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咸鱼20%鸡血

【叶蓝】< 日月光华 >(06) [原作向]

△cp:叶修x蓝河 

△今天是颗糖


06

      蓝桥春雪:打完了。

      蓝桥春雪:带新人打小本而已,还没打通[叹气][叹气]

      蓝河迅速给对方回了两句话,打完砸吧砸吧嘴,觉得有点可惜:还没见过对方玩战法呢,要是能一起,那四舍五入就是在和一叶之秋打本啊!

      蓝团长这人不怎么记仇,虽说当初被君莫笑整得挺惨,不过都过去了。现在他心里的那个人,还是游戏里呼风唤雨的大神。年轻人颇为遗憾地看着屏幕,不一会儿对方回复了个“哦”,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

      蓝河礼貌性地说:下次有时间一起啊。结果对方什么也没回。

      天气预报说,北方迎来了今秋的首次大降温。蓝河在接近最南端的海岸线将空调开到了16度,他把T恤的袖子卷起来,露出两条不怎么晒太阳也没什么肌肉的胳膊,去冰箱里搜罗了一圈结果两手空空回到电脑前。

      然后发现QQ小企鹅冒出了一颗提示泡。叶修隔了好一会儿才回复他:

      现在有时间?

 

      蓝团长条件反射心里一慌,不是他对叶修这个人有什么偏见,实在是之前被骗得多了。他一时没摸清楚大神什么意思,不过大神也没打算跟他绕弯子。

      君莫笑:无尽塔。高级模式,打吗?

      蓝团长眼睛一亮,回复得相当利索:打

      很多游戏都有这种模式的副本,玩家进入特定场景,应对一波又一波的敌人。荣耀设置了两种难度模式:普通和高级;以及两种获胜模式:玩家血条归零结算和特定时间内击杀数量结算。前者顾名思义就是敌人数量无上限,直至玩家血条归零;后者可以在进入副本时设定时间,击杀数量越多奖励越丰富。

      不过这个副本有一点不同于其他游戏,也可谓是荣耀的一贯传统——隐藏。

      隐藏怪物随机刷新,普通怪物只要攻击特定部位或者连击多少次也会奖励翻倍。一个副本打下来,上百只形形色色的小怪,玩家可以不断探索,也算乐在其中。副本的挑战人数上限是10,下限是1,不过经过各方大佬摸索,2人的高级模式最容易刷出隐藏,不少人说打个副本也要吃狗粮,给策划差评。

      叶修报了个坐标,蓝河兴致勃勃上线,根本忘了自己在半个小时前还向大春保证绝对专心工作。ID为不要可乐的一身装备在同等级玩家里相当惹眼,绝色刚想打声招呼,就见屏幕上一行字:30分钟,高级,进吧。

      战斗法师转身进本,一句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的小剑客脑子里升起一个奇妙的念头:

      这人好像今天怪怪的。

 

      蓝河其实和叶修接触时间不长,满打满算也就最初十区开荒时的那些光景。他对这尊大神的了解大多还是来自新闻媒体,现实生活里究竟性格怎样、爱好如何,他真的不清楚。

      笔言飞总说蓝河是个矛盾体,有时候神经大条到可怕,有时候又出奇地敏感。不同固定团之间的明争暗斗他比谁都清楚,可偶尔和他开玩笑,他的回答又会直男到让人哭笑不得。绕岸团里有个女牧师一直倾心隔壁团的剑客团长,一次好不容易混到他团里,还没开打就被细致认真的蓝团长十分正直地请了出去。他自己的固定团里有几个人最初打团本时总是反应不及,后来每次分配站位,蓝团长就把他们放在最容易躲开boss追击的位置,一次两次还好,百人团一周那么多本,他竟然每个boss都记得。

      蓝河自己也说不清,他究竟是对哪类事情上心。反正卧底小剑客跟着进副本的时候,就是觉得这人今天似乎不太对。

      结果场景刚刷出来,他什么都没来得及感慨,就先发自肺腑地说了句“卧槽”。

      因为不到十秒钟的时间里,屏幕左上角的击杀数已然跳到了41。

 

      手速全开的大神是什么样子的。

      如果在今天之前问蓝河这个问题,他大概会特别自豪地讲出第几赛季的黄少天,如数家珍地告诉对方你要仔细看第几秒第几秒。对于叶修之前七百多的手速,蓝河其实也相当感慨,可那绝对不会是脑子里第一个跳出来的答案。

      不过现在,事情就有些不一样了。

      小剑客愣在当场,又是一眨眼的工夫,击杀数量跳到了57。战斗法师装备不错,不过也只是网游世界里的不错。普通人伤害值再高也绝无可能在不到10秒钟的时间里击杀50多只小怪。

      这人的手速,简直快到可怕。

      耳麦里传出对面清晰敲击键盘的声音,以及浅浅的呼吸。叶修进本一句话还没说,蓝河再去看击杀数量又跳到了65。

      ——这人在搞什么啊!

