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咸鱼20%鸡血

【叶蓝】< 经验 > [Fin]

#2017蓝河生日快乐

#叶蓝96连弹计划

#06:00

 

      蓝河养了一只名叫“经验”的猫。

      去年过生日前夕捡到的,现在差不多快一年了。叶修第一次去蓝河家,小东西才3个月,正是最淘气不过的时候。它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围着男人的裤脚转了个圈,然后被他身上的烟味熏得不住打喷嚏。

      小猫是只黄白相间的橘猫,白的多黄的少,后颈上一块黄看着有点像颗桃心。蓝河原本规规矩矩坐在沙发上给客人倒水,看到小东西一边打喷嚏一边抖耳朵后退,嘿嘿笑起来,一没留神烫了自己。

      年轻人条件反射摸耳垂。他在家随便套了件长袖T,手指拨拉开微微有点长的碎头发,袖口随着手肘上扬露出一截手腕。坐在三十公分开外的客人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又很快将目光移开,他伸手将滚烫的水杯往自己边上挪了挪。

      “这猫叫什么名字?”

      蓝河每次回答这个问题都有点尴尬:“经验……”

      小猫竖起耳朵,听见主人叫了自己。

 

      叶修第二次去蓝河家里时,蓝河正蹲在阳台开罐头。阳台上放了两盆被啃得七七八八的花,和一盆长势喜人的猫草。橘猫用头蹭着年轻人的腿,恨不得走两步拐三个弯。可罐头刚打开还没来得及往小盆子里倒,门口突然“叮咚”一声响。铲屎官腾地扭头,轻轻快快回了句“来了”,想也没想就端着罐头去开门。

      男人一进门就迎来一盒新鲜的罐头,有点好笑:“正喂猫呢?”

      蓝河愣了愣,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小铁盒,这才小小“啊”了一声。围着食盆绕了八圈的经验相当不满意,拖长了嗓音“喵喵喵”。铲屎官将客人晾在门口,一路小跑双手奉上。

      “后天的全明星周末,我这还多了张票。虽说今年你们办主场,但每年都是主办方最忙,也不知道工作人员有没有时间进场看节目。反正放我这儿也没用,你要不先拿着。”

      拨了一半的罐头随着话音的落下顿在空中,叶修从蓝河接下来的声音里听出点向往,还有点无奈:“谢谢大神啊,不过我估计没时间进去,俱乐部那边是负责内场的,我们这种公会的就是外场了。大家看节目的时候我们还得忙别的,还有晚上你们的聚餐,得提前落实。”

      叶修“哦”了一声,把掏出来的门票又揣回口袋里。蓝河往小食盆里加了点水,伸手摸了摸吃饭吃得忘乎所以的经验。男人又突然说:“你们这儿有什么好吃的吗,聚餐其实挺无聊的,还得听老冯讲话。”

      年轻人撑着膝盖站起来:“大神这也逃啊?”

      “什么叫逃,这叫合理安排日程。要不我请你吃饭吧,就当之前你在兴欣当保姆时候的工钱。”

      “……您也知道,我们这种基层工作人员得听从组织安排。”

      “之前听黄少天推荐了个什么店来着,好像他觉得还不错。”

      “但是我想吃个晚饭的时间还是应该有的。呃,大神你还记得是哪里么?想起一个字也行。”

 

      叶修后来好一阵子没去蓝河家。经验猫生第一次懒洋洋躺在沙发上看蓝河忙得脚不沾地,小宅男对着什么东西和明明不在这个房间里的人讲话,对方的声音它听过好多次,不过长什么样子完全不记得。自家铲屎官有时和风细雨,有时暴跳如雷,猫大爷端起小手眯起眼。

      反正每次自己没有小零食的时候,和他讲话的总是那一个。

      这个人真讨厌。经验追着自己的尾巴想。

 

      再之后天气越来越冷,南方没暖气,又冷又潮。橘猫睡觉的时候喜欢往蓝河被窝里钻,年轻人感慨,也就这个时候用找我了,平时怎么不见你这么黏人。放在枕头边的手机嗡嗡震了两声,蓝河一手没敢动,让猫大爷靠着,另一只手捏起手机放到耳朵边。

      信息点开是一半人声一半风声:“我刚去买宵夜,发现店主回家过年了。这才几号啊,他们怎么回去这么早。”

      蓝河哭笑不得:“大年二十八了,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不回家过年吗。”

      对方回复地理直气壮:“你不也没回家,你怎么不回家啊。”

      年轻人沉默片刻:“我爸妈住的地方其实就离我这房子7公里。”

      对方又发了条语音,可蓝河听了半天光听见风声了没听见说话,才反应过来这是用在实际行动表示自己的无语。橘猫明显感觉身边的靠枕在极力挽救尴尬局面:“不过他们平时也不管我。一直没问过你,大神你为什么不回家?”

