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岚

读作Asa,低产透明,感谢喜欢(///∇///)

【叶蓝】< 日月光华 >(01) [原作向]

△cp:叶修x蓝河 

△老叶退役大背景,有私设,HE保证,全员发光向

△有复旦的小伙伴嘛,借用一下你们的名字,比心!

 

01

      “北京时间8月7日凌晨,2025年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总决赛展开争夺,中国队以微弱劣势惜败美国,最终未能获得团体赛总冠军。但选手周泽楷凭借出色的表现,获得本届世邀赛最强输出称号……”

      “啪”的一声,笔言飞关掉训练室聒噪的显示屏,见众人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一个个守着自己的电脑发呆。他将拎着的冷饮袋子往桌上一扔,有气无力地交代:“想喝什么自己拿。”

      蓝河坐得离他最近,伸手挑了瓶绿茶。空气里的水汽在接触冰凉瓶体的瞬间开始液化,不消片刻就在年轻人手心渗出一层冰凉。蓝河攥着瓶子半天却没拧开盖子,笔言飞冷不丁叹了口气,随即插卡上游戏。

      坐在他们对面的曙光冲蓝河勾勾手,年轻人从袋子里挑出一瓶冰可乐扔过去。易拉罐“咔嚓”一声轻响,随后是碳酸漫出来的味道与声音。曙光灌了两口饮料,自言自语:“怎么就输了呢。”

      蓝河脑子里正想着同样的问题。

      怎么就能输了呢。

 

      “虽然这次的结果不尽如人意,但大家都还年轻,还在积累经验的阶段。看到我们与其他队伍之间的不足是好事,知道不足才能进步,才能在今后的比赛中取得胜利。”

      “那冯主席认为下一届世邀赛我们的代表队在人员组成上会出现大的变动吗?”

      “这个就要看下一赛季大家的表现了。”

      “如果人员配置保持现状,您认为明年我们夺冠的可能性有多大?”

      “我一直相信他们。”

 

      蓝溪阁管理层昨天晚上一宿没睡,集体跑来训练室加班,大家守着屏幕看直播,却等来了这么个结果。

      团体赛前半场中国队发挥相当漂亮,一上来就减了对方一个人。可随着战线的拉长,双方差距越来越小,到后半程甚至很多次被对方压着打。比赛结果出来的瞬间,国内各大媒体铺天盖地报道,微博上#第一届荣耀世邀赛#成了绝对的热门话题。不少人惋惜,如果周泽楷的子弹再多伤对方一点血,如果孙翔再离张新杰近两个身位格,那也许就翻盘了。也有更多人疑惑,后半程是怎么回事,明明前半程发挥得那么漂亮。

      巨大的投影屏幕上,国内外记者纷纷举起长枪短炮开始采访。蓝河看见黄少天攥紧了拳头,苏沐橙悄悄抹了一下眼泪,张佳乐脸上没什么血色,周泽楷眉心微微蹙起。他看见有人挤过所有队员,挂着不知道多少天熬出来的黑眼圈,下颌冒了一圈青色的胡茬,男人穿着黑红白三色的队服,袖子卷到手肘,嗓音略哑:

      “这次大家都尽力了,但我们的配合确实不如对方,这是事实。”

      所有闪光灯几乎在同一时刻亮起。

      叶修对着镜头郑重而平静。

      “非常遗憾。”

 

      QQ里“嘀嘀”响起提示音,蓝河回过神。他扫了一下周围,曙光喝完了可乐随手把易拉罐捏成了不规整的铁皮,笔言飞开着Excel文档整理数据,大概也是心不在焉,骂骂咧咧地把写错行了的内容粘过去。蓝河将握了半天的绿茶瓶子放到一边,擦了擦沾了水的手心,点开跳动的企鹅标志。

      公会管理群里,身处蓝雨俱乐部的梁易春十秒钟前敲了一行字。

      春意老:半个小时后视频会议,准备一下。

 

