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岚

读作Asa,低产透明,感谢喜欢(///∇///)

【叶蓝】<Phospherus•启明星> [07]

△人工智能AU,全员帅气向。

△涉及CP:叶蓝,喻黄,周江。

△河河家的小可爱上线,每对cp养一只,这就是儿子呀


前文指路:

[第一章] [上一章]


07

      叶修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在蓝河家住下了。

      蓝河从最开始的颇有微词,到后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叶修这个房客很合格,安静睡沙发、不找事不吵闹、滴酒不沾、抽烟自觉去门口。蓝河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不可能固定时间出门固定时间回家,有时候累极了回来倒头就睡,也不管家里的另一个人整天憋在房子里干什么。

      叶修后来又找过老魏,叮叮咣咣抱回来一堆东西。蓝河有一天半夜回来,本以为某个人已经睡了,特意轻手轻脚开门,却被什么东西一下撞上小腿。

      年轻的执行人条件反射向后一缩,手腕上金属匕首眼看着就要变幻形态。叶修“哎哎哎”连忙制止,蓝河这才低下头,然后对上一双浅蓝色的小眼睛。

      坏了半年多的小机器人正艰难地仰着脖子看他,胸口的显示屏黑了一半,另一边似乎用像素格子拼出了个不完整的爱心。

      叶修说:“快去做饭,你主人饿了。”

      小机器人全当没听见,用脑袋蹭了蹭蓝河的腿。年轻的执行人这才慌慌张张收了手里的武器,蹲下来。小机器人蹭够了,心满意足转身去了厨房。

      叶修说:“这收音系统还是有故障,怎么我的声音就不被识别呢。改天再修一修。”

      蓝河哭笑不得看他,隔了半晌才小声说:“我以为能量晶体一旦耗尽,沉睡状态的低级人工智能再被唤醒,就会自动格式化之前的芯片。”

      语气较之平时多了些难以言说的情绪,让男人不禁多看了他一眼。

      这个小机器人不算什么高级的,能量晶体储存有限,功能也仅限于日常生活。设计之初可能就没有想过要继承记忆,毕竟价位放在那里,也不指望和主人谈感情。蓝河用上班第一个月的工资买了这个小机器人,也是图便宜。小机器人没有语音系统,不会说话;没有文字表达系统,也不会告诉他它的能量还剩多少。它做出来的饭其实也不好吃,最喜欢做的事情,大概就是在蓝河偶尔闲下来时,跑过去挨着他坐着,胸口比一颗不怎么好看的像素爱心。

      小机器人半年前因为能量耗尽陷入沉睡,蓝河原本想更换晶体却不更改芯片,可修理人员清一色摆手,你说的不是不可能,可为了这种档次的不值得。一般更换能量晶体有流水线,但这种不改变芯片存储的就得手工进行。除了需要花费高额的手工费,这活也不是人人都可以接,毕竟如果工艺简单,那么多异种人也不至于换了晶体就神志紊乱。

      蓝河问了一圈没结果,又把小东西抱回了家,想着什么时候攒够钱了再重新激活。

      不过如今看来……这笔钱大概可以省下了。

      小东西在厨房里处理食材,动静大到几乎能让人误以为在和谁战斗。蓝河自己都没注意到,他看小机器人的目光竟比平时还要暖了几分。家里的两个原生居民之间,一种连接了人类与机械的感情正在发酵酝酿,可没酝酿出个所以然,就被唯一的外来物种打破。

      叶修悄无声息地走到蓝河背后,趁他一门心思看小机器人的时候,微弯下腰,故意在他耳朵边说:“哦,芯片格式化啊。理论上讲,越低级的越好处理,你家这种最简单了,复杂点的就得要工具和材料,再复杂点的我就搞不定了,你得找第二星系的张新杰。”

      语调没有一点波澜起伏,嗓门还特别大。年轻的执行人猛地一惊,目中缱绻瞬间化为乌有。方才一星半点的感动消失殆尽,蓝河象征性地说了句谢谢。

      叶修将脏兮兮的手在蓝河的旧衣服上擦了擦,特别大方:“客气什么,房租而已。”

 

      奶白色的迷你机器人仰着存在感十分微弱的脖子,看自家主人忙了半天。

      喻文州面前的办公桌上升起一张淡蓝色的全息结构网,小机器眼熟了好久才恍然大悟,这好像是他们的星系微缩图。喻文州脸上没什么表情,暖棕色的眼睛里金色光纹飞速流转,面前的结构网不断细化。

      小机器人仰了一会儿脖子,转身端了杯能量冲剂,不加甜味素的那种。

      正巧黄少天一个通讯请求打进来。

      喻文州手里动作没停,从小机器人那里端过咖啡,随口问:“怎么样了?”

