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咸鱼20%鸡血

【叶蓝】< 表里不一 > [2018情人节+春节贺]

△叶修x蓝河

△部分设定沿用《日月》里的,可以看做平行番外,也可以单独食用

△祝大家新年快乐啦

 

      ——如果问他职业选手里最喜欢谁,那毋庸置疑是黄少天;但要是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说叶修坏话,那绝对会撸起袖子和人家拼命。

      笔言飞观察了一段时间好友兼上司蓝桥春雪同志,作出如上总结。

 

      都说恋爱会使人智商降低,一系列言行举止也会受到激素分泌的影响,与之前有很大不同。比如曾经游戏里带团嗓门最大的入夜寒,在恋爱了之后,竟然会当着所有人的面柔声细语地喊自家女朋友宝宝。曙光有一次从他身边经过,听完那腔调直接抖落了一地鸡皮疙瘩。

      笔言飞算是第一批知道蓝河谈恋爱的人。他有一次去俱乐部办事,正巧碰上这人和叶修打电话。笔言飞还没敲门就听见屋里的动静,于是放在门上的手就在骤然升起的八卦心的促使下收了回来。他将耳朵凑过去,有些不厚道地偷听,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只听到些只言片语,还是特别正经地那种。

      “……机票啊,买了。”

      “哎,你不用去接我……”

      “……嗯,我直接过去。”

      屋里隔了一会儿没有动静,笔言飞颇为遗憾地敲了敲门。蓝河正坐在电脑前打字,闻言抬起头。清爽的年轻人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幅平光镜,架在鼻梁上,有模有样地问:“你怎么来了?”

      笔言飞嘿嘿一笑,当即压低了声音:“老蓝啊,你和叶神感情还不错?”

      想装精英气质没装成,反而弄得一身学生气的蓝会长板下脸敲了敲桌面:“干什么干什么,有事快说。”

      笔言飞憋着笑拿出U盘递上去,心想,其实老蓝变化不大,至少表面上没怎么看出来。

 

      这一年年关将至,除夕正巧接档情人节。荣耀职业联赛暂时休赛,全国人民到了这个时候基本都是无心干活,只想过年。网游公会原本不受什么影响,可学生早就放了假,一回家就有爸妈debuff,工作党还得坚挺到除夕夜,于是一时半会儿玩游戏的人反而骤减。蓝会长托了俱乐部的福——提前放假,可以远距离办公,所以一早就买了机票,屁颠颠飞去帝都,准备和好不容易见一次的对象,过一个二十多年来从没体验过的情人节。

      叶修前一天晚上还提醒他,北方真的冷,让他穿厚点。南国小宅男满不在乎地套了件好看成分多于实用成分的大衣,一下飞机就被冻得差点骂出句脏话。他虽然再三叮嘱叶修不用来接他,这边人太多,万一被粉丝认出来净惹麻烦,但看到某人站在人群中带着口罩帽子,穿着并不张扬的外套,乌黑的眸子弯出一丝笑时,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叶修贴心地多带了件羽绒服,两个人身量差不多,套在大衣外面虽说有些勉强,但这个时候还管什么好看不好看。年轻人哆哆嗦嗦地裹着大衣,抽了抽鼻子,却被对方趁机摸了一下手背。

      男人故作惊讶道:“怎么这么凉,来来,哥给你暖暖。”

      蓝河连忙缩回手,不忘四处看了看,怒:“干什么呢,注意影响。”

 

      零区一切运转正常,在上一个秋末迎来了训练营的第一批小屁孩。老魏坐在设备全套顶尖的办公室里,遥想当初要啥没啥的青葱岁月:“我在训练营那会儿,机房里就一个不顶用的小破空调,夏天热得跟蒸房似的,电脑还时不时死机。再看看他们,幸福啊幸福。说起来我当年也是蓝雨训练营里最英俊潇洒的那一拨,现在小屁孩们见了我连哥都不叫了,改叫叔,真没眼色。”

      “老魏,要认清事实,再过两年就不止是叔了。”

      “叶修你大爷!”

