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成为一个正能量的cpy写手!
主叶蓝,杂食,80%咸鱼20%鸡血

【周棋洛x我】< 星火 > [Fin]

△偶尔摸篇恋与

△据说产出能掉ssr?

 


01

——接到新剧本,有水下打斗的戏!超期待!

    但不会游泳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我揉着酸痛的肩膀,看着文档里敲完的最后一行字,拿起手边的马克杯,却发现咖啡早已喝完了。QQ上悦悦半个小时前发来了新文件,我点了下载,可实在是没有精力再打开。

肚子又开始咕咕叫,我扫了一眼还剩最后两片的曲奇饼干,一边默念“明天坚决不能再买了”一边飞速放进嘴里。手机“叮”的一声响,一条信息跳出来。

周棋洛:薯片小姐,你睡着了吗?

我抽出纸巾擦了擦手指,叼着饼干对着文档左下角的总字数拍了个图发过去,聊天框上沿很快亮起“对方正在输入”的提示。

周棋洛:十二点半还在加班!好辛苦!

我又顺手拍了文档里没来得及打开的文件们:为观众服务,我爱加班。

巧克力的味道总能带来心理上的愉悦,但薄薄的一片并无法改变依旧饥肠辘辘的现实。盒子里的最后一片曲奇实在诱惑力太大,我索性转过脸不去看它。对方的回复来得相当及时:你有看到我新发的朋友圈嘛?

我沉默一秒钟,连忙点开去看。

新节目的企划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能否顺利带来一波收视率直接关系着下一轮的投资评估。公司的所有人都在马不停蹄地赶进度,作为老板,这个时候哪里有松懈的道理。

文字跳入眼帘的瞬间,我仿佛看见了拿到新剧本连眼睛都亮起来的青年。不过后面一句话太过可怜兮兮,就连配图也不是一贯的自拍,而是一片清澄透明的海。

我:水下打斗的戏听起来就很帅!

周棋洛:特别帅!还请了著名的动作指导!

我顺手点了一个[比心],接着收到一句话“可是我不会游泳…”,于是[比心]后面接了个[捂脸]。对方继续问:你会游泳吗?

我顿时想起小时候学游泳,第一节课就被看上去凶巴巴的教练一眼瞪到水里的场景,打了个哆嗦:只能说不至于淹死吧……

大明星大概并没有从我的文字里获取到安慰,发了个[抱抱.jpg]的表情。不过开朗阳光的年轻人向来心里藏不住阴霾,一句话发完不到两秒钟,立刻接道:但我会努力的!离进组还有一段时间,我要从明天开始练习!你要监督我!

我看着一条信息里的三个感叹号,笑着回“没问题”。

“对方正在输入”霎时间变成了一条语音留言,永远清亮的嗓音比刚才的巧克力曲奇甜上百倍。

“那晚安啦,薯片小姐。”

我从表情包里挑出一个晚安发过去,哼着歌将视线转回眼前的电脑屏幕,整个人登时垮了下来。

加班加班。


 

02

——在水里根本睁不开眼睛,好难受。

 

一条毛尾巴在我眼皮下面晃了晃,接着是一声糯糯软软的“喵”,继而有湿漉漉的鼻尖嗅了嗅我握着鼠标的手指,我不由自主将目光移过去,对上一双同样湿漉漉的眼睛,小东西又轻轻“喵”了一声,四脚朝天摊开肚皮。

前两天回家的时候碰到楼上两层的阿姨,说是全家要出去玩,问能不能把猫寄养在我家两天。被很多人吐槽天生不会拒绝别人的我立即笑眯眯表示同意。一直到猫窝、猫粮、猫厕所等一系列设施就位,我从楼上接回来毛茸茸的小祖宗,才想起来过上次的企划稿还没来得及改。

糟了糟了。

只是刚打开电脑没三分钟,就有一脸无辜的小可爱冲我撒娇,我勉强多打了两个字,还是败下阵来,双手离开键盘去撸猫。

周棋洛的信息就是这个时候发过来的。大明星这次一个字都没有写,只有一排八字眉豆豆眼的[委屈]表情。我条件反射点开他的朋友圈,看到他下午发的那条,火速回了一句:眼睛还难受吗?

