,蓝溪阁公会多了个名不见经传的女牧师。

      偶尔上线,蹭一下蓝河的固定团。团里人说,这谁啊,怎么总被蓝团点名,我看人家挺犀利的,没犯错啊。另一个人说,不认识,没准是咱们未来的团长夫人。

 

      笔言飞:你们真的没发现老蓝最近不太对劲?

      笔言飞:太不对劲了。

      笔言飞:他们团里说的那个团长夫人,不会是真的吧。

      笔言飞:老蓝最近什么都不和我说了,过分。

      春易老:干活。

      笔言飞:马上。

 

 

10

      “突然想起来,我当初私聊你,你还问过我是谁。”

      “?你什么时候给我发过私聊?”

      “挺早之前的,用大号发的。”

      “哦,我当时没想起来那是你大号。”

      “你不是说什么都记得吗!”

      “当初十区的时候,你不一直玩‘蓝河’那个号吗,我跟你大号又不熟。”

      “……”

      “生气了?不至于吧。我真什么都记得,对了,蓝啊,你知道你当初给我的那份仓库制度里有错别字么?”

      “……??”

      “好几个呢,后来老板娘提醒我,我一直没舍得改。”

      “………………去改啊!”

 

 

      -Fin.-


      这篇算起来比《日月》要早,现在才被我想起来。。

      以及十三区+日月要出本啦,lof上放出的内容+1w3的未公开番外。

      文我还没修完(…),但是封面图已经收到了!真的非常好看了!!!

评论(74)
热度(1479)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