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成为一个正能量的cpy写手!
主叶蓝,杂食,80%咸鱼20%鸡血

【叶蓝】< 日月光华 >(14) [原作向]

△cp:叶修x蓝河   

△慢吞吞更新


14

      “不会打就不要喊来随便,你们是有多大脸。”

      贪生一连说了三声“对不起”,临时组来的拳法师才不甘心闭了嘴,队伍里另一个随便组的气功师是个和事佬,帮忙打圆场:“哥们别生气,大过年的算了吧。”

      小牧师还在不停道歉,拳法师又骂了句脏话,退组走人。气功师脾气好,客气地问他们:“还打吗?”同样好脾气的骑士有些无奈:“不打了吧,不好意思,浪费你CD。”

      气功师无所谓:“没事,你们公会厉害呀,年前的比赛我都看了,走了一个主力还能打到这个水平,真是不得了。”

      队里唯一的女孩子弹药专家笑起来:“战队是厉害的,可我们这几个大概是公会里最水的了,你运气不太好,碰见我们。”

      气功师又和他们客气了几句,退了组。这下只剩自己人,茶叶蛋黄才叹了口气:“还打吗?”另外两个异口同声:“怎么打。”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说话了。

      国内尚沉浸在新年的气氛里,作为小团队里唯一的时差党,弹药专家觉得也就自己这个时候比较闲,可她上了游戏才发现,好友列表里竟然还亮着两个人。自从战胜佛去了固定团,不要可乐和绝色相继消失,他们这个队伍一下子散了下来。没满级的时候还能组队做一做任务,如今满级了又不知道该做什么,30级时觉得遥不可及的神之领域如今看来依旧高高在上,一系列挑战任务几个人都兴趣不高,反正也打不过。

      队伍里另外一个女孩在除夕的前几天和他们说,过了年可能不怎么玩了。小牧师问她为什么,摸个小鱼坦白说自己准备考研,最后一个学期怎么也得收心,于是原本就人丁稀少的队伍只剩下寥寥三个。

      骑士试图寻找新的朋友加入他们的队伍,前一段时间是找来两个,不过人家一看他们的装备又走了,小牧师看起来有些难过,还是女孩安慰他:“现在很多人都想直接抱大腿的,没事别在意。”

      不过弹药专家自己也想过这个问题,与其在这个大家忙得根本顾不上他们的大公会里耗着,不如随便找个休闲养老的公会。可平日特别好说话的贪生,唯独在这一点上执拗得很。他说公会的大家其实很好,只是最近太忙了,等忙过去就好了。

      三个人在副本门口站了一会儿,偶尔有人路过,看到他们的装备,也没主动提出组队。茶叶蛋黄瞅了眼时间,说:“国内挺晚了吧,你们不去睡觉?”

      小牧师刚想说好,突然发现有人发了个组队申请。

      他看到这个名字愣了愣,在公屏上打了一行字:你们等一下。

 

      女剑客带他们走了条之前从没走过的路,并在这条路的尽头找到了一只隐藏小怪。落笔成章说:“这只打掉的话,boss的第三阶段就不会自动回血。”小牧师连忙记下来,骑士拉完了怪继续往里面走,弹药专家冷不丁说:“说起来,绝色好多天没上线了。”

      女剑客边走边清怪,随口答:“是啊。”

      队伍里的两个男性一时没反应过来为什么突然提到这个名字,落笔成章接着说:“我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茶叶蛋黄拉来一只远处的小怪:“蛮明显的。”

      剩下的两个人愈发摸不着头脑,反倒是女剑客磊落地承认:“好吧,不过我今天组你们和他没关系。你们这边一下子走了好几个人,应该挺为难的吧,年前是真的忙,没顾得上大家。”

      小牧师别的不懂,这句话是听明白了:“没有没有,本来玩游戏就是自己的事情,你装备这么好,玩得也好,之前帮我们,还没来得及说谢谢。大家忙是为了战队,是应该的,我们也想帮忙,就是水平不太行……”

      贪生越说越小声,到后面几乎听不到了。他忽然有些沮丧,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这么长时间没进步,还是因为不得不承认那些短暂离开的朋友们可能真的不会回来了。

      穿过小路的尽头,是一片相对开阔的场地,四周遍布着烈火灼烧过后的灰烬,三两只小怪来往逡巡。落笔成章不动声色避开场中央的boss,将四周的小怪拉过来打了:“其实几年前,我也想过同样的问题:如果一个人有足够的能力,不错的装备,配合默契的队友,为什么还要转过头来,拉扯着什么都不懂的新人,不厌其烦地回答同样的问题,带他们刷最低级的副本。”

      也许是女孩子天生的第六感,茶叶蛋黄一瞬间猜到了对方要说什么。

      她的视野里,身披轻甲的女剑客干脆漂亮地宰掉最后一只小怪。

      “直到后来,我碰到一个人。”

