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咸鱼20%鸡血

【叶蓝】< 日月光华 >(17-18) [原作向|正文完结|HE]

△cp:叶修x蓝河   

△2017年末的一颗糖

△全文见tag


17

      豪情壮志的狂剑士团长拼着最后一点血条和boss同归于尽,小牧师说到底还是能力有限,一早就挂回了复活点。其他三三两两的玩家原本也想着抢boss,可谁知半路杀出来的战斗法师就跟开了挂似的,愣是没让他们摸到boss的一片衣角。一个驱魔师顶着蓝溪阁十区分会的头衔在一旁刷垃圾话,不过丝毫干扰不到不要可乐。叶修蹲在地上捡装备,蓝河看了看自己头顶上兴欣公会的称号,一时心情复杂。

      叶修故意挑这个时候发去一条私聊:想问一下蓝会长,此时有何感想?

      蓝河心里吐槽:不想和你说话。

      斗战胜佛风风火火跑回来,发现boss归入囊中,全然不在意自己贵为团长的身份,和对方比着刷起了垃圾话。叶修将掉落的东西转手交给了女剑客,打字:你们继续玩吧,我还有事,先下了。

      蓝河看了眼时间,紧跟着说:“我也得下了。”

      小牧师紧赶慢赶跑回来,原本打算继续邀请他们干点别的,听到这话一下子又情绪低落了下去。斗战胜佛一时也没了心情,任蓝溪阁的小号自言自语了好半天。

      叶修的QQ群里,有人问还有没有人来,打随机。男人顺手回了一句“马上”,却突然听耳机里有女孩子的声音响起。

      落笔成章走到绝色身边。

      “我可以单独和你说几句话吗?”

 

      蓝河下意识看了战法一眼,不料这人说下线就下线。女孩子态度十分坦 然,反倒让他觉得如果拒绝掉显得自己特别矫情。QQ响起提示音,蓝河点开去看,发现叶修给他发来一个字:哟。

      紧接着又是一条:你们慢慢聊。

      蓝河知道这人就是故意的,但这种玩笑此时不但不好笑,反而让恋爱经验匮乏的年轻人有些手心出汗。不过没等他再说点什么补救,就听女孩子又道:

      “如果不方便的话……“

      蓝团长耳根一软,当下回了个“好吧”。

      女剑客报了个坐标,蓝河一面给大神留言“什么事都没有,真的没有”,一面向坐标方向走。叶修已然换了君莫笑登录零区,看到QQ里年轻人不断刷出来的消息,没忍住笑了:行了,不逗你了。我先去和他们打一局,晚一会儿聊。

      放在平日一句“滚”就能应付的话,自己竟然反反复复回了这么多。年轻人看着聊天框搓了搓脸,觉得自己真的相当无可救药。

      游戏里传出熟悉的场景音,蓝河一时没能想起来是哪里。他切回游戏去看,结果一抬眼就愣住了。

      女剑客站在皑皑白雪中,身后是断壁残垣与这一日即将落尽的夕阳。有三两小号顶着文字泡眼巴巴跑到他们面前:大佬,求带啊,大佬。

      冰霜森林依旧是记忆里的样子,蓝河闭上眼睛都能轻车熟路走一圈。他跟在女孩身后向副本深处走去,雪花簌簌落下,冰面映出自己不甚清晰的倒影。

      女孩忽然说:“你这个号,其实是小号吧?”

      按着前进键的手指一不小心戳偏了方向,屏幕上小剑客一下子直挺挺站在原地。

      “如果一个人真的A了那么久,不可能对游戏还这么熟悉,这次回来是因为有朋友回来玩?”

      蓝河想到当初鬼使神差的好友申请,干巴巴笑了两声:“算是吧。”

      “不要可乐?”

