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岚

读作Asa,低产透明,感谢喜欢(///∇///)

【叶蓝】<Phospherus•启明星> [10]

△人工智能AU,全员帅气向。

△慢吞吞,慢吞吞


前文指路:

[第一章] [上一章]


10

      “实验组那边说,新一批的实验体72小时内数据正常。”

      一具人体金属模型哐当一声砸在脚边,陶轩眼皮都没眨一下。

      孙翔抬了抬手,训练场的技术人员迅速切断模拟体的供能,原本障碍物重重叠叠的虚拟场景瞬时不见,只剩下原本建筑物一览无余的白。半空中悬浮着数枚箭矢,尖端是一抹赤色幽光。孙翔手指微微收紧,数枚箭矢以极快的速度汇聚到他身侧,转息之间竟拼合在一起,化作一柄战矛样的武器,又在须臾间彼此融合,形若游蛇,最终纹丝合缝地缠上他的手腕。

      赤色幽光暗下去,只剩制服袖口一道冷铁色的纹章。

      陶轩的微型终端上,十二组数据不时有细微变化。孙翔蹙着眉,揉着肩膀走过来,瞄了眼数据:“终于?”

      陶轩换了个角度,让他看清楚了:“现在还不敢保证,不过如果接下来几天没有问题,那么我想我们确实成功了。”

      男人的语气极其平静,甚至让向来脾气火爆的青年狐疑地侧脸看他。

      陶轩将终端收起来,整理了一下袖口,换了话题:“‘却邪’用得还习惯?”

      孙翔活动了一下手腕:“凑合。”然后他的目光在那道铁色纹章上转了一圈,复又抬起头,盯着陶轩:“这都多长时间了,还没消息?老头子们是养了一群废物吗。”

      陶轩只是笑笑:“叶秋侥幸不死,估计也伤得不轻。你别急,只要他不来捣乱,等我们的实验成功了,别说一个叶秋,十个叶秋也不是你的对手。”

      孙翔眉心一皱,又准备说话。陶轩的终端突然弹出通讯请求,是实验室传来的新消息。他微微抬手,做了个“打住”的手势, 说:“目前来看,周泽楷不打算和我们正面交锋,你担心什么?‘联盟第一人’迟早是你的。”

      孙翔站在那里不答话,陶轩按了按他的肩膀。

      “最近你多磨合磨合这武器,有什么事情我会随时通知你。” 

      训练场四周的虚拟迷彩在男人离开的瞬间再次覆盖上来,白晃晃的场地霎时又变回了地形复杂的全息实景。一个人影从黑暗中疾步走来,凑到孙翔耳朵边说:

      “刚接到信息,郑轩又回去了,看样子喻文州给他指了条路,他现在改盯主星了,”男人的脸一半藏在黑暗里,声音透着点困惑,“翔哥,我不明白,既然高层一直在找叶秋,你还让我们偷偷盯着他做什么?不管谁先找到了,他都是死路一条,依我看,不如就让老头子们和他斗,嘿嘿,反正总指挥已经是您——”

      “刘皓啊。”孙翔一嗓门不算小,趴在他耳朵边说话的下属直接被吓得噤了声。

      “你是在别人面前装傻装习惯了,还是真傻。当年他说你不成器,我看这话一点错都没有,”孙翔扫他一眼,扫得青年差点没哆嗦起来,“你以为他们之前为什么要设计搞死他?他没本事了?输给我了?不,是因为他挡路了。”

      “现在九大星系谁都知道,第一星系总指挥这个位置是我从叶秋手里捡来的,他要是没死,那这位置就是还他的。”

      “可陶轩为了他那个实验和叶秋耗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和老头子们成了一条腿的蚂蚱,他们绝对不可能再让这个人出来捣乱。所以一旦他们发现叶秋,就会不惜一切代价灭口。而且这事还不能我出手,毕竟人家是英雄,是战死的。”

      “其实我不在乎他们怎么看我,谋权篡位也好,傀儡指挥也好。不过叶秋要是真不明不白地死了,我就再也找不到这么有意思的对手了。”

      刘皓原本一边点头一边“是是是”,直到听到这里,反应了几秒钟才慌忙摇起头来。

      “翔、翔哥,看你说的,哪、哪儿的话……”

      孙翔瞧他紧张,笑了笑,一把揽过他的肩膀:

      “所以啊,你们得帮我。给我好好盯着,别出岔子。”

      “ ‘联盟第一人’的称号,我迟早得亲手从他那里夺过来。”

 

      企鹅型的机器人接到异星系传来的数据报告,用它内置的芯片做了简单处理,分门别类发送给江波涛。可还没发完,内置的时间提醒装置就“滴滴滴”响起来。小企鹅立刻停下手里的工作,不远处传来江波涛的有些无奈还有点困倦的声音:“你好歹把内容发完啊。”

      小企鹅对主人预先的设定言听计从,规规矩矩地滑到江波涛面前,抬起小脑袋,一板一眼地说:“休息。”

