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成为一个正能量的cpy写手!
主叶蓝,杂食,80%咸鱼20%鸡血

【叶蓝】< 日月光华 >(13) [原作向]

△cp:叶修x蓝河   

△瑟瑟寒风里努力写出来的更新


13

      蓝河捏着杯子,足足30秒没说话。

      梁易春看他表情有点呆,叹口气:“之前没让你去新区开荒也是这个原因,说实话,我原本没打算在这个时候和你说这件事,可现在确实情况特殊。如果你同意的话,过了年就跟我一起去俱乐部那边,会长的工作我会带着你熟悉一段时间,之后就靠你自己了。”

      蓝河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是暂时的还是长久的?”

      梁易春摇头:“不好说,看战队那边的情况了。大家的首要目标是今年的冠军,我不知道你是听谁说的赛制改革,反正传到我这里的版本是联盟新调来一个管事的,官场上那些弯弯绕绕我也不懂,但不论怎么样,他提出改革的最终目的还是要赢。可就算今年赢了,明年呢,后年呢?”

      梁易春说到这里又叹了口气:“说实话,我现在也不想离开网游。好不容易带起来的这个团队,哪里能说放手就放手。”

      蓝河再度半天没说话,末了嘀咕了一句:“有点太突然了……” 

      梁易春看着一脸纠结样子的年轻人:

      “当然你也可以拒绝,这并不是你的义务。”

      “只是对于现在的蓝溪阁而言,你是最合适的选择。”

 

      蓝河走出会议室时,脑子还是懵的。几十分钟前他还在考虑等一下怎么和大春道歉并保证自己绝对不再消极怠工,几十分后自己就成了被给予厚望的下一任会长。曾经被分配去十区开荒时,他内心多少有些期待,爱岗敬业的青年暗自筹划着如何在新区施展拳脚,可事实上,他先是碰到了一个让他无计可施的人,再之后是一系列事,以至于让他深刻觉得,相比于管理层之间的勾心斗角,他可能更适合去给人当卧底。

      梁易春刚才并没有把话说死,他给了蓝河一段考虑的时间,希望他能尽快给出答案。大春应该是真的忙,匆匆聊完又匆匆赶回俱乐部。蓝河浑浑噩噩推开训练室的门,屋里几个立马齐刷刷看向他。绕岸垂杨今天请假,蓝河并不知道他是真的有事还是故意避开自己抑或是直接找去战队理论,不过他现在十分庆幸没和那人撞上。笔言飞冲他招手:“我们未来的会长怎么看着这么不高兴?”

      蓝河苦着一张脸走过去捶了他一拳:“别提了,烦。”

      蓝溪阁的会长不比十区分会的,更多的职责在于统筹和部署,而非躬身力行带团刷记录。蓝河清楚,到时候别说十区的小号,就连他现在的固定团,也不可能次次带他们刷副本抢野图。当年柿子和他说“祝你早日成为蓝溪阁公会会长”时,两个人都把这句话当成玩笑,可二十刚出头的蓝河确实偷偷憧憬过,如果有一天自己真的成了会长,那该多好啊。

      他的工作就是带领大家玩游戏,如果混得再好一点,没准还没时不时碰见偶像黄少天,甚至跟着蓝雨战队出去打比赛,见到更多的大神。相比其他同龄人每天看着领导脸色干活,隔三差五还得应酬加班,自己简直爽爆了。

      可真当这个会长头衔落在他身上时,原本满心期待的年轻人又犹豫了。电子竞技行业并不像他想得那么美好而单纯,一重重真实压下来,压得他不再果决。

      笔言飞把椅子挪过去一点:“大春有这个想法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之前也传过一些闲话。可没正式和大家讲,谁也不敢当真。绕岸那个人你也知道,喜欢钻牛角尖,不过大春可能就是因为这一点,才不让他干的吧,就他那个脾气,真当了会长岂不是要上天?”

      曙光随声附和:“不是我说你啊老蓝,你这已经不是神经大条的问题了,随便和你的团员们聊聊八卦,总能听见点风声吧,你最近都在忙什么呢?每天一下班就往家跑。”召唤师说到这里“哎哟”一声,福至心灵想到了什么:“我靠,你不会也脱团了吧?”

      正偷偷和女朋友聊天的入夜寒闻声仰起脸:“什么什么?谁和谁?”

      蓝河没好气地上游戏,头也没回地说了句“滚”,接着点开好友列表一个亮着的头像。

      蓝桥春雪:耀日,有关换会长的事,你之前是不是听到了些什么?