      “……”

      “别介意,我随便猜的。”

      几只低级小怪围上来,呜哩哇啦叫着,被女剑客一个技能刷掉。两人不远处有一棵光秃秃的树,枝头落满了厚厚的雪。落笔成章走到树下停下脚步,仰起头:“那这次AFK其实是回去玩大号?你的大号一定很厉害,应该说,你一直很厉害。”

      蓝河看着她即将融入雪中的背影,一时没吭声。

      女孩的语调透着股淡淡的怀念:“当年在冰霜森林里,我就在想,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会告诉我们。你大概不记得了,你曾经和我说过,不用去刻意羡慕谁,每个职业都能在团队里找到适合自己的定位。可没等我明白这句话什么意思,你就AFK了。”

      耳畔有风声回荡,仿佛将那些褪了色的回忆一一翻卷上来。女孩的声音就像苍白世界里的唯一的颜料,将年轻人早已忘却了的过往涂上鲜活的色彩。

      “后来,我在公会遇到了很多好心人。他们不嫌弃我水,带着我做任务,刷副本。我开始学着自己去找攻略,去网上搜视频。最初组野队的时候我输出不够,经常被团长骂,后来玩的时间长了,就再也没有人说我拖后腿了。”

      又有几只小怪冲过来,踩过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年轻人手中剑光闪过,在它们近身前尽数扫荡干净。

      女孩好像什么都没有察觉似的,径自说着:“再后来,我的朋友们去了神之领域。他们问我为什么不过去,为什么还要留在十区一遍又一遍地带新人?大家都是玩游戏,你又不欠他们什么。”

      一个念头在蓝河心里闪现出来,宛若副本里漫无边际的雪花,落在温热的胸口,瞬间蒸发掉,却留下些许微凉的触觉。女孩依旧望着那棵树,语气始终平静:“因为我觉得早晚有一天,那个冰霜森林里的剑客会回来。”

      “那天你上线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而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你竟然还是当初的那个样子,一点都没有变。你依旧会带着素不相识的新人们踩遍最低级的副本,依旧会因为抢到一个5、60时级的野图boss而雀跃开心。那个时候我就在想,我等的剑客终于回来了。”

      女孩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继而轻轻笑起来。

      “但是没过多长时间,你就又走了,扔下一群茫然而不知所措的小家伙。我开始带着他们做任务打副本,就像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做的一样。斗战胜佛那天来找我的时候,我很惊讶,他问我想不想加入他的固定团,大家从零开始。我说可惜我们最厉害的战法和剑客都不在了。你知道他和我说什么吗?”

      “他说,不是还有你吗。”

      有莹莹雪花从枝头飘落,被光线折射出剔透的色泽。孤零零的枯树下,身披轻甲的女剑客慢慢转过身。

      “就是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在等你回来的这些日子里,我变成了他们眼中最厉害的剑客。也许我一直以为的憧憬,不过是一种简单的向往。就像你说的,每个人都能在团队里找到自己的定位。我想,这就是最适合我的。” 

      “所以我今天就是想告诉你。”

      天际有鸟雀扑闪着翅膀飞走,脚下冰层里细小纹路一点点裂开。

      “当年只会跟在你身后捡装备的新人终于毕业了,她不再是少看一眼就会迷路的小可怜,不会再继续踩着你的脚印向前走。”

      那个始终站在自己前面、肩上落满了雪花对她说“你们跟不跟上来”的模糊背影于这一刻碎成无数璀璨冰晶,接着被从北面吹来的风卷走,散在眼前这片无边无际的森林里。

      有光线透过重重阴云,在她金属色泽的肩甲上扫出一层暖橙色。

      女孩看着他的眼睛,不闪不避。

      “她会代替你,成为冰霜森林里的剑客。”

 

      在夜雨声烦第七次说老叶我们继续PKPKPKPK时,叶修没忍住看了一眼QQ,蓝河的聊天框始终暗着,并没有新消息弹出来。男人瞅了瞅时间,心里泛起了嘀咕:说什么话能说两个小时。

      黄少天显然还沉浸在PK的热情中,明明最近训练量有增无减,可这人仿佛一点也不觉得累。叶修还没来得及说话,喻文州倒是先开了口:过几天还要打联赛,都早点休息。

      夜雨声烦不依不挠,非得再打一场,说不打睡不着。沉默寡言的枪王正巧从身边路过,周泽楷难得主动说话:“加上我吧。”

