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咸鱼20%鸡血

【叶蓝】< 日月光华 >(02) [原作向]

△cp:叶修x蓝河 

△加了标题的tag,方便查找,诶嘿嘿


02

      蓝河是在抽屉的最里面发现这张账号卡的。

      红黑的主题色调,金属质感的logo,右下角有一串数字,旁边贴了一个小小的标签,用圆珠笔歪歪扭扭写着“十区卧底号(兴欣)”,背面签名处被他加了个备注——绝色。

      他昨天熬夜统计完了手里几个账号的装备材料,连夜发给了笔言飞。挤着这天的早高峰赶来上班,训练室这时还没来几个人。斜对面的曙光敲了敲他的桌面:“老蓝你手边有移动硬盘么,至少500G的。”

      年轻人一边啃早饭一边吐字不清回他:“有,你等等。”

      蓝河拉开最下层的抽屉,埋头找硬盘,结果硬盘还没找到,就摸到了一张账号卡。那年随手塞进去的账号卡卡面依旧光鲜亮丽,可曾经鸡飞蛋打的回忆却早已被时光掩埋,他用十秒钟思考这是哪个号,接着恍然大悟“啊”了一声。

      曙光以为他没找着,勾头说:“没找到啊?没事,我借别人的。”

      蓝河这才回过神,大刀阔斧将抽屉翻了个底朝天:“找到了找到了。”结果站起来的时候没留神,膝盖碰上桌子角。“咚”的一声,动静不算小,曙光差异地抬头。年轻人呲牙咧嘴把硬盘扔过去,一瘸一拐坐回位子。

      QQ上笔言飞刚给他留了条言:靠,睡过了。有什么事先帮我顶一会儿。

      蓝河揉着膝盖回他个打哈欠的欠揍表情。

      反正时间还早,公会里也没什么事,他捏着这张卡左瞅瞅右看看,麻利地插卡换号。

      不如看看这号上还有什么材料。

      蓝团长尽职尽责地想。

 

      蓝河上线发现自己竟然还在第十区的兴欣公会,眉梢不由得一挑。大公会不比小公会,人员流动大,基本是不可能有僵尸号存在的。蓝溪阁的精英团百来号人,分工明确,有主PVE打本刷材料的,有主PVP野图抢boss的,萌新们怀揣着对战队的热爱奋不顾身投身于公会,这原本是好事,可如果一个玩家空有一腔热情,水平实在一般,打什么都拖后腿,公会管理也有主动劝退的先例。僵尸号自然隔一段时间就清理,不过蓝河也能理解,兴欣公会成立时间尚短,唯一负责网游公会的管理甚至在上个赛季还要亲自上场打比赛。

      绝色这号连神之领域的任务都没做过,身上装备环保异常,蓝河左翻翻右翻翻,觉得除了几个低级副本的隐藏材料可能还能用到,其他根本不值一提。

      公会在线人数不多,仓库制度竟然还是自己当年写的那一个。蓝团长公事公办,在自己昨天晚上写好的账号资源汇总表里又添了一行。名叫绝色的剑客站在主城最不显眼的角落,不远处有个摆摊卖装备的,头顶冒出一个文字泡,开始了这一天的吆喝。

      说实话他对这号没什么感情,当初带出来的新人不知道还剩多少人在玩,曾经把自己气到吐血的大神如今也功成身退。那些兵荒马乱的日子渐渐融化在普通记忆里,如今跟人提起也不过和大家一起笑笑,对下一个去开荒的同事报以一百二十分的祝福。

      可他又忽然想起世邀赛,想起叶修在镜头前的最后一个表情。说不上多难过,但总归是遗憾的。也不知道大神以后会做什么,总不能真玩个小号继续祸害新区吧。

      屏幕上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剑客依旧保持着刚上线时候的样子,不远处卖装备的小摊已经陆陆续续围上几个人。

      曙光隔了两排电脑问:“老蓝你这里面的东西能删不?空间有点不够。”

      年轻人连忙说:“不能不能,你别随便删啊。我还有个硬盘,你等一下。”

      说完就要弯腰翻抽屉,结果耳麦里“叮咚”一声响。

      蓝团长刚埋下去的头又抬起来,看到绝色的私聊框里蹦出一条留言:

      南无斗战胜佛:胖友,我也是公会的,有个任务卡一早上了。能帮个忙不?