      嗓音温和的剑客在那年冰霜森林的皑皑白雪中停下脚步,虽然他穿的是最普通的甲,拿的也不是橙色的剑,但也足够在20级小号的心里留下了不轻不重的一笔。他身后是一群懵懂的新人,技能记不住,少看一眼就迷路,交代了无数次开怪别紧张,可到时候照旧奶错人。有新的小怪狂奔而来,脚步震得整片土地发颤,冰冻的地面裂开无数纹路,女孩透过满世界的莹白看到那人手中剑光一闪。

      在所有人始料未及时,满级的女剑客骤然按下一串连招。贪生眼前,赤红色的岩浆协同滚滚砂石一道爆裂开来。

      年轻人的肩膀上落着枝头震下来的雪,在漫天风雪里有些无奈地笑了。

      女孩的声音透过boss的怒吼显得异常清晰。

      一句话仿佛穿越遥远的时空,以一个人的记忆为中继,时隔多年后传到另一群人的耳朵里。

      “其实没那么多为什么,你们跟不跟上来。”

 

      斗战胜佛捡起地上掉落的武器,犹豫片刻,还是放进包裹里。身边另一个狂剑士有些疑惑:“怎么不换上?比你那把属性好。”旁边的机械师打趣:“一看你就没拿过橙武,就算数值不行,那也是身份的体现。更何况咱们这又不是神之领域的高级本,大家都辗轧了,不差这点输出。”

      斗战胜佛跟着笑了两声,随着大部队向下一个boss点走。他点开装备页面,鼠标挪到武器栏上,对比了半天数值,却还是没舍得换下来。满打满算,他在固定团已经快两个月了,从最开始谁都不认识,大家聊天时只能嘿嘿傻笑,到后来混熟了打完boss一起相互吹牛逼。短短几十天的时间里,他跟着大部队几乎刷完了所有团本。

      曾经为了一件装备起早贪黑刷了多少个CD的情怀在版本的更新换代前显得苍白而无意义,他从最初的灰头土脸,到如今勉强向队友们看齐,包裹里的装备越来越多,直到有一次他发现放不进去了。队友们嬉嬉笑笑向前走,也用不着团长交代注意事项,等大家就位了,才发现这个新来的狂剑士没跟上。有和他关系不错的人故意开玩笑:“哎呦,找不到路了?要不要我们回去接你?”

      团队里发出一阵哄笑,年轻的团长让他们安静一些,随口问:“有事?有事我们就先开了,一会儿要是掉了你需要的我再分给你。”兴欣的众人对此并无异议,斗战胜佛看着地上的新装备,一咬牙把之前留在包里的一样东西扔了。

      可不知是不是运气故意捉弄他,这个boss打完也掉了同样部位的装备,而且比刚才那个属性更好。有老团员嫉妒他:“你运气真好,这东西我们当年打了好几个月没见过一次,来来,换上换上,我和你说,这个绝对是这个版本的毕业装。”

      倒地的boss早已化作白光消失不见,队友们有一搭没一搭在公屏上聊天,有聊明星八卦的,有吐槽为什么不开新副本的,有说联盟最近都在一门心思搞PVP看不上我们这种咸鱼玩家的,有问你们的神之领域任务做得怎么样了下个赛季要不要一起的。

      斗战胜佛捧着分配过来的装备,心情突然有些微妙起来。

      下一个boss在沉睡中苏醒,用利齿咬开铁锈斑驳的牢笼,它的周身有雷鸣阵阵,脚趾踩上地面,印出深深的凹陷。团队里有年轻的女孩子小声聊天,嬉闹声中年轻人的团长清了清嗓子,招呼众人:“集合了集合了,打完这个还有下一个。”

      原本还在羡慕新人运气好的老团员们这才三两结队向下一个boss点走去。

      只留斗战胜佛站在原地,半晌说了句“这就来”。

 

      伴随着农历年的结束,后半程的职业联赛正式拉开序幕。

      叶修重新制定了零区的训练方案和时间安排,临近比赛的战队尽量避免练习到太晚,一帮夜猫子们嚷嚷着无所谓,被各家队长以不同方式反驳了回去。

      叶修彻底成了大忙人,不仅要顾着零区这边的训练,还要盯着各国选手的情况。当初老冯说得一点错都没有,十六个国家,数百名成员的数据,确实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他仿佛又回到了没退役的日子,把大家赶下线以后,自己一个人守着电脑看录像回播。

      这天他又熬了一整夜,一抬眼发现天空泛起了鱼肚白。男人活动着肩膀,关节酸痛,时不时还咔嚓一声响。他面前的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数据一条一条排列整齐。零区的特训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带来了超出想象的变化,细心的观众甚至在网上发了赛季初和此时的实况对比。虽然大多数人依旧云里雾里,不过也有高端玩家惊讶地察觉出这已经不只是解说口中的出其不意,而是全方面的提升。