      职业选手那边最近倒是安生了不少,只是赵副主席眼界高,上一次开会一语惊人地提出了要尽早拿下世邀赛的主办权,老冯会上双手赞同且表示出全力以赴的决心。私底下找叶修吐槽,一边说话一边摇头:这人出发点是好的,可想法也太多变了,就不懂得什么叫循序渐进慢慢来吗。

      蓝河早先定行程的时候还担心过叶修工作忙不忙,毕竟两第一次人见面,是大功臣先斩后奏请的假。网络电话那头年轻人的语气犹犹豫豫的,听得叶修心里一阵柔软,嘴上说着“不忙不忙,你来吧”,心想对不住了老冯,等过了年我再和你共渡难关。

      蓝河坐在出租车里,看了一路浓浓年味装扮里飘着几分巧克力香甜的北京城。他的手指扒在玻璃窗上,脑袋离得很近,呼吸间在玻璃上凝结出一小团雾气。司机师傅笑着问:“南方人吧?”干净的年轻人眯起眼,有点腼腆地“嗯”了一声。

      等两人拎着不多的行李进了叶修几个月前才租的小公寓,蓝河前脚刚踏进来,就见还没来得及脱羽绒服的男人似笑非笑地指了指自己的嘴角:“不亲一下么?”

      蓝河脱了羽绒服挂在衣架上,搓了搓冻红了的手,梗着脖子凑过去,轻轻亲了一下立马放开。叶修眼睁睁见他脱了大衣换了拖鞋,耳朵尖红红的往屋里走了几步。

      哟呵,怎么还害羞呢。

 

      蓝河是个面子大于天的人,刚接触的时候叶修就知道。后来一路发展下来,也就慢慢把这人的性子摸清楚了。

      大事面前足够坦率不矫情,遇到棘手的问题努力想办法解决,遇上不顺眼的人也不藏着掖着,实在看不过去就挑明了说,哪怕当面闹得十分不愉快也绝不会私下里当小人暗算对方;可小事面前又脸皮薄耳根子软,别人对他三分好,他恨不得把一整颗心都掏出来。能为了几个陌生人熬了好几个晚上写攻略,面对人家的万分感激又收得十分不好意思。之前听谁说来着?蓝溪阁成员们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游戏里遇到打不过的怪就找团长,生活里碰上不顺心的事也可以回游戏里找团长。

      这种性格也在他们的交往过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原先还没确立关系时,这人就能因为路上偶遇别人说自己坏话,抡起拳头揍过去;刚交往那段时间,虽然见不着面,但叶修有时候电话里逗他几句,这人也硬着头皮调戏回来。

      然而等真见了面,他身上又多了许多看不见的条条框框:在外面的时候坚决不能拉手,更不用谈其他亲昵动作;回到家里可以默许很多肢体行为,言语上倒是极其收敛。

      两人上一次匆匆见面是在蓝雨对战微草的比赛当晚,叶修按照信息地址找到宾馆时,蓝河已然收拾妥当洗完澡躺在床上,床边摆了一排装备不说,还眼睛亮亮地看自己。叶修喜出望外,心说我媳妇儿终于开窍了。然而等到了关键时刻,这人又宁可去咬宾馆的被子也坚决不出声。叶修又好笑又心疼,原本还想吊着他喊几声“老公”,到最后变成自己连连道歉“许哥,我错了许哥。哎你别咬被子啊,你咬我”。

      既放得开又放不开,顾大局识大体,偶尔闹一闹脾气,整体来说十分可爱。

 

      蓝河人生第一次在北方过年,看什么都新鲜。叶修置办了一些简单的年货,吃的基本都是半成品。叶妈妈之前听说未来的儿媳妇儿要来北方,特意问:“要不回家一起过除夕?”

