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岚

读作Asa,低产透明,感谢喜欢(///∇///)

【叶蓝24H/7H】叶家太太

△ @2017七夕叶蓝24H企划 

△一颗七夕糖


>>>

      ——带伞了没?我这边要下雨。

      蓝河第三次点开QQ,见对方迟迟没有回复,看了眼时间,心想,大概是起飞了。他将屏幕按灭了,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点开,补充了句:

      ——被淋成落汤鸡别怪我没提醒你啊[无奈][无奈]

      金色小脑袋皱着眉一摊手。

      蓝河不止一次觉得,新版QQ的无奈表情特别欠揍。

 

      笔言飞从楼下的小铺子买了一袋子饮料,冰镇的啤酒和碳酸汽水,为这一年即将过去的夏天画上一个不太圆满的休止符。笼罩在城市上空的云迟迟不肯离开,谁都知道接下来可能还有一场大雨,可商场饭店电影院依旧人满为患。

      现代人变着法子花钱过节,哪里还会在意天气。

      蓝河又下意识瞄了眼手机。

      训练室今天特意开了投影,几个大老爷们兴致勃勃地守着。大屏幕上是某个电视台正在插播的广告,旁边精彩节目还剩1分27秒的提醒无比醒目。蓝河表情十分微妙:“你们真准备看啊?有什么好看的啊,又不是比赛。”

      曙光看着他,目光净是揶揄:“大神的特别访谈,七夕虐狗专辑,叶太太就在身边坐着呢,这不看说不过去吧?”

      蓝河抬脚踢了踢他的椅子,笔言飞跟着点头:“哎,你们当初怎么勾搭上的啊?我们怎么都不知道。”

      窗外轰隆隆滚了一声雷,把蓝河跟蚊子哼哼似的回复压了过去。笔言飞夸张地伸长了耳朵:“你说什么?”

      蓝河扯着嗓门吼他:“无聊!”

 

      叶修当初接到通知有采访的时候,一心以为是要他讲一讲这一届世邀赛的获胜心得。连续三年的领队轻车熟路,连草稿都没有想过。直到陌生的小记者带着一干摄影打光后勤,在上林苑临时搭了个冒着粉色泡泡的布景。

      被老板娘勒令换了身衣服的男人有点懵,这是怎么个意思?

      甜美可人的小记者自我介绍:“叶领队您好,我是XX电视台XX娱乐的记者。之前冯主席应该和您说过,我们这次是个系列采访,主要内容是职业选手除了比赛之外的生活。每位选手都有不同的话题,您这次的主题是恋爱。”

      叶修慌忙打住:“小姑娘你等等。不是世邀赛的感想?”

      小记者职业素养极高,不急不慢地解释:“世邀赛肯定也会有采访,我们这边先做一期生活类的访谈。其实不止是您,但凡公开恋爱的选手,我们都有采访计划。当然,您也知道,系列节目的第一期一定要足够吸引人,虽然这话说出来有点对不起其他选手,可您的影响力是绝对的,这一点我们也和荣耀联盟沟通过。”

      随行的化妆师已经摊开了化妆箱,叶修显然还有些不在状态:“不是,这也太突然了。”

      小记者继续解释:“我们打算月底七夕那天推出第一期节目,恋爱的主题非常应景。”

      叶修更茫然:“怎么又扯上七夕了?”

      这次换成小记者惊讶了:“冯主席没和您说吗?荣耀今年要开七夕活动。”

      国家领队心里一万个“老冯你太鸡贼”,可一群人摆好了架势正眼巴巴看着自己,还是相当无奈地伸出手。

      小记者回握上去,笑出一个酒窝:

      “合作愉快。”

 

      1分27秒的广告在一干老爷们的注视中进行得异常缓慢。好不容易熬过了片头,叶修一张怎么看怎么被逼上梁山的脸出现在了镜头前。

      笔言飞赞叹:“大神今天挺帅的啊。”

      蓝河立马拆台:“这是化妆加打光的效果,哪儿有这么帅啊,都是假象。”

