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咸鱼20%鸡血

【叶蓝】< 日月光华 >(16) [原作向]

△cp:叶修x蓝河   

△依旧是快接近结尾的一颗糖


16

      叶修将二老送回家再赶回来时,包子已经在群里发了十六条“老大什么时候来”。楼冠宁原本订好了房间,但兴欣一群人以“自己是一个十分接地气的团队”为由,善意地拒绝了吃个饭都要束手束脚的高档餐厅。

      几个人嚷嚷着去吃火锅,楼老板无奈只得换了地方。叶修赶来时,包子正伸筷子夹肉片。肉片沾了麻酱还没放嘴里,青年一抬头看见自家老大,立刻不管不顾扑上来。叶修被撞得踉跄两步,脊梁骨磕在门边,眉眼间颇有些无奈,伸手拍了拍他的背。

      “行了行了。”

      不过没等包子松手,另一个人也一头扎进他怀里。老板娘力气向来不算小,撞得叶修又往后退了半步。方锐夹起一片肉,吧唧吧唧嘴:“消受不起的幸福,真令人羡慕。”

      苏沐橙拍了拍身边的座位,示意给他坐这里。楼冠宁喊来服务员,刚想说“先来两箱啤酒”,一想到在座众人的身份,临时拐了弯,啤酒变成了果粒橙。服务员小姑娘大概觉得自己听错了,特意问:“两箱果粒橙?”

      楼老板一挥手:“拿上来,拿上来。”

      叶修好不容易摆脱了热情的拥抱,坐下以后发现孙哲平也在。男人穿得相当低调,但绝对不廉价,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姿态优雅地吃饭。叶修卷起袖子,从方锐筷子底下抢来一片肉:“大孙,好久不见啊。”

      孙哲平抬起眼皮“哦”了一声,算是打招呼。

      服务员小姑娘指挥着服务员小伙子哼哧哼哧搬了24桶果粒橙,唐柔他们几个女孩子噗嗤一声笑出声。唯独包子豪气万千,拿过一瓶也不倒在杯子里,直接举着捧到桌子正中央:“为胜利干杯。”

      楼冠宁故意逗他:“你们自己干杯去吧,我们不参与。”

      包子这才发现用词不妥,换了个说法:“那就为以后大家还能赛场上见干杯!”

      苏沐橙倒了一杯饮料,站起来,说话时看了看身边的男人:“希望联盟赛制不要改,希望我们明年还能拼劲全力在赛场上相见。”

      火锅香气扑鼻,包间灯火明亮,叶修在一群年轻人当中慢吞吞站起来:“是联盟一定不会改,大家一定会相见。”

      楼冠宁站起来,抬起手狠狠撞了一下他们的杯子:“干杯!”

 

      一顿饭吃得气氛相当融洽,从刚才的比赛聊到即将到来的世邀赛,又到下一个阶段的零区。陈果问叶修:“联盟到底怎么和你说的,今年还是总领队?”

      叶修埋头吃青菜:“没呢,我现在纯属于义务劳动,没人给我发工资。”

      苏队长的眼神一下子担忧起来,放下筷子:“那怎么行啊。”

      叶修知道小丫头向来关心自己,给她加了颗丸子:“吃你的饭。”

      一直默不作声的孙哲平忽然说:“如果你想带着账号卡上场,老冯那边应该会同意,不管你是总领队还是复出,找一个切入口不是问题。但按照现在的训练情况,散人大概更适合单人作战,而不是团队赛。”

      包子塞了一嘴菜,咕咕哝哝:“为什么啊?”