周棋洛:[委屈] [委屈] [快哭了]

那条朋友圈下面有好多人留言,有安慰的,有询问具体情况的,有给解决办法的。怀里的猫似乎对我挂着毛球的手机链很感兴趣,伸出小爪子不停地抓。我一手抱着猫,一手艰难打字:很难受吗?还是去看一下医生吧。

对方的文字瞬间变成了语音,语气比我想象中倔强:“还好啦,刚才又去试了一下,他们都夸我进步超快。就是在水里阻力太大了,很多动作都做不到位。[难过.jpg]”

怀里的小可爱两只爪子抱着毛球不放,根本没法打字,我索性也回了语音:“真的不要紧吗?不要太勉强自己。”

大明星的语音又变回文字:啊,他们叫我了,先不说了。真的没事,只是眼睛有点红而已,不信你看。

文字后面紧接着一张匆忙间拍下来的照片。俊朗帅气的年轻人特意凑近了镜头,画面中央是宝石一般的蓝眼睛,大概刚从水里出来不久,依稀能看到湿漉漉的金色发梢。他用一只手指轻轻扯着眼角的皮肤,露出微红的眼睑和挂着水珠的睫毛。

怀里的猫似乎有些好奇,一个小巴掌按在了屏幕上。

我伸手将小家伙的爪子拉下来,捏了捏软乎乎的肉垫。桌面上的企划稿还保持着刚打开的状态,我低头看了看猫,又看了看周棋洛发来的照片,叹了口气。

色令智昏,色令智昏。

 

 

03

——冬天最残忍的事情不是跳进水里拍戏,而是离开温暖的被窝。

——附议。

 

安娜姐第三次用笔敲我面前的本子时,我正和周公约会。刚买的抹茶芝士蛋糕还没吃一口,就听见有人在耳朵边好气又好笑地喊了一声:“老板。”

手中的笔不听使唤划出一条歪歪扭扭的线,我猛地坐直了身子,条件反射说:“就这样,没问题。”

会议桌的斜对面,正在翻页PPT的韩野茫然抬起头:“……你认真的吗?”

悦悦噗嗤笑起来,学着青年刚才的语气:“‘其实如果能请到一票周棋洛那种咖位的明星,收视率不是问题,现在谁不喜欢看鲜肉啊‘。”

安娜看热闹不嫌事大,拿出手机打开计算器,有模有样地说:“其实也不是不可行,如果一期节目的出场费按这个数算,我们只需要再拿到——”

我慌忙拉着她的胳膊,伸长了手指点了清零:“打住。”

悦悦不知从哪里摸出几块巧克力威化,放在光滑的桌面上,“嗖”一下传递给众人:“说真的啊老板,这确实是捷径。有时候想一想,咱们绞尽脑汁想出的节目,到头来还不如他们随便拉几个明星。”

“那也不能因此放弃节目质量啊,不论请谁来,都只能算是加分项,最重要的还是我们的想法。”

韩野耸耸肩,翻到下一页PPT。安娜姐明目张胆拆开威化饼包装纸,“咔嚓”咬了一口,将我没说完的话补全了:“主要还是因为没钱。”

我双手托着下巴,支在桌子上:“……真相够残忍了,不要讲出来。”说完揉了揉眼睛,又打了个哈欠。安娜皱起眉:“你这几天怎么回事,阶段性汇报不是结束了吗?”

顾梦嚼着巧克力,朝我眨眨眼:“哎呀,是不是忙着和谁约会。老板啊,你完全可以利用一下私人关系嘛,一句话的事,我们的大明星嘉宾就有了。”

我幽幽看她一眼,对方被我看的有些发毛,连忙低下头。

“其实最近我就是在想这个事情……”我话音刚落,立刻收到好多条视线,于是干笑了两声,“但只是一个想法,还不足以构成一个企划。”

安娜挑起眉,一副“你快说”的表情。

“我想做一个节目。”

“让大家看到这些年轻的偶像们身上,除了流量和收视率以外的东西。”


 

04

——感觉自己是一个被唱歌耽误了的动作明星。

    现在拜师史泰龙是不是有点晚。

 

周棋洛这几天心情相当不错,时不时给我发一段小视频,有压低了声音吐槽晚饭不好吃的,有眉眼挂着笑展示他的训练场地的,有对着镜子撩起T恤兴冲冲秀腹肌的。最后这条大概拍的时候只顾着兴奋,发出去一段时间才觉得不妥。

周棋洛:……上面那条无视掉吧[捂脸]