      叶修想了想蓝河那个性子,觉得如果自己真提出来,这人肯定不会拒绝,不过到了家里非得紧张地同手同脚浑身僵硬,只能说:“明年,明年保证带回去”。

      叶妈妈千叮咛万嘱咐不能买的速冻饺子,终究还是被买了回来。不过叶少爷打算除夕前两天再去买点菜、肉和成品饺子皮,游戏里的大神生活中并没有点亮烹饪技能点,先尝试着自己包吧,万一不成功,还有速冻的应急。

      叶修喊蓝河来吃晚饭的时候,南方小宅男正对着客气的暖气片好奇。叶修从厨房探出头,乐了:“现在的暖气为了好看都改成这种样子了,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我小时候会在上面放牛奶、放杏仁露,热了就能喝,偶尔买的烤红薯吃不完也会放上去。来来来,先来帮忙。”

      蓝河越听越新奇,洗了手去帮忙端菜,结果在餐桌上发现了一包还没拆的购物袋。他随手翻了翻,在各种零食、生活下面看到一只长方形的小包装。

      叶修一手一盘在锅里随便炒了炒的半成品,摆在桌上:“新产品,晚上为爱鼓掌的时候可以感受一下,你去放卧室。”蓝河拿着它看了两眼,默默放回袋子里,站起来头也不回地去客厅拥抱暖气。

      你看,又开始别扭了。

 

      蓝河这次来带了账号卡和笔记本,吃完饭象征性地上线视察工作。笔言飞发现他上线,戳他:都去对象家里了,还想着工作?老蓝你真行。

      蓝河懒得回复,上线转了好几圈发现确实没什么事。笔言飞过了一会儿又在QQ上发了他一个链接,以及一句话:又有人黑你家大神。蓝河点开链接去看,内容并不新鲜,还是说前一阵子全明星周末的事。

      自打第二届世邀赛拿了世界冠军,零区不再是幕后的训练场,叶修就再次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喜欢他的人万里迢迢跑去异国他乡的体育馆,在比赛结果出来的一瞬间哭到喘不上来气;不喜欢他的人恨不得关掉一切社交媒体,他们觉得这人就是故意的,就是因为离开荣耀之后没了关注度,才再次出来找存在感。

      之前的全明星周末,荣耀官方其实是有邀请叶修去的,他收到邀请时还问过自己,要不要一起。不过这事一直没有官宣,只当是个噱头,吊大家胃口。后来赵副主席冷不丁一个主办国的决心让联盟这边着实乱了套,老冯连夜开了好几个会,加上训练营的小屁孩们不省心以及年底北方大降温,叶修的宅男体质没抗得过流感病毒,可怜兮兮病倒了。全明星周末自然去不了,荣耀临时改了计划,发了通告,原本就看他不顺眼的网友登时冷嘲热讽起来:某大神呢?溜了一圈粉怎么不来了?

      有人说,叶神最近身体不舒服,前几天联赛的采访里有人还提了几句。黑子不甘示弱:那么多明星生病了也没见他们打退堂鼓啊,就你们家大神娇气?

      事实上,这种好多年不生病,突然病一次就病得异常汹涌的经历大概不少人都有过。然而就像永远叫不醒装睡的人一样,有些人心里清楚,就是装作不知道。于是网上开始掐架,以这次“耍大牌”为切入点,洋洋洒洒罗列了叶修十多年来的“劣迹斑斑”。蓝河以为这事早就该过去了,没想到今天又有人找了新的“证据”,重新编辑了一条——不仅耍大牌,还疑似艹粉。

      为了体现事件的真实性,发微博的人特意加了照片。那种明显像素不清楚的偷拍,地点是在B市的某宾馆附近。图里圈出来的确实是叶修,旁边还站了个背对着镜头的女性。配的文字添油加醋,说这不是第一次,叶修之前还约过不少女性粉丝blabla。

      蓝河看前面的时候还觉得挺无聊,这种帖子多了去了,他也懒得一个个掐。可看到最后一条直接气笑了:妈的,老子当时就在楼上躺着呢。

      叶修刚才接了个电话,大概是家人打来的,这会儿正在客厅说话。他和家人聊天时,京腔会更浓一些,有些地方蓝河隐约听到了也没太听懂。笔言飞在QQ上发了个哈哈大笑的表情,哪壶不开提哪壶:老蓝,那天B市微草主场,你是不是特意申请随队啊。哎我去,你不会当时就在那宾馆里吧。

      原po没开评论,为数不多的几条一看就是亲友团。蓝河越看越窝火,干脆利落换了微博小号。

      蔚蓝海的鱼:敢挂人不敢开评论?被骂多了是不是还要删微博?