      魔道学者出现在视线里时,赛尔克城外已经被稍稍转红的夕阳映出一片暖色调的光。单马尾的剑客冲他招手,耀日星辰走过去,开门见山地说:“有一次蓝团你不在,四团来找我们借人,大家闹了点矛盾,那时我才听说管理层可能要调整。”

      跟了他好些年的老团员大概猜到了蓝河的心思,继续说:“其实很早之前,大家就发觉你有点不太对,也不能说不太对吧,反正就是和以往不太一样。上一个赛季,大家每次打完本还能聊聊天,有时候聊着聊着会去清任务找技能点,去主城淘一淘装备。团里有人和我说,团长是不是现实生活里太忙,直到我那次和四团的人吵了起来,才知道原来我们的团长可能要升级为会长了。”

      耀日星辰语气没什么变化,蓝河默默听着,并不打断他。

      “蓝团你知道在大家第一次听到这个传言时,是什么反应?”魔道学者忽然笑了笑,“所有人出奇一致,都认为如果是组织交代的工作,你肯定会答应下来,但其实心里并不十分乐意。”

      “大家都跟了你这么久,这一点还是能看出来的。一边替你高兴,一边又不怎么高兴。要是你真的当会长了,那我们这些人怎么办,到时候你肯定有忙不过来的时候,重新去和其他团长磨合?”

      耀日星辰向来说话很直,也不藏着掖着:“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反正我玩游戏的想法很简单:有几个说得来的朋友,别太水,能一起下副本打PK,高兴的时候天南海北胡扯聊天,不高兴的时候就野外找看不顺眼的玩家揍一顿。我当初确实是因为喜欢蓝雨才选择的这个公会,可现在真让我为了蓝溪阁、为了蓝雨放弃点什么,说实话不乐意。”

      蓝河有些哭笑不得,这人年龄其他比他还大一些,可有时候倔起来,又像个小孩子。他刚想说“万一我真成会长了,你这话我可记下了”,不过调节气氛的话没说出口,又听大男孩言话锋一转:

      “可如果那是你的选择,我就没意见。不论是当会长还是当指挥,不论大家以后还能不能跟你的本,不论你将来是留在网游还是去战队,甚至打到职业赛场上。”耀日星辰越说越不靠谱,说到这里自己也笑了。不过他并没有把前面那句话收回去,而是看着眼前这个自打满级之日起就一直站在他身前的人:

      “你始终是我们的蓝团。”

 

      这一年的除夕夜伴随着北方大范围降雪在所有人的期盼中如约而至。春节晚会还是往年的套路,SNS上各路段子手一条接一条,甚至有人看节目纯粹为了能跟着大家一起哈哈哈。叶修兄弟两个连着跑了好几天,总算圆满完成了叶爸爸名为“走动亲戚”实则“炫耀儿子”的高级任务。叶修有些同情地看着弟弟:“别告诉我你每年都是这样的。”

      叶秋翻了个白眼:“往年只有我一个,你就知足吧。”

      钟点工阿姨过年期间不在,年夜饭基本都是叶妈妈一个人张罗的。叶修抱着杂毛狗走进厨房,探脑袋张望:“都这么多馅了还不够啊。”

      叶妈妈弯着眼角,语气故意很嫌弃:“还不是因为今年有你。”

      毛毛闻到肉馅的味道,动了动鼻子,叶修把它往饺子馅旁边抱了抱,被叶妈妈挥手拦出去:“走开走开。”

      “要不我去超市买点冻饺子?”

      “你见谁家过年吃速冻饺子!”

      叶修并不在意:“哎,是个意思就行了。”

      杂毛狗似乎还想往前凑,在男人怀里挣扎起来,叶妈妈没好气地说:“就知道凑合。”说完又要去拿调料,叶修连忙往旁边躲了躲,叶妈妈唠叨他:“以后娶媳妇儿了可千万不能凑合,让人家过年吃速冻饺子,丢不丢脸。”

      叶修连连点头,可大概是下午职业选手群里一帮年轻人又撕起了南北差异,男人突然说:“万一以后你儿媳妇儿是个南方人,过年不吃饺子怎么办?”

