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岚

读作Asa,低产透明,感谢喜欢(///∇///)

【叶蓝】<Phospherus•启明星> [08]

△人工智能AU,全员帅气向。

△慢吞吞更新,慢吞吞。


前文指路:

[第一章] [上一章]


08


      蓝河在家里趴了三天,趴到后来实在太无聊了,挣扎着爬起来坚守岗位。

      叶修说,你这是准备拖别人后腿呢?

      蓝河腰板笔直,出门的时候头都没回,心想,不和你一般见识。

      可某个人看人不是一般得准,毕竟联盟第一人解决过的异种人,比蓝河见过的都多。于是第二天年轻的执行人果然一瘸一拐地回来,进门时灰头土脸的。小机器人慌慌张张去找药,叶修站在门边抱着胳膊瞅他,瞅得蓝河一阵尴尬。

      他从小机器人手里半路截回来了药品,说:“我自己来就行,不麻烦你。”

      男人无所谓站在一边,眼睁睁看着蓝河从开始的故作镇定到后来呲牙咧嘴。他背上的伤不算严重,但位置太巧,导致每次抬手都能扯着那块皮肉。年轻人脾气上来了,嘴硬,疼也不说。

      蓝河心想,早知道自己回卧室,当着人家的面太丢脸了。可还没等他想好下一步怎么办,就觉得手里一轻。叶修从他手里抽走药水和药棉,自觉走到沙发边上,一屁股坐下:

      “赶紧的,按分钟收费。”

      蓝河感觉自己就像一条砧板上的鱼。

      他心里纳闷,自己好歹也是个训练营脱颖而出的执行人。平时各项能力不说顶尖吧,但至少在年轻执行人里也排在前面,甚至还有不少人羡慕自己,身为人类竟然能与人工智能一起出任务而毫不逊色。

      蓝河自觉活得特别坦荡,他知道自己能力有限,可也从不自卑。然而自打遇见这个人之后,他一度对自己二十多年来的认知产生过怀疑。不过叶修这次没让蓝河有充足的时间自我剖析:“好了。”

      蓝河下意识动了动肩膀,觉得不怎么疼。他忙爬起来,心里寻思,要不还是道声谢。可男人突然对他说:“来,把我当成异种人。”

      这时天色尚早,小机器人见自家主人没事了,提前去厨房煮饭。不算大的客厅里,只有他们两个。大概自从那日见了魏琛,眼前这个男人就没怎么出过门,蓝河潜意识里没把他和老牌执行人联系在一起。叶修见他仰着头看自己,眼神还带着点茫然,索性没再继续解释,手里带血的绷带一扔,直接扣向对方脖子。

      人类的颈动脉永远是最薄弱的地方,皮肤接触带来的微微热度,如一道警铃霍然在蓝河心里炸开。他条件反射向后躲,一手精准地摸上对方手腕脉搏与大拇指的关节处,另一手并指为刃,直接冲着对方颈侧劈了过去。

      叶修似乎叹了口气,方才还被对方按在脉搏处的手腕在对方还没用上力气的时候突然变了方向,他反扣着蓝河的手腕,然后狠狠向自己的方向一拉。平衡瞬间被打破,劈向对方颈侧的手掌自然失了准心。叶修在蓝河身子倾斜的一瞬间,又在他手肘一顶,原本拉向自己的手腕在下一秒被折向另一侧颈窝,接着一脚踢向对方膝侧。

      年轻人直接跪在了沙发上。

      不过金属咔嗒声于同一时刻响起,被扣住的肩膀死命向上一撑。

      叶修赶紧放开他,后退几步:“我去,你玩真的啊。”

      蓝河慌忙按上金属环,背上瞬时起了一层冷汗。

      厨房的小机器人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探出头,见到两个人站在那里,一时有些茫然。叶修隔了好远的距离,指了指他的手腕:“你先把那个收起来,多危险,下次在家里不能戴了。”

      不知是不是刚才两个人下手都没轻重,年轻人背上又开始火辣辣地疼。不过好奇心在男人出手的瞬间就被吊了起来,三十秒不到就被按趴下的小执行人这回连疼都没顾上,眼睛盯着对方一眨不眨:“你刚才想说什么!”