 

      笔言飞不知道,叶修不知道,连蓝河自己都觉得神奇,他竟然会专门开一个小号和这些无聊的黑子吵架,就因为有时看到一些评论不爽,而叶修本人从不在意这些。第一次萌生这个想法大概还得追溯到无良媒体对第一届世邀赛的质疑,不过那时候大家都忙,蓝河只来得及想,却什么也没做。真正开小号是他想明白了自己单方面脱团,暗恋期恨不得把对方放心尖上捧,哪里容许旁人质疑三分。再后来蓝团长的暗恋骤然柳暗花明,那人捧来了冠军奖杯,找了个时间,堂而皇之地走进他的生活。

      而这个一条原创内容没有、基本都在和叶黑吵架的小号一直被保留了下来。

      蓝河起初也觉得幼稚,网络上什么人都有,隔了网线又不需要为自己的所有言论负责。他一边认为这种行为蠢到家了,一边又忍不住继续和人家吵得不可开交。不过这种事情他从来不会当面和叶修讲。

      开玩笑,许哥不要面子的啊。

      于是等叶修打完电话回来顺便去厨房洗了盒草莓,端着果盘进来时,发现自家媳妇儿正窝在电脑前戳手机。其实他们俩身量差不多,可大概是南方人骨架小,缩在电脑椅里就是显得比自己小一圈。男人从果盘里跳出一个大的,说:“蓝啊,吃草莓。”

      小宅男“嗖” 地一下收了手机,若无其事转过头,从他手里接过来一颗。

      叶修有些好奇,问:“你刚才看什么呢?”

      年轻人塞了颗草莓在腮帮子里:“……公会的事,他们正问我呢。”

      “这么积极啊?这都快过年了。”

      蓝会长任何时候谈及自家公会都沾沾自喜:“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家公会。”

      叶修又挑了颗大的,直接递到他嘴边。蓝河本打算伸手去接,想了想又有些不自在地低头叼走。叶修扔了一颗草莓到嘴里,看着他发僵的肩背,心想:骗谁呢。

 

      蓝河这天晚上特别忙。

      大神坐在身旁和零区为数不多的在线选手打指导赛,蓝溪阁公会里没什么事但也时不时有成员找他聊天,二笔在QQ上不断发留言截图,吃瓜吃得津津有味。

      笔言飞:我去,这个人[图片],看ID像咱们蓝雨的粉啊。

      蓝会长面上稳定沉着,云淡风轻地说也许是吧,又点开手机戳了两行字。他知道和他吵架的小粉丝年纪不大,可忍不住窝火:这人也太强词夺理了,还上升到了人身攻击。

      叶修忙完了手边的活,看时间不早了就关了电脑,也不说话,电脑椅一转,直直地看着蓝河。小宅男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也磨磨蹭蹭关了电脑,明知故问动嘴皮子:“你看我干嘛……”

      男人笑了笑:“新产品的测评,咱们不得深入浅出地讨论一下?”