 

      蓝河有时候真觉得自己有吸引小白体质。他把硬盘递给曙光,看时间尚早,就回了两个字:好吧。

      对方显然没想到这人如此爽快,随即发来一个组队申请。这个南无斗战胜佛是个狂剑士,等级才65。蓝河问了坐标,心里不自主开始过滤60级左右的复杂任务,可到了跟前,看到那人装备时先愣住了。

      一个没满级的小号,竟然拿了一把60级的橙武。

      在这个一般人60级连神之领域都过不去的年代,一把低级橙武根本算不了什么。但这也意味着,很少有人会在等级低的时候搞装备。数值策划又不是不干活,普通副本的掉落绝对够玩家升级用。蓝河当团长这么多年,大本小本的装备掉落再清楚不过,眼前这人的武器掉率绝对感人。

      笔言飞之前说,老蓝你这是职业病,怎么看见稀奇武器就眼睛发光,要是你面前有一个漂亮姑娘再有一把千机伞,你看哪个。蓝团长一本正经,我是这么不解风情的人吗,当然是千机伞了。

      南无斗战胜佛似乎也发现这个陌生剑客的视线不断往自己武器上瞟,语气不由带了点自得:“不好意思啊,我实在是没辙了,问世界也没人理我,谢谢。”

      蓝团长略微收敛了目光,问正事:“哪个任务卡住了?”

      斗战胜佛一指旁边的NPC:“这个,任务指引说让我找三个麒麟石,我找了啊,可点他,他非说 ‘一个人势单力薄,不如多找几个人一起寻找’,这不逗我吗!”

      蓝河在看到NPC的时候就知道是哪个任务:“这个任务的麒麟石是五人本隐藏掉的,不是小怪掉的那个,你仔细看描述。”

      斗战胜佛顿时一声“卧槽”,蓝团长贴心建议:“你要真想做这个任务,不如世界上喊人收几个材料,现在打这本的人少了,更别说隐藏了。”

      不过说着说着,他职业病又犯了:“你这武器不错啊,我有个朋友也是狂剑士,当年一直想要这个武器,可怎么都没刷到。”

      斗战胜佛嘿嘿一笑:“60年代毕业副本的倒数第二个boss,不知刷了多少个CD。不过刚刷到没多久我就AFK了,现在又回来玩,什么都不会了。”

      蓝河心说,还是个老玩家回归号,那估计没自己什么事了,要不跟他说一声自己就下线。可没等他把这句话说出来,就听老玩家回归号抢先一句:

      “哥们这会儿有空是吧?”

      蓝团长心里咯噔一声。

      “那咱俩去刷个隐藏吧。我跟你讲,我当初也是团长,百人团都开过。”

      “小本随便打,不纠结。”

 

      “哥们你也是刚回来玩吗?我好像没见过你。”

      “……不是,不过这号确实不怎么上,平时工作挺忙的。”

      “哦。我之前也是因为工作忙就A了,A之前还特别舍不得,跟一圈人说以后等我回归了一起打本,可后来我回来过一次,发现好友基本都不在了,只剩下一两个,私聊过去还说卖号了不是本人。玩网游不就是图大家一起开心嘛,一个人有什么意思。况且说句功利点的话,当初我一身装备也是多少人羡慕的,现在毛都不算。”

      “……你这武器其实挺难得的。”

      “光难得有屁用。最近我也是因为看了世邀赛,结果是可惜了点,可那帮小子是真帅啊。想了想,还是舍不得这游戏,就回来玩了。哎,进本啊,这边。”

      “我喊个治疗。”

      “不用吧,咱俩等级放这儿呢,不怕。”

      “……没治疗隐藏第三个阶段不好打。”

      “这都记得住?你不是平时工作忙吗?”

      “……”

      斗战胜佛为人爽快,连喊话都喊得相当豪迈。蓝河一句话没说,就听他已经中气十足喊了起来:“来个治疗,来个治疗,刷隐藏,随便来一个!”

      不过蓝团长说得很对,这个副本现在确实很少有人打了,不是因为难度高,而是因为隐藏boss的掉落着实一般。斗战胜佛喊了半天,组队页面还是孤零零两个人。回归玩家刚骂了一声“靠”,见旁边一个牧师头顶上颤悠悠冒出一个文字泡。

      贪生:没打过可以吗?

      【‘南无斗战胜佛’邀请您加入队伍】

      名叫贪生的牧师似乎是个新人,看到组队邀请也没敢直接同意,回了一个“谢谢!”才小心翼翼进组。蓝河尚在反思“为什么这次人家会长都退役了我还在给他带新人”,队伍里的同行人显然相当兴奋,见人齐了就往副本里走:

      “胖友们,go!”

 

      副本隐藏boss的难一般有两层含义:一是伤害值比普通boss高,二是出现几率十分感人。前者相对容易攻克,练度够了就能碾压;后者纯粹看脸,职业大神来了也一视同仁。蓝团长一向觉得自己的运气还可以,前一段时间爆了新武器,一团人看到boss掉落直接嚷嚷着分配给团长,反而弄得蓝河自己有点不好意思。

      名叫贪生的牧师确实是个新人,一进战就紧张,一紧张就奶错人。好在三人确实有等级压制,而且斗战胜佛是个老手,蓝团长更不用说。副本推得相当顺利,除了一点,他们没见着隐藏。

      最后一次副本次数用掉的时候,全程用嘴皮子加buff的斗战胜佛沉默了。紧张兮兮的牧师察言观色半天,小声问:“打完了?”蓝团长哭笑不得地说:“是的。”

      小牧师在团队里打字说谢谢,附加三个感叹号。笔言飞又在QQ上戳他:没事吧?我路上耽误了,估计再晚一些。蓝河故意说,有事啊,特别忙,我都帮你搞定了,中午请我吃饭。笔言飞一看就知道他不正经,回个气呼呼的小表情。

      沉默了半天的斗战胜佛突然问:“你们明天还打么?”