 

      小记者长得明丽动人,声音也好听。荣耀的受众群原本是男性居多,不过众职业选手实在各有各的帅气,女性迷妹也不少。这次的访谈自然为了吸引女性玩家,但记者的选择很巧妙。声音甜美、长相出众、有一定的专业水准,还真玩过荣耀。时不时穿插个有关游戏的问题,大神回答得得心应手,观众们也不觉得这个节目是纯粹八卦。各类人群的兴趣都顾及到,再时机恰当不显山不露水地提起这次的七夕活动。

      老冯确实很鸡贼。

 

      小记者问:“如果我没有记错,您大概是荣耀联盟里最早宣布恋爱的那一批?可时至今日,您似乎都没有透露过具体信息,对此大家都十分好奇。”

      叶修说:“有什么好奇的,找个谈得来的一起过日子,大家都一样。”

      小记者笑:“听您的语气,难道已经悄悄结婚了?”

      叶修面不改色地说:“恋爱的时候就当成媳妇儿了,有区别?”

 

      曙光拐着调子“噢”一声,蓝河用胳膊肘捅他。

      入夜寒正巧进门, 看见其他几个人围坐在投影前,对着一张于蓝溪阁高管而言什么时候都如临大敌的脸,当即一个“卧槽”。

 

      小记者继续问:“可以简单介绍一下您的爱人吗?”

      叶修回答:“很普通的,放人群里都找不着的那种。”

      小记者笑得眯起眼:“那您当初怎么就找到了呢?”

      叶修自我夸奖:“我眼神好呗。”

 

      入夜寒没听见上一轮提问,看到这里又是一个“卧槽”。曙光那个拐了调子的“噢”,变成了多拐了几个调子的“哎哟喂”。

      不过跟大神恋爱的人,早已在几个三百六十五天里潜移默化地学到了某些陋习。

      蓝河一本正经不谦虚:“怎么,能找上我不就说明眼神很好吗?”

 

      大屏幕上叶修继续说:“刚退役的时候说实话不太适应,每天还习惯性地往训练室跑,可上了游戏又被大家哭着求着别动他们的boss。其中跟我闹得最厉害的那个,后来就成了我媳妇儿。”

      小记者讶然:“这么说,您的爱人也玩荣耀,而且和您在游戏里认识,还不是一个公会的?”

      叶修说:“不是,其实他水平还可以,脾气不小,每天求我求得特别可怜,我这个人吧,又容易心软。”

 

      入夜寒这次什么也没说,大概是被大神这番不实言论噎得哑口无言。蓝溪阁的几个高管心里吐槽,这人简直扯淡,可当着蓝河的面,又不好意思骂他。

      唯独当事人不留情面,指着大屏幕说:“放屁!”

 

      记者听到叶修这话也有些无奈了,但凡玩荣耀的基本都知道叶修在游戏里是什么样子,可节目录制现场,她又不能不给大神台阶下,忙转移话题:“那确立关系以后,她有来兴欣吗?”

      叶修摇头:“没有,不但没来,还变本加厉跟我闹。他有他的想法,我尊重他。”

      记者又问:“那么这几年来,有没有发生过什么让您印象深刻的事呢?”

      叶修想了想,说:“刚确立关系的时候,我去找过他。我俩都不怎么会做饭,一直是叫外卖。第二届世邀赛的时候,我在国外跟他无意间聊起来,说洋鬼子们的饭不好吃。等颁奖仪式完了之后他就给我发照片,大概国内凌晨3点吧,好大一桌子菜。菜谱估计都是百度现查的,切的菜像狗啃的,不会掌握菜量,有的盘子都装不下,还不会看火候,好几盘黑的根本没法吃。他信息里就一句话:满汉全席做好了,欢迎英雄回家。”

      小记者哭笑不得:“正是因为不熟练,这份真心才格外动人。不过世邀赛之后国际组委会还有一些安排,这顿饭您恐怕没吃上吧?”