      顶着一张周泽楷容貌的江波涛,做了个特别不适合这张脸的表情。

      小东西毫无惧色,用那双豆大的小眼睛直直地望回去。高级人工智能叹了口气,直接越过小机器人的权限,将传输了一般的数据继续往自己这边调。然而下一秒,数据传输中断。

      小企鹅语调四平八稳,重复:“休息。”

      明明之前还只能对着自己干瞪眼的小东西,这次竟然升级了,而不用想也知道,唯一可能的幕后指使人是谁。当然,即使小机器人可以阻断数据传输,堂堂副指挥依旧有很多种办法让它继续干瞪眼。可某个人的用意放在这里,江波涛也没必要非得和小家伙计较。

      他低头看了看小机器人,心思一转,声带组织也跟着起了微妙的变化,刚才朗润青年音登时变得低沉了些:“撤销0735号权限指令。”

      声波模拟地和周泽楷一模一样,视觉扫描系统弱于声波收纳系统的小机器人顿时卡壳了。不过这只小企鹅就算放在低级人工智能里也绝对是尖端产品,虽然声波指令和预设信息完全吻合,它还是恪尽职守地分析了好半天,最终犹犹豫豫地反馈:

      “休息……”

      同样的两个字,愣是让江波涛听出了几分可怜兮兮。连轴转了好几天的青年突然心情大好,蹲下来,声音又恢复了原样:“不逗你了,不过你主人已经出任务好多天了,他现在不在,你用你那套一根筋的处理系统思考一下,你现在该听谁的?”

      这次没等小企鹅一层层分析完,一旁的感应门径自弹开。此时天光正好,蹲在传导屏幕前的俊朗青年立刻抬头,一抹惊讶刚跳上眉梢,又是一道周泽楷的声音传来:

      “我的。”

 

      “有什么新发现?”

      江波涛开门见山,旁的什么话也没问。他站起来的瞬间皮肤骨骼开始变化,两步走到门口时,又恢复成他原本的模样。周泽楷显然风尘仆仆赶回来,整个人裹着层域外星际的凉,不过目光在看到某个人时自然而然升温,可嘴里的一句话又这点难得的暖降了下去。

      “很麻烦。”

      江波涛不由皱了皱眉:“这芯片这么厉害?连你也应付不来?”

      “我可以,”英俊的总指挥向来实事求是,虽然这话听上去有点伤人,“可你不行。”

      小企鹅完全没有预料到主人突然回来,在原地愣了两秒,中枢芯片却没反应过来究竟是该继续按照预定程序催促江波涛休息,还是应该看在两人谈正事的份上不去打扰。它扬起脑袋,正好周泽楷也看它一眼。深邃且漂亮的眼睛略微弯起微小的弧度,即使换个高级人工智能也不一定能捕捉到的情绪被小机器人一秒钟察觉。

      ——主人很满意,继续执行下一项工作。

      小企鹅回去传输中断的资料,江波涛一句话将周泽楷的目光又拽了回来。

      “文州呢?”

      周泽楷思索片刻,客观说:“现在可以,以后未必。”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压得江波涛呼吸顿了一拍。自那日从第一星系回来,他就知道接下来会有一系列事情发生。陶轩摆明了告诫他不要插手,个中利弊权衡下,江波涛也没和第一星系过不去。周泽楷没再明着插手搜寻叶秋的事情,可现在人还没找到,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第四星系又莫名出现了改造芯片。

      对人类毫无干扰,却对人工智能有致命影响的芯片……

      “……没有找到。”

      脑中念头纷杂,江波涛再回过神时,只听到周泽楷的一句话尾。黑眸黑发的英俊男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看得江波涛讪讪道:“刚在想别的事情,你说什么?”

      总指挥的脾气其实一向不坏,只是不善言辞故而在外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他见对方一张脸上写满了不好意思,语气不自觉又缓了一些:“叶秋,还是没有找到。”

      周泽楷回来一直没来得及换衣服,大概是一连几天没有休息,即便不是骨肉之躯,也看得出些许疲惫。男人的眉眼极为好看,头发长了些,被他自己别在耳朵后面,还翘起一撮。江波涛伸手把它安平了,语气随意:“怎么,你见着郑轩了?”

      周泽楷知道这事自己不方便干涉,声音又轻了些:“并未有人看到我。”

      江波涛顺手帮他理了一下领口:“郑轩肯定是找不到的。如果我估计得没错,他就是一个幌子,故意让第一星系看的。不过文州自己究竟有没有找到,这个还不好说。”

      江波涛顿了顿,一指小企鹅:“有功夫想这个,不如先把这些天落下的工作处理一下。”说完就推着周泽楷往那边走,英俊的总指挥神色颇为无奈,他身后的江波涛则脸色慢慢凝重起来。

      如果说叶秋的战死意味着人类执行人的消亡,那这次的芯片,就好像一个信号,让他不得不怀疑,这两者间是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倘若真如他所想,那这些目前来看威胁不大的改造芯片就如同一个倒计时器。

      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无形的红色数字亮起。

      有人,要向占据了执行人队伍90%以上的人工智能宣战。

 

      “哎,你说叶秋……”

      叶修坐在小客厅的光电控制总开关前,两手都被各式工具占着。听见蓝河开口,忍不住出声打断:“这个名字你今天都说八遍了。”

      小执行人大大咧咧坐在旁边的地上,手里捣鼓着他的金属匕首,被打断了也不觉得害臊:“你真跟叶秋很熟吗?”