>>> 

      蓝河挂着耳麦点开摄像头,电脑屏幕上立刻传出像素不是很高的影像。梁易春手里似乎拿了些材料,看见这边只有蓝河一个人上线了,问:“其他人呢,开会了。”

      年轻人摘了耳麦,冲着屋里喊一嗓子:“大春催了,你们快点。”

      随后是窸窣声响,几个管理慢吞吞挂耳机,没什么精气神。

      梁易春说:“这次世邀赛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谁心里都不舒服。可比赛就是比赛,过去了的再怎么难过也没办法。新的赛季就要开始,年底还要开新服。这次比赛我们也能看出其他国家选手的装备水平,对比起来,我们并没有什么优势。所以新的赛季资源供给这块不能落下,这次不仅是跟其他几个战队比,目光要放得远些。大家最近整理一下现有资源,包括仓库的,你们手上账号的,固定团的,俱乐部这边也会尽快制定出新赛季的材料需求。”

      “还有新区的问题,开荒还是得跟上。今年,”梁易春低头看了眼文件,顿了顿,“蓝桥就别去了。”

      一直偷偷跑神的年轻人突然听到被点名,忙抬头看了一眼屏幕里不怎么清晰的领导,虽然脑子里还没来得及转出个所以然,还是低低“嗯”了一声,带着点迷茫地回了句:“知道了。”

      “要不就绕岸——”梁易春话没说完。

      “不去。”

      隔了三张桌子,绕岸垂杨回答地斩钉截铁,一屋子管理登时齐刷刷看过去。如果说刚才蓝河还有心思跑神去琢磨那场令人惋惜的比赛,对领导的吩咐一边耳朵进一边耳朵出,那绕岸的这句话算是让他完全清醒了。笔言飞碰了碰他的胳膊肘,偷偷比了个大拇指:“公然顶撞领导,牛逼。”

      蓝河刚想跟着点头,就听那人又说:“新区我不去,但我可以每周多开三个团,野图随叫随到,平时排班多排我几次无所谓,节假日也没问题。”

      耳麦里一时沉默,斜对面的曙光一脸震惊地看过来,结果看到两张同样震惊的脸,于是保持着震惊又看向当事人。绕岸垂杨翘着二郎腿,神色相当淡定,见众人半天没反应,问:“怎么样?”

      梁易春思考片刻,干脆利落:“行。”

      笔言飞悄悄捅了一下蓝河:“这小子吃错药了?不会是世邀赛输了就打鸡血了吧,平时我怎么不见他这么积极干活。”蓝河平时就跟绕岸不对付,共事几年基本没私底下聊过天,反问:“你觉得我能知道?”

      “那就曙光去新区吧,回来统计一下开荒的人,提前做准备。”

      梁易春一句话敲定了人选,尚在震惊的曙光还没来得及恢复表情,又被众同僚齐刷刷看回来,只得呆若木鸡地回复:“收到。”

      梁易春后面又交代了一些别的事情,虽然世邀赛对荣耀职业圈打击不小,但具体到网游公会,其实每个赛季工作都差不多。大家轻车熟路,也不用多费口舌。散会之后,蓝河从袋子里挑出一罐已经恢复常温的果粒橙,十分同情地塞进曙光旋冰手里:“革命任重而道远,兄弟加油。”

      曙光翻了个白眼,笔言飞跟着起哄:“老蓝你怎么能借我的饮料献佛。”

      绕岸垂杨霍然从座位上站起来,推了键盘拉开椅子,动静之大让其他几个原本在嬉闹的年轻人同时一顿。蓝河跟着抬头,正巧对上那人带着点敌意的目光。

      不过这人只看他一眼就低着头侧身越过几人往外走。入夜寒走过来拍了拍曙光的肩膀,顺便从他手里拿过果粒橙,拧开喝一口:“我们会想念你的,没准你还能碰到第二个君莫笑。”

      曙光旋冰欲哭无泪,随即门口“嘭”的一声响,绕岸垂杨摔门而去。

      蓝河摸了摸鼻子,莫名其妙:“我又怎么他了。”

