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咸鱼20%鸡血

【叶蓝】< 日月光华 >(15) [原作向]

△cp:叶修x蓝河   

△快接近结尾的一颗糖


15

      “老蓝我上午打印的那几张纸是不是在你哪儿?你吃你的,我自己去找。”

      老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叶修的语音聊天刚震了没两下,脑袋一阵发懵的蓝团长就听见笔言飞在旁边嘀咕了一句,继而是纸页翻动以及椅子滑轮划过地板的声音。手机屏幕上硕大的“叶修”两个字极其晃眼,他心里一声“卧槽”,手指快过大脑,赶在笔言飞胳膊伸过来之前,干脆漂亮地按了个“拒绝”。

      不过人一心虚,就容易路出马脚,尤其是这种平时耿直惯了的。蓝河故作镇定地将手机放下,尽量放平语气:“最近骚扰电话挺多的。”

      笔言飞翻出材料,不疑有他地“哦”了一声。

      可大神的手速并不一定只体现在荣耀里,蓝河一口气还没缓过来,桌子上的手机又急吼吼“嗡”起来。笔言飞条件反射抬了下眼皮,却见蓝河一把抓过手机塞进口袋。

      “这骚扰电话怎么没完了。那什么,我出去转一圈,坐了一上午了腰疼,顺便买点饮料,你们要带吗?”

      曙光从后排探出头:“咖啡咖啡。”

      笔言飞表示只要不是常温,随便什么都行。蓝团长应了声好,双手插在裤兜里姿态潇洒出了门。笔言走到另一个人身边,突然神神秘秘地说:“我觉得老蓝有情况。”

      曙光旋冰不明所以:“啊?”

      “你见过谁家推销是打网络电话的?”

 

      蓝河走出训练室的一瞬间,脸色就有些绷不住了。其实一个电话而已,放在平时他也不紧张,可谁让他现在的心态有些不太纯洁。蓝溪阁网络公会租了某个写字楼的一层,层数挺高,楼梯间平时基本没人用。蓝河拿着电话边走边接起来,不过没等一个“喂”字说出来,就看到角落里躲着个鬼鬼祟祟的人。

      入夜寒闻声一回头,脸上还挂着甜到发指的笑,和蓝河撞了正着。两个人一时间大眼瞪小眼,入夜寒手机隔音效果堪忧,女孩子软软甜甜的声音夹杂着点困惑:“喂?你怎么不说话了呀?”

      被轰出训练室秀恩爱的人还没来得及表示尴尬,就听来人高声说了句“对不起你继续”,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视线,连电梯也不坐,顺着楼梯往下跑。

      叶修听见电话那头一连串杂音,蓝河小口喘气还带着点回声:“刚才说话不太方便……”

      男人觉得他挺逗:“那你和我直说啊,我就不打了。”

      蓝河一口气跑下三层楼,心里超小声说,别啊,你还是打吧,嘴上倒是没回话。叶修见他不答,又道:“你既然都出来了,那就聊聊。哎,你什么时候要当会长了,我怎么不知道?”

      年轻人找了个楼梯角,上下瞧了瞧确认四下无人,磨磨蹭蹭地说:“……就前一段时间,特别突然,我其实还没想好。”

      叶修似乎是一边玩游戏一边和他聊天的,蓝河隐约听见对面传来节奏清晰的键盘敲击声:“不是挺好的,你在十区就是会长,轻车熟路。”

      蓝团长反驳他:“那不一样的!”

      他原本还想说,我现在每天都要处理特别多的事情,但话没出口就意识到这人不仅当过会长,还当过两个战队的队长和国家队的领队。自己如今经历过的东西他有什么不知道,可人家经历过的……

      蓝河不得不承认,自己还真不清楚。

      叶修仿佛没觉察出对方的异样,继续敲着键盘:“没什么不一样,你能干好。说真的,要是当初你来兴欣,我绝对重用你,就算不当会长,也是个高管。”

      蓝河立刻吐槽他:“我在蓝溪阁一直是高管啊。” 

      叶修笑了笑:“那不就行了,换个岗位继续为你的蓝溪阁效力,怎么,你有什么不满意?”

