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岚

读作Asa,低产透明,感谢喜欢(///∇///)

【叶蓝】<Phospherus•启明星> [09]

△人工智能AU,全员帅气向。

△依旧慢吞吞更新


前文指路:

[第一章] [上一章]


09

      “没、没发现什么……”

      堂堂大小伙子,一句话说得宛若蚊虫嗡嗡,郑轩自己也坐不住了,左挪右挪:“周指挥官之前说的那个区域我找过了,附近的我也找了,甚至整个γ星最可能藏身的那几个地方我也找过了。”

      顶尖黑客抬头看了一眼喻文州的脸色,又迅速低回去:“……确实没找着。”

      奶白色小机器人相当麻利,调了杯饮料四平八稳地放在他面前,还贴心地加了块冰。郑轩哪里有心思喝,目光跟着杯子里冒出的几只气泡一路浮起来,撞上喻文州的目光,又立马落下去。

      喻文州还是方才那个样子,和和气气的。郑轩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我跟他跟了这么多年,好像还没见过他生气。

      “辛苦了,联盟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我实在抽不开身,让你自己盯了这么久,也很过意不去。”

      郑轩连忙摆手:“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喻文州继续笑着说:“第一星系前之前正式宣布孙翔代替叶秋成为新的指挥。这个年轻人有天赋,就是傲了些。不过这也许是好事,毕竟时代在变化。”

      喻文州看向窗外,云层深处阴沉沉的,几只成群的鸟挥挥翅膀从视线一端勾向另一头。他的语气就像在谈论外面的天气一样,听得郑轩一愣。

      他抬头看他,后者依旧望着窗外,只留给他一个漂亮的侧脸,薄唇微动。

      “叶秋之后,最高执行人里再无人类。”

      远处隐约轰隆隆一声雷响,应着喻文州的这句话,他的目光放得极远,看不出什么外露的情绪。也不知道究竟是这道雷还是这句话触碰到心里的某个点,郑轩突然开口:“我不觉得凭借现在的孙翔的实力,能够赢得了叶指挥。”

      喻文州收回目光,打量了一下这个向来只喜欢干活,不喜欢发言的副手。

      “孙翔”和“叶指挥”,两个称谓用得相当微妙。

      郑轩被他眼神一扫,又有点怂:“我和第一星系接触不多,怎么说呢,这事也不好评论。可如果叶秋真的是权力争夺的牺牲品,那就太可惜了。”

      又是一阵滚雷闷响,乌云铺开,压得人胸口堵了团怎么也化不开的气。紧接着天空骤亮,随即迅速暗下。一道闪电中,郑轩磨着牙想了半天,还是不甘心地重复了一遍:“太可惜了。”

      足足十秒钟,两个人谁也没说话。

      办公桌上突然弹出通讯请求,黄少天给自己设置的专属页面弹得人眼花缭乱。喻文州随手按灭了,忽然说:“他可能不在γ星,如果最初他落到第四星系就是计划好的,那么他的目标绝对会是主星。”

      如果说刚才喻文州那几句模棱两可的话像迟迟不肯落下的雨,那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就像万丈高空劈下来的雷,劈得郑轩根本来不及反应为何自家领导态度转变这么快,下意识接话:“可我也盯了啊。”

      然后他皱着眉问出了困惑了自己好久的问题:“其实我一直没想明白,他既然想寻求帮助,为什么还要躲着我们?”

      黄少天的专属页面又一次弹起,弹得郑轩深表愧疚,却还是耐心等着自家指挥解疑。喻文州又一次轻轻按灭了请求,反问:“你为什么会觉得他是在躲我们?”

      电光火石间,一个念头腾地冒出来。另一道闪电划过,飞鸟惊而四散,白光映得郑轩的脸缺了点血色:“您是说第一星系也在找他?而且是在我们的地盘上找他?”