      小牧师连忙回复:我可以的!

      蓝团长心想,当然不啊,明天我就不上这号了,可打出来字就变成了:不一定,真的忙,今天只是偶尔上来看看。

      这个副本确实没什么人打,从进本到出来,蓝河都没见着几个过路的人。屏幕上的小剑客看着一点也不熟悉,刚才几轮副本打下来,好像也没找到多少曾经的感觉。自己有关第十区的记忆大概会止于这次什么都没打出来的副本吧。年轻人坐在电脑前,托着下巴想着。

      然而就在这时,耳机里猛地传出一阵诡异的声音。

      曙光正用硬盘拷着文件,刚准备猥琐地问,老蓝啊,你硬盘里这个新建文件夹是什么啊我很好奇啊。

      可一抬头,就见那人一脸纠结地盯着屏幕,半天挤出两个字:

      “卧槽”。

 

      叶修一上线发现自己没有公会了。

      他先是以为看错了,又确认了两遍,发现自己真的没公会了。他退役的时候被老板娘塞来一叠账号卡,陈果大概也是偷偷掉过眼泪,这时的镇定显得有些刻意:“什么职业都有,想玩哪个玩哪个,以后要是闲了也允许你回来看看,不过工资是没有了,先说清楚。”

      叶修接过那叠账号卡,塞进口袋里。他看到网管招聘启事的时候正是三九寒冬,H市十二月初的一场雪下得所有人措手不及。如今准备离开的时候正值三伏烈日,屋外是滚烫的阳光。一年年荏苒而过,轮转成截然不同的两个季节。男人稍稍后退一步,张开手臂,懒洋洋地开口:“来吧,允许你再拥抱一次你的叶秋大神,下次就得收钱了,先说清楚。”

      这话被不远处的包子听到了,一阵风冲过来,撞了他满怀。

      散人君莫笑也随着叶修的退役而没有再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叶修第一次回家时就把他夹在了书架上的一个相框里。照片上两个少年举着用他们游戏里赚的第一笔钱买的键盘,勾肩搭背笑眯了眼。背面其实还塞了一张照片,第十赛季的领奖台上,他拿到了名至实归的奖杯,高高举了起来。

      杂毛狗似乎又跑到他房门口嗅了嗅,不过这次没叫,转了两圈回自己窝里了。叶修的箱子原封不动放在一角,先开了电脑上游戏。他随便从那叠账号卡里抽了一张,看了区服标签就刷卡上号。

      反正在想好下一步规划之前都是打发时间。

      不过一上线就发现自己被踢出公会确实是件意料之外的事情,他这才记起来早上伍晨说的那件事,于是在QQ上报了自己的区服ID,让执行力太过惊人的公会管理再把他加回去。

      “第十区,‘不要可乐’……‘不要可乐’……啊,这里。”

      对方发来的Excel表格上,白底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男人不由感慨,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巧合。然后他余光一扫,刚巧瞥到一个名字。

      同样的白纸黑字,‘不要可乐’的下一行——绝色。

      这名字好像有点眼熟。是谁来着?

      伍晨的执行力依旧惊人,连发了三个大汗的表情后表示又把他加回去了。叶修随手关了表格切回游戏,回他说谢了。可刚一加入公会就收到一个组队邀请。

      【‘绝色’邀请您加入队伍】

      三十秒内第二次看到同一个名字的感觉有些微妙。男人稍稍愣了一下,下意识点了拒绝,结果看到公会频道频频刷出消息:

      绝色:野图野图野图,坐标(392,548),来人!!!!!

      南无斗战胜佛:野图野图野图,坐标(392,548),来人!!!!!

      这次还没有给他任何思考时间,新的一个组队邀请接踵而至,仿佛隔了屏幕都能感受到队伍发起人的火急火燎。

      屏幕上的名字反射了光线,透过角膜、晶状体、玻璃体的折射,在视网膜上成像,随即转化成神经冲动,由视神经传到大脑皮层的视觉中枢。

      叶修敲键盘的手指蓦然止住。

 

      我好像,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了。


      -Tbc.-


      曙光:老蓝,你那个新建文件夹里放的是什么!

      河河:啊?从年前开始的固定团进度及掉落,新装备更换的收益分析,精英团的人员流动,每周例会的总结及其他主要公会的基本情况,我怕电脑抽风就备份了一下。

      曙光:哦。

评论(42)
热度(749)

© As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