我点开小视频时正准备下班,顾梦拿着文件匆匆跑来原本想说些什么。手机里爽朗的年轻人一句话公放出来“看我的腹肌!”,面前的下属脚下一个急刹车,我眼睁睁看着她扔下文件,若无其事地咳嗽两声,转身就走。

“老板我可什么都没听见。”

新节目的企划改了一遍又一遍,如今已基本成型。上个礼拜有一家相当有名的电视台找到我们,说是可以讨论一下下一阶段的合作。之前开会时我提出的不成熟想法,被众人当场否决。我嘴上说着好吧好吧听你们的,心里其实至今还在惦记。

有关周棋洛的特殊企划,我其实很早之前就想过了,只是一直藏在心底,谁也没说。其实在我认识他之前,我一直觉得这种吃青春饭的偶像明星是如今娱乐圈里活得相对轻松的,他们是这个时代里收视率的代名词,不论是综艺还是影视,只要站在那里,就足以吸引目光。

当然接踵而来的还有各方面的负面评价,空有一张好看的脸,时不时车祸一下的现场演唱,大屏幕上几年如一日的演技,人们在提起这个人的名字时,几乎很难想起他的代表作品。他们的生活被各类通告挤满,随随便便露个脸,就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

但当我正式走入他的生活,我才发现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或者说,并不是所有偶像明星都是这样的。他为了一句歌词忘了一整天的饭,为了一个动作背着所有人悄悄练习,为了不拖后剧组进度压缩睡眠时间背台词,为了给粉丝一个交代,即使前一天临时受伤疼到汗如雨下,第二天打着镇痛剂也要神采奕奕地站在舞台上。

周棋洛总是说,他自己只是运气好,明明有那么多更厉害的前辈。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永远是亮的,手指会下意识做出一些小动作,好像整个人因为这种发自内心的崇拜而变得愈发鲜活。

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萌生了一个想法,我想记录下他们大荧幕背后的生活状态:会赖床也会偷吃零食,会聊天聊到一半秒睡,会仔细乔装打扮一番只为看到心仪电影的首映。他们也有自己的偶像,偶尔和他们见面也会激动到语无伦次;他们会时不时看自己曾经的作品,拉着你问评价,可还没等你说出口就自言自语“这简直是公开处刑”。

“你的想法太理想了,你有没有想过怎么将这个过程呈献给观众?如果大家一致认为这是炒作怎么办?而且有些话私底下可以说,放在明面上就不可以。更何况,除了周棋洛,我们拿什么去请天价流量嘉宾?”

安娜姐一连串问题噎得我当场说不出话来。韩野大概想替我打圆场,可想了好半天,也没想出合适的反驳理由。悦悦嘴里鼓鼓囊囊塞着巧克力,岔开话题:“我觉得老板的想法蛮好的!就是吧……哈哈,慢慢来吧。那个,咱们的流浪小动物救助活动就这么定了?还要不要再改一改?”

手机嗡的一声响,将我从略显沮丧的回忆中抢救出来。大明星向来治愈的语音瞬间充满整个房间:“下个礼拜就正式进组了,明天我想去现场看一下,哇,据说现场环境很恶劣的,水超级凉!但是我觉得我没问题!薯片小姐你不鼓励我一下吗?”

我看着手机屏幕,没忍住笑起来:

“一定没问题!”

 

 

05

——温暖的被窝每天都在阻止我与它分离,真让人头疼。

 

我强撑起眼皮,挣扎着从被窝里爬起来,刷一下朋友圈就看到大明星一个小时前发的这条。大冬天不到6点就爬起来,也真是难为他了。我回了他一句“我家的被窝兽是生病了,所以我要留下来照顾它”,抓紧时间洗漱化妆吃早餐。

昨天晚上骤然降温,我出门刚走两步又哆哆嗦嗦跑回家拿围巾。悦悦今天来得早,我进门时正看到她双手捧着牛奶杯,嘴边还挂着饼干碎屑。

“老板早呀。”

“早呀。”

韩野和我前后脚走入办公室,一进屋就开始抱怨:“这也太冷了吧。”

我拖了大衣放入储物柜,听见悦悦一边嚼饼干一边嘟囔:“据说是大范围降温,我们还好啦,隔壁x市都下雪了,好像还不小。”我关储物柜门的手登时顿了顿,诶,那不是周棋洛要拍外景的地方吗。

韩野的耳朵被冻得通红,捂着耳朵站在空调口吹风:“是挺大的,早上看到新闻了。咱们这边也要下,估计周末吧。”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我忽然没什么心思听,给周棋洛发了条信息:如果下雪了就不要下水了!