      叶妈妈忙得额角冒了一层汗,觉得他纯粹是抬杠,瞪了他一眼:“你先把人领回来再说。”

      吃晚饭的时候,叶爸爸还在戴着老花镜发祝福信息。叶秋勾头看一眼,一脸不可思议:“爸你怎么一个人一个人发,这多慢啊。”

      老叶同志立刻板起脸,叶秋自觉说错话了,灰溜溜拿过对方的手机,一步一步讲解怎么群发。叶修吞了一只饺子,忽然感慨:“总觉得上次我在家吃年夜饭的时候,大家还是打电话拜年,后来变成了短信,再后来就成网路了。”

      老叶同志听见这话忍不住皱眉,叶妈妈给丈夫夹了只饺子:“你学你的,明明不会,还不谦虚。”说罢又给叶修夹了只:“那以后就回来得勤快一些。”

 

      叶修对于春节晚会向来兴趣不大,吃完晚饭回自己房间上网。如今距离下一届世邀赛只剩五个月,职业选手们恨不得一天能有48个小时用于训练。前几天还有人提议,你们过年回不回家,不回家的来随机。喻文州直接代表联盟发话,过年期间都去好好休息。

      君莫笑在零区溜达了一圈,碰见零星几个人,基本都是因为晚会太无聊,闲着无事上来看看。有他不太熟悉的年轻人对他嘻嘻笑,叶哥来打一把?退役的大神冲他们摆手,今天不打,溜了溜了。

      零区建立的初衷是为不同战队的职业选手提供磨合的平台,但随着越来越多的选手入驻,各类训练模式也不断完善。如今的零区有专门的训练场,供大家练习手速、反应速度、预判能力。叶修原以为这个时间点就算上线也没人会苦兮兮练基本功,没想到真撞见一个人,还是他挺熟的那个——孙翔。

      叶修至今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孙翔时候的情景,那天的H市风很大,孙翔带着帽子,单肩背着包,他跨过嘉世俱乐部的大门,冲自己伸出手,他的眉眼被压在帽檐下的刘海遮住一些,淡淡说了句“久仰”。

      算起来,他和孙翔接触的时间并没有多长。偶尔的几次战术指导,那人还摔门而出过一次。有天赋、有能力却桀骜不驯,缺乏团队意识,这大概是叶修对孙翔的第一印象。而后这个人从他手里抢走了账号卡,再之后是一段谁也忘不了的日子,挑战赛失败,转入轮回,第十赛季的亚军,以及直到前些日子人们还在津津乐道的世邀赛。

      战斗法师大概察觉到有人来了,停下正在训练的项目回过头。君莫笑主动向前迈了一步,头顶冒出个文字泡:“哟。”

      前一段时间炒得沸沸扬扬的新闻已渐渐被大家忘记,吃瓜群众们找到了新的八卦,围观地乐此不疲。整个事件中,孙翔除了最开始骂了句脏话以外几乎没什么反应,职业选手群里有人开玩笑,不知道江副队苦口婆心说了多少才能让这个人全程保持沉默,不过叶修觉得与其说是来自轮回和联盟的重重压力,不如说是这个年轻人自己的变化。

      曾经大大咧咧坐上嘉世会议桌左手边第一席的青年慢慢学会了如何去配合一个团队,虽然技巧依然青涩,但叶修知道这是他的第一步,也是他今后竞技生涯中相当关键的一个开始。

      再熟悉不过的战斗法师忽然说:“我不认为我上次赛场上有什么失误,不过承认我打到后面确实一心想赢。网上的那些东西我也看了,我不管他们怎么写,也不管你究竟是想真的复出,还是只是陪我们玩玩。”孙翔的声音不算高,语气也说不上客气,叶修仿佛看到网络那头梗着脖子的桀骜青年,大年夜一个孤零零坐在电脑前对自己宣战:“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让出我的账号卡。”

      之后是短暂的沉默,接着是男人没忍住的笑。花花绿绿的散人几步走过来,在他身边站定,就好像现实生活里十分常见的那样,用握着千机伞的手从后面拍了一下战斗法师的背。

      “大过年的,怎么这么严肃。不练了不练了,你练这些也没用,你基本功够好的了,等过了年多和大家打几场,别看不起你的后辈,你就是眼界高,沉不下心。我和你说啊……”

      孙翔一下子被他的态度弄得有点懵,不过这人一开始还好好说话,后来就不自觉变成了叮嘱与说教。电脑前的年轻人越听越窝火,叶修可能真是卡着他脾气爆发的临界点,向后退了一步。

      男人还是一贯懒洋洋的嗓音,他在新的一年即将到来的纷纷大雪里对着几百公里外的年轻人说:

      “一叶之秋早就是你的了。”

      “冠军也是。”



      -Tbc.-

      

评论(18)
热度(536)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