      孙哲平还是一成不变的语气:“因为我们现有的训练方案,是让选手在短时间内适应各种不同职业搭配,每个人在赛场上都需要有全局观念,你的敌人不止是眼前的这一个,你需要及时作出判断,需要你熟悉队友的习惯与心理。但是散人不一样,散人最大的优势在于出其不意,这在赛场上会给敌人带来很大的困扰,可同样的,队友也可能因为这种出其不意难以做出正确的判断。”

      包子眨巴眨巴眼睛:“不会啊,我们去年打比赛就很顺利啊,是吧老大。”

      孙哲平瞟了叶修一眼:“那是因为基本都是他在全程顾及你们,而不是——”后者立马咳嗽两声,伸长了手给孙哲平也夹了一颗丸子:“你也吃饭。”

      苏沐橙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上不上场先不说,可明年你准备干什么?零区充其量不过是一个临时训练场,你总不能一直来义务帮忙吧。”

      叶修刚想说车到山前必有路,他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男人用余光扫了一眼,发现有人给自己发了条信息。

      蓝桥春雪:刚才的比赛我看了,有点后悔错过了第一排vip[哭]

      叶修:你不是忙吗?

      蓝桥春雪:忙啊……现在还在加班……不过我分析了一下刚才的比赛,感觉下一场蓝雨对兴欣,我们胜算更大!

      叶修:你想多了。

      苏队长原本仍在发愁,思前想后好半天不见当事人回话,刚想到点什么,转过脸去看对方时却一眼愣住了。她从十来岁就一直看着的男人其实并没有在大半年的时间里发生特别大的变化,说话时故意一脸无辜将人气得半死,认真做事时眉心微微皱着眼神里是极致的专注。然而女孩还是细心地捕捉到了些许不同:那是旧时岁月里从没在他脸上显现过的神采,他的眼角微微弯起一个弧度,睫毛很长,遮去了部分眼底的光。

      “和谁聊天呢?”

      叶修想也没想:“一个朋友。”

      女孩撑着下巴,歪过头问:“哪个朋友啊?”

      叶修随口说:“游戏里的,你不认识。”

      原本正在和包子抢午餐肉的方锐听到两人对话,好奇地转过头。苏沐橙“哦”了一声:“我认识你这么久,没见过你这样谈论一个人的。”

      男人停下打字的手指,仔细琢磨了一下:“这四个字有什么问题?”

      苏队长笑眯眯看他:“眼神和语气。”

      大概是兴欣最近训练成果显著,苏沐橙向方锐使了一个眼神,后者当下会意,趁叶修一个不注意抢了他的手机。游戏里走位风骚的大神现实生活中并没有那么身手了得,方锐大喊一声“包子接住”,金发青年压根不知道是什么,条件反射先拿了过来。

      手机好巧不巧震了一下,包子“咦”了一声:“老大,有人问你什么时候有空?”

      刹那间,整个屋子的人都安静了下来。孙哲平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意味深长,楼冠宁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叶哥,我去你们家多少次了,也不说一声,不厚道。”罗辑和乔一帆相顾两茫然,老板娘双手环抱在胸前,秀眉蹙起。

      叶修整个人都无奈了:“我说你们啊……”

      “啊,又来新的了,”包子在众人“继续念”的眼神中一个字一个字读下去,“我突然想回去看一眼。”

      他读到这里顿了一下。

      “……十区的小朋友们?”

 

      蓝河再换小号上线时,没由来生出一些感慨。屏幕上的小剑客还是之前的样子,刚满级,装备技能点没一项可以看得过去。

      有人紧接着上线,继而是一个组队申请,刚升职了的蓝团长看到这个名字没忍住心里一动,多看了两眼。直到叶修在QQ上问他怎么不组我,是不是卡住了,蓝河才磨磨蹭蹭点了同意。

      他其实没想到大神同意得那么干脆,当然,也并不知道那句“好啊,过两天吧”是某人在众目睽睽下打出来的。

      自打他单方面宣布脱团,每次和叶修聊天都觉得和之前不太一样。有时手机一震、或者QQ一闪,他就想着是不是大神,可事实上大多时候是二笔他们找自己谈工作。有时和叶修聊天,他就不自觉盯着对方的名字看。“正在输入”亮起再灭下,变成聊天栏里的一句新的留言。