      “之前发生了点事。就一直没回去了。”

      年轻人坐直了一些,在手机里敲了三个字“对不起”发过去。对方反倒不怎么在意,还是语音:“不过事情都过去了,我在考虑明年过年的时候回去一趟。不过下一场世邀赛得打好,要不回去多没面子啊。”

      铲屎官又低头打字:

      ——“会赢的!”觉得太短了没诚意,删掉。

      ——“我觉得一定会赢得!”有点傻,又删掉。

      ——“反正不管什么结果,不后悔就行,你爸妈肯定也会为你高兴的!!”好像又有点长……

      叶修:你们公会是不是之前打出来过好几次永生之泉的材料,我们正好还缺点,为了世邀赛取得胜利,别小气。

      橘猫打了个哈欠,看着自家铲屎官一把按灭了卧室里唯一的光。

 

      叶修第三次去蓝河家的时候,蓝河正在开团带boss。G市换季时温度飘忽不定,叶修按了三次门铃,等了小一分钟才听见门锁转动的声响,可开门连一句话都没说,屋子里的主人又一秒钟转身冲回卧室。

      “集火集火!!!”

      客人站在门口一挑眉,轻车熟路进屋关门。经验懒洋洋趴在窝里晒太阳,听见动静抖了抖耳朵,连身都没有翻。屋里年轻人的声音一波高过一波,有几个音还破了。叶修坐了半天连杯水也没有喝到,索性站起来去翻冰箱。

      他拿了罐冰可乐,一根指头撬开了拎着往蓝河卧室走。电脑屏幕上,boss争夺战已进入尾声,中草堂的人马越来越少,最终悻悻而归。蓝团长一点也不掩饰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喜悦,冲叶修炫耀:“怎么样怎么样,打十次能见到一回吗?这就是运气。”

      叶修凑过去看掉落,并不吝惜夸奖:“这个掉率确实低,我也没见过几次。”

      然后他就被电脑屏幕旁边的一只粉色易拉罐吸引力注意力,指了指:“这是什么?”蓝河随口说:“果酒,基本没什么酒精含量。二笔前两天网上买的,给了我一瓶,桃子味的,还行吧,有点甜。”

      说罢拿过来又灌了一口,结果直皱眉:“变常温了好像更甜了。”

      耳麦里团员开始催他分配装备,蓝团长单手打字连连应好。他刚要把粉红色的易拉罐放回桌子,手腕却突然被人拉住。手腕牵动小臂、大臂,受力之下微微抬高,有人低下头凑过来,就着他的手腕叼着易拉罐的边喝了一口。

      叶修光明正大偷酒,砸吧砸吧嘴,评价:“是挺甜的,像果汁。”接着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踩着拖鞋踢嗒踢嗒走出卧室,特别不正经地喊了声:“经验。”

      蓝溪阁精英团四顾茫然:

      “蓝团怎么没动静了。”

      “团长团长,装备还没分呢。”

      “什么情况!”

      “团长不会秒睡了吧。”

      橘猫被某人骚扰地烦了,像小豹子一样冲他呲了呲牙。

 

      经验第四次见到叶修并不是在蓝河家里,而是隔了宠物店的窗户,看他站在马路旁边抽烟。男人似乎稍微适应了一些G市的天气,一根烟抽完了想抽第二根,但手指伸进口袋摸了半天也没摸出来烟盒。

      蓝河正在事无巨细地和宠物店老板讲橘猫的生活习惯,温柔的店主看他恨不得列一个清单,没忍住笑了:“你这话已经说第三遍啦。”

      年轻人听罢也有点尴尬,挠头:“不好意思啊。”

      叶修敲了敲玻璃门,比划了个口型:该走了。

      经验看到自家铲屎官恋恋不舍地走过来,勉为其难地软软“喵”了一声,伸出脖子让他摸。蓝河捏了捏他背脊的那块桃心,轻轻说了句:“会赢的。”

      经验根本没听懂他在说什么,反正被摸得挺爽。

 

      经验再见到蓝河已经八月中旬,橘猫不得不承认,虽然自家铲屎官整体是一个比较愚蠢的人类,但好几天没见着,又有那么一点点担心。

      猫总是会担心一些奇怪的问题:比如,我的铲屎官还活着吗?他去洗澡那么长时间有没有淹死?