      叶修发现,只要不直接驳他面子,蓝河在很多事情上还是很配合的。除了不喜欢出声,情动时该有的反应都有。不过这事也不能勉强,吃饱喝足的叶少爷一条龙服务下来,怀里的年轻人话也说不出,只剩下喘了。

      临睡前,叶修闭着眼睛策划明天的行程。前一段时间联盟和本地某个游乐园搞了个联动企划,整个游乐园变身荣耀大陆,虽说现实和理想之间存在着不可逾越的鸿沟,但也能看得出工作人员相当用心了。游乐设施模拟了游戏里的场景副本,贩卖的周边更是换成了荣耀系列。每天固定时段还有演出,将最新技术的舞台灯光和动作、剧情结合起来,视觉效果可以说是国内顶尖了。

      叶修一早就买了票,还是走的内部程序。他最开始骗蓝河说票太抢手没买到,对方反过来安慰他,游乐园有什么好看的,都是小姑娘喜欢的。语气听不出多失望,可总归是有些低落。叶修看着好笑,不慌不忙给他拍了照片发过去,换来对方三个感叹号。

      叶修:不表示一下爱我?

      蓝桥春雪:……我要去忙了,回聊。

      这个票确实挺难买,提前好久预约不说,要是去晚了还得排队。叶修想了一会儿,觉得万事俱备,就开始犯困,不过睡意刚席卷上来忽然被枕边亮起来的灯光闪了一下眼。他从浅眠中醒过来,下意识侧了一下头,结果发现蓝河不知什么时候背对着自己,玩起了手机。

      这什么情况。

      叶修稍微动了一下,蓝河猛地一紧张,瞬间按灭了屏幕光。男人装睡装得技术一流,像是无心之举,伸手将人往怀里搂了搂。暖气十足的房间并不冷,静谧的空气里不消片刻响起均匀的呼吸声。蓝河过了好一会儿才又打开手机,殊不知某个人偷偷睁开眼睛,瞄了一眼。

      可这一眼,就愣住了。

      蔚蓝海的鱼:我也不想和你吵啊姑娘。你要是真看他不顺眼,你就继续挂,反正我把事实放这里了,只要你不删,我就不删转发,所有内容大家看完自己心里清楚。叶修到底是怎样一个人,还轮不着你来评价。

 

      蓝河第二天早上被从被窝里挖出来时,意识其实并不是很清醒。他隐约听叶修说:“走了,再晚就得排队。”不过没等大脑一个字一个字分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身体先自行倒回了被窝,被子一拉盖住一半脑袋。

      困死了困死了,不要叫我。

      他昨天晚上和人掐架掐到半夜,先是被话题的中心人物弄得够呛不说,人家正主倒是睡得挺香。蓝河不得不感叹,自己还真是保姆命,游戏里外都得帮他收拾残局。

      叶修看着被子里的一个小鼓包,特别好笑,故意在被子上拍了两下:“老冯说联动活动就先试三个月,估计没有下次了,你去还是不去。”

      小宅男迷糊两秒钟,突然睁开眼睛,一把掀开被子,三两下跳下床:“你不早说!”

      等两人戴着口罩、帽子,赶到游乐园现场时,门口已然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好不容易排进去,刚玩了两个项目就到了午饭时间。蓝河特意买了做成任务物品外形的面包和饮料,两个人找了个偏僻的小角落一顿猛塞。

      吃饭时叶修故意掏出手机,登陆了半年不上一次的微博。蓝河余光瞄到了,心里先是咯噔一声,不过想想这种大明星应该早就关了提示,何况昨天那场小范围掐架也不过千条转发。

      “哎,我好像被挂了。”

      “……”

      蓝河嘴里塞着面包,吐字不清:“是吗?”

      叶修将手机转了个方向,放在他眼皮下面:“你看啊,还说我艹粉呢。”

      小宅男凑过去,看看他又看看屏幕,颇为镇定地“哦”了一声。

      叶修挑眉:“你就不表示点什么?”

      蓝会长吃完东西,拿纸巾擦了擦手,有些鄙视地看他:“他们想吵就让他们吵吧,有必要回应吗?反正都是没有的事,吵一段时间他们自己就累了。幼稚。”

 

      成熟稳重的蓝会长下午被叶少爷带去了周边店,一排排娃娃机前围了不少人,基本都是女孩负责鼓气,男朋友负责抓。蓝河走到门口就想打退堂鼓,两个大老爷们去抓娃娃,像话吗!

