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成为一个正能量的cpy写手!
主叶蓝,杂食,80%咸鱼20%鸡血

【叶蓝】< 日月光华 >(12) [原作向]

△cp:叶修x蓝河   

△慢吞吞到自己都不忍直视的更新


12

      蓝河第二天一早推门走进训练室时,脑子还是懵的。他挂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以及冰敷了一晚上彻底转成紫色的男子汉勋章,嘴里叼着啃了一半的面包,头发也没来得及梳,翘了一撮毛。训练室里只有孤军奋战的曙光,同样挂着黑眼圈的召唤师闻声抬头,先喊了一声“卧槽”。

      “老蓝你怎么了!”

      蓝河朝他比划了个没事的手势,拉开椅子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揉着太阳穴开电脑。他昨天晚上根本没睡好:脸上的淤青时不时疼一下,联盟改制的事情闹得他心神不宁,当然最直接的原因还是叶修的那句话。

      “你究竟算不算外人。”

      有一个瞬间,他脑子里只听得到对方懒洋洋的调子。世邀赛时的视频、外界爆发出来的舆论、高层的明争暗斗、联盟今后的走向,统统被甩到九霄云外。仿佛有什么东西超越了地域、职业与性别,他不再是蓝溪阁的管理,也无关对方是否是游戏里的大神。他只是在二十岁出头依旧莽撞的年华里,隔了信号与电波,收到一份带着点旖旎色调的信赖。

      蓝河咽了口唾沫,觉得嗓子有点干。

      “哈哈……没想到大神这么相信我。”

      说完自己都觉得尴尬。

      屏幕上累计通话时长已经将近30分钟,万籁俱寂的冬夜,那人说完这句话之后再无下文。蓝河在电话这头拼命想新话题,他其实最关心的是零区的训练是否真能让他们拿到下一届冠军,可这问题目前谁也没有答案。绞尽脑汁的蓝团长终于在十多秒后干巴巴开口:“……那什么,十区那边你就不用管了。”

      说完发现自己作为其他公会的卧底,这么说似乎有失妥当,于是连忙改口:“……我的意思是小团队你就不用管了,世邀赛那边比较重要,你忙你的。”

      电话那边随即传出男人的声音,带着点笑:“我就说啊,有你在我特别放心。哎,也不止是小团队,十区公会那边要是有什么事,你也别太把自己当外人。”

      蓝河觉得这话要是放在平时,自己肯定要和对方吵几句。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反倒安静得很,听完只是低低“嗯”了一声。

      于是一直等第二天他对着训练室的电脑,屏幕上蓝桥春雪的形象刷新好半天了,蓝河的脑子里还时不时盘绕起叶修那句有意无意的话,敬职敬业的蓝团长拍了拍自己的脸,掌心贴上淤青时还疼得他抽了一下嘴角,他头也没抬,随口问另一个人:“你们昨天晚上怎么样啊?怎么没听你们说。”

      他并没有注意到,曙光的表情一瞬间有些微妙。

      “还行吧,就那样呗。那个,我提前和你打声招呼,大春今天下午会来咱们这边一趟……”

      “你是说游戏里的公会还是训练室?”

      “训练室。”

      蓝河顶着一脸花脸看过去,曙光旋冰的语气难得严肃起来。

      “他有些话要和你说。”

 

      叶修昨天晚上挂了电话,也好一阵子没睡着。二月里的北风吹在窗子上,时不时发出一阵响。稍微闭上眼睛,就有很多画面跳出来,彼此之间并不连贯。

      他看到早些年一头扎进这个游戏的自己,看到在嘉世的那些日子里,大家在相当简陋的训练室里一次又一次地复盘、磨合与进步。他看到黄澄澄的奖杯,看到越来越多的新人义无反顾地将青春奉献出来,看到比赛场上谁也不让谁的气势与失败过后的失意与辛酸。他看到自己的从一个团队,变成一个人,而后再变成一个团队,看到身边聚集的越来越多的朋友。他看到自己面前摆了两条路,看到越来越年迈的父母虽不明说却不愿他远行的目光,看到那群始终耀眼的人站在网络构建出来的时空里切切实实地告诉他,这就是他们的决心。

      有人突然喊住他,叶修寻着声音找过去,却只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那人站在两条路的中间,嗓音温和,他说,不开心的时候不妨玩一玩荣耀。

      男人一下子跌入梦里。

      时光逆流而上,他看到面前的电脑屏幕上,跳出了十八个好友申请。

 

      自打曙光说了那句话之后,蓝河一直很忐忑。他也没心思看游戏,凑过去打听消息:“怎、怎么了?大春又说我最近工作态度不端正?”