      蓝河前一段一直在加班,晚上回到家什么也不想干,他闭着眼睛胡乱洗漱完毕倒进被子里,可睡着睡着一个念头从脑子窜出来:今天好像还没和大神说过一句话。年轻人怔了两秒钟,随即隔着被子给自己了一拳:你还没恋爱呢,清醒一点。

      不过每每谈到工作,蓝团长又会立刻心无旁骛起来。梁易春默不作声地看着这个飞速成长的年轻人,心中倍感欣慰。他甚至发现,这个人不仅在迅速调整自己的状态,似乎还打算挤出时间去带他的固定团。虽然现在各方面能力并不成熟,时常手忙脚乱,但梁易春知道,自己看上的接班人早晚有一天会变得游刃有余,成为被所有人认可且愿意跟随的会长。

      事实上,蓝河的这种对于团员的照顾并不只体现在分内的工作上。他这几天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如果斗战胜佛真的去了固定团,那小牧师他们该怎么办。叶修为此特意给他打了个电话:“不管怎么样,那都是人家的选择,谁都不能干涉的。”

      蓝河嘴硬:“我知道啊。”

      叶修替他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可你还是不放心?”

      蓝团长心想,也不是不放心,只是这种事总能让他想起大学时候的那个朋友。柿子最后发给他的留言,他直到现在还记得,这种明明谁都没有错,但结局令人唏嘘的事情他并不想再另一波人身上重演。

      于是等蓝河看到私聊框里贪生发来留言时,原本还因为可以和大神组队偷偷畅快起来的心情一下子落了下去。

      贪生:!!!是本人吗?

      贪生:回归了吗?最近很忙吗?我以为你们都不玩了……

      贪生:我马上去找你,稍等一下!

      小剑客的视线里不知何时多了一片阴影,战斗法师走到他身边,并没有说话。蓝河犹豫了片刻,还是说:“大神你说得对,这是他们的游戏,我不能多说什么,一会儿就和他们讲清楚。不过我刚才又突然想到了,其实我可以——”

      蓝河说了一半的话被远远传来的脚步声打断,两人闻声转过视线。

      小牧师走在最前面,看到两人时头顶冒出一个顶着感叹号的文字泡。他身后跟着女剑客,再之后是骑士和弹药专家……以及一个蓝河并没有想到的人。

      年轻人在屏幕前眨了一下眼睛。

      狂剑士手里依旧拿着那把过了时的橙武,在不远处站定,傻呵呵笑起来。

      “胖友们,你们回来了?”

 

      斗战胜佛除了武器还是那把,身上的装备换了个遍。蓝河对各种副本再熟悉不过,只一眼就能猜出来他这段时间去过哪里。反观小牧师他们,却依旧可怜兮兮。贪生向前走了一步刚想说话,被叶修抢了先。

      不要可乐:我们没打算回来玩,今天就是上来看一眼,这段时间真的很忙,不好意思。

      小牧师轻轻“啊”了一声,片刻后声音闷闷的:“……这样啊。”

      如果游戏建模有情绪,蓝河想,这人一定会垂着脑袋吸着鼻子。不过没等他说什么,斗战胜佛先打破沉默。

      “忙的话就先忙,”狂剑士晃了晃他手里的武器,“现在我们有固定团了,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欢迎。”

      蓝河先是一愣,心说,难道是落笔成章把他们全收了,但转念一想,小牧师这种装备要是放在蓝溪阁,那是绝对不可能进百人团的。下一秒,一个新的念头跳出来,小剑客的视线不由得转向身旁的战斗法师,叶修仿佛猜到了他想问什么,先给他发了条私聊。

      不要可乐:不是我。

      蓝河又将视线转向女剑客,却听斗战胜佛颇为不满地说:“看什么呢,团长在这里,这里。”

      橙色武器的周围萦绕着一圈浅浅淡淡的光,狂剑士只求属性不求外观的搭配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他转了一圈,看了看众人,道:“虽然现在我的团员只有1、2、3、4、4.5个,但是早晚能组成一个百人团,当年我也是这么带起来一个团的,有经验,不怕。”

      “如果什么时候我曾经的亲友回来了,我就把他们拉进来。不怕谁AFK,就怕到时候大家回来了,却没人能组起一个团。”斗战胜佛一番话说得斗志昂扬,不过语调确实过了一些,弹药专家听着听着没忍住“噗嗤”一声笑起来。狂剑士立刻转过身:“怎么,对你的团长有什么不满?”