      叶修什么时候在意过别人怎么看,修长好看的手指敲了敲投币口:“多可爱啊,不试两把?”旁边正好有对小情侣悻悻走出来,蓝河瞅着正当中那个笑得宛若小太阳一样的夜雨声烦,从口袋里摸出钱,试两把就试两把。

      叶修原本只是逗他玩,却没想这人竟然真抓上来了。蓝河在众人羡慕的眼光里,抱着两只毛绒公仔离开,等旁边没人了才将其中一个塞进叶修怀里。红绿配色的迷你君莫笑,拿着一把等身长的千机伞。

      “许哥送你的,不用太感激。”

      联动的游乐场规模不算大,项目也是老生常谈的那些,来这里的基本都是为了荣耀情怀。蓝河出门前就警告对方,口罩要戴好,做事要低调,不可以牵手,更不可以有其他过分行为。叶修不回答只是看着他笑,笑得蓝河心里毛毛的,知道这人不会做得太出格,但也绝对不会太老实。果然等到晚上的灯光表演时,男人在所有人的目光聚焦舞台的一刻,走到年轻人身后,半抱不抱地将他揽在身前。他们在舞台灯光骤然亮起时交扣起手指,蓝河板着脸想要抽回手,却怎么也没挣开。

      离开公园时天色早已沉下来,南方小宅男大半天都在外面站着,冻得有点流鼻涕。叶修买了两只烤红薯,一回来看见对方冷得鼻尖都是红的。心疼是真心疼,可他忍不住手欠,拉着对方的毛线帽就往下拽了拽。蓝河原本看到烤红薯眼睛都亮了,忽然被帽檐遮了视线,脱口而出一个“靠”。却没想叶修这个时候靠过来,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蓝河透过毛线的缝隙看到路灯投下来的光斑,北方冬日暗沉沉的天色,远处五光十色的摩天轮。他推开挡视线的帽檐,怒气冲冲抬起头,却见那人已然走开很远。

      “晚上想吃什么?”

      蓝河摸了摸饿扁了的肚子,决定等一会儿再生气:“……都行。”

      “哦,那咱们去吃炒肝卤煮吧。”

      “……”

      “逗你的,超市买点菜,回家吃火锅。”

 

      为了感谢叶少爷昨天晚上那顿半成品加工出来的晚饭,蓝会长决定今天亲自下厨。叶修将食材拎到厨房,看年轻人挽起袖子,颇有种大厨气质。

      男人懒洋洋靠在一边,欣赏了几分钟自家媳妇儿不太纯熟的刀工,在他觉得有失颜面之前,自觉退出了厨房。老冯刚才给他发了条信息,问他今天的主题公园感觉怎么样,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叶修先是吐槽,你这也太压榨员工了,约会还得想着工作。之后却一条接一条,把他想到的都一一写了下来。

      就在他编辑完了信息,点了发送时,忽然看到蓝河放在餐桌上的手机亮了一下。他起初没在意,可那手机竟然一个劲亮着。男人有些好奇地歪过头,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蓝河昨天晚上睡觉前背着他和人掐架的事情他全看在眼里,今天也是故意提起的,纯粹逗他玩。不过这人看起来不打算说,他也没打算继续问。叶修对于别人的评价向来不在乎,他喜欢荣耀,喜欢这个游戏,所以才一直坚持到了现在。外界怎么评价他,跟他有什么关系。

      只是人红是非多,自当年他积累了第一批粉丝时就知道。他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他,却不允许别人欺负到自家人头上。蓝河微博小号被挂了,挂他的内容还是跟昨天的掐架有关,大致内容诸如“怂什么怂,有种上大号”、“你列的那些有证据么,都是瞎编的吧”、“你家正主知道你这么护着他吗,没准现在还在谁床上呢”,后面一连串脏话刷屏,格外刺眼。

 

      蓝河好不容易切好了一堆菜,又把冷冻丸子拆了包装倒进小盘子里,洗了洗手,摘了围裙,招呼人吃饭。叶修还没动筷子,他就先自己忍不住了。中午空有长相并不怎么实在的小面包早就被消化掉了,小宅男一点也不客气,水烧开了就往里丢丸子和肉片。