      曙光在和新区的副会长聊天,打字的速度很快:“下午你就知道了。”

      蓝河心里十分鄙视这种说话说一半的行为,可也只能继续陪着笑脸问:“昨天放你们鸽子确实不对,可我是真有事,你看我脸上还挂着彩呢,不是故意的。”

      曙光打字的手停了一下,想了想,说:“和昨天的事情没关系。”

      蓝团长绕到他身边,拉出旁边闲置的椅子,坐下。

      “那还是说我这阵子工作不用心啊,好吧,我反省,”蓝河简单思考了一下自己消极怠工的原因,觉得怎么都绕不开那个让他昨晚一整夜没睡好的人,不过他此时并没有时间具体一条一条分析,索性当一次鸵鸟,直接跳过这个话题,“大春之前提醒过我几次,我真的表现得那么不积极吗?平时各项工作我也没落下啊。他不会是把我们跟绕岸比吧?谁知道那小子怎么回事,这鸡血一下子打了半年。”

      曙光突然打断他:“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原因?我以为我够消息不灵通了,你就没听过什么谣言?”

      自愿给兴欣带了好久小号的蓝团长这下是真的懵了。

      “什么谣言?”

 

      各路媒体有关叶修和孙翔的报道这天依旧占据了头条热搜。叶修的粉丝选择相信偶像,他们坚持他有自己的想法,事情走到这一步并不是个人的责任。不过更多的吃瓜路人并不表态,等着看事情是否有反转。

      叶修第二天起来时,看见自家父亲带着老花镜看手机,眉头快皱出一个川字。叶妈妈颇有些担心地问他:“网上说的那个报道是真的吗?”

      叶修走过去给大美女按肩膀:“没有的事,你们别瞎想。”杂毛狗跑过来围着他的脚打转,男人蹲下去,揉了揉小东西的脑袋。

      “工作的事你们也不用操心,昨天老冯还给我打过电话,正好有个机会,我先去帮一段时间忙,虽说不是什么正式的工作吧,”杂毛狗翻出肚皮,叶修顺着它的毛摸了几下,抬眼看着叶妈妈笑起来,“可属于远程办公,哪儿也不用去,就在家里。”

      叶爸爸摘了眼镜,把手机放在茶几上,下结论:“现在都是什么媒体,太不负责任。”叶修跟着点头“是是是”,听叶爸爸继续说:“你的事我们不管,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不过也不能天天在家里,年前还有些亲戚没走动,你和叶秋带点东西去看看。”

      叶妈妈当着叶修的面揭老叶同志老底:“你是不是很早之前就想让他俩一起替你跑腿了,儿子们有出息,高兴吧?”

      叶爸爸从沙发上站起来,背着手去阳台看花,一句话也不答。

      叶修后来又给苏沐橙打了个电话,苏队长开门见山先问他“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退役的大神还没回话先乐了“你怎么比我还着急”。卧室的电脑开着,显示出零区的登录界面。读卡器旁边放了一个相框,照片是两个笑眯了眼的少年。一张账号卡此刻正安安静静躺在识别区域,苏沐橙听见不远处的包子“嗷”了一嗓子。沐雨橙风的视线里,有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名字在零区世界频道打了个“1”。

      男人还是那个语气,宛如这些年来光阴未转。

      “我回来了。”

 