      黄少天笑得眯起眼,连连说好。

      于是等几个人打尽兴了,也将近凌晨2点了。黄少天原本还想再磨蹭一局,结果被叶修一句“你再不睡觉明天的训练只许看不许打”说得一秒钟下线。零区此时还有几只夜猫子,孙翔又不知道怎么地跑去一个人闷头练习。叶修也懒得一个一个私聊,霸气十足地刷起了世界频道。

      君莫笑:都下线都下线,十分钟后我要是再看见谁,五天之内免除一切训练。

      等所有问题儿童都去睡觉了,男人才闲下来看手机。他现在的身体状况确实不能和二十岁出头的时候比,这才不过几个小时,就腰酸背痛起来。他胡乱洗漱完毕,一头倒在床上开始翻QQ留言,然而翻过来翻过去,还是没看见蓝河的信息。

      这人是怎么回事?

      叶修刚才打模拟赛的时候难得跑神:就算人家女孩子表示点什么,按照这人的性子以及现在蓝溪阁的繁忙程度,他也不可能同意和人家继续发展。一排星星射线从半空中落下,打断了他的思路,君莫笑走位风骚躲开,继续琢磨:那为什么这么久了不告诉自己一个结果。

      QQ里的蓝桥春雪明明显示wifi在线,男人思前想后,还是决定直截了当问出来:干什么呢?聊得乐不思蜀?

      聊天框里随即弹出“正在输入”的提示,叶修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忽然想起苏沐橙前一段时间说的:“眼神和语气”。

      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这个人的呢?大神揉着酸痛的肩膀,苦思冥想半天,不清楚。不过仔细想来,自己三十年的人生里,最低谷的时候碰见的是他;身退功未成,遭逢联盟改制时碰见的是他;几经波折,重新踏入零区时碰见的还是他。

      这个普普通通的小剑客有时候傻乎乎的,不怎么会掩藏情绪,生气、开心、喜欢、不喜欢一眼就能看清楚。他的眼界不宽,视野所及之处,基本只有他的小号与蓝溪阁。可就是这片在自己看来并不算宽广的领域,值得他将所有对于荣耀的喜欢毫无保留地投入进去;即使能做的事情有限,也要在力所能及的地方拉所有人一把。

      足够纯粹,也足够耀眼。

      蓝河“正在输入”了一会儿,敲下一行字:大神!我决定了!给他们做一份攻略!

      叶修看着一句话里的三个感叹号,一时有些迷茫:什么攻略?

      小剑客又开始敲字,提示光标断断续续的。男人看他输入了好长时间,先挑了两个自己比较在意的问题:人家女孩子和你说什么了?你怎么这么晚还不睡觉?

      对面的“正在输入”当即停了下来,蓝河磨磨蹭蹭地回:……也没说什么,真的没什么。我今天晚上一直在做攻略,有点鸡血……

      刚催完职业选手下线的大神此刻十分轻车熟路:现在去睡觉,不看看几点了。

      对面的输入提示重新亮起,男人叹了口气,给他发了两条语音。

      “不管你写的什么攻略,明天再说。”

      “写完可以发给我,帮你看一眼。”

 

      说实话,叶修并没有怎么将蓝河所谓的攻略放在心上。他虽然不知道小姑娘和他说了什么,但大抵能猜得到,小剑客这是又舍不得了。热心肠的小会长愧疚于不能亲自带他们征战沙场,索性写一份事无巨细的保姆级攻略。可叶修一连等了好几天,都没收到那人发过来的文档,每每问过去,对方总是说:“还在写,快写好了。”

      这什么攻略,有这么复杂?