      叶修这才收了手机,给蓝河倒了一杯饮料:“蔚蓝海的鱼。”

      “噗通”一声,冻丸子掉进锅里,溅起裹着油的汤汁。

      蓝河的筷子僵在那里,随即默默收回来。他被当面戳穿了也不想承认,心里想着怎么能尽快跳过这个话题。叶修将他的手机推过去,点了点屏幕:“不是我故意看你手机,你微博提醒没关,刚才有人挂你,刷屏呢。”

      蓝河慢吞吞反应过来:“我靠!”

      他也顾不上锅里的丸子,打开微博看提醒,这是这一下更傻眼了,别说是小号,就是大号也没见过这阵势。叶修又给自己倒了杯饮料,端起自己的杯子,放到蓝河的杯边,轻轻碰了一下。

      “不过叶哥顺手帮你解决了,不用太感激。”

 

      叶老古董不太喜欢发微博,上一条微博动态还是第二届世邀赛结束时的合照。广大叶粉们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等到了自家偶像的新状态,结果还是转发的。转的内容让人一时片刻摸不着头脑,转的原po是谁不知道,@的那个更是可怜到粉丝只有5个,其中4个是僵尸号。

      叶修:@蔚蓝海的鱼 我对象,有问题?

      蓝河惊得下巴都要掉了,举着筷子“你你你”了半天没说出下一个字来。叶修从锅里挑出一片肉,贴心地放在媳妇儿面前的小碟子里:“怎么,不乐意啊?那我删了换你大号@。”

      蓝河当即就是一个“想都不要想”。

      叶修又夹出一片肉,自己吃了,边嚼边说话:“那不就行了,又没@你大号,他们也不知道你是谁,还省得那些人继续说闲话,一举两得,咱俩可是都被挂着呢。”

      蓝河倒抽一口凉气,一时间竟觉得他说得似乎很有道理。

      细心地网友最擅长顺藤摸瓜,从蓝河的小号一路摸到了刚还在喜滋滋挂人的亲友团,蓝河半年多的留言也被一条条翻出来。大家原本还在好奇这一看就是蓝雨粉的不知名小号到底是谁,这时恍然大悟,这对象,简直是模范啊。

      不炫耀不张扬,没秀过恩爱,却见不得别人说一点叶修不好。

      笔言飞这天晚上开了个团本,带团之余刷微博,不由想起自己早先对蓝河的评价:如果问他职业选手里最喜欢谁,那毋庸置疑是黄少天;但要是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说叶修坏话,那绝对会撸起袖子和人家拼命。

      吃瓜,吃瓜。

      这狗粮味道真好。

 

      这一年的情人节,因为叶修的一条微博多了一个茶余饭后的话题。有效仿的,也有单身狗的自嘲。挂蓝河的不知名黑子在当天晚上删了号,小宅男怎么想怎么不可思议:“……这人也蛮倒霉,谁能想到随手挂个小号能召唤出正主。”

      叶修无所谓表示:“他们怎么骂我都行,可不能挂我媳妇儿。”

      蓝会长瞪他一眼:“谁是谁媳妇儿。”

      不过他儿化音学得不太像,叶修听完笑起来:“哎,你就不能再坦诚一点,你都能在网上和人家吵大半年的架了,就不能当着我的面撒个娇?”

      年轻人抱着下午抓上来的夜雨声烦毛绒公仔,躺在沙发上玩手机,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

      叶修叹了口气,心说行吧,慢慢来呗。他将君莫笑的公仔也塞进对方怀里,起身刷碗。蓝河躺在沙发上,举起花花绿绿的小公仔,掐了掐它的脸。

      自己知道就行了啊。

      反正,比你想得更喜欢。

 


      -Fin.-

      最后是天空树下的合影和十分应景甜到窒息的French plate。

      今天一个人出门嗨简直受到了成吨的暴击(。




评论(45)
热度(1282)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