      蓝河有点紧张,他按亮了手机屏幕,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看了第八次时间。蓝溪阁网游公会这边的会议室并不大,几个宅男不讲究,之前买了好几盆绿植放在角落,可经常打游戏忘了浇水,如今一个个垂头丧气的。蓝河明目张胆在桌子的一角摆了一排迷你手办,战队成员基本一人一个形象,唯独夜雨声烦有四个版本。大春QQ上说晚到两分钟,年轻人盯着领导发来的寥寥几个字,试图从文字分析对方情绪,可盯了半天,什么也看不出来。

      蓝河觉得自己就像小时候被老师叫到办公室等着挨骂的学生,他看完时间又打开微博,一不留神就看到有好友给某条微博点了个赞。

      微博的主体是一张图,不用放大就知道是上一届世邀赛结束时,国家队选手离开苏黎世的照片。这张图曾经被主流媒体发过,配的文字基本都是即使赛场失意你们依旧是英雄这类煽情的调调。而这次的照片上多了一个小圈,圈出来的主体就是这两天被无数人猜忌无数人怀疑的人。

      叶修站在毫不引人注意的角落,抱着胳膊,他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去看身后的市体育馆,而是看向刚从赛场上下来的几个年轻人。

      一个人的情绪究竟多么真切才能从薄薄的相片上显示出来,在所有人都在为输了比赛而难过时,这个人却将目光投向了未能凯旋而归的战士。博主给这张图配了三个字:相信你。

      蓝河突然想起昨天这人说到零区时,语气里掩藏不住的兴奋。他心里一阵泛酸,可酸涩之后又升起一股别样的情绪。他一边想为叶修打抱不平,一边又想对所有人说,这个人其实比你们想象得更优秀,可惜你们不知道。

      他转了这条微博,也写了三个字:相信你。

      会议室的门就在这个时候被推开了。

      蓝河瞬间变成了上课开小差被老师逮住的小学生,他慌忙把手机收起来。梁易春的脸色比他预料中好很多,不过刚一进门就直戳他的软肋:

      “你最近是怎么回事,怎么有点心不在焉?”

      蓝团长干笑两声,低下头:“那什么,有点私人的事,马上调整。”

      梁易春见他紧张,给他倒了杯水:“也不是说你工作态度多不好,可现在吧,情况有点特殊。”

      蓝河接过水,没喝也没吱声。梁易春继续说:“这两天的新闻你应该也看到了,叶修和孙翔,先不说事实怎么样,时隔半年多的消息还能引起大众的关注,就说明大家还是发自内心地想要赢这个比赛。”

      蓝河心里小声说,真相我特别清楚,不过没敢顶撞领导,只能点点头。

      梁易春也给自己接了杯水,坐下:“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明年的联盟赛制可能要改。”

      饶是蓝河十几个小时前刚听过这个传言,这时仍是心里一震。他立马想起曙光上午说了一半的话,可一时没想明白联盟改制和绕岸垂杨有什么关系。蓝河一向不太会说谎,况且瞒对方也没意义,索性相当坦诚地回答:“知道一些,而且会不会真的改,就看下一个冠军了。”

      梁易春点头,转着他手里的一次性纸杯:“各大战队正在积极想办法,具体的内容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压力越来越大是事实。其实改制的消息一放出来,咱们战队这边就在做准备了,我也一直在跟进。这次的新区我都没顾上管,也是辛苦曙光了。”

      蓝河喝了一口水,半晌才说:“我明白了,公会这边我会尽可能多看着点。”昨天半夜才冒出一个小芽的情绪被他一股脑塞回心底,他在这种时候特别立场分明,心里琢磨,晚上回去了就和斗战胜佛说一声,可乐同志要暂时AFK,自己上小号的时间也要减少,不知道他有没有答应落笔成章去打固定团,要是他也走了,贪生那几个人估计要哭了。

      “不是让你多看着点,”梁易春的一句话又将蓝河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比他年长几岁的男人看着他的眼睛,“是我要正式调到战队那边协助工作,我综合比较过你们几个人,对于现在的蓝溪阁而言,你是最合适的。”

      蓝河握着杯子的手猛地僵在半空中。

      “蓝桥,想当会长吗?”



      -Tbc.-

      时隔了好久的更新!我要快点写,我要早点写完。。。

评论(32)
热度(532)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