      男人想,玩小号固然有玩小号的乐趣,但这才是最合适自己的生活。

      他伸了个懒腰,撑着沉重的眼皮,哈欠连连准备点开一段新的视频继续看。可大概是反射神经没跟上手速,鼠标点下去的瞬间,脑子里没有消退干净的回忆定格成无比熟悉的画面。

      于是刚放了2秒钟的视频又被他按了暂停,他在这个初春悄然逼近的时节里,后知后觉地发现:

      蓝河呢?怎么最近一点消息也没有。

      蓝团长看到微信留言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大春催着他要进度表,二笔和他说了一上午近来的野图情况,曙光因为新区的副本和中草堂起了冲突问他忍还是不忍,绕岸垂杨直接请了假估计是打算眼不见心不烦。四团的固定团员倒是不依不饶,和耀日星辰这种蓝团死忠粉闹得不可开交。唯独入夜寒比较贴心,什么事都不给他找,只是午休时在训练室里和女朋友讲电话讲得过于甜蜜且放肆,被一众单身狗集体投票轰了出去。

      蓝河最近也在忙,会长的各项工作压下来,压得他连一点闲下来的时间都没有。这会儿好不容易逮着空隙看手机,才发现大神今天凌晨给自己发了一条信息。

      叶修:最近忙什么呢?

      二笔一早帮大家订了外卖,放到现在早凉了。蓝团长不拘小节往肚子里塞着冷饭,心里却泛起了嘀咕。最近这段时间他一直没主动和叶修说过话,一方面是他确实没时间管十区的小团队,游戏里的事情没得聊;另一方面是向来为人处世光明磊落的蓝团长此刻真的有点小纠结,游戏外的事情又不敢说。

      前一段时间大家一连几个“你是不是脱团了”让他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自己到底怎么了?

      如果说当初没放弃十区的卧底号确实是一念之间的想法,那到后来精力越投入越多就不是一个简简单单“随便玩一玩”可以解释的了。仿佛有长着恶魔翅膀的迷你剑客叉着腰站在他肩头,声音与自己指挥副本时如出一辙:

      “小号真的这么好玩吗?值得你一玩就是这么久?”

      又有长着天使翅膀的迷你剑客在一旁据理力争:“好玩啊,斗战胜佛他们几个人也挺好的,简简单单玩游戏,有什么不行。”

      小恶魔摇着尖尖的尾巴,斜着眼睛看他:“你觉得这话能说服你自己?”

      小天使支支吾吾起来,半晌“嘭”的一声消失了。

      他十分严肃地质问自己:如果把叶修换成二笔,你还会将这么多精力投入十区的小号吗?他认认真真思考片刻,自暴自弃地得出结论:也许会,可感觉不太一样……

      至此,蓝团长突然想明白了一个相当不得了的问题。

      于是所有的不同寻常在这个前提条件下,变得异常合理。他明白自己为什么恋恋不舍十区的小号,明白为什么在当了十多年的宅男之后会向陌生人挥上一拳。那句让他老脸一红的“算不算外人”根本不是信任不信任的问题,而是全身上下的反射神经比主人坦诚得多,老老实实做出了那个情境下最自然的反应。

      不过好在助理会长的工作足够忙,让他可以继续麻痹自己。小恶魔理直气壮指着手机:“那你也不能一句话不理人家啊,明明前一段时间你们聊得那么热火朝天!”

      蓝团长忙得脚不沾地,直接把手机和小恶魔一起扔进了抽屉。

      而现在,这个人来主动问自己了。

      蓝河咬着筷子,盯着手机如临大敌,他权衡再三,还是觉得现在这个时间点,不论是叶修还是自己,都有更需要专注的事情,于是点开聊天页面看了一会儿,最终只发过去一句话。

      蓝桥春雪:我公会的事。

      叶修很快回复他:蓝溪阁这段时间这么忙啊?

      蓝河打了几个字又删了,反反复复改了几遍,回过去三个字:挺忙的。发完信息他就把手机扔到一边,低头扒了两口饭,心想:等这一阵子忙过去了,如果这念头还在,就到时候再摊牌呗。

      结果手机又“嗡”的一声响,蓝团长腮帮子鼓鼓抬起眼皮看过去。

      叶修:你“正在输入”半天了,就打了三个字?

      蓝河:……

      这人怎么一直看着屏幕啊!

      大神没得到满意地答案,继续震他:说实话。

      年轻人不得不又把手机拿回来,小恶魔探出脑袋,精力十足晃着尾巴尖——你看,暴露了吧。蓝河思量片刻,觉得再敷衍下去反而欲盖弥彰,索性避开自己的那点小心思,把工作上的实话交代了:我可能要当会长,没最终确定,这段时间就忙这个。

      发完又把手机扔到一边,视线倒是没舍得离开屏幕。不过他这回没等到大神的“正在输入”,反而等来了手机的一连串震动。


      叶修邀请你语音聊天。



      -Tbc.-

     看了看大纲,后面其实不剩几章了

     这篇模式和十三区一样,正文和日常篇分开

     我也想写长篇,真的,真诚眼睛.jpg

评论(19)
热度(435)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