      不过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叶修确实没那么多精力顾及小剑客了。赛程越来越紧张,常规赛即将结束,而季后赛的正式开始就意味着第二届世邀赛的人选基本可以确定。

      这年五月初,第三十四轮比赛蓝雨对呼啸。蓝河第一次跟团参赛,整个人宛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他在候场室拍了不少照片,挑了几个发给叶修。大神其实早看过不知几百遍,但还是耐着性子说挺好。

      黄少天对于PK的热情毫无保留地在这场比赛中体现出来,解说到后来几乎舌头打结。比赛结束时,蓝河特意拍了记分牌,发到蓝溪阁工作群里。曙光第一个扯着嗓子说羡慕,进而旁敲侧击地问,老蓝啊,这两天你们肯定回不来吧,我的阶段性总结可不可以下周交?蓝会长偷偷拍了个黄少天的背影,美滋滋加了收藏,在群里干脆利落地说不行。

      叶修这天晚上再收到蓝河的留言时,已经是深夜了。小剑客似乎还沉浸在比赛中,反反复复说了好多。叶修这几天实在是太累了,一边揉着眉心,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那人聊着。不过聊着聊着就眼皮打架,于是等蓝河发现对方半天没有回音时,男人其实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耳机传出均匀的呼吸声,蓝河抱着笔记本,连打字的声音不由得放轻了。他小声喊了句:“大神?”对方并无反应。

      呼啸俱乐部提供的宾馆设施相当不错,从房间就能俯瞰小半个城市的夜景。房间里没开灯,年轻人转过头,透过窗子看深夜街道上时不时穿梭而过的车辆以及星星点点的霓虹。

      他蓦地想起晚上的比赛,想起那些在虚拟世界里孤注一掷的人。他们将最好的青春年华奉献出来,拼一个时至今日依旧有人觉得不够真实的结果。

      男人的呼吸声好像更沉了一些,蓝河关了电脑的收音系统,却没舍得把外放也关了。他轻轻喊了声:“叶修。”然后径自笑起来,又偷偷喊了好几遍。

      第二届世邀赛注定会吸引全世界的目光,大神们要面对一场避无可避的恶战,堵上国内联赛今后的走向。那是他们的领域,他们的战场,他们的荣誉。

      蓝河将目光收回到屏幕上,点开一个文档。

      那我也该更专注一些。

      去面对我需要做的事情。

 

18

      叶修第二天早上醒来时,觉得整个背都是僵的。他的一条手臂被压得没了知觉,胃也跟着一起难受。男人伸了个懒腰,听见不知哪里“咔嚓”一响,紧接着“靠”了一声。电脑屏幕早就自动黑了,他一面打哈欠一面晃鼠标。网络连接的瞬间,QQ里一阵叮咚乱响,男人揉了揉还看不太清的眼睛,半眯起眸子,发现蓝河给他发了好多条消息。

      蓝桥春雪:大神你昨天晚上睡着了。

      蓝桥春雪:最近很累吧,从我偶像身上就能看出来你们的训练很有效果!他更帅了!

      蓝桥春雪:我觉得今年肯定能赢的,真的,不是无脑吹。

      蓝桥春雪:我攻略终于写好了,发你离线了,快看快看。

      蓝桥春雪:算了你还是别看了,你先忙你的。

      蓝桥春雪:怎么办,写完现在一点都不困了,这都快5点了。

      蓝桥春雪:又有点困了,不行,我要看不清屏幕了。

      最后一条消息是早上6点发的,叶修原本还不怎么清醒,看完直接乐了。他顺手点开蓝河发来的文档,可打开的一瞬间就愣住了。

      一份足足几十页的新手向攻略,粗略扫过去,除了文字还有表格和截图,不看具体内容也知道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工作量。他先是在QQ上回了对方一句“这么认真啊,感觉不发你工资都不好意思”,继而仔仔细细看起来。

      蓝河的攻略分为三大部分:第一部分是基础性内容,和网上的大多数攻略一样,事无巨细地写了小朋友们现阶段可能会碰到的副本、野图以及各项常规活动。蓝会长写得十分详细,叶修觉得基本没什么问题,有的地方甚至连他自己都会忽略。第二部分是装备出处、常见技能点分配推荐以及高难度任务要点。叶修觉得他挺有心的,毕竟一般攻略只会告诉你这个版本的顶级毕业装是什么,哪里掉的。但事实上,很多新人根本进不去掉顶级装备的副本。斗战胜佛能毅然决然退出固定团,那么他想要的大概并不是躺拿装备,而是和一群人共同摸索的过程。落笔成章虽然对游戏很熟悉,但那也仅是神之领域之前的阶段。蓝河并没有限制他们的发展,他把目光放得远了一些,从现阶段到神之领域,甚至一连串神之领域任务的注意事项都详尽地写了出来。