      电话那头半天没声音,过了一会儿才传来一句小声嘀咕:“不是不满意……”

      叶修不知不觉放慢了敲击键盘的速度,听年轻人慢吞吞地讲:

      “大春和我说,对于现在的蓝溪阁而言,我是最合适的选择。但其实我有自知之明,他现在是真没其他办法了才让我接班的。说实话,带团还行,干管理我确实火候不够,每天焦头烂额还总是出错,和其他公会会长谈事情的时候又觉得大家不够坦诚。我其实最近挺乱的,想为战队做点什么,可也惦记着我的固定团员,甚至有时候还会想一想十区,带着他们做任务抢boss的日子,比现在痛快多了。不过大神你说得没错,换个岗位继续为我的蓝溪阁效力,别人巴不得的好事落在我头上了,我应该满意的。只是……”

      蓝河讲话的声音很轻,勾着南方人特有的尾音,就像G市一场雨后开遍街角的玉兰。他说到后面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了半天,没“只是”出个所以然。

      叶修不知何时停下手中的动作,屏幕上的君莫笑被打掉半管血,他也不在意。那个平日动辄炸毛生气、面子比天大的小剑客一瞬间安静下来,只言片语见流露出零星的不知所措。

      年轻人抓着手机,靠在楼梯间被阳光晒了一半的角落。这一段时间来,一直闷在心里的事情被他一股脑平摊在别人面前,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翻开肚皮的小刺猬,把最柔软的一面展现出来。

      叶修想了一会儿,懒洋洋地说:“你知道我当初选队员的时候,看的是什么吗?”

      蓝河愣了愣,一时没跟上对方的思路。

      “三条。一是天赋,比如你看包子和小唐。手速和反应速度,很重要的。别总听他们说后天努力最重要,想在职业赛场上出人头地,没有天赋太难了;其次是心态,比如小乔。那种一心想赢,但一上场就慌张,平时闷头自己练习,不打配合、不知道必要的容忍与谦让的是走不远的;你猜第三条是什么?”

      蓝河还是有点懵,下意识接道:“能力?……”

      叶修笑了笑:“是你究竟喜不喜欢这个游戏,以及今后会不会继续喜欢下去。”

      “不论是网游还是职业赛场,我始终坚信,这种喜欢才是支撑一个人走下去的动力,因为这决定了你愿意投入多少精力给这个游戏,以及是否有一天你会后悔曾经为一堆数据付出了那么多。不要觉得你现在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想面面俱到,又力不从心。能力是可以培养的,经验是可以积累的,只要你足够喜欢,只要你能一直喜欢。你还年轻,今后玩游戏的时间还长着呢。”

      “更何况,你比你想象中优秀得多。”

      安静的楼梯拐角,有阳光顺着小窗子晒进来。年轻人靠着墙,耳朵同手机一起发烫,他自暴自弃地想,完了完了完了,这人再说下去我就真的栽进去了。

      “你要是不太相信自己,就相信我吧。”

 

      蓝河打完电话推开训练室的门,一抬头看见屋里三个人更加鬼鬼祟祟地聚在一起小声聊天。他刚迈进去一条腿,一激灵想起来,我靠忘了给他们带饮料,于是小心翼翼把腿收回来,准备趁人没注意下楼买东西,却被笔言飞揪个正着:“老蓝你要去哪儿?”

      蓝团长干巴巴冲他们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      

      入夜寒朝他招招手:“来来来。”

      蓝溪阁训练室转眼间变成了八卦现场,笔言飞义正言辞地说:“咱们相处这么长时间了,我们是真心把你当哥们。”

      蓝河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环视了一眼周围站着的三个人,点了点头。

      “那你有什么事不能瞒着大家是不是?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谈个恋爱有什么遮遮掩掩的?什么时候的事啊?是不是年前?”

      几个人越说越起劲,蓝河听不下去了,伸手把他们推开:“干活去干活去,想加班啊。”

      入夜寒拍了拍他的肩膀:“下次楼梯拐角借你用。”收获了蓝河一拳外加一个“滚”。

      不过这人脸皮薄是公认的事实,几个损友玩笑开够了就纷纷回工位干活。然而没等屁股坐热就听蓝河没头没尾说了句:“我刚才突然决定了。”

      “明天就和大春正式提出申请,接任会长。”

      众人对此其实并不惊讶,他们几个足够了解蓝河,看得出他最近有些不适应,可他自己不说,大家也不主动安慰他。算起来,蓝河比他们其他几个人资历浅一些,但他做事很稳,也很勤奋。笔言飞心想,决定了就好好干吧,我们的小会长,不过嘴上还是忍不住损他一句:“我以为你要告诉我们你脱团了。”

      曙光跟着附和两声,被蓝河立马发过来一堆文件堵上嘴。

      “不过你们说得也不是完全不对……”

      一帮大老爷们瞬间转过头。

      “我是脱团了,单方面的。”

 