      叶修这次连话都不想接了。

      蓝河穷追不舍,索性把手里的活放下,一副听故事的好奇表情:“我看你也不怎么难过,要不你和我说说他?当年一个人干翻了一个区域的异种人,吹牛的吧?”

      叶修又好笑又无奈:“是真的,可没传得那么玄。深入敌军腹地赤手空拳还毫发未伤?怎么可能,没有武器拿什么和异种人打。”

      蓝河琢磨了一下,往叶修身边凑了凑:“其实我一直不知道叶秋什么武器,别说武器了,人都没见过。”

      男人瞅他一眼,堂而皇之地从他手里拿过正在改修的金属环,掂了掂:“最早一批的二类金属吧,比你这个重多了,有两种形态变形,叫‘却邪’。不过现在大概落在孙翔手里了,那小子惦记好久了。”不待蓝河唏嘘,男人继续说:“怎么,这么崇拜叶秋啊?”

      小执行人条件反射说“没有”,一伸手从他那里夺回自己的武器,手指摸上银白色的金属,有种微微的凉。他将金属环在手里转了两个圈,隔了片刻,又吞吞吐吐地说:“其实也有点……当年我还没进入训练营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人。怎么说呢,这年代人类执行人有几个不崇拜叶秋的?现在人工智能太厉害了,处处压我们一等。反正我在训练营的时候就经常输,现在还是赢不了很多人,不过输着输着也就习惯了。但叶秋不一样,他能站在那么高的地方,”蓝河比了个手势,有点夸张还有点傻,比划完了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迅速缩回来,“能让那么多人工智能在他屁股后面跟着,太牛逼了。虽然他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可每次大家聊起来,说这个人类厉害啊,这个人类不得了啊,我也挺高兴的。哎,你别笑啊。我没往自己脸上贴金,你就没点共鸣吗?你不觉得叶秋他就像……”

      被当面夸了的某个人越听越有种欺骗无知少年的罪恶感,他索性低下头,睫毛下面藏着的是一半无奈一半笑。小执行人在他身边想了半天措辞,表情变化相当丰富,最后搜肠刮肚一拍板:“就像当年我们教官说的——可能性。”

      叶修手指微微一顿,眨眼间细微情绪起伏,但再抬头时已换成一脸“原来你这么幼稚还玩个人崇拜”的表情。

      蓝河这才想起来自己条件反射的那句“没有”,脸皮也有点烫,他用膝盖撞了对方一下,生硬地转开话题:“不聊了不聊了,我去睡觉了,最近不太平,你要是出门就小心些。”说完又指了指他面前的光控开关,“修不好就算了,反正平时也用不着。”

      叶修含含糊糊回了声“好”。

      转身时蓝河还在想,靠,我怎么跟一个外人说什么多。所以他并没有看到,就在他推开卧室门的一瞬间,坏了好多天的光控总开关突然亮了一下。

 

      小警员打着哈欠从监控室退出来,伸了个懒腰,心里寻思,郑哥又盯一天了,要不去给他买点什么东西犒劳。

 

      刘皓将两条腿伸到面前的桌子上,盯着监视器里的监视器,百无聊赖地换了个姿势。

 

      小企鹅的内置计时器又开始滴滴作响,不过不等他罢工,主人就直接锁定了江波涛面前的数据。温和俊雅的青年手指僵在半空中,看看一脸正经的周泽楷,又看看同样一脸正经的小企鹅,叹了口气。

 

      飞行器的高度逐渐降低,巨大的气流在荒地上掀起尘沙。黄少天皱着鼻子,眼底鎏金色一闪而过,目标位置在视网膜上锁定,他一抬手:“那里。”

 

      淡蓝色的小机器人至今秉承着“眼不见心不烦”的理念,见主人走了,也颠颠跟过去,还不忘贴心地锁上卧室的门。


      狭窄且凌乱的客厅里,无数数据信息在人眼看不见的地方交汇、过滤、再整合。有人以这个小小的光控开关为原点,以γ星这片区域为半径,在贯穿了九大星系的星图网之上,硬生生构架出一套全新的信号传输系统。

      叶修好整以暇地坐在铺满了工具的地板上。

      坏了好久的全息显示屏断断续续模拟出一个形象,黑发棕眸,一身笔挺的制服,领带打得无比端庄。

      他眼尾有浅浅的笑。

 

      “好久不见了,叶指挥。”


      -Tbc.-

      两大心脏暗戳戳见面了!

      心疼郑轩1s吧…

评论(16)
热度(168)
©Asa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