然而一直到上午的工作忙完,我都没有收到回复。

大家中午谁都不想出门吃饭,决定集体定外卖。顾梦拿着手机在我面前晃了好几圈:“老板你吃什么?其他人都选好了。老板?老板?”

“你们先订,我去打个电话。”

我撇开一办公室的人,在他们惊诧的眼神中出门。可是电话响了好久,对方却迟迟没有接起。其实仔细思考一下,这人半天不回信息也不是没有过,基本都是忙着拍戏或者练舞。他身边从来不会缺助手,就算大冬天真跳水里,也不可能出什么状况。

但事实上,并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用“按理说”来解释的。我出门时忘了穿大衣,如今站在二十来层的窗口前连续打了三通电话,自己先狠狠打了个寒颤。手指冷到有些僵硬,电话里传出没什么情绪起伏的提示音。

可就在我准备挂掉电话打算去联系他的经纪人时,突然听到一声“喂”,毫无征兆且猝不及防。大男孩的声音里混合了急促与抱歉,却一如既往暖洋洋的:“啊啊啊我刚看到手机,忙了一上午。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拿着手机愣了几秒:“……也没什么,就是听说你那边下雪了,今天不是说要去现场吗?”

大明星没等我说完就开始吐槽:“雪超级大!不过我早上到现场的时候还没下呢,就试了一次,水里无敌冷,特别冷,感觉自己要冻成秤砣了。”

我稍微脑补了一下画面,就听他继续说:“所以就临时忙别的工作了,哎,你吃饭了嘛?今天恋语市是不是也超冷,那就不要出门啦。啊,说着说着突然想吃披萨,但是我中午只有盒饭可以吃……”

“那我中午吃外卖披萨好了!吃之前给你发图!”

“好过分![微信转账]”

“……你干嘛?”

“请你吃披萨。”

之后我们又闲聊了一会儿,直到他说经纪人要来了。我搓了搓冻红了的手指,翻着外卖列表向办公室走,心情莫名好了许多。

所以我并不知道电话那头来的其实不只是周棋洛的经纪人。

“先临时包扎一下吧,把血止住,棋洛你忍一忍。”


 

06

青年单脚跳到冰箱旁边,取出一只巧克力蛋糕,放在微波炉转了一下。没等将小盘子拿出来,就忍不住先拿勺子挖了一口,甜得眯起眼睛。坐在一旁的经纪人几次想上前帮忙,却被对方挥手拒绝,他垮下肩膀叹了口气:“好在没什么大事,要是再偏一点就糟了。”

周棋洛又单脚蹦回来,大咧咧坐在床上,满不在意地拍了拍裹了好几层纱布的腿:“没事没事,你看这不好着呢。”可大概是下手重了些,一不留神碰到伤口,英俊帅气的大明星顿时皱起眉,逞强笑了笑:“……一点也不疼。”

那场突如其来的降雪并不是一切事故的罪魁祸首,他们早上赶到现场时,天气只是阴着,并没有飘雪。但骤然低下去的温度让水面结了一层冰,周棋洛执意下水试一次,众人拦了半天也说不过他,索性围了一圈做好完全的防护措施。整个过程相当顺利,一段时间的集训成果斐然,没什么武打功底的人竟然也能比画得像模像样。大家心惊胆战等他从水里钻出来,都悄悄松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拉他上岸时,异变突生。

脚下的冰层突然碎开,重心改变的瞬间他下意识抓了一下手边的东西,但紧接着手肘接触到冰面也接连碎裂,跌入水里的顷刻有尖锐的物体顺着小腿划开。等众人手忙脚乱把人救上来时,才发现裤腿红了一片。

反倒是当事人比较镇定,看到工作人员小姑娘瞬间白了脸色,忙道:“没事,你们别慌。”之后经纪人跑去找医护人员,周棋洛这才听到包里手机不停地响。被冰水浸透的滋味并不好受,憋气导致大脑还有些缺氧,低温环境里没什么感觉的伤口此时火辣辣疼起来,他拉了块毛巾搭在头上,吸了两口气调整呼吸,拿过手机一如既往地说了句“刚看到”。