      蓝河推开宠物店的门时,经验一下子站了起来,软声软气“喵喵喵”了好几声。温柔的店主和清爽的青年打招呼,挂了风铃的玻璃门又被推开,叶修背着蓝河的单肩包低头走进来。

      店主“呀”一声:“你不是前几天电视上那个……什么什么比赛来着。”

      叶修被认出来了也不在意,冲女孩笑了笑。蓝河顾不上这边,把橘猫抱过来,和店主说谢谢。女孩说:“这只猫好乖的,不过我很好奇,它为什么叫‘经验’?”

      年轻人听完一愣,接着笑了:“我喜欢玩游戏而已。”

 

      “明年春节就能回家了吧。”

      “能,底气足着呢。说起来前一阵子我弟和我说,他最近准备搬家,和他媳妇儿买了新房子,他的房子就空着了,等我回去了住他那儿。”

      “那很好啊。”

      “他家具什么的也不搬走,其他我都满意,就是吧……”

      “?”

      “房子挺大的,一个人住有点浪费。”

 

      经验不记得已经是第几次见到叶修,从蓝河家的客厅,到隔了几条马路的宠物店,再到陌生城市的陌生环境。

      一只猫的世界其实很小,它对自己目前的状态还算满意,有一个尽职尽责的铲屎官,一个经常把铲屎官气到半死的二号铲屎官,和一个夏天不会那么热,不经常下雨的房子。

      用愚蠢人类的话说,这个房子,大概叫做家。

 

      这一年窗外飘雪花的时候,蓝河和经验都激动得不得了,一人一猫恨不得把脸贴到窗户上。叶修在门口跺了跺脚,抖掉身上的冰碴,转开门锁,一抬头就乐了。

      “你俩怎么一个样,想看雪下楼看,”男人说着把一只包装精致的盒子放在餐桌上,“回来的时候顺路买的。”

      蓝河说,经验就是去年这个时候被自己捡回来的,以后就按这天给它过生日。叶修说那行,自己晚上回来的时候给它带个小礼物。结果蓝河只瞥了一眼,就指着12寸的蛋糕盒兴师问罪:“你就不能稍微伪装一下吗?这是猫的礼物吗?”

      不过没等男人回话,他就径自拆了包装,还心情颇为不错地哼了两句歌。

      已经一岁多了的橘猫在生日当晚多吃了一份零食,还享受了两个铲屎官的按摩,猫大爷心满意足跑去卧室就寝,没过多久就被叶修抱了出来,放到沙发上。

      经验“喵喵喵”表示不满,男人低头看着它郑重其事地说:“对不住,今天您就睡外面吧。”

      然后“嘭”的一声关上了卧室的门。

 

      后来没过多久,蓝河又从外面抱来一只流浪猫。大概刚满月的样子,瘦巴巴的小可怜。叶修问:“这次给起什么名字?”

      蓝河想也没想:“装备。”

      叶修表情微妙,半天还是说了声“好”。

 

      叶修有一次接受采访。小记者问,请问叶神喜欢什么小动物。退役了的前大神说,猫,家里养了三只,一只大的两只小的。

      小记者笑着问,叫什么名字呢?

      叶修沉思片刻,小的一个叫经验,一个叫装备,大的不太方便说。

      很多人吐槽,这名字起得太有主人特色了。叶修看着评论问蓝河:“蓝啊,你当初怎么想到这名字的?”

      蓝团长原本正在整理这一周副本的材料掉落,听到这话回了一下头。

      “你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有一年我们打比赛,发挥失常输给蓝雨,我去找地方抽烟,正好碰上你进来,还被你训了一顿。”

      “是技不如人输给蓝雨,而且我只是提醒你场馆内禁烟而已。”

      男人摊手表示你说得很对。

      “场馆的收尾工作是我们负责的,就是第二天晚上,我在你偷偷抽烟的地方捡到了一只猫。”

      “哦,原来这名字是纪念我给你们送经验的?”

      经验和装备体型相差不多,正挤在蓝河被窝里睡觉。叶修躺在沙发上看手机,评论五花八门,有关心小猫的,有关心大猫的,还有关心铲屎官的。他见蓝河半天不回话,狐疑地抬头看他一眼。电脑前的年轻人发觉那人的目光,迅速转回电脑前。

      “是纪念我能在那里遇到你。”

      有点不好意思,却也足够坦诚。

 


      “Boss。”

 


      -Fin.-

 

      河河生日快乐!

      这篇也是很早就写好了,后来才入了黏土大坑,正好发现零件有两只猫,诶嘿,全家福!


罗森20块钱的小蛋糕,过年的时候再给你补高级的(。

评论(38)
热度(786)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