      看到这里,叶修并不觉得这份有什么大问题,可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出彩的地方。类似的攻略其实不少,如果真的有心,都能在网上找到。不过小剑客熬了那么久才写出来的东西,怎么说都值得嘉奖。他又点开QQ,对那人发了一条信息:写得不错,当初没来兴欣真是可惜。

      他一边设想年轻人醒来时一面暗自欣喜一面强行抹不开面子说“哪里哪里”,一边笑着点开第三部分。

      下滑的鼠标在文字映入眼帘的瞬间止住,男人眼角挂着的弧度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凝结,他深色的瞳仁里逐渐升起一种专注,眉心微微蹙起。

      傻乎乎的小剑客好像透过白底黑字的纸页,穿越几百公里的南北交界线,站在了自己身边。他斜斜靠在电脑旁,伸出手指,点着屏幕上一行又一行的字,用南方人温软的语调和他讲:

      “我接触过很多新人,发现他们最大的问题不在于看不懂攻略、难以融入一个团队,而是他们留意不到一些小问题,并且很难找到改变的办法。”

      “但凡攻略基本都会写注意事项,T要拉住,DPS不要OT,治疗注意自己的蓝,下阶段了听指挥往哪里走。可事实上,这并不是可以一概而论的。”

      “所以我想写一份基于这个团队的攻略,分析他们每个人的习惯、优势、不足,告诉他们如何配合才能让这个团队收益最大。”

      “我希望他们能够玩得久一些、更久一些。”

      时间放缓了脚步,有晨曦爬过窗台的绿萝晒在男人的肩背上。他一半身子藏在阴影里,一半被烘得暖洋洋的。他细细看着文档里的字,仿佛能看得到那人哈欠连天,揉着眼睛敲键盘的样子。

      从谁开局最喜欢开爆发到下阶段前谁经常贪半个身位格的输出,从谁的技能衔接少了两秒钟输出到谁需要在什么阶段注意自己的蓝……年轻的剑客细致入微地叮嘱着素昧谋面的陌生人,洋洋洒洒几十页。男人在文档末尾看到一行话:

      希望你们能够看到这里,希望你们能真心喜欢这个游戏,并慢慢体会出这个游戏是多么值得你们喜欢。

      叶修忽然打开QQ,给蓝河发了一句话,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拿起手机,找出一个号码拨了过去。几秒种后对面有人接起来,一贯的温雅淡然。

      喻文州略显惊讶地开口:“有什么事吗?”

      “有关零区,我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蓝河再睡醒时,已经过了中午。他迷迷糊糊爬起来:今天好像说有聚餐,算了算了,下次再和偶像吃饭吧,要困死了……

      他仰面跌回被子里,摸出手机,眯着眼睛看有没有新消息,结果看到叶修给他发了三句话:

      ——这么认真啊,感觉不发你工资都不好意思。

      ——写得不错,当初没来兴欣真是可惜。

      第三句话他反复看了四、五遍,一个激灵坐起来,掐了掐自己的大腿。

      ——你也特别值得人喜欢。

      “……!!!”

 

      赵副主席推了推眼镜,看了一眼手表。老冯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端着他的保温杯,吹着刚泡好的茶。叶修就站在办公桌前,手里拿了一叠材料,他今天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虽然黑眼圈严重得厉害,但眸子很亮。

      赵副主席瞥了一眼他的材料,慢条斯理地开口:“零区这事,我觉得我已经做出很大的让步了。”

      老冯半口茶呛在嗓子里,闷声咳嗽起来。叶修将手里的A4纸平平整整地推到对方眼前:“特别感谢,那您不如直接好人做到底。”

      老冯的咳嗽声顿时更大了。

      赵副主席伸手拿过材料,翻了翻:“你们的想法是好的,零区的初衷我也可以理解。其实我也不想故意为难你们,从最近的数据上来看,你们搞的这套野路子还是有效果的,希望大家能继续保持这种状态到今年夏天。”