“如果再往旁边偏一点,可能就碰到主要血管了!”经纪人语气里是满满的自责。周棋洛的蛋糕已然吃了一小半,他咬着勺子,冲对方眨眼:“我一向运气好呀。哎,这事你千万别讲出去啊,尤其是那个谁。”

经纪人幽幽看他一眼,心想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这些细节问题。

周棋洛继续低头挖蛋糕:“其实只是伤口比较长而已,也不深的,好在离正式开拍还有一个礼拜,我这几天养一养,不会耽误进度的。”说话间一颗小蛋糕进了肚,青年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勺子,又眼巴巴看向冰箱。

“这个你不用管,安心养伤,我到时候和他们协调一下。刚才剧组那边还和我说,联系了好几个替身,文替武替都有,你只负责露脸就行。还有之前说的那档综艺,你看——”

“什么叫我只负责露脸就行?”

经纪人说了一半的话被硬生生打断,他原本还在对着手机日历查时间安排,这一下直接愣了。一向活力四射的年轻人忽然严肃起来,宝石蓝色的眼睛转过来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手机里的日程表密密麻麻的,经纪人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周棋洛,干笑:“怎么了?这还不是为了你好。接下来的那档综艺我和他们的策划聊过,有想法,也有资金。我估计会是一个爆点,能拉一波热度。这个剧又不是大ip,也没什么钱,没开拍就知道不会火到哪里去。”

经纪人说到这里不由顿了顿,忽然挑眉拔高了声调:“我的哥,你不会还想着正式开拍还自己跳水吧?可千万别。幸好昨天有记录,你受伤这事不能讲得太多吧,但也能侧面做个文章,我去找几个大V推一下——”

“但是我很喜欢这个戏啊,”几乎没什么明星架子的青年第二次出言打断对方,语气也跟着急促起来:“难得看到一个足够真诚的剧本,别人不知道,反正很吸引我。这次真的只是一个失误,到时候准备充分一些,绝对没有问题的。”

经纪人差点就要在心里翻白眼了,自己的大明星哪里都好,没架子、好相处、工作尽职尽责,唯独有些问题上绕不过来弯且十分固执。

“小祖宗哟,咱们的重点不是这个剧本身好不好。”

周棋洛放下小盘子,突然一点食欲也没了,他皱着眉看着对方。

“而是你的选择那么多,却为了眼前这一个浪费这么多心血。”

“划不来啊。”


 

07

流浪小动物的企划正式完稿,我特意换了职业装,踩着高跟鞋跑去和人家磨了好几个小时。从社会公益的角度来说,这个主题大概能引起不少人的共鸣,但一来并不新颖,二来也确实赚不到几个钱。不过好在我们的企划足够细致,我也足够豁得出脸面。从对方公司走出来时,我在工作群发了个红包——耶,搞定啦。

群里顿时一片欢欣鼓舞,刷起了整齐划一的谢谢老板表情包。我在瑟瑟寒风里打了个寒颤,特批今天可以提前下班。一阵甜点的香气在这时飘过来,我裹紧了大衣四处张望,在看到门面精致的点心铺时瞬间打起了精神。

这不是某人之前一直惦记的泡芙嘛!

于是一不留神,我就买了三大盒……

其他人基本只买一两个,后面排队的人似乎还在小声议论,我在众人惊诧的眼神里尴尬地离开现场,这才想起给周棋洛发信息:在哪儿呢?请你吃泡芙。[图片]

对方回复地很快:哇这家的泡芙!不过我还在外地…

我后知后觉自己有点蠢,怎么想着他会喜欢就一下子买这么多,现在好了,一下子三大盒,大概要胖五斤。大明星过了几秒钟又说:下次吧,下次我们去现场吃!现做的比较好吃!

我捧着盒子哭笑不得:好吧,这次我先替你尝尝。对了,你的新戏开拍了么?这几天都没听你说,也不更新朋友圈,很忙嘛?

又是一阵小风吹过,我缩了缩脖子,把手机放进包里,想了想又拿出来,攥在手心,大概攥了半分多钟,才觉得震了一下:还好,已经开拍了,忙得好像还瘦了两斤。

我看了看泡芙,又看了看文字:……突然有些羡慕了。好吧,那你忙啦,期待早点看到你的新形象!拍完了请你吃泡芙。

发完这条我就将手机扔进包里,却没想没过多久又震了一声。

——你现在在哪儿?说话方便么?

——我可以给你打电话吗?