      第二天,单方面脱团的蓝团长正式向梁易春提出申请。大春在电话另一边问他,想好了?蓝河嗯了一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坚决。

      三月底的时候,蓝河离开了待了好几年的训练室。临出门时,笔言飞过来抱了一下他的肩膀。曙光捏着嗓子说,老蓝,我们会想你的。新会长指了指他的电脑,周五的汇总你要不明天交给我吧,让你工作充实一些,以免太想我。

      在曙光变了调子的哭嚎声中,年轻人走出训练室的门。他在门口转过头,冲屋子里的几个人挥手。始终一言不发的绕岸这时突然说,我承认你是会长,但并不承认你比我优秀。蓝河耸耸肩,那我们走着瞧。

      蓝河搬去蓝雨战队俱乐部的那天,差点没直接冲去楼上选手训练室。梁易春将这个平时工作靠谱,一提黄少天就变问题少年的人拎到新办公室里,仔细叮嘱接下来的工作。等领导好不容易交代完,蓝河立马坐不住了,他在新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拍了张照片发给叶修。

      对方很快回复:这是哪儿?

      年轻人坐在窗边一个字一个字打:我的新生活。

 

      这年四月初,第十一赛季常规赛第三十轮比赛在首都B市打响。义战主场,对战兴欣。楼冠宁特意给叶修送去几张票,并表示比赛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比完了好好聚一聚,这次我做东,你们谁都别管,要不就是不给哥们面子。

      杂毛狗围着男人裤脚嗅了半天,却没得到设想中的零食,不高兴地甩尾巴走了。楼冠宁出门时被叶妈妈悄悄拦下,叶妈妈有些担忧地问:“你们最近都在忙什么?”楼冠宁想了一会儿,想出个词:“为国争光。”

      叶修看着手里的好几张连坐vip,一时有些发愁。他给叶秋打电话,问他有没有时间,可以让他近距离感受荣耀女神的光辉魅力。后者正在外地出差,一句话说出来有一半是杂音。

      弟弟在电话那头冲他吼:“你再……一遍!我没……清……!”

      叶修懒得重复:“没事没事,挂了。”

      他想了想,又给蓝河发了条信息。对方不到一秒钟回过来,两个字附带三个感叹号。

      蓝桥春雪:想去!!!

      叶修看着手机不明所以笑起来,总觉得隔着屏幕都能看到这人恨不得两眼放光的样子。下一条信息紧接着跳出来,这次是四个字附带一排省略号。

      蓝桥春雪:但是好忙……

      叶修:猜到了,就是客套性地问你一下。您忙您忙。

      蓝桥春雪:……

      叶修将手机放在电脑边,拿着几张票走出自己的卧室。毛毛听见脚步声,朝他摇了摇尾巴。叶爸爸戴着老花镜,远远举着手机,眯着眼睛看屏幕,结果看着看着视线里多出来片黑影。叶爸爸摘了眼镜抬起头,看见自家大儿子伸长了手臂。

      “要不要来看一眼,小叶同志曾经待过的地方。”


      五彩斑斓的灯光在深夜的体育馆交相辉映,巨大的显示屏上是荣耀的logo以及倒数计时,黑压压的人群在倒计时归零的瞬间爆发出兴奋的尖叫,但又在第一轮选手按下准备键后鸦雀无声。叶爸爸坐在vip席位最中间的位置,腰杆绷得笔直。叶妈妈左看看又看看,虽然什么也不懂,可也跟着一起紧张。

      枪炮师的身影刷出在大屏幕上时,人群里又是一阵喧闹。叶修轻轻吸了口气,嗓子里灌进风,是早春的微凉。当年的小丫头这一场打了头阵,浓浓炮火中有赤色火焰拖出残影,接着是一抹亮橙色的光。

      一道光柱冲天而上,在天际炸成六道光束,继而旋转俯冲下来,激起地上的碎石与烟尘。这支一度拿了冠军的队伍经历了队友更迭与重新磨合,以崭新的姿态重新站在了这里。

      叶修看着大屏幕上,鬼阵一层层铺开,有星屑碎开如银河,之上是金色烈焰,战矛破土而出时大地寸寸裂开,有雷光隐隐,如蛟龙出海。

      男人恍然间想起苏黎世归来的飞机上女孩的那句话。

      “明年还会再去的,争取兴欣全员一起。”

      她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向自己展示了一个最直观的答案。

      第三十轮比赛,兴欣赢得漂亮。



        -Tbc.-

      这篇基本是吹完这个吹那个,呜呜他们真好


评论(45)
热度(543)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