      “不过一码归一码,”中年男人用手指点了点白纸黑字的“零区系统化改革方案”,“你们现在又想把野路子,变成联盟体制内的一环,这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我认为,现阶段的零区并不完善,如果只将它看作一个为了世邀赛而设置的训练场,还不足以满足联盟今后发展的需求,”叶修双手按在桌子上,上身微微前倾,眉眼间看不到丝毫平日里的不正经,而是透着股隐晦的压迫力,“现在的零区是一个封闭空间,可以参与的人,基本只有各战队的第一批次。”

      “但是这些人早晚得退役,新的力量需要补足上来,如果等他们真正站到了赛场上再一起参加集训,那到时候就不只是配合默不默契,更多的还有技巧、经验、心态等各项问题。”

      “大家谁都想赢,尤其是马上要到来的这一场,然而我们不能只局限于眼前的比赛,我希望我们的选手能走得更远,希望荣耀这项电子竞技项目能吸引更多的国人。”

      “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场地,让那些训练营里的新人们提前感受到最真实的比赛环境,”男人说到这里时,稍稍顿了一下,他锋利的眼神里有一弯只有自己知道的笑,仿佛有嗓音温和的年轻人指着他的电脑屏幕,语尾上挑,“而与之相应的,我们需要制定一套全新的训练方案。不是将大家集合起来做以前的练习,而是尽量发挥出每个人的特性,让他们尽早适应不同选手之间的配合。在正式登上国际赛场之前,有足够的时间磨炼自己。”

      老冯埋头喝茶,听到这里抬起眼皮瞧了一眼赵副主席。中年男人低头看材料,前前后后翻了好几遍:“那么你有没有想过财力物力的问题?”

      沉默的老冯插了句嘴:“预算那边我去想办法,只要能把今年的世邀赛拿下,不就是新成立个小部门吗,钱不是问题。”

      赵副主席一眼扫过去,后者立刻埋头喝茶。

      “可你们说的新的训练方案又——”

      中年男人的话戛然而止。

      有风从窗口吹进来,掀起他面前的薄薄纸页,他的目光一点点上移,直到将一个完整的轮廓收入眼底。男人略微垂着眼睛,脸上没什么表情。他今天难得穿了衬衣打了领带,可大概还是不习惯这样的着装。他伸手勾着领口往下扯了扯,微微扬起下巴。

      “从今往后我会一直在那里。”

      叶修看着对方的眼睛笑起来。

      “将他们送上冠军的领奖台。”

 

      这一年六月上旬,第十一赛季常规赛各大奖项出炉。

      六月中旬,第二届世邀赛预选名单公布。

      同一时间,叶修正式向联盟提出担任总领队的申请。这个曾经被推到风口浪尖却始终保持沉默的男人再一次出声竟然还是为了他奋斗了十年的荣耀。

      无数闪光灯聚集在一起,舆论引爆。

 

      这一年七月,第十一赛季季后赛决赛在首都B市上演,微草战队一举夺冠。

      三天后,世邀赛选手名单正式公布。

      一架飞机承载着千万玩家的期待与祝福,飞向另一片陌生的国度。

      张佳乐将手掌贴在窗户上:“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们还能一起比赛。”

      孙哲平闭目养神,只是答:“那就好好打,为了冠军。”

 

      世邀赛正式开始前的那个晚上,蓝河忐忑了好多天终于下定决心给叶修发了条信息:大神,之前你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怕我想的有点多……

      年轻人发完这条就去洗澡了,生怕对方回复点自己不太愿意看见的话。可这问题实在是太关键了,心里藏不住事情的蓝会长洗澡洗一半愣是哆哆嗦嗦跑出来看手机。

      叶修:你说呢?