      叶修不慌不忙摆手:“你先坐下。”说完又拿起药水:“和一个异种人打,你觉得你的优势在哪里?”

      蓝河脑子里条件反射回忆起训练营里教官说的那些条条框框:

      “人类在数百年间不停进行基因修复,但在信息处理方面依旧无法和人工机械相提并论。从异种人自我革新之日起,这一种群先后经历了几个阶段,由最开始信息处理系统完全混乱,到后来可以有组织有预谋的进行狩猎活动,甚至扫描进入视野的人工智能的位置。虽然目前来看,低级异种人依旧是这一群体中的绝大多数,但随着他们的不断革新,高级异种人的数量已然超出之前的统计结果。人类自我完善的同时,将新的技术运用在高级人工智能身上,然而从某些意义上说,这也为异种人的进化提供了潜在的可能。如今联盟的高级执行人基本都是人工智能,没有人可以保证,这些能力非凡机械生命体能为我们保驾护航到什么时候。而人类执行人则不同,不论是异种人还是高级执行人,人工智能都无法破解人类的脑电波,他们无法直接读取人类的内心活动,无法在战斗时确定人类的位置。虽然人类在反应速度、信息处理速度等多方面都比不过他们,但只要不被他们锁定,就有反击的可能。”

      蓝河一口气说了好长一段话,说完觉得后背还是有点疼,可他又不愿意在某个人面前呲牙咧嘴,只能白着一张脸,小口喘气。这段话是当年刚进训练营时就记在心里的,大概也就是“可能”两个字,支撑着这个年轻人一路到现在。那年整个训练营没几个人类,教官说完这番话,身边的同伴齐刷刷看向自己,看得蓝河时至今日想起来,还觉得有点心潮澎湃。

      然后他就见叶修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自己:

      “这种假大空的话,到底是谁告诉你的?”

      蓝河:“……”

      搁在心窝里的年少情怀被一句话否定得一文不值,蓝河心里的小火苗登时烧了起来,背上的伤好像疼得更厉害了,连扯着心肝脾肺一起。叶修似乎也反应出这话说得不妥,换了个说法:“不是,你说得也挺对,可只知道这个没用,真打起来你跟谁说‘可能性’?”

      “按我说,人类和异种人最大的区别啊。”

      叶修倒了点药水,在将瓶子扔在一边,故意拖长了一拍,等对方不情愿地看向自己时,才笑着点了点太阳穴。

      “是这里。”

      “人类处理信息依靠的是复杂的神经系统,但异种人不是,或者说,人工智能不是。”

      “人工智能无法破解人类的脑电波,是因为我们的处理信息的方式不一样。异种人的每一步行动是以无比庞大的数据演算为前提的,他们会根据你的动作,模拟出所有可能,再选出其中最优的。视觉捕捉、瞬时模拟、最佳选择,这一连串动作都发生在瞬息之间。你不能根据对方的动作去选择破解的方式,这样太被动了,况且人类不论再怎么训练,反射神经都比不过他们。”

      “但你可以换一种方式。从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和那个异种人的战斗,一直到刚才,我发现你一直在见招拆招。低级异种人大概还行,高级点的很容易两败俱伤。年轻人有理想是好事,不能什么都凭蛮力。”

      蓝河脸色仍不怎么好看:“不可能,如果三两招就能解决的,我也没必要跟他们耗费脑力;三两招不能解决的,全程让我想着法子骗他们?你这想法太理想化,他们信息处理速度多快啊,万一错一步,我就把自己搭进去了。我觉得就应该训练条件反射能力,当身体记住了所有可能性,我就不怕他们了。”

      小机器人端出了两盘改良过的食物,却不见两个人来鉴定自己的劳动成果,不满意地敲了敲桌子腿。蓝河不想跟这人多说话,作势就要站起来,却被男人一把拉住。

      重心偏移的瞬间,他条件反射手肘撑住身体,可大臂的肌肉连着肩膀、背,一连串神经传到过去,疼得再没有那么分明了。蓝河手臂力气一松,又跌了回去。

      叶修的手心很暖,并不粗糙,带着点不容置疑的力度,又说不上多蛮横。他一句话简单明了,直戳对方软肋:“你做不到只能说明你本事不够,不能说明我的方案不可行。”