 

公园的长椅上空无一人,旁边还堆着未化掉的雪。偶尔有圆滚滚的鸽子跳到花坛上,咕咕叫了几声。我踩着高跟鞋,小心翼翼避开布满孔洞的地砖,找了个太阳晒得到的地方坐下。

对方的电话适时响起:“喂?”

我抱着刚买的热奶茶,四处瞧了瞧确实没人,说:“听着呢,怎么了?”

周棋洛的声音好像有些疲惫,隔了好半天才说:“……你可能看不到我的打戏了。”

我一时半会儿没听明白,呆呆地接了句:“诶?”

奶茶在温度渐渐被周围的空气夺走,三大盒泡芙放在一边早已变得冰凉。一对出门遛弯的老夫妻弓着腰相互扶持着从我眼前的大片草地经过,一只尾巴尖是黑色的野猫轻巧地跳过不远处的围栏。周棋洛说话的速度很慢,时不时停下来,想一会儿再继续讲。

这大概是我认识他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他情绪低落,仿佛能隔了电波信号,看到一个垂着头、眼神湿漉漉的青年。我静静听他讲着,讲到后来连呼吸都不由得放轻了。直到手机听筒里彻底安静下来,我才听到自己的声音问:

“严重吗?很疼吗,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这不是问题的重点,”对方岔开话题,“重点是我明明可以的,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剧本,但是……但是……”

“但是你还想坚持一下。”

周棋洛轻轻喊了我的名字,我听得出他语气里的犹豫。

“你想听听我的建议是吗?”他大概没想到我会问得这么直接,呼吸顿了顿,我却没有给他插话的余地,回答得相当直截了当,“那我想的可能和你预期的不太一样。”

“放弃吧。”


 

08

一个年轻人小心翼翼打量着旁边的和自己身形差不多的大明星,他裹着厚厚的羽绒服,正低头给来探班的粉丝签名。他的头发是金黄色的,软软地卷着,眼睛是蓝色的,鼻梁很高,睫毛也很长。

年轻人在进组之前就听说了,这次要自己当替身的,是如今的超人气巨星,随便露个脸就能拿到自己干几十年都赚不到的钱。进组之前他对周棋洛的了解并不多,但自己也干了一段时间的武替,陆陆续续接触过一些流量偶像。

这些人大多年龄不大,从小被宠着,年纪轻轻就有上百万上千万的粉丝。他们其实并不像大家传的那样,多么爱耍大牌、演技差。他们更多时候并没有自主选择的权力,他们背后有一个运营团队,将他们打造成最赚钱的作品。有时候他觉得这些人也挺可怜的,没有自己的空间,没有自己的隐私,虽然享受着那么多人的爱慕,但始终活在在一个既定的轨道里。所以一部接一部的戏就成了他必须完成的工作,差别只是在于,有人工作时比较有天赋,而有些人没有。

周棋洛其实不能称得上一个很有天分的演员,尤其是和一些老牌演员对戏时,就很容易看出他的不足,情绪、形态、台词甚至是动作,都有很多值得改进的地方。但令年轻人没有想到的是,他在这个人身上看到一种久违的真诚。台词记不住就多记几遍,情绪不到位就趁吃饭的时候蹭到导演身边求指导。台本被翻烂了就拿胶带粘起来,每逢需要换替身上场,他还不忘对自己眨着眼睛说谢谢。

有一次他没忍住问出来,话音刚落就觉得自己脑子有病,人家是什么级别的咖,他是有多大的脸才敢这么问。可周棋洛似乎并不在意,托着脑袋想了想:

“可能是前一段时间有人和我说,我其实没那么厉害,有很多事情,是现在的我根本做不到的。”

在他将自己困在房间里一整天滴水未进时,一个女孩对他说。

——你现在不可以冒这个风险,因为你无法保证伤口没有完全愈合的情况下,这种坚持不会拖累整个剧组的进度,也无法保证一时的训练能够给观众带来足够完美的视觉效果。

——也许是粉丝们把你捧得太高,让你觉得自己在任何地方都是主心骨。可事实上,为了这部戏比你付出多的大有人在,不能因为你的一句“我认为我可以”就耽误整个团队。

——不过我不认为你对这个作品的喜爱只能用一场动作戏来体现,你可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更何况,这次临时抱佛脚的训练并不是完全没有作用,没准过不了多久你又接到类似的剧呢?慢慢来嘛,我最喜欢的大明星还那么年轻,还有那么大,那——么大的进步空间。

周棋洛对着面前的替身演员笑起来,眼睛里依稀有阳光的倒影:

“要是不更加努力一点,怎么能对得起她的喜欢。”


 

09

——久违拥抱我家的被窝兽,可以说十分开心了。

 

我拎着两盒泡芙按了按周棋洛家的门铃时,先是听见一声中气十足的“来啦”,然后门被打开一条缝,露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

大明星穿着熊猫睡衣,看到我手里的甜品时眼睛顿时亮起来。四月底的恋与市早已告别了寒冷的季节,但这人还感着冒呢,穿太少了!