      年轻副指挥官的声音直接在房间里传开,一如既往语速惊人:“这几天大家都在加班加点查这件事情,发现东街的芯片其实并不是第一个出现的,而是第一个被我们注意到的。几年前在β星也有过一起,不过当时负责处理的执行人并不觉得零星干扰能对他的动作产生什么影响,所以就没往上面报。也是这次查下去才发现,也许和这次的事情有什么关联。不过当年收集的芯片早就格式化了,想找证据也找不到。然后还有一起类似的事情,比较近了,大概两个月前。负责处理事件的是个经验丰富的人类执行人,他自己其实没什么感觉,但当时队里的新人一把没按住,被异种人逃了,他没有切身体验,只当是新人没有经验,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不过芯片我拿回来了,刚交给宋晓他们研究去了。我还联系了其他几个星系,让他们也留意一点最近的变化。哎哎,文州你在听吗,怎么不说话,这几天你在忙什么,也不告诉我。啊,我不是好奇,真的,一点也不好奇。”

      小机器人又开始十分有眼力地自我休眠,伪装成一个存在感为零的装饰物。喻文州面前的结构图依旧飞速变化,直到某个信号跳入眼角,光纹瞬时定格,全息光影倏然停下。

      男人小小喝了一口咖啡,说:“也没什么,只不过叶秋至今找不到下落,总让我觉得不太放心。”

      黄少天在那头哈哈大笑:“郑轩最近要惆怅死了,他连续盯了这么久监控,依旧一无所获。他说他的芯片都要烧起来了哈哈哈哈。哎,你说老狐狸怎么这么狡猾,他不会跑到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吧。话说回来,第一星系这是什么意思啊,赶尽杀绝?他们之间有这么大矛盾?我怎么不知道——”

      黄少天似乎又准备新一波的长篇大论,喻文州适时打断:“你和郑轩说,尽力就行了,不要太勉强自己。你也是,最近事情太多,别累着。”

      金发副指挥在那头刚想继续发表看法,就听喻文州不疾不徐说:

      “累着了我比较心疼。”

      于是黄少天只剩下哼哼了。不过天性这个东西,并不是一句话就能压得住的。金发年轻人憋了没两分钟,又憋不住了。

      彼时第四星系的总指挥办公室里,光线充沛而张扬。小机器人悄悄睁开一只眼睛,见主人还在讲话,又乖乖巧巧闭回去。喻文州的面前,定格的全息光影图无比清晰——γ星,0172区域。

      年轻人的嘟囔声传来:“文州文州,咱们真的能找到老叶么?”

      喻文州没立马回他,原本就比一般人长了几分的睫毛下,棕色瞳仁逐渐恢复正常。所有结构图慢慢消失不见,他面前还是那张普普通通的办公桌。

      男人微微垂下眼睛,随手拿起一份文件,声音含着笑,带着点不清不明的意味。

      “谁知道呢。”

 

      蓝河家的小机器人缩在餐桌后面,蓝色小眼睛不停眨巴。

      叶修说:“你过来。”

      音波传入收音系统,芯片分析,再传给简单的中枢。

      小东西思考了十秒钟,又朝角落躲了躲。

      叶修又说:“哟,这时候听明白了?行吧,也不枉我费了半天力气修好。我没打算怎么你,就给你更新一下菜谱。你那菜谱做了三年了吧,隔几天一重样的,也亏得你主人不嫌弃。怎么越说越躲了,赶紧出来,你主人随时回家。”

      小机器人的芯片处理不了太复杂的信息,表达喜爱的方式就是冒颗像素爱心,表达厌恶的方式就是坐视不理。这种模式适用于蓝河,却不适用于新来的房客。他无视了叶修两天,全身都散发着“我讨厌你”的信号,仍然被不解风情的男人一把拎过去,拆开又拼回来。

      小机器人觉得很生气。

      不过男人这句话说得很对,主人随时回家,自己不能偷懒。于是叶修低着头,看小机器人从餐桌后面磨磨蹭蹭去了厨房,一时间竟然想起初见时,蓝河说不认识自己的模样。

      晨曦里的年轻人皱着眉,语气强硬却带着点委屈。

      叶修看着尽职尽责工作的小机器人,心里评价,嗯,好像真有点像。

      不过“联盟第一人”躲得过重重密布的“星图”网,却也并非一直料事如神。一人一机器对着做好的饭等了足足两个钟头,也没等回来房子的主人。叶修算了算时间,这都出门十二个多小时了,也该回来了。小机器人围着门口转了好多圈,始终没有听到熟悉的足音。