      蓝河吸着冷气还想还嘴,当即被一块占了药水的药棉糊在背上,眼泪差点没疼下来。他心里暗骂,这人绝对是仗着自己有几年资历,说得轻松,和机器人玩心眼?开什么玩笑。

      小机器人发现自己没有受到想象中的重视,胸口的屏幕拼出一颗碎了的像素爱心。蓝河想动又不敢动,忽听男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要不你以为,叶秋凭什么当了这么多年‘联盟第一人’?”

 

      郑轩拍了拍自己的脸,跟自己说了五遍“没什么大不了没什么大不了”,可手放在喻文州办公室的感应门上,又犹犹豫豫缩回来。

      高级执行人哭丧着脸想,一个多月了还没找到人,说出去大概会成为很多人的笑柄。他的确尽力了,他把那个坐标附近但凡有人烟的地方都翻了个底朝天,然而找不到,确实是找不到。

      最初见着他们都要抖三抖的小警员如今和他关系特别好,每天“郑哥郑哥”喊着,买早饭的时候还不忘给他捎带一杯能量冲剂。小警员最初看他的眼神里有二百分的崇拜:所有电子屏障与权限在他面前形同虚设,九大星系最顶尖的黑客,能和他称兄道弟,说出去也够自己牛逼好一阵子了。但一天天过去,连小警员都看得出,显示屏上的地图怎么跟前几天的差不多?郑哥,好像又看回去了?

      小警员其实并不知道他们在找谁,或者说,连他们找的是不是一个人都不清楚。不过这份崇拜确实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被越来越多的疑惑取代。郑轩彻底放弃的时候,对着显示屏叹了一口气。小警员反过来安慰他:

      “郑哥别往心里去,虽然我不知道你在找什么,这个东西肯定特别厉害!高级异种人?亡命执行人?其他星系的逃犯?反正不能是个人类吧,哈哈哈。”

      小警员脑洞越开越大,整个人都要眉飞色舞起来。

      郑轩幽幽看他,叹气声更大了。

      喻文州当初连夜把他叫过去的时候,他心里也想过好几种可能性。叶秋和第一星系高层之间闹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虽然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不好说,可之前他跟着去第一星系时,孙翔和叶秋之前关系微妙,以及陶轩面上一副和事老的样子却处处偏袒孙翔的点点滴滴,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联盟第一人”的称号十年不曾易主,难道真是孙翔坐不住了,直接来了个谋权夺位?郑轩觉得,事情恐怕没这么简单。不过既然叶秋还活着,他就不可能一直按兵不动,就算真是孙翔找的麻烦,来了第四星系,自家两个指挥也绝对不可能坐视不理。

      那为什么自己找了一个月,还是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这个“联盟第一人”究竟在躲谁?

      在盯监控的一个月里,郑轩思考过无数遍这个问题,最终得出结论:

      我就一个搞代码的,不和你们这群人玩心眼。你们爱怎么玩怎么玩去!

      于是他心一横,在第六遍告诉自己“没什么大不了没什么大不了”之后,直接将手贴上感应门。办公桌前,喻文州正开了全息模拟和谁聊天,奶白色的机器人有些好奇地探出头,看清是谁之后,扭着屁股自觉去准备碳酸饮料。

      喻文州很快关了全息通讯,手一扫,桌面上又干干净净,连份多余的文件都没有。

      这日难得阴了天,窗外的光线被大片云层遮得七七八八,“星图”个人终端一大早就开始预警午后有大雨。喻文州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郑轩随意坐。他今天打了领带,一身制服穿得规规矩矩,不似黄少天那般张扬,也不似周泽楷那种锋利。

      喻文州拢了拢掉在眼睫毛前的碎发,温和地笑起来。

      “发现了什么?”

      郑轩看着领导,一秒钟怂了。

 

      -Tbc.-

      如果我是郑轩我也怂。巨怂.jpg


评论(17)
热度(224)
©Asa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