      喻文州看着他没说话,郑轩背上汗都要下来了:“所以他躲的不是我,而是——”

      又一声雷从天空落下,而后接着的是淅淅沥沥的雨滴,雨滴越来越大,被风一吹噼噼啪啪地拍在玻璃上。“星图”个人终端不断弹出新的预警,年轻的总指挥眼睛里难得没有笑。

      “所以之后还得辛苦你继续盯着,”喻文州的声音不大,一个字一个字仿佛敲在郑轩心尖上,“我们不需要找到他,但需要给他留个线索。”

      “让他能够找到我们。”

 

      黄少天正准备拨通第三次通讯请求的时候,豆大的雨点扑面而来,淋得他有点措手不及。金发的副指挥一边“靠靠靠”,一边四处打量迅速找地方避雨。

      等喻文州忙完了手里的事,再打回来的时候,全息投影里看到的就是一张皱着鼻子、刘海湿漉漉贴在额头上的脸。

      奶白色的小机器人似乎养成了见到他俩对视,就自觉闭眼的优良习惯。原本正帮喻文州处理材料,此时看见某个人堂而皇之地占据了工作区域,乐得清闲。它偷偷测了一下自己的能量晶体,惊讶地发现竟然低于50%了,于是偷懒得更加理直气壮,胸口换上“请及时更换能量晶体”的提示语,罢工了。

      黄少天说:“快快快,两句话说完我就要挂,雨太大了,我头顶上现在还在漏雨!”

      等比的投影上,年轻人确实有些狼狈。喻文州瞧他样子可爱,只笑不说话。黄少天倒豆子一般语速飞快:

      “宋晓他们的结论是,这种芯片被人为动过手脚!我就说,那么多年异种人从来没朝这个方向进化过,怎么可能突然就阻断我们的模拟信号?太诡异了。而且宋晓他们还说,这种芯片应该不是完全形态。”

      喻文州适时打断:“也就是说还有再次进化的可能?”

      黄少天不知道躲在哪儿,风大雨大,他刚要回话,头顶的暴雨仿佛被故意泼下来的水,正倾倒在他头顶,金色的头发乱糟糟的,眉毛、睫毛、鼻尖都挂着水,话还没说出来就喝了半口,立刻嫌弃地呸呸呸。

      喻文州又好笑又心疼:“你换个地方说话。”

      黄少天直摆手:“不行不行,我正在让他们准备飞行器,马上就得走。刚接到报告,又出现一起类似的,兄弟们没抓住,好像干扰能力比之前还强,我靠这要是进化了,那跑了可就麻烦了!我刚才说到哪儿了,哦对,完全形态。现在我们还不知道究竟是谁动的手脚,你最好和其他几个星系说一声,这肯定不是针对某一个星系的,闹不好就是大问题!嗯,我第一句话说完了。”

      喻文州在第一次听到“进化”两个字的时候,往触控台的某个方向瞟了一眼。窗外的暴雨将光线压得昏暗不清,激活了室内的照明系统。办公室被自动调节到适合的亮度,暖白色调中,只能隐约看到喻文州眼睛里跳出一道光轮,金色细线扩散,在黄少天的全息影像旁边开出另外一个通讯界面。字符凭空出现,将黄少天接下来的话编辑成相应文字,又随着他的尾音落下,被瞬间发送了出去。等他一段话说完,喻文州才将视线移回来,一抬眼皮正好撞上对方写满“我的第一句话说完了,还有第二句,你快点提问”的脸。

      总指挥无奈接问:“第二句呢?”

      黄少天伸出手指头比了个二,一本正经地说:“刚才你连续拒绝了我两次,两次!要是别人也就算了,你那个大脑,随便想一想就能回复我,用得了一秒钟的时间吗?用不了!可是你没有回复我,所以我生气了。当然,如果你现在说点什么弥补一下,没准我就不生气了。”

      说完还不忘朝他挤了一下眼睛。

      喻文州眼底的鎏金色褪去,只剩下纯粹的棕。全息影像上,金发年轻人笑得特别坦荡,一副“撩一下你而已,反正你又不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

      雨越下越大,黄少天抹了把脸,把挂在脸上的刘海拨开,听见远远有人和他打了声招呼,他“哎”了一声,又回过头:“算了算了,不和你聊了,飞行器准备好了。”

      说完就要挂影像,忽听喻文州说:“想好了,也是两句话。”

      “第一句,等最近的一系列事情过去了,你替我和郑轩说声抱歉。”

      黄少天趁着他说话的工夫,又冲回了大雨里。他原以为喻文州会反过来撩他两句,没想突然蹦出来一个人的名字,还是另一个男人的,于是脚步一顿,皱起眉:“什么?”