 

>>> 

      叶修第五根烟抽到一半的时候,身后才响起脚步声。不算重,可明显有些急躁。男人队服外套没穿,只是随意搭在肩膀上,袖子挽到手肘,露出一截常年不晒太阳的手臂。苏黎世的八月相比H市冷得多,白天不过十来度,破晓时分就更冷一些。叶修眯着眼,看目光尽头金橙色的光一点点在城市上空铺开。他抖了抖烟灰,也没回头:“就知道你会来找我。”

      孙翔在他几步之外站定,语速比平时还要快几分:“如果当时你——”

      叶修抬了抬手,手指间有烟灰轻飘飘落下,立刻被晨风卷走,男人的嗓音还是如记者见面会时一样有些低:“没什么如果,况且这次大家真的尽力了,能走到这一步也不遗憾。喻文州不是说机票改签了么,回去收拾一下,一会儿就准备走了。”

      流云滚过城市边缘,将金橙色的光压得暗淡了些许。叶修弓着背,披着国家队的队服,微微仰着头,食指和中指间夹着半截烟,一端燃烧着零丁赤色星火。

      孙翔突然说:“别说你不在乎,你要是真不在乎怎么可能天不亮就跑到这里抽烟。”

      年轻人梗着脖子,胸口不住起伏。叶修低声笑了,回过头:“烟瘾犯了我也没办法啊,”说着摇了摇手指,“戒不掉的。”

      孙翔似乎还要说话,男人突然伸手拽了拽他歪了的领子,把烫金色的阿拉伯数字12拉平了。

      “去收拾一下,该回去了。”

 

      飞机广播了第二遍即将起飞的时候,苏沐橙小小地抽了一下鼻子。

      机舱里难得安静,黄少天借了张佳乐的一只耳机,闭着眼睛听音乐。和他坐在同一排的周泽楷望着自己那边的窗外,肖时钦似乎和空姐说希望一会儿能拿两个毯子。苏沐橙故意将头扭向一边,叶修无声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明年还来呢。”

      女孩又轻轻抽了一下鼻子,缓了缓情绪才说:“那不一样的。”

      飞机开始滑行,在苏黎世的微雨中化出一道规整的线。周泽楷收了目光,黄少天拔下耳机,隔了张佳乐看窗外。一场无声的雨下得淅淅沥沥的,模糊了这座陌生城市的陌生航站楼。

      “明年你不会来了吧。”

      叶修低头系安全带,随口“嗯”了一声。

      “一会儿直接从首都T3回家?”

      金属扣“咔嚓”轻响,叶修摸着微凉的金属,修长的手指挑开再扣回去,半晌又“嗯”了一声。

 

      “那么还想请问冯主席,关于总领队叶修今后的去向,不知道您是否方便透露一下。”

      “叶修选手已经在上一赛季正式退役了,理论上讲从现在开始并不隶属任何一个战队,我们有意在他退役后招他来联盟内任职,不过这些并不强制,要看他本人的意愿。”

      “那么第二届世邀赛他还有可能继续担任国家队的领队吗?”

      “领队一职其实压力非常大,不仅需要全程把握所有队员的状态,还要掌握对手的情况,十六个国家,数百名成员的数据,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国家队其实是个双向选择的过程,我们不能保证每年的成员都是固定的,老的选手要退役,新的选手要加进来,明年是怎么样的情况我们现在还不好说。不过这并不意味着退役选手没有资格,只要他有意愿与能力,我们随时欢迎。”

 

>>> 

      飞机降落首都机场的时候,北京时间不过早上六点。

      苏沐橙下飞机前又小声嘀咕了一句:“明年还会再去的,争取兴欣全员一起。”叶修最近一直没怎么睡好,在飞机上补了个眠,正活动着老骨头伸懒腰,听到这话忍不住乐了。

      “那你得加油啊苏队长。”

      想了想又说:“反正我退役了也在公会玩小号,有什么事随时和我说。”