      女孩笑了一会儿才止住,清了清嗓子:“没有没有,就是觉得理想太丰满。”

      斗战胜佛头顶冒出一个生气表情的文字泡,站在一旁的骑士也跟着笑起来。

      “但是我们听明白了,”他的语气依旧温和,宛如四月里悄然开满街头巷尾的花,唯独最后两个字无比清晰,“团长。”

      众人脚下的土地在骑士话音刚落时猝不及防震了一下,世界频道上一行金色的小字瞬间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一声喑哑的怪叫从西北方向传来,不知哪个玩家隔了好远嗷了一嗓子:“卧槽野图boss!”

      刚刚还在笑别人的女孩子尚没反应过来,狂剑士已然二话不说冲了出去。曾经听见这几个字就浑身发麻的小牧师,竟然在电光火石间寻着声音跟了上来。

      斗战胜佛刚想说你们愣着干什么,可话没说出口就听见私聊框里“叮咚”一声响,他操作角色前进的手指因此顿了一下。

      绝色:谢谢。

      游戏里打扮得不伦不类的狂剑士脚步停了停,紧接着又跑了起来,他的声音透过重重风声:“就算现在AFK了,你们也算是我的团员。现在团长发话了,你们还站在那里做什么!”


      重剑化为血刃,隐隐透出些浅橙色,刀刃破开空气劈天盖地地砍了下去,在落地的瞬间爆散开来,有殷红的血液喷薄跳动,以那人为圆心四射迸溅。

      Boss吃痛一声惨叫,地脉再次震动,有长满了倒刺的藤条从地底伸出缠上众人脚踝,却在下一刻被落在脚下的火焰弹烧得节节退缩。

      第一道剑气逼至眼前,从一束剑光化为扇形剑气,伤害值并不高,却打出了一个僵直。紧接着是第二道剑气,如风暴绵延不绝。天空似有惊雷一闪,倏忽间乌云避日,缠绕着火焰的战矛透过层层阴霾,宛如怒龙。

      战法的仇恨值在这一刻达到了极限,只听Boss一声暴喝,身侧有重重叠叠的灰黑色鬼影争先恐后爬出。而另一个声音也在同一时间响起,地表仿佛随之一颤,让鬼影攀爬向战法的身形狠狠顿住。

      骑士脚下有一圈淡淡的光芒,继而如层层涟漪扩散开来,百鬼复而转身,眸底猩红。儒雅温和的骑士在下一秒开了觉醒,近乎所有的技能在这一刻重置,他脚下光满霎时间达到鼎盛,又是一个群嘲。

      鬼影欺身而上,利爪撕开光晕,将他的血条咬下一大格。然有白光当头落下,在他血条见底的瞬间尽数拉了回来。

      Boss一声怒吼里,小剑客突然收到一条私聊。他低头去看,只见聊天框里躺着几行字。

      南无斗战胜佛:在我AFK的时候,曾无数次想过,等回归了,就打他个三天三夜的副本,把输给别人的东西,一股脑补回来。

      南无斗战胜佛:可真的等我去了固定团、拿了新的武器才觉得,也许我一直想要的并不是这些。

      南无斗战胜佛:我希望曾经的朋友们能够回来,就算不继续PK打副本,也想和他们聊聊天。我知道大家都忙,都有各自的生活。而现在,轮到你们AFK了。

      南无斗战胜佛:有更重要的事情就去做吧,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总之祝你们一切顺利。等以后忙完了,有时间了,就上线看看。

      南无斗战胜佛:大家等你们回来。



      -Tbc.-

      正文还剩最后一部分内容,

      争取年前写完吧,给大噶比心

评论(36)
热度(572)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