      蓝团长觉得自己眼球的速度都快跟不上对方手速了。平时看比赛不是第一人称视角,偶尔有游戏里遇见大神求切磋,对方也决计不会大爆手速虐他们。如此简单粗暴的视觉冲击大概还是人生头一回,蓝河晃了晃脑袋,选择同样简单粗暴地问当事人:“……大神?”

      叶修呼吸声依旧平稳,又宰了两只小怪,才慢悠悠回答:“别划水啊。”可手下动作一拍也没慢,眨眼功夫,又是两只归了天。蓝团长心里吐槽,有必要这样吗!你这么打让站在一边的我十分尴尬啊!说着象征性地拉了两只小怪,十分尴尬地砍了。

      左上角的数字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飙升,蓝团长从最开始的震惊,到之后的羡慕,再到麻木,最后直接收了手,彻底划水。

      大概是十多分钟的时候,一只绿油油的小怪控制着诡异色泽的毒气弹一步三摇晃跑过来。战矛透过前一只小怪的肩骨,却在碰到他身体的时候偏了一个小小的角度。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划水的小剑客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但是男人的动作就因为这个微乎其微的失误顿了一下,叶修下意识瞟了眼手机设定的计时器。

      12分36秒。

      屏幕上的战斗法师失去了指令,干巴巴站在那里,被从天而降的毒气弹碰掉一层血皮。蓝河这才发现对方好像停下来了,接着就听对方有些无奈地说:“没打出来隐藏,运气不好。”

      关于这个副本,总是有很多传闻,什么十分钟内打掉几百只怪就可能刷出限定boss。蓝河之前也听说过,不过他一直觉得那都是大家瞎说的,谁能在十分钟内干掉那么多。面前的战斗法师慢慢恢复了平时的样子,虽然手速依旧很快,技巧仍然高超。年轻人看着一点点增加的进度条,一时没说话。

      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有了最合理的解释:大神要刷隐藏,不方便随便拉个人暴露身份,于是喊上自己当陪衬。几只小怪咋咋呼呼围上来,蓝河两个技能下去,给击杀总量加了个可怜兮兮的3。

      不远处的战斗法师按部就班地杀着怪,蓝团长时而灵敏时而迟钝的神经竟然在此时捕捉到了一丝不太一样的气息。他觉得自己脑子里的念头荒谬且十分可笑。

      他在说谎。

 

      一个人心情不好的时候会有很多种发泄方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大哭一场、找几个好朋友不醉不归、透支掉信用卡疯狂消费或者直接和对方大吵一架。蓝河不怎么记仇,却不少生气,有时候游戏里跟谁不对付了就约个PK,打完了爽完了就又跟没事人一样。他自认为自己心理调节能力不错,要不然也不会当年被君莫笑气得半死,如今还满怀期待约人打本。

      可那些闪光灯下聚焦的人物就不一样了。蓝河一直觉得大神如喻文州、黄少天这种,是不会有什么个人情绪的。就好比荧幕上的明星,你看到的永远是他们光鲜的一面,粉丝见面会、综艺节目上的喜怒哀乐基本都有台本,这个人的一举一动被无数人关注着,他们真正的情绪,你是捕捉不到的。

      蓝河并不清楚叶修是不是真的心情不好,但这突如其来的想法本身就像有了引力,毫无预警地将这个一直远远观望的年轻人推到一个相当近的距离。只有两个人的副本,几个身位格之外的大神,完美的伪装与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不过叶修并不知道他这一系列的脑内活动,刷怪的频率很稳。副本本身不大,小怪一般会在玩家附近刷新,副本四个角有几率刷出精英怪,攻击力翻倍,却不会主动攻击玩家。战斗法师就站在副本的中央,等一波又一波的小怪围上来。倒计时一分一秒减少,击杀数量不断增加。

      站在一边安心划水的小剑客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动了。

 

      叶修发现对方在不断给自己拉怪的时候,距离结束的倒计时已经跳到了3分钟。

      小剑客跑去远一些的地方用一个小技能引几只怪,带着跑回来,再等自己放AOE把仇恨拉过去。随着击杀数量的增加,副本怪的难度也相应增加。如果换个人,打到现在别说一次拉一群,两三只围上来也吃力。

      叶修并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可饶是荣耀大神,也一时没搞懂眼前这人想做什么。好心替自己拉怪?他怎么不觉得蓝河是这样一个人。

      叶修对蓝河其实没什么深刻印象,如果不是之前连着三次见到这个ID,他恐怕也不会主动想起这个小卧底。第十区确实是他荣耀生涯里最难以忘怀的一段时光,但真正记住的大概是从战队成立开始,一路杀回去的那段往事。之后拿到了冠军,走出了国门,拿了个不太理想却没什么怨言的成绩,再之后是面对联盟改制等一系列事情。

      叶修今天拉人打副本,确实是有私心的。无尽塔也许在普通玩家眼里只是一个刷奖励、打发时间的副本,但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适合一个人测试手速的地方。

      12分36秒。

      这是他现在能保持最高手速且不出错的极限。

      他给苏沐橙发的那条信息并不是空穴来风。今天赵副主席走了之后,他问老冯:“这事还有改的可能吗?”坐在窗户边看了半天风景的中年男人回过头,目光复杂,半天才给出回话:

      “有。”

      “但有个前提,冠军。”


      叶修走出联盟的时候问了自己一个问题:我这把老骨头,要不要再拼一把。不过没等他想出答案,喻文州忽然叫住他。温和且理智的男人一开口就将他心里堵着的那点弯弯绕绕铺开了暴晒在阳光下面:

      “如果选择复出,你将会面对很多问题。舆论我就不说了,想来你也不会在意。我们这次主要输在协作上,大家能力都不差,但配合并不算默契。如果你想用个人的能力弥补团队的缺憾,那你将会付出超出常人的努力,你需要重新回到战队,进行新一轮的训练、适应与调整。我不知道前辈你之前对于退役之后是怎么规划的,不过如果你选择复出,那么这些规划将会被全部打破。”

      “你将顶着巨大的压力,对抗着随年龄增长而日渐下滑的状态,去拼一个并没有百分百把握的冠军。如果能顺利拿到冠军,那这一切都算值得,可万一拿不到呢?37场连胜还是两次世邀赛败北,”喻文州看着他的眼睛,“你选择哪个?”

      叶修沉默片刻,得出结论:“……真不想和你说话。”

      喻文州笑笑,他们两个都知道,他说的是事实。叶修摸了摸口袋,掏出一根烟,大咧咧坐在联盟大门口的马路边抽起来。喻文州走到他身边,轻声说:“我不知道你们最开始打联赛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那时候我还在训练营。也许你们当初也遇到过很多无可奈何的选择,走过不少不得不走的路,而现在,这条路摆在我们面前了。”

      叶修吐了个烟圈抬起脸,曾经第四赛季第一次见到时还青涩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褪去了所有不成熟。

      “既然走到了这里,就无论如何都要继续走下去。”

 

      喻文州说的不错,状态是他现在需要面对的最大的问题。12分36秒的极限,其实并没有比上个赛季下滑多少,但如果想要凭借一个人的能力弥补顶级团队的缺陷,还远远不够。

      面前的小剑客仍在孜孜不倦地替自己拉着小怪,倒计时只剩1分20多秒,现在的小怪攻击力相当高,就算是大神,也做不到无缝拉怪无缝打掉。自己打怪的时候,小剑客就远远站在一边看着,等自己快打完了,就再跑出去拉过来一两只。

      如果说刚进副本时,叶修确实有些情绪低落,脑子里全都是世邀赛、冠军、改制与下一步的打算,那么此时他真的不得不分出点心思,给眼前这个不太熟悉的卧底。

      而等手边的小怪血条清零,那人再带着小怪冲过来时,他就瞬间明白了这人的用意——他拉了两只血量3倍,攻击3倍的精英怪。

      叶修一下子脑补出网络对面的年轻人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甚至模拟出了他的语气:打顺手了吧,来吧,这两个也顺手AOE了。

      小剑客拉怪拉得十分潇洒熟练,可等他一个三段斩跑过来时,眼前的战法忽然不动了。叶修眼睁睁看着精英怪追上来,一个技能下去,削掉小剑客三分之一的血条。年轻人刚停下没一秒,立刻又狂奔起来,连文字泡都没来得及发,语音里喊了声“靠”。

      南方人软软的嗓音加上点气急败坏:“你怎么不打了!”

      叶修一本正经回话:“打了半天了,给你个表现的机会。”胖乎乎的小怪又一个技能招呼下去,打掉绝色三分之一血条。年轻人这次连语气词都发不出来了,集中一百二十分注意力对敌。大神见他确实有点左支右拙,懒洋洋施以援手,最终在小剑客还剩2%的血时完美收官。

      此时,离本局副本结束还剩7秒。

      年轻人在网络那头呼出一口气,叶修刚想说“小同志别总想着骗人,这样不好”,却不料他们身边突然刷出来一只怪——最普通的,集中在副本中央的,看见血皮玩家就咬的那种。

 

      4秒。

      叶修这次没来得及出声提醒,红名小怪一个飞扑上来,直接把蓝河的血条拍到了底。

      这情节好像有点似曾相识,当年似乎也是个剑客,威风凛凛的,直到他在赛场上遇到了一棵树……

      “我靠!!!”

 

      2秒。

      远远不及黄少天的小剑客在这局副本即将结束的时候渐渐化作一道白光,他的身形开始变淡,建模越来越模糊。年轻人用家乡话嘀咕了句什么,叶修没听懂。

 

      1秒。

      荣耀大神松开握鼠标的手,看着游戏界面,轻轻笑了一下。

      然后他就听见有人隔了几百公里的距离,用标标准准的普通话对他说:

      “虽然我不知道你刚才为什么心情不好。”

      就像一个人走了太多弯弯曲曲的路,翻过重重巍峨的山,在以为穷途末路时一抬头,一不小心看到了一小片清澄透明的海。


      “可不开心的时候玩玩荣耀。”

      “你看,这不就好了。”


      -Tbc.-

      请大家为天使河的男友力鼓掌

评论(45)
热度(747)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