      苏沐橙忽然伸出手,手心摊平对着他。面前的男人愣了一秒钟,随即弯起眼角笑了,语气万般无奈:“你当你还是十一二岁啊。”

      在战场上向来雷厉风行的女枪炮师固执起来,抬了抬下巴,颇有一副“你不和我击掌就别想走”的气势。男人缴械投降,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贴上去,轻声说了句:

      “加油。”

 

      叶修拎着行李回到家时,迎接他的是钟点工阿姨,以及一只叶妈妈养了三四年的杂毛狗。杂毛狗是一年冬天在地下车库发现的,叶妈妈瞧着可怜,就给带了回来。小东西不是名贵品种,不挑食好养活,护主且欺软怕硬。叶修退役刚回家那天,杂毛狗追着他屁股后面叫了将近一个小时。后来还是叶妈妈抱在怀里哄:“别叫别叫,这是哥哥。”

      叶修:“……”

      钟点工阿姨见到叶修相当高兴,当即表示要通知叶妈妈。叶家少爷连忙拦住,在杂毛狗的新一轮狂吠中拎着行李箱回自己房间。叶修今年不到三十,叶爸叶妈正好赶上干部延迟退休的政策。叶秋早就工作了,平时也不在家里住。杂毛狗围着叶修房间的门口嗅了好一阵,觉得自己神圣的领地被侵犯了,颇有不依不挠再叫上一个小时的架势。

      叶少爷把行李随便堆在屋子一角,看着完全陌生的环境,心里突然有些茫然。

      十年能改变很多东西,能让曾经的逃学少年变成中国荣耀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也能让殷殷期盼着儿子回家的父母日渐苍老。叶修退役后回来的第一天,发现几十年视力极好的叶爸爸竟然需要眯着眼睛看东西。曾经皮肤水灵到街坊邻居都羡慕的叶妈妈弯着长了好多道皱纹的眼角,拉着他的手不停问:“这回不走了吧。”

      老冯说,联盟一直缺人,回去休息一段时间,歇够了就来找我。叶修当时没一口答应下来,只是含含糊糊“嗯”了一声。说实话,他对退役之后的生活并没有什么规划,打了十年荣耀,现在突然不用每天训练比赛了,好像生活突然空出去一大块。

      不过之前他还没来得及把这块空白消化下去,体育总局一个“为国争光”又把他派去了苏黎世。如今世邀赛结束,不论结果如何,属于他叶修的比赛大概就此正式落下帷幕。

      杂毛狗还在门口竭力昭示着所有权,男人茫然了半晌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可人生规划这种东西又不是一时半刻能想得出来的,论心态调节,叶修自认为,整个联盟也没几个能比得过自己。

      钟点工阿姨大概拿了零食,杂毛狗做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还是没抵挡住诱惑,屁颠颠跑走了。

      随手扔在床上的手机屏幕上这时跳出一条信息。

      伍晨:最近公会人员流动挺大,走了一些,也有不少要加入的。我们打算把之前的僵尸号清一清,神之领域这边的我心里基本都有谱,普通区那边还有些不太确定,列了个表,你要是有时间就看一眼,别是你们谁的小号我误删了。

      叶修也没犹豫,回他。

      叶修:方锐他们看了就行,他们小号多。我这边没事,删吧。

      伍晨:行。

 

      一千多公里外的兴欣网游办公室里,伍晨一边对比着名单在公会列表上找人一边小声念叨:

      “‘南瓜煲仔饭’、‘爱吃柠檬的猫’、‘我五行缺钱’、‘不要可乐’、‘绝色’……”

      不过这次没等他的鼠标挪到“请离”按钮,眼前一直灰色的名字忽然亮起来,兢兢业业的公会负责人手指随之一顿,后面的半句话临时拐了个弯。

      “……上线了。”

     

        -Tbc.-

      新坑,还是老叶退役大背景

      希望能写出一个温暖的故事! 

评论(58)
热度(509)
©Asa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