我轻车熟路地拿出两只小碟子,摆上两只泡芙,给自己泡了杯咖啡,给他倒了杯白开水。青年皱着鼻子,有些不满:“谁吃泡芙的时候喝白开水。”

我将被子推到他面前,又从包里取出带来的感冒药:“没让你和白开水,两种感冒冲剂呢,你选一个?”结果一抬眼就见那人抱着杯子,咕嘟咕嘟灌了下去。

周棋洛的新剧在上个周末正式杀青,大家开完庆功宴准备散伙时,这人竟然拉着一场戏拍下来就和他成为好哥们的替身演员去了当初不小心掉下去的水面。替身小哥被他弄得哭笑不得,估计从业这么些年,没见过这么固执的年轻偶像。

周棋洛说想再试一次,现在大家都拍完了,也不存在耽不耽误剧组的问题。

于是第二天,一条微博已惊人的点击率上了这天的头条。发微博的正是那个替身演员,他发了一段一个人在水里的视频,只有短短十几秒钟,画面模糊且几乎拍不到水下的动作,配的文字也很简单:

这大概是我最难忘的一次工作,真的非常高兴能认识你。

 

我将吃剩下的泡芙放进冰箱,一转头就看见某人可怜兮兮的眼神。我故意板着脸:“今天不能再吃了,病人就要有病人的样子,你去床上躺着。”

周大明星完全不买账,没有外人在的时候就特别喜欢撒娇:“再吃最后一个吧!”眼神湿漉漉的,特别像当初寄养在我家的布偶猫。

不过美男计并不是时时奏效,他见我神色不变,又改口。

“不吃也可以,”他指了指自己的脸颊,“亲一下。”

他见我半天不说话,忽然凑过来,低头在我唇角亲了一口。那人亲完也不觉得害羞,继续用他那双宝石一般的蓝眼睛看我,看一会儿就眯起眼睛笑,像一只偷到了鱼的猫。

“周棋洛。”

我冷不丁喊了一下他的名字,他大概是被吓到了,整个人瞬间绷直了,僵了一下才小心翼翼地问:“怎、怎么了?”

“我之前一直有一个企划,从来没和你说过。不过现在,我改变想法了。”

我将惦记了好长时间的内容一股脑说出来,说完也不忘加上安娜姐的顾虑与担忧。对方只是认认真真地听着,并不打断我。

“我知道,这个节目非常难以推进,也会受到很多客观因素限制。但是,我还是想让更多的人了解我们的新生代偶像。我一直相信,你们之中的一些人,总有一天会被所有人认可。”

“所以,你愿意成为我第一期节目的嘉宾吗?”

“这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我要准备很多资料,要向大家证明你在不断地——”

突然有人拉了我一把,在我的反射神经跳入大脑之前,猝不及防跌入一个怀抱。周棋洛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不知是激动还是紧张,有些发抖:“好。”

我将头埋在他胸口,听到心脏有力地跳动。

“那我是不是应该更努力一点。”

“才能对得起那么多人的喜欢。”


 

10

又是一年的四月末,我坐在办公室里,紧张地和一屋子同事盯着屏幕看新一期的节目。手机震了两下,周棋洛的头像亮起来:我也在看节目!想到马上要看到自己,感觉有点羞耻!

我迅速敲了一行字:倒着时差就不要当夜猫子,明天不是还有颁奖仪式。

大明星并不在意,给我回了个吐舌头的表情。

投影屏幕上,年轻漂亮的主持人走到舞台一侧,她背后的大幕缓缓拉开,光影交叠中,一个我再熟悉不过的人站在那里,场上顿时响起尖叫与喝彩,他身后的背景墙上逐渐浮现出一个我为之奋斗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名字。

 

——星火。

 

 

-Fin.-

评论(13)
热度(217)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