      叶修:随便想,不怕。

 

      这年八月初,历经了半个多月的世邀赛在全世界荣耀爱好者的瞩目中完满落幕。一支来自东方的队伍,凭借超乎寻常的配合与精准的技巧,向世人展示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比赛。一叶之秋的超常发挥成了这场比赛的关键,他在比赛结束的前一秒身披玄赤色铠甲,矛尖有重重烈焰,宛若涅槃凰火。

      冠军宣布的当天,中国荣耀联盟放出消息:

      感谢大家这么多年以来对荣耀的喜爱与支持,也感谢这些年轻选手们在异国他乡的不懈努力,荣耀联盟今后也会和大家一起,在保持原有赛制不变的前提下,努力在今后的国际赛场上再创佳绩。

 

      叶爸爸兢兢业业上班三十年,头一遭抛开了所有的工作,一本正经地向自己的朋友们炫耀,看见了吗,最中间的那个,就是我儿子。叶妈妈抱着杂毛狗,虽然依旧看不懂比赛,可还是一个劲抹着眼角说好。

 

      这年八月中旬,荣耀网游公会经历了最近几年来最大的迎新季。双方面脱团的蓝会长还没体验到恋爱的甜蜜,就一头扎进了蓝溪阁的各项工作中。有人主动提出要帮忙,忙成陀螺的年轻人欣然应允,一抬头就看见一群最熟悉不过的身影,耀日星辰站在最前面。

      同一时间,有人收到了一条组队申请。一个拿着过时橙武的狂剑士走到那人身边,嘿嘿笑起来:“胖友,刚玩吗?刚才看你刷怪不像新人,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

      狂剑士身边还站了几个人,其中一个女剑客向他发了个好友申请:“刚加入公会是吗。没关系,你想自己玩就自己玩,有什么可以随时找我。”

      那人笑了笑:“谢谢,我也算是回归玩家吧,之前玩过,后来A了。来这个服也是随便选的,你们要是不嫌弃,我就跟你们一起。”

      斗战胜佛连连摆手:“不嫌弃不嫌弃,我最喜欢回归玩家,我和你说,当初我也A过好长时间。哎,你怎么称呼啊?”

      “叫我柿子就行。”

 

      这年八月下旬,叶修建了新的QQ群,从好友列表里拉出来几个人丢进去。

      魏琛手机上弹出提示的时候正在外面避暑,他先吼了句老叶你在搞什么鬼,结果发现群里还有几个人。 

      林敬言云里雾里,茫然地问了句:什么情况?

      叶修确认了一下没落下谁,懒得打字直接发语音。

      “联盟新成立了一个部门,五险一金齐全,基本工资还行吧,不解决住房问题,但是每个月有房补。”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兴趣,再回来玩玩?”

 

      这年九月初,荣耀联赛第十二赛季正式开始。

      老冯出门遛弯时正好碰见几个小男孩围在小花园一角,挤着看世邀赛颁奖仪式的录播。

      一个小男孩满脸羡慕:“我以后也要去打荣耀,也要拿世界冠军!”

      另一个小男孩笑话他:“明天开学,你作业写完了?”

      老冯心情不错,凑过去问他俩:“你们也喜欢荣耀啊?”

      其中一个扬起脸,冲他呲出一排小白牙:“喜欢。”

      另一个上下打量着这个比自己爸爸还大一些的胖大叔,有些不屑地问:“大叔你知道什么是荣耀吗?”

      手机里的视频正好放到冠军上台领奖的环节,十四个年轻人身后,一面五星红旗冉冉升起,站在最中间的那个上前一步,接过沉甸甸的奖杯。

      那一瞬间,整个会场爆发出最震天动地的喝彩。

      叶修猛地将奖杯高高举起。

 

      “知道啊。”

      老冯一指屏幕笑起来。

      “这群人,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耀。”

 

 

      -Fin.-

      全员发光向的正文到此结束,日常篇慢慢写,纯粹吃糖

      原本打算这篇和十三区一起出个合集,日常篇放在本子里,然而最近风头紧,emmmm我考虑一下

      一直特别私心地想给老叶以及那些退役了的选手找一个重新回来的方法,也想看到即便奋斗的领域不一样,但一直相互鼓励、相互在各自领域发光的叶蓝。

      感谢大家能够看到这里,感谢一直以来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预祝大噶元旦快乐,我们下一篇见。


评论(85)
热度(954)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