      不过喻文州并没打算重复刚才的话。他一身制服笔挺,在对方愣神的顷刻,伸手扯了一下领带。衬衣依旧穿得规规矩矩的,连道多余的皱纹都没有,唯独深色领带被拖出一小节。他的手指很瘦,在颈动脉的某个位置轻轻摸了一下,脖颈白皙,手指同样也白皙,带着点两个人心照不宣的意味。黄少天下意识捂上自己的脖子,那里有一个牙印,忘了是昨天晚上还是前天晚上咬出来的。

      飞行器隔了网络发出巨大的轰鸣,虚拟的金发年轻人一边“靠靠靠”一边以最快的速度挂了影像。几个执行人在滂沱大雨里招呼他赶紧上来,黄少天应了一声,突然手腕上震了震。

      喻文州发来一行字:

      ——第二句话:等你回来。

 

      “你以前真是第一星系的啊?”

      叶修将小机器人放在膝盖上,无视掉它的愤怒情绪,轻车熟路地用废弃信号追踪器改装成的简易工作台进行着芯片修正。蓝河这次特别老实,趴在沙发上和梁易春请假,等对方半天回了一句“可以”之后,才抬头问了家里的另一个人类一句。

      男人盘着腿坐在日光最充足的角落,闻言抬头看他。

      蓝河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你最初骗我说你是叶秋,我以为你是拿他的名字招摇撞骗,后来你说你被异种人追杀、又被同伴出卖,我其实是不相信的。”

      虽然这想法自打两人相识以来就没变过,可当着对方的面直直白白讲出来,蓝河又觉得挺不好意思。他抓了抓头发,坐直了:“不过吧……现在我觉得,你很厉害!”

      叶修十五六岁进入执行人的行列,十多年间听过无数次赞美与歆羡,有真心实意的,也有逢场作戏的。那年遥远的第一星系,年轻科学家的一句话,被他记了好多年。而后无数次出生入死,曾经加之在自己身上的赞许不知从何时起转移到了“联盟第一人”身上,一直到陶轩临走时意味深长的眼神,第七星系的埋伏,爆炸的飞行器,救生舱里逐渐稀薄的氧气,九大星系的通知。不同地域的人们隔了浩渺星辰,共同缅怀这位英雄,他们为他献上最无暇的花,一度将他放在心里最向往的地方。

      可如今不过月余时间,旧日的荣耀斑驳褪色,昔时的赞誉日渐无声。就在他以为一切将要过去的时候,一个萍水相逢的年轻人眼神清澈,语气真诚,抛开“联盟第一人”的名号,只是单纯对他说:

      你很厉害。

      手臂上的皮肉在细胞催化药水的作用下恢复得飞快,亲手挖掉身份芯片的位置好像突然疼起来。一个不留神,小机器人冲出他的掌控,用它最快的速度跑向主人身边。蓝河弯下腰,将小东西抱起来,又问:“那你和叶秋很熟吗?”

      叶修将工具台推到一边,揉了揉坐麻了的腿。

      “熟啊,要不我当初也不敢拿叶哥的名号骗你不是?”

      蓝河依旧警觉:“可如果你真是他朋友,我怎么看不出你有半点难过,你还敢用他的名字骗人。难道说,叶秋其实没有死?这背后还有隐情?”

      叶修看他一脸紧张,心里好笑,走过去将躲在蓝河怀里不肯出来的小东西揪出来。

      一时间很多种情绪混合在一起,最终只化作轻飘飘的四个字。

      “你想多了。”

 

      “我一直在找一个可以成为‘联盟第一人’的人类,找了好多年。”

      “你真有意思,明明是个人工智能,却偏偏想着人类。”

      “你怎么不问问我结果?”

      “还用问吗,之前肯定是没找到。”

 

      年轻的科学家看了少年一眼,在那年微薄的夕阳里笑起来。

      少年嘴里叼了根不知哪儿寻来的草根,学着大人抽烟的模样,两条腿交叠,懒洋洋地躺着。

      科学家没说话,少年冲他摇了摇指头。

      “不过现在说不准。”

      “要不然,你和我说这些话做什么?”

  

     -Tbc.-

     伞、伞哥的那条线正式上线

     这几天因为tq的事情气到爆炸,怎么能有这么无耻的人!

评论(28)
热度(170)
©Asa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