      叶修摊手:“别说我了,他第二天又给我发信息,说饭太难吃了,他自己倒了。”

      小记者忍俊不禁:“没事,一回生两回熟,慢慢就好了。”

      叶修说:“嗯,今年过年的时候他又弄了一桌子,这次总算吃上了。”

      小记者心想这女孩大概不擅长料理,于是又给了大神一个台阶下:“不管好不好吃,人家有这份心意就够了。”

      叶修点头:“是啊,这次没吃两口他自己又去定外卖了。所以这以后就变成我做饭了。”

      小记者惊讶:“没想到您还会做饭呢?”

      叶修挑起眉毛:“可不是。”

 

      蓝河看完这段脸上一阵白一阵红一阵黑。其他几个老爷们差点没笑到桌子底下,曙光刚喝了两罐啤酒,边笑边打嗝,勉强稳定情绪:“老蓝啊,你家大神做饭好吃吗?”

      蓝河心里客观评价,其实真挺好的,但死活抹不开面子:

      “怎么可能。”

 

      小记者问:“平时吵架吗?”

      叶修说:“吵啊,两天一吵算是好的,不过我脾气好,一般都是他单方面生气。”

      小记者想笑不敢笑:“那又是怎么和好的呢?”

      叶修老实回答:“偶尔我哄哄,一般情况下,他生气的时候不理他,一会儿自己就好了。这个人就是这样,脾气坏,还死要面子,荣耀玩得一般,长得也没多好看,不会做饭,还有点挑食……”

      小记者自认为采访过很多明星,从没见过哪个大屏幕前只会讲恋人坏话的,大神似乎没注意到现场氛围有些尴尬,一个劲讲缺点。

 

      蓝河坐在投影前一肚子怨气,另外几个人自打笑到了桌子底下就没爬起来过。

      小记者一脸囧色,一时有些不知道怎么接话。

      男人这才反应过来似的,对着镜头笑了笑。

 

      一架飞机从H市起飞,航线是一千多公里的距离。

      训练室里几个同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弄得当事人如芒在背。

      小记者刚想出下一个话题,就被对面的男人抬手打断。

      又是一声雷在G市滚过,倏忽间暴雨倾盆。

 

      大屏幕上,蓝河看见叶修动了动口型。

      他说:“可谁让我喜欢。”

 

      这一期节目反响颇为强烈,各地社交媒体上,有关叶太太的报道总能引出相当多的评论。不少人羡慕这两个人的相处方式,更多人在好奇叶太太究竟是谁。

      访谈后来又问了不少家长里短的话题,叶修基本都是一个态度:

      我媳妇儿只能我夸,也只能我说他不好。你们想见啊?没门。

 

      笔言飞感叹:“你们这搞得我也想谈恋爱了。”

      入夜寒在一旁说着风凉话:“问题是你得先找个愿意和你谈。”

      曙光开了第四罐啤酒,问:“老蓝你家大神的飞机是不是快到了?”

      蓝河忙着查机场流量,没工夫理他。

 

      节目的最后,小记者问了一个问题:“我相信您的爱人也在看这一期节目,有什么话想对她说的吗?”

      叶修想了想:“要不咱再试一次‘满汉全席’?”

 

      蓝河手机突然震了一下,他忙低头去看。

      ——打上车了,这雨太大了。

      蓝河幸灾乐祸回复,我提醒过你了。不过叶修手速快,打字也快,他还没编辑完一条,就见对方又说。

      ——嗯?我那节目播了啊,司机好像认出我了。

      ——满汉全席怎么说?要不我去附近超市买点菜回去,我做我做。

      蓝河看见这几个字就生气,直接一个电话打过去。

 

      “下那么大雨买什么菜。”

      一干老爷们火速凑过来听八卦,一个个聚精会神堪比职业联赛pk。

      蓝河挨个轰走。

      “我订了外卖。” 

      “你赶紧回家啊,许太太。”

 

      -Fin.-

      一颗短小的糖,诶嘿嘿,老叶河河七夕快乐!           

评论(56)
热度(1254)
©Asa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