      直到桌上的饭菜冷到不能吃了,屋外才隐约有些动静。小机器人原地打转,男人一把拉开房门。凌晨四点的天色还是墨染的黑,几颗星光零散而微薄,一瘸一拐的年轻执行人惨兮兮刚走到门口,愣住了。

      屋里探出来一大一小两颗脑袋,蓝河一时有点不习惯。

      “……你们,都站在门口做什么……”

 

      小机器人慌里慌张去翻家里的医疗箱,蓝河不情不愿趴在沙发上。他背上有一道抓痕,金属骨骼直接刺破皮肉,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杰作。

      蓝河大义凛然:“没事,这小伤不要紧,我刚才临时处理了一下。”他原本还想说,他的医疗针剂似乎不太管用,这会儿好像有点疼。但想了想又觉得一个大男人当着别人的面喊疼挺丢脸的,就把后半句吞了回去。

      叶修没接话,从小机器人手里拿过消毒药水,想都没想直接倒上去。这速度着实太快,以至于没做好心理准备且一向痛觉神经敏锐的人类差点没从沙发上跳起来。

      蓝河用全部力气才把一堆骂人的话咽回肚子里,但理智终究不能控制生理反应。

      平时晒不到太阳的皮肉白白净净,在距离对方手指只有几毫米的地方抖了抖。向来只追求最短时间处理好伤口的老牌执行人这才顿了一下,语气带着点惊疑:“这就疼了?”

      蓝河心里一阵卧槽,但在此时面子高于一切,还是强忍着骂人的冲动:“没有……”

      叶修又沾了点消毒药水涂上去,动作下意识放轻了许多,然而还没触及伤口,就见对方又抖了抖,男人没忍住笑了:“我还没碰着你呢。行吧,来和我说说出了什么事,正好分散一下注意力。”

      蓝河心想,你妹啊,你受伤那会儿怎么不见你和我聊聊天分散注意力啊。不过这话说出来就显得特别此地无银三百两,又怕疼又怕丢脸的执行人犹豫片刻,还是一句话喘三口气,断断续续讲了事情的经过。

      几个年轻的执行人在快该交班的时候碰到了暴躁的机械生命体,原本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却在最后关头出了差池。蓝河脑子一热冲上去就挂了彩。他本打算晚上睡一觉,随便裹一裹,要是第二天还疼就再去看医生。

      可忘了此时家里不止他一个人。

      叶修的动作十分娴熟,知道他怕疼以后就下手轻了许多。蓝河三言两语说完经过,趴在那里紧张兮兮,生怕突然再疼一下,自己真得叫出来。

      年轻人的蝴蝶骨明显而漂亮,线条流畅的肌肉微微紧绷,背脊的皮肤很白,有几道旧伤,都愈合得基本看不见了。蓝河全程等死一样地僵着,如果这时把脑袋从靠垫里挖出来,大概是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

      男人三下五除二处理好了伤口,说:“起来吧。”

      蓝河吊了半天的心这才缓缓落下去,心里琢磨,这还不如让我跟人打一架痛快,怕疼怎么了,怕疼很丢脸吗!

      小机器人眨巴着眼睛,见主人勉勉强强自己爬起来了,胸口又开始冒爱心。蓝河刚想低头摸它,眼前就多出来一份凉透了的食物。

      叶修将盘子塞到他手里,也不管这东西能不能吃。

      “吃完了早点睡,我刚才不能算义务劳动啊,也算房租里。把你从生死边缘上拉回来,这功劳大啊,怎么说也能抵三天的钱。”

      说句话的工夫就在生死边缘徘徊一圈的年轻人愣了愣,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然去洗澡了。蓝河捧着一盘冰凉的食物,挖一勺,胃差点要跟着一起疼起来。

      年轻人心里吐槽,这人一看也是个单身汉,从来没照顾过人的那种。

      小东西挨着他腿边坐下,浴室里是唰唰流水声。窗外晨光微熹,东方的恒星露出头,在室内打上一层柔软的色调。

      小机器人后知后觉处理信息,打算再去做一顿。可没等它的芯片下达指令,就眼睁睁瞅见自家主人一脸不情愿地又挖了一勺。


      -Tbc.-

     

评论(24)
热度(251)
©